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与川普合流 宣布美中“接触”时代结束和对华三大核心政策

拜登政府一方面重启新冠病毒来源调查,矛头对准中国;一方面宣布美中关系“接触”时代结束,提出对华三大核心政策。
365j.me 拜登与川普并轨 宣布美中关系接触时代结束和对华三大核心政策 拜登与川普合流 宣布美中“接触”时代结束和对华三大核心政策

当地时间5月26日(北京时间5月27日),拜登政府发出两大强烈信号:

一个是坎贝尔公开宣称:美中关系“接触”时代已经结束!他还说到中国带来的全球性挑战,两国在新冠疫情溯源上,仍然针锋相对。

坎贝尔是在斯坦福大学沃尔特·舒思深亚太研究中心(Walter H. Shorenstein Asia-Pacific Research Center)举办的一场会议上作出这一表态。

坎贝尔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白宫中国政策的设计者,也是奥巴马时期“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设计者。他对华政策宣示的分量很重、很重!

一个是拜登发表声明,重启新冠病毒起源调查,包括病毒可能来自中国实验室的可能性。

拜登在声明中要求美国情报界必须在90天内就新冠来源做出有明确结论的分析报告,并呼吁中方配合关于疫情溯源的国际调查。

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天,很是蹊跷!

这是否意味着通过新冠病毒溯源追责中国,成为中美关系转折的重要标志?

的确如此,新冠疫情改变了世界,也颠覆了中美关系,致使中美关系一路恶化。虽然拜登在大选期间反对川普有关疫情、有关新冠病毒溯源的种种说法,但就职后就变脸,在疫情上抹黑、追责中国。

先是质疑世卫组织专家组在中国进行的独立调查结论,现在更炮轰全开,指责中国武汉病毒实验室制造或外泄引发疫情。

这是比污名化“新疆棉”更严重的指控!

尽管不是全部,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且把矛头直接对准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意味着拜登政府跟中国彻底翻脸。

美国打击对手最狠毒的一招,就是利用其掌控的国际话语权恶名化对手,彻底摧毁对手的道德和政治形象!

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是要先造舆论。而美国惯用的手法,就是污名化、甚至恶名化对手,在孤立对手的同时,让自己站在道德、政治和外交的制高点上,然后倾全力致命打击对手。

白宫印太专员坎贝尔在这个档口,共公开宣布美中关系“接触”时代已经结束,实际上是为拜登政府翻脸背书,公开宣示跟中国分道扬镳!

坎贝尔这一政策宣示,比起几个月前的立场大大倒退,可以说是逆转。

曾记否,即将出任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的坎贝尔,1月14日出席亚洲协会举办的 “美中未来”网络讨论会,阐述美中关系的合作共存的前景,以及对华政策的潜在走向。那个时候,他做出了如下表示:

——建立可行的中美关系。他说“考虑一下双方都可以迈出的一小步”。

——给予中国和国际社会合作的选项。他希望“以一种各方都受益的方式”,为此要有一个可行且平衡的美中策略。

那个时候,他显然希望中美关系前行,应该是希望有所改善。

那个时候,他对川普政府在权力交接之前,密集发布针对中国的政策,包括解除美台关系中的自设限制、制裁中国南海基建负责人、强化对具有军方背景中企的投资禁令等等挑衅的举动,表示了极大反感。他批评说,对华挑衅留到最后的时候做,“的确说明他们不是要保存遗产,而是在干扰拜登政府”。

短短几个月后,坎贝尔怎么就颠覆了自己的立场,跟蓬佩奥同流合污了呢?!

曾记否,川普政府去年也是在新冠疫情方面,制造出“中国病毒“、甚至”中国瘟疫“概念,恶名化中国。在此基础上,前国务卿蓬佩奥于 7月23日发表被外界称之为“新冷战铁幕”演讲”,也是公开宣称美中关系“接触”政策失败,甚至否定了尼克松开启中美关系破冰之旅。

值得指出的是,在新冠疫情上恶名化中国,导致了美国乃至整个西方国家的民众对中国负面看法的飙升,至今居高不下。

现在的拜登政府完全重复了川普政府的做法,回到了没有川普的川普路线上,即回到新冷战轨道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尽管坎贝尔没有作长篇大论的演讲,但跟蓬佩奥新冷战演讲的腔调一个样。

蓬佩奥说,跟中国“接触战略”势在难免的时代结束了。他说:“我们一直在追寻的那种接触政策没有在中国境内带来尼克松总统所希望引导的那种改变。”

坎贝尔强调,美中长达近半个世纪的“接触”(engagement)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而竞争将是两国关系新时代的主旋律。

蓬佩奥说,我们不能独自面对这个(中国)挑战,也许是时候建立一个志同道合国家的新联盟了,一个新的民主联盟。

他列举了联合国、北约、七国集团、20国集团,宣称:如果我们有明确的方向和巨大的勇气,我们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的结合肯定足以应对这一挑战。

坎贝尔也表示,美国不能独自应对中国挑战。他说,美国只有团结其全球盟友,才能更有效地应对中国挑战。

坎贝尔说:“我们认为应对一个更强硬的中国的最佳方式是联合盟友及合作伙伴,我们知道没有国家愿意作出某种关键抉择,他们都希望与中国保持尽可能好的关系,但他们相信达到这个目标的最好方式是与华盛顿保持稳固的沟通,而这也是我们希望为其提供的。”

有所不同的是,拜登政府更强调竞争要素,而且把跟中国的竞争视为“激烈竞争”。

坎贝尔5月26日就此强调,竞争将是中美两国关系新时代的主旋律。

他指出:“美中关系的主导格局将会是竞争,我们的目标是确保这是一场展现美国最佳风采的稳定、和平的竞争。冷战中的一些元素曾促使我们加速创新,以便更好地完成任务,而我们现在同样希望这么做。”

其实,把拜登团队口中的“竞争”改成“遏制”可能更接近实际!

还有一个些微区别,坎贝尔说的很清楚:拜登政府认为,前任政府过去几年间刻画的中国挑战中有不少元素是准确的,但川普为此制定的对华政策大多是双边的、而非多边的,这孤立了不少美国盟友,他们并不认为这样的做法是恰当的。

显然,他所说的区别在于拜登政府更强调联合盟友共同对抗中国——这就是拜登主张的“多边主义”。

当然,拜登政府也在说与中国合作,但却限定在符合美国利益上的合作。

5月初,坎贝尔在出席《华尔街日报》主办的一场活动时说,拜登的对华政策融合了来自前任总统奥巴马和川普的不同元素:一方面他们可以在气候变化、朝鲜核问题等一些美中双方共同关注的议题上开展合作,另一方面美国也希望团结盟友,共同反制中国的一些不当行为。

在宣布美中关系“接触”时代已经结束之后,拜登政府提出了对华三大核心政策。

也是5月26日这一天,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与台湾事务”资深主任罗森伯格在和坎贝尔同场会议上,提出了拜登政府的对华三大核心政策:

第一,美国将加强国内投资,确保美国在科技创新领域能够持续领先于中国;

第二,美国将团结其盟友及合作伙伴,共同解决全球性问题,并联合反制中国的“恶劣”行为;

第三,美国将在必要时反制中国,在符合美国利益的议题上与中国合作,以确保两国不走向冲突。

从这三句话中提炼出三个对华政策关键词:科技领先、联合反制、符合美国利益的合作。

罗森伯格表示,美方会确保两国沟通渠道畅通,并以解决问题为目标与中方对话,而不只是为了对话而对话。

她还重申,美国的一系列对华政策绝非是为了“围堵”中国。

罗森伯格说:“我们无意建立一个‘反华联盟’,而是像拜登总统所说,希望证明民主国家造福人类,证明当民主国家团结起来应对全球最严峻的问题时,我们能给予美国人乃至全人类巨大帮助。”

这似乎是画蛇添足,让人感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虚伪。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