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搞阶级斗争 导致“两个大逃亡”

在习近平左倾路线下,中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政治环境日益收紧。许多私营、民营企业家害怕被清算-财富被剥夺,开始向海外大逃亡。
习近平搞阶级斗争 导致两个大逃亡 习近平搞阶级斗争 导致“两个大逃亡”

如果说邓小平最大的功绩就是将中国推进改革开放的轨道,那么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提是终止阶级斗争为纲,将工作重点转向经济建设上来。

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终止阶级斗争为纲,实质上是抛弃了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极左意识形态和政治路线,这是中国社会、中国历史的根本转变,也是邓小平第一个历史大功绩!

阶级斗争曾祸害了中国社会,搞得人人自危,差一点葬送了中国的现代化之路。邓小平果断终止阶级斗争为纲,才启动了政治上的拨乱反正,扭转了中国的历史方向,促使中国转向现代化道路,形成改革开放伟大局面。

在推动改革开放的整个过程中,邓小平时时警惕“阶级斗争”这种左的东西回潮,他反对政治挂帅,淡化意识形态之争,特别制止姓“社”姓“资”的争论,为改革开放、为市场化道路创造了宽松的政治环境。

但是,自从习近平上台以后,已经逐步复辟阶级斗争那一套,大搞政治挂帅,强化马克思那一套意识形态,提出所谓“不忘初心”;加强对共产党党员、乃至于对政治和社会的全面管控,让人感到十年文革噩耗再来。

在习近平左倾路线下,中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政治环境日益收紧。在缺乏法治的环境下,私有财产并非“神圣不可侵犯”-中国宪法始终不明确规定,许多民营企业家害怕被清算-财富被剥夺,开始向海外大逃亡。

中国富豪及高净值人群,对财富的安全非常敏感,他们大都会选择法制健全的西方国家作为财产的避风港。

潘石屹的妻子张欣以7亿美元买下美国纽约通用大厦40%的股权,还不断投资美国,并为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共计捐款2500万美元;刘强东曾在澳大利亚购置价值1620万美元的豪宅,红牛中国的老板严斌以近100亿美元的价格在英国购买了地标性建筑和高尔夫俱乐部,前首富陈丽华的富华海外投资包括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项目;

碧桂园的掌门人杨惠妍、融创集团创始人孙宏斌、华人置业前主席刘銮雄、步步高集团的董事长段永平、无锡尚德集团创始人施正荣、星河地产集团创始人、黄楚龙海底捞创始人张勇、龙光地产纪凯婷、俏江南的创始人张兰、周黑鸭创始人周富裕的妻子唐建芳、恩捷股份实控人李晓明(云南首富)、玖龙纸业创始人张茵(中国第一个女首富)、迈瑞医疗的李西廷 都已经移民海外 ……

至于马化腾移民美国尚未得到证实。

根据相关数据,中国超过一半的高净值个人对海外资产配置有强烈需求,一半以上的高净值个人具有海外投资,并计划增加海外投资的比例。

《2019年世界财产迁移报告》显示,中国60%以上的富人想要移民,家资在1亿以上的富人中,有移民意向的比例更高达到71%。

《2020年世界移民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1100万人跨境移民,其中主要是富豪及高净值人群。

2018年也是中概股海外上市海外融资的高峰年,大批财富新贵选择通过移民将资产转移到海外。

亚非银行(AfrAsia Bank)和新世界财富(New World Wealth)共同发布《2019年全球财富迁移报告》,中国移民海外富豪人数全球第一。报告指出,2018年全球富豪海外移民中13.9%来自中国大陆;2018年中国富豪移民海外总人数1.5万,比2017年的1万增长50%,高出第二名俄罗斯一倍有余。

有人估计,这1.5万富豪将万亿资产转移到海外。

数据显示,中国富豪的总资产2018年已经达到23.6万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二,而未来10年中国富豪的财富增速预计可以达到120%-130%。

《中国经营报》也曾报道,2018年,中国公司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家就有15名设立了离岸信托,总计将285亿美元资产转移到国外。还有一种说法是胡润财富榜上前100位的中国富豪几乎都在海外设置了离岸信托。

离岸信托,可以有效保证家族财富的安全与传承。

在移民目的地的选择上,79%的高净值人群,首选美国。其次是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比例分别为 25% 和 15%。

这只是冰山一角,已经触目惊心了!

近日看到高尚全一篇题为《改革是最大政策》文章,是2014年发表的,专门谈到富豪和资本“两个大逃亡”问题。高尚全是胡耀邦、赵紫阳初期的国家体改委副主任,当时赵紫阳兼任国家体改委主任,可见其地位之显赫。他1999年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

改革开放以来,高尚全参加了六次中央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一次是十五大报告,两次是中央关于五年计划的建议,三次是三个三中全会的决定,即1984年的十二届三中全会、1993年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和2003年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前,他又两次向中央提出建议,都涉及改革的核心议题。

    尽管高尚全的文章写于2014年-按照现在的管控恐怕发表不了,但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所以这里一字不差全文转载,供大家参考、反思。

高尚全

改革开放已经35年了,我认为中国最大的变化是五个转向:第一是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第二是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第三是从封闭转向全面开放;第四是从人治转向法治;第五是从贫穷落后转向小康。如果能够把这五大转向不断完善,并通过制度化、法制化不断巩固,那就能实现长治久安了。但是这个转变过程是长期的,不能说一下子就转变完了。

比如,我们过去实行的计划经济的理念是什么?政府是创造财富的主体,老百姓、企业都是被动的,都围绕政府转。政府把纳税人的钱集中在政府手里,再投入到各行各业,手表厂、自行车厂、缝纫机厂,连卖菜的都是国营的。现在我们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倒过来后的理念应该是:政府是创造环境的主体,企业和老百姓是创造财富的主体。

所以我说浙江为什么有今天?浙江国有经济的比重在全国来说是比较低的,但是浙江发展得很快,老百姓很富裕,社会很稳定,那些危害社会稳定的传销、邪教等违法活动,在浙江为什么很少有呢?因为大家都在创业。这就是市场经济的本质。这个观念的转变,我们经历了近三十年。走到今天,我相信绝大多数人是认可市场理念的,现在最关键的是需要法治去保障。

党的十五大把依法治国,建立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作为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邓在总结历史教训的基础上强调:“为了保证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法制经济。

但是也有人说,现在必须要搞阶级斗争。他们讲了三条理由。第一,1956年的时候,私人企业主只有16万户,现在发展到497万户。这个群体算什么?算资产阶级、剥削阶级。第二,剥削阶级有诉求了,政治上要跟共产党分庭抗礼,经济上要进入垄断行业。第三,公有制主体边缘化。所以根据这三条得出结论:阶级斗争就在我们身边,要搞阶级斗争。我是不赞成这种看法的,所以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千万不要再折腾了”。

我认为只有建设社会主义法治中国,才可以从根本上杜绝“文革”那样的错误。我曾同一位中央主要领导同志交谈过,我说千万不能再搞阶级斗争了,如果要搞,结果是“两个大逃亡,一个大破坏”。第一,人员的大逃亡,就是私人企业主他们感觉不安全,他们移民了。第二,资本大逃亡。第三,生产力的大破坏。这个没有任何好处!对国家有什么好处?没有任何好处!对老百姓有什么好处?没有任何好处!这位领导同志就说,这根本不符合党的方针政策,我们不能再折腾了。

上面这段话是2005年讲的,但到现在,大家都看到了,我们的问题更加严重,已经出现了“大逃亡”的局面。所以这个事要引起高层注意,保护公民的财产一定要落到实处。法治中国绝对不能只是嘴上说说。 (注意:2005年是胡锦涛、温家宝当政时期。高尚全提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