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西门大官人把“潘金莲”告上法庭 如果新华社不出面……

365j.me 一帮西门大官人把潘金莲告上法庭 一帮西门大官人把“潘金莲”告上法庭 如果新华社不出面……

一帮西门大官人把“潘金莲”告上法庭

从水浒中讲述西门庆与潘金莲勾搭成奸开始,潘金莲就成为淫妇、荡妇的代名词,而西门庆则成了风流倜傥的化身。人们在津津乐道中,从没有人为潘金莲说句好话;而那些层出不穷的西大官人却都偏好潘金莲这一口。

现如今,又出了一桩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是非纠葛的案子。

据媒体报导,江苏90后女辅警许豔,从19岁起相继与多名官员有染,并向包括4名公安官员在内的,共9名中共官员敲诈勒索372.6万元(人民币,下同)。事发后,法院判处许豔13年徒刑,并处罚金500万元人民币,同时追缴违法所得。

判决书显示,这些所谓的“受害人”,包括公安局副局长、派出所所长、卫生院副院长等至少9名官员。

相关事件在网上迅速发酵,有网友表示,这名女辅警是被官场“潜规则”所害,“抄光家产还要永世不得翻身,这帮人下手也太狠了。”

网民普遍认为案情蹊跷,并调侃“一大帮西门庆把潘金莲给告了!”

这句话刷频社交媒体,成为今日网络金句。

大陆许多知名人士与律师也对案情提出疑点,他们与多数网民一样,不相信一个势单力薄的年轻女子,有能力在短短5年内,敲诈勒索9名官员。

大量网民就判决书公布的案情进行抽丝剥茧后,迅速在网路上形成共识,几乎一边倒地认为,这件敲诈勒索案另有内情,并要求该案二审不能在灌南的上级法院连云市中级法院进行,否则难以取信于人。

西门大官人的“帮凶”浮出水面(一)

水浒中,县长就是西门庆的保护伞,因为他的包庇,导致武松投诉无门,武大郎哥哥冤沉海底。

水浒原文中武松告状一段写道:……原来县吏都是与西门庆有首尾的,官人自不必说,因此官吏通同计较道:“这件事难以理问。”…………当日西门庆得知,却使心腹人来县里许官吏银两…………谁想这官人贪图贿赂,回出骨殖并银子来,说道:“武松,你休听外人挑拨你和西门庆做对头。这件事不明白,难以对理。圣人云:‘经 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能全信?’不可一时造次。”狱吏便道:“都头,但凡人命之事,须要尸、伤、病、物、踪,──五件事全,方可推问得。”

水浒里的衙门上上下下都和西门有一腿,自不必说。这里不敢妄自推测连云港市灌云县“衙门”里是否有与被敲诈的9名官员有利益勾连之人,但不争的事实是,上述案子曝光后,的确有人出面为这9名官员圆场子。

话说良心律师张新年,3月11日在微博转发了“女辅警敲诈案”判决书,并公开质疑许豔能否因受到身体或心理损害而要求索赔。但两三分钟后,张律师就接到了江苏连云港网警的电话,要求他尽快删帖-应该带有威胁、警告味道,但遭到他的拒绝。

张新年又在微博发帖说,“这个案子让我很震惊。但是这些被敲诈勒索者,他们在这个行政判决中是“被害人”,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他的公职身分。”

3月12日,连云港市灌云县委宣传部对该舆情紧急作出回复,称该县涉案的7名公职人员已受到处分,但并未具体透露涉案人员是否受到法律制裁,也没有提及9名涉案官员中的另外两人是否受到处理。

当天,灌云县委政法委回应称,政法系统涉案公职人员均已被处理。受害人之一、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寇某向@紧急呼叫 证实 其已被处理,不再担任原职务。

灌云县官方放话涉案官员已经被处理,意思很清楚,是要息事宁人,希望不要穷追猛打了!

当晚,灌南县法院又发布公告称:许某在法定上诉期内提出上诉,目前该案正在二审,一审判决书未生效,不该在互联网公布,故予以撤回。

这似乎是针对要求律师张新年下架“女辅警敲诈案”判决书之事而来的。

西门大官人的“帮凶”浮出水面(二)

事情还在进一步发酵:

3月17日晚,被告人许某舅舅发声,称许家为许某委托的二审辩护律师被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拒绝,并且在未与家属做任何沟通的情况下指派两名法律援护律师。

许某家属认为,许某是否能被判定“敲诈勒索罪”仍然存疑,许某父亲此前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曾表示,“他们有错,不能把屎盆子扣我女儿一个人头上。”

许某舅舅:我是“敲诈多名公职人员女辅警”案件被告人许某的舅舅。目前我外甥女已经上诉。从网上流传判决书来看,还是存在很多疑点,所以我们家属特委托了上海的邓学平、杜家迁两位律师,为我外甥女二审进行辩护。

前天3月15日,我们办完全权委托手续后,杜家迁律师到了看守所,希望会见我外甥女。就在这个时候,让人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连云港市中院居然指派了两名法律援助律师(之前未跟我们家属做任何沟通),拒绝了我们委托律师的会见请求。

3月16日,杜家迁律师就委托律师辩护事项向连云港市中院进行交涉,但连云港市中院仍然拒绝。

3月17日,邓学平律师也来到连云港市中院交涉,同样被连云港市中院拒绝。

两位律师告诉我们家属,法院说已经委托了两名法律援助律师,没有辩护名额了,并且说这是我外甥女本人的意愿,但是没有提供任何文字材料来证明他们的说法,也拒绝了我们核实委托法律援助律师是否是我外甥女本人的真实意愿的要求。

如果属实,连云港市中院的做法实在没有道理-无法律根据。根据被告家属提供的信息,他们一审花钱委托了律师,怎么上诉到了二审,就不让她的家属委托律师了,反而要指派援助律师呢?

连云港市中院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置被告及其家属的意愿不顾呢?

被告家属的要求过分吗

被告许某的家属表示,我们不愿意让外孙女就这样接受法律援助律师,希望能够让我们家属委派的律师介入,对她进行真正有效的辩护,让这个案件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审理。

许某舅舅表示,我外甥女到底够不够成敲诈勒索罪,我们家属至今为止,是不能认可一审的判决结果的。我外甥女一审被认定的犯罪事实当中,时间最早的是2014年,那时候她还不到20岁,而那些公职人员,都是四五十岁的、在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年龄、阅历、社会地位等各个方面,都不平等,他们是否对我外甥女存在胁迫、威胁等手段,至今不得而知。这一点,希望能够在二审中得以查明。

许某的爸妈至今都认为,是这些公职人员欺负了他们女儿,是他们把她拖下了水。她只是一名辅警,在做辅警之前也只是在医院上班,这些“被害人”都是领导,有的还是她的顶头上司,很有可能是上司利用职权利诱、胁迫她发生关系。之后给的钱,也只是封口费、分手费、补偿费。从判决书来看,从头到尾,我外甥女也没有采取任何过激的手段,来对他们进行敲诈勒索,怎么能就这么定罪呢?

许某爸爸说,犯错误的是这些公职人员,不能把屎盆子扣她一个人头上。许某没有从这些人口袋里掏钱、抢钱,就这样判了13年,还要罚500万元,这个结果我们是不能接受的。希望二审法院能够还原事实真相,给许某、给我们家属一个公正的判决,让我们心服口服。

如果新华社不出面……

因为有灌云县、连云港市官方的“袒护”,舆论最初被打压-公众质疑得不到回应,案情似乎铁板钉钉。好在中央级的官媒出面讨公道了。

《新华社》在其《新华视点》栏目中发文,要求法院公开解答质疑,“给公众一个满意的交待!”

有分析认为,党媒放话释出的信号是,此案未来可能导致高层介入,不排除出现更惊人逆转。

但也有网民担忧,在真相大白前,2019年已入狱的许豔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试想,如果新华社不说话,当地政府、法院会给公众一个满意的交代吗?

这件事情给了我们一个警示:为何事情非要闹到高层、甚至中央层面才能得到解决?

但现实就是这样!很多地方处事不公的事情,甚至违背常识和公众普遍认知的问题,如果不闹得满城风云,致使高层出面干预,地方上都不会向公众作出交代。

严重的问题在于,中央一直要求提高治理能力,但层层被打折扣,往往到了县级及以下就变了样-这里天高皇帝远,中央不如现管。

现在中间有个顶门杠,中央治理难达基层,许多地方基层成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国中“飞地”。

这应当引起中央高层特别注意,高度关注!

推荐阅读
Facebook 脸书
Twitter 推特
Reddit
Telegram
WhatsApp
Email 邮件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