白宫“四杰”对华态度与布林肯不同调 这是唱的哪一曲?

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呈现一种矛盾现象:以布林肯为代表,美国国务院在各种场合表达强硬立场,联合盟友挑战“一中”红线;另一方面,白宫高官大谈跟中国合作,频频发出“示好”信号。这种趋向最近更加明显。
365j.me 白宫四杰对华态度与布林肯不同调 这是唱的哪一曲? 白宫“四杰”对华态度与布林肯不同调 这是唱的哪一曲?

         最近,布林肯掌门的美国国务院频打台湾牌,甚至冲撞“一中”红线,否定联合国2758号决议,挺台参与联合国,给中美关系造成颠覆性的巨大风险。

         但美国白宫不仅为拜登“协防”台湾之说灭火,重申“一中政策”没有改变。

         在对华政策上,白宫有四位关键人物,分别是拜登特使克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印太沙皇坎贝尔、白宫贸易办公室负责人戴琪。可谓“白宫四杰”。

         拜登的气候特使克里的角色非常重要。拜登政府将气候变化视为“生存威胁”,把气候问题列为最重要的内外政策议题,也是昭示“美国回来了”的重要标志。克里认为,不与中国合作,美国的气候目标和政策基本落实不了。

         所以,克里频繁访华,尽管也含有施压的味道,但更多的是寻求合作。华尔街巨头桑顿秘密访华期间,也对中国高层表示,克里是沟通中美关系的关键人物。

        据悉,克里多次推动拜登和中国国家领导人之间的直接外交,认为改善双边关系可以在苏格兰(第26届气候变化大会举办地)产生更好的结果。

         联合国第26届气候变化大会在即(COP26),克里近日向总统拜登表示,除非美中关系得到改善,否则后者不会实现应对气候变化这一政府的关键优先事项的目标。

         另一个关键人物沙利文,在拜普会后,一直积极推动举行中美峰会,为此也对中国发出一些善意信号。

         就此议题,沙利文在苏黎世会谈中,与中国最高外交官员杨洁篪有过“最深入的对话”,“原则上达成协议”,将在年底前举行中美视频峰会。

         会谈时,沙利文提出美方有兴趣与中国共同合作,以应对重大跨国挑战的领域,以及管理美中关系风险的方法。

         10月26日,沙利文在白宫谈及即将举行的G20峰会、第26届全球气候峰会时,被问及拜登是否将和中国或俄罗斯领导人举行峰会时指出,中国和俄罗斯领导人都不会亲自到现场出席领导人级别的会议,主要是因为新冠疫情。

         沙利文证实,中美领导人“在年底前”举行线上峰会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中。

         沙利文还表示,美国和欧洲将在G20峰会和第26届全球气候峰会上推动、塑造与重要国际问题相关的议程。

        白宫目前尚未就气候变化相关议程和国会达成协议,美国媒体就质疑,这将影响美国在国际社会中的信誉。

        坎贝尔是白宫对华政策的主要设计者,他一方面表示美中关系“接触”时代已经结束,竞争将是两国关系新时代的主旋律;另一方面主张中美可和平共处,反对改变台海的“战略模糊”政策,表示美方不会公开表态“协防”台湾,不支持“台独”。

         坎贝尔设计的中国政策,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融合了来自前任总统奥巴马和川普的不同元素,既寻求跟北京的合作,也不回避跟北京的竞争。

         坎贝尔清晰地表明,美中关系要可预期、稳定和清晰,不希望中美竞争演变成一场冲突。

        我们都知道,贸易是连接中美关系的重要粘合剂。开打了几年的贸易战不仅没有成效,而且让美国陷入困境。

         白宫贸易代表戴琪一直寻求解套美中贸易战,缓解两国紧张的贸易关系,两度跟中方代表、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通话,寻求解决之道。

          她一方面表示要“改变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一方面说无意“激化”与中国的贸易紧张局势,要取消部分中国商品关税。

          她特别提出要跟中国“再挂钩”和“持久共存”。

          拜登政府在贸易上总体上是实务的。不仅戴琪,美财长耶伦也是如此。10月26日,耶伦和刘鹤举行视频通话,有两大变化值得关注:

         一是强调“双方认为中美经济关系十分重要”,中美加强宏观政策沟通协调十分重要,双方同意继续保持沟通。

         二是此次通话声明中,把过去的“坦诚、务实、建设性的交流”调整为“务实、坦诚、建设性的交流”。特别突出了“务实”!

        “白宫四杰”的态度,一方面反映了拜登政府的“务实”,另一方面体现了拜登政府坚持的“激烈竞争”下,与中国进行有利于美国的合作。

        进一步说,美国白宫和国务院面对中国,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不断演绎着双簧,既要遏制打压中国,又不希望演变成一场冲突,特别是不要演变成军事冲突。

         但也有美媒分析认为,在对华政策上,拜登政府内部分歧严重,甚至出现激烈竞争。

         特别在台湾问题上,华盛顿在是继续维持“战略模糊”,还是转为“战略清晰”,出现激烈争辩,两派观点针锋相对。

          也许,这正是拜登说出“协防”台湾,而白宫紧急重申对台政策没有改变;布林肯领导下的国务院频频发出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而白宫保持缄默,“白宫四杰”则发出跟中国“合作”信号、

          “白宫四杰”与布林肯之间的“不同调”,是否就是这种分歧的表现?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