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来临!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出警告:中国经济出现危险的信号

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出现一个危险的信号:居民消费支出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双双下降!
365j.me 危机来临!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出警告:中国经济出现危险的信号 危机来临!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出警告:中国经济出现危险的信号

中国2020年GDP超过百亿,比上年增长2.3%。与此同时,民众的收入也增长了: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4.7%,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3.5%,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6.9%,都超过了GDP的增幅。

人们为此都很兴奋!

但是,很多人都没有发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还显示,中国经济出现一个危险的信号:居民消费支出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双双下降!

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

——2020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比上年下降1.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4.0%。其中,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下降8.6%。其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下降3.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6.0%。

尽管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2.9%,但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下降0.1%。

——2020年全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上年下降3.9%,其中城镇消费品零售额下降4.0%,乡村消费品零售额下降3.2%。

这是自1978年改革开放42年来前所未有的现象!

国际统计部门实际上向全社会发出了消费不振的警告!

我们知道,消费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而我们近十年来进行结构调整,目标就是扩大内需,使消费成为拉动经济的主要支柱。

面对美国制裁、强制脱钩和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回潮,我们又提出扩大内需、实现以内循环为主的发展模式,以应对国际贸易和投资环境的巨大变化。

去年居民消费支出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双双下降,却发出一个严重警示:如果内需乏力,这些目标都要泡汤。

进一步的问题是:为何经济增长了,民众收入增加了,消费却下降了?这岂不是相互矛盾?

想必大家都很费解。

首先,我们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不要被“人均收入”增长数据所迷惑。

我在昨天的文章中指出了“平均收入”背后雪藏的若干秘密,主要是财富分配不均,包括富豪和上市公司、国企高管、以及高净值人群的巨额财富和收入对工薪阶层收入的挤压,制造了庞大的低收入人群,以及近几年大量企业破产造成庞大的失业大军-实际上的无收入人群。

这庞大的低收入人群和失业大军面对的是抚养成本、生活成本、教育成本、医疗成本、住房成本不断飙升和物价上涨。他们要考虑未来,包括小孩成长和住房改善,以及自身的生老病死,而不敢消费。

由此造成了普遍的消费欲望下降和储蓄偏好。

可能有人会说2020年受疫情影响影响,是个特殊年份。但近十年居民收入增速持续下滑,收入预期变差,导致民众消费倾向改变,是个不争的事实。

2010年以来,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一直呈下降趋势:

2010年名义增长14%,实际增长(扣除价格,下同)10.4%;

2011年名义增长16.2%,实际增长10.3%;

2012年名义增长13.5%,实际增长10.6%;

2013年名义增长10.9%,实际增长8.1%;

2014年名义增长10.1%,实际增长8%;

2015年名义增长8.9%,实际增长7.4%;

2016年名义增长8.4%,实际增长6.3%;

2017年名义增长9%,实际增长7.3%;

2018年名义增长8.7%,实际增长6.5%;

2019年名义增长8.9%,实际增长5.8%。

同一时期,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亦呈下降趋势:

2010年名义增长12%,实际增长(扣除价格,下同)8.4%;

2011年名义增长15.4%,实际增长9.5%;

2012年名义增长11.4%,实际增长8.6%;

2013年名义增长9.7%,实际增长6.9%;

2014年名义增长9.6%,实际增长7.5%;

2015年名义增长8.4%,实际增长6.9%;

2016年名义增长8.9%,实际增长6.9%;

2017年名义增长7.1%,实际增长5.4%;

2018年名义增长8.4%,实际增长6.2%;

2019年名义增长8.9%,实际增长5.8%。

同一时期,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亦呈下降趋势:

2010年增长18.8%;2011年增长18.5%;2012年增长14.5%;2013年增长13.2%;2014年增长12%;2015年增长10.7%;2016年增长10.4%;2017年增长10.2%;2018年增长9%%;2019年增长8%。

当收入增长曲线一路向形成趋势,就会让人们对于收入的预期变差,有一种“瞻望前途,不寒而栗”的后怕。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上述统计曲线清晰的说明了居民消费倾向下滑的内在原因和趋势。

所谓居民消费倾向是指居民收入中消费所占比重。

统计数据还说明,中国城镇居民平均消费倾向从2010年的0.70下降到疫情爆发前2019年的0.66左右,2020年疫情期间居民消费倾向再创历史新低,城镇居民平均消费倾向已经下滑到不足0.62。

更何况从收入结构上看,中国居民主要是中低收入阶层,月均收入在2000元以下者多达7.1亿,其中月收入1000元及以下达6亿。收入增速下降,使这个庞大人群消费欲望低下,从而整体上消费不振。

尤其是庞大的低收入人群,会导致消费降级。

导致居民消费支出减少、从而消费倾向下降,除了经济增速放缓以外,还有两大元凶:长期的股票熊市和一路高房价。

就股市而言,沪指自从2007年的最高点6124跌落至最低近1600点,就一路熊了十几年,套牢了多少股民。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中国股票投资者近1.6亿,其中自然人投资者占99.76%,有几个赚到钱,多少人血本无归,涉及多少家庭。这无疑是影响居民消费支出的重要原因。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高房价!跟居民收入增速和消费支出双双下降相反,房地产价格一路飙升,中产阶级是购房的主力军,他们原本应该是消费的主力军,但大都被巨额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我跟一些白领朋友谈家常,就会感受到房贷对于他们的压力。可以还不客气地说,过度房地产开发和高房价不仅抑制制造业发展,更造成收入分配不公和抑制了居民消费。

对于很多人来说,购房就是把未来几十年的收入提前消费了,从而抑制了当下和未来消费欲望。

高房价成为民众沉重的负担,是对未来消费倾向的严重打击。

还有一个因素需要指出,2020年数据还显示,一半一半的城乡人口比例,城镇消费却是乡村消费的6.4倍。这也折射出城乡收入水平的悬殊。2020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0.2%,其中城镇为29.2%,农村为32.7%,意味着农村的富裕程度远不及城镇,由此导致农村消费低下。

在这种状况下,消费支出增速持续下降,从而全社会消费零售总额持续增速持续下降,就成为主要趋势,在疫情冲击下,必然呈现居民消费支出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双双下降的情势。这是消费长期难以成为拉动经济的主要力量的主要原因。

这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如不切实解决分配不公及由此造成的贫富两极分化,如不解决股市熊长牛短和高房价现象,如不采取措施让经济增长普惠民众,或让民众分享改革开放和经济增长成果,具体而言,如不实实在在的使广大工薪阶层(包括农民工)持续提高收入,将他们中的多数提高到中产阶级生活水平,中国以内需为主拉动经济、从而实现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经济增长模式,最终在本世纪中期实现现代化第三步目标,终将落空。

    或者,即使实现了GDP的世界第一,老百姓富裕不起来,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动力也会消失殆尽,国内的诸多矛盾会大面积爆发。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