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老人政治惹的祸 五个建制派老人联手搞掉了特朗普

美国现在是典型的老年政治,两大党和三大权力机构掌控在六位老人手上,分别是78岁的总统拜登、75岁的卸任总统特朗普、81岁的众议长佩罗西、79岁的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66岁的美国首席大法官罗伯兹和74岁的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其中的五个建制派老人联手搞掉了特朗普。
My Post 都是老人政治惹的祸 五个建制派老人联手搞掉了特朗普

美国的老人政治

美国现在是典型的老年政治,议员可连选连任,直至终身;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终身任职,直至去世。

分别掌握三权分立中两权的国会、最高法院,成为议员、大法官终老之地。

以美国最具权力的参议院为例,在参议院100位参议员中,60岁以上参议员多达71位,占71%,其中69至88岁有36位。

参议院临时议长帕特里克·莱希81岁,多数党(民主党)领袖舒默也有71岁。

这样,立法、司法成为保守派的领地。

不仅如此,从2016年开始,白宫也成为老年人争夺的地方,先是70岁的特朗普入主白宫,离任时75岁-可能四年后还要东山再起,参与大选,那时他近80岁了;

现在白宫主人是78岁的拜登,执政四年到期时,他已82岁了。

于是,美国的三大权力机构均被老人掌控。

从2016年大选演绎的戏码看,美国掌握在最有权势的一批老人手上。

最有权势的六位老人

自2016年以来,美国两大党和三大权力机构完全掌控在六位老人手上,换言之,这六位老人成为美国政界最有权力的老人。他们分别是:

78岁的新当选总统拜登,现在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白宫主人,美国政府的老大,美国三军总司令,执掌外交、国防、国家安全和内外政策的制定者,左右着世界局势的方向和变化;

75岁的卸任总统特朗普,短短四年的任期就改变了美国的政治生态和世界格局,尽管下台了,仍拥有7500万支持者,其中包括大批死忠粉丝。他由此继续绑架了美国共和党,继续影响着美国政局;

81岁的众议院议长佩罗西,曾为史上首位少数党女党鞭,众议院少数党领袖,现在作为众议院多数党推举的议长,享有对众议院的控制权,左右着国会立法,从而也影响着美国政局;

79岁的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曾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现为参议院共和党领袖,在参议院代表共和党的话语和权力,协调各个议员的投票方向、防止队伍“跑偏”,组织并形成本党政治合力,从而影响着参议院立法倾向和美国政局‘;

74岁的前国务卿、2016年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希拉里,曾为美国第一夫人,曾任奥巴马政府国务卿,后任参议员。尽管在2016年败选,但在民主党、从而在美国政界颇具影响力,可谓呼风唤雨式的人物;

66岁的美国第17任首席大法官小约翰·G·罗伯兹,美国最高司法官员,领导最高法院的事务,是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门的领袖并主管美国最高法院,并在弹劾美国总统时主持参议院。

因最高法院与联邦政府具有同等地位,罗伯兹在政界的地位和权势堪比美国总统;更因为其释法释宪权,在关键时候可以左右美国立法和白宫政策走向,甚至决定美国总统的命运,可谓权势滔天。

拜登与川普的老年病

拜登与川普的老年病 都是老人政治惹的祸 五个建制派老人联手搞掉了特朗普

一般说老人的缺陷,不外乎身体和精神状况不佳,性格上的猜疑、固执、偏执、容易激动、急躁,观念上的保守,偏爱旧日的习惯和想法,凡此等等。

如果跟政治、跟权力挂上了钩,而且有了野心,上面这些毛病就会放大,深刻影响社会和政治。

拜登的问题主要是精神状况不佳,看起来精力不集中,容易忘事,所以就有了在公众面前忘了词语,前言不搭后语,还被特朗普戏谑的“瞌睡虫”。其他方面的问题上不突出,但仅仅这些就够要命的,身为总统,如果在外交场合突然忘记词儿了,怎么得了?!

相比之下,特朗普似乎身体特棒,精神特充沛。但他的毛病也很突出,固执、偏执,从不认为自己有错;急躁,容易激动,从一些事情判断,他经常被负面情绪控制,容易激怒,动不动便大发雷霆。跟政府要员一言不合,就在推特上炒鱿鱼没商量,这样就得罪了太多的人。

他还认死理,九头牛拉不回来。大选结果出炉后,明明知道副总统无权改变一切,却偏信周围的鼓噪,执意逼迫彭斯在1月6日去行事宪法没有赋予的职权;被拒绝后,立马视为“背叛”,成为仇敌。

老年人还有一个毛病,特记仇,恨上了就是一辈子,无法化解。

因为特朗普质疑奥巴马的出生地,而被后者恨上了;特朗普却因为奥巴马讽刺他不能入主白宫,也恨上了后者,两人成为死敌。

特朗普受到奥巴马的刺激而去竞选总统,当选后立刻全部推翻奥巴马所做的一切。尽管他和奥巴马的矛盾有政见分歧因素,但更多的是带有敌视性情绪,。

希拉里佩罗西对川普的报复

希拉里佩罗西对川普的报复 都是老人政治惹的祸 五个建制派老人联手搞掉了特朗普

记仇、报复在希拉里和佩罗西这两个女性政客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而一旦被女人记恨上了,你就惨了!

特朗普恰恰被这两位权力欲望极为强烈的女性政客记恨上了,从此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希拉里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她的梦想就是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总统。为此,她早早布局,志在必得。在2016年大选中,她原本一路高歌,对实现自己的梦想充满信心。没想到杀出一匹黑马-特朗普,两人怼上了,进行了一些言辞激烈的相互攻击,最主要是特朗普的当选破灭了她的梦想,就彻底仇恨上了。

特朗普入主白宫,连喘气的机会都没给,希拉里就和佩罗西联手搞出了“通俄门”事件,一路追杀。“通俄门”破局后,希拉里誓言2020年推翻特朗普,她把全部心血和资源都用在了2020年大选上,不是自己去竞选,而是全力阻止特朗普当选,为的就是报仇雪恨。

佩罗西也是一个任性、偏执的女人,权力欲望极其强烈。她也很记仇,她原本跟特朗普并无什么交集,也没有恩怨,但她就是不喜反建制的特朗普,甚至看不惯“自我中心”或自负又是政治素人的特朗普,所以从特朗普当选那一刻,她就记恨了,于是率领民主党人一路追杀。

让我们来看看佩罗西最为任性的一幕:

2020年2月4日晚,时任总统特朗普在国会发表他上任后的第三次年度国情咨文演讲,演说主题是“美国的伟大回归”。多家美国媒体都注意到现场两个细节:

——在发表演讲之前,特朗普把打印好的国情咨文给了副总统兼参议长彭斯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当佩洛西伸手要与他握手时,特朗普却一脸骄傲地无视了-拒绝与其握手。——不得不说,特朗普也很任性和记仇;

——当特朗普演讲结束,大家起立鼓掌时,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站在特朗普身后的佩洛西当着参众两院全体议员、还有直播媒体的面,手撕了她手中的国情咨文文本。

佩罗西记仇和牙呲必报的性格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令华盛顿一片哗然!

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拒绝跟佩洛西握手,主要是因为弹劾事件而引起的仇恨。当佩洛西启动众议院针对特朗普“通俄门”的弹劾调查开始,两人就变成了死对头。特朗普从“通俄门”脱身后,佩洛西在2019年9月再次启动众议院针对特朗普的其它弹劾调查,而恰巧特朗普这次国情咨文演讲正值对他的弹劾审判投票的前夕,因此恨极了的特朗普拒绝跟佩罗西握手。

佩罗西对特朗普的政治追杀直到特朗普卸任都没有停止,二次弹劾失败了,佩罗西领导的众议院进一步酝酿引用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誓言阻止特朗普担任公职,封杀其政治生命。

不是拜登和川普的战争

2020年大选与其说是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与时任总统特朗普之间的较量,不与说是整个建制派联合起来斗特朗普,而拜登、佩罗西、希拉里和麦康奈尔、罗伯兹正是建制派的代表人物。

这五位政治老人权势滔天,在政界关系根深蒂固、盘根错节,影响何其之大!

表面来看,2020年大选是拜登和特朗普之争,实际上,拜登什么都不是,没有足够影响力,没有人格魅力,登不上人气排名榜。把票投给他的人,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因为不喜欢特朗普。

凭拜登个人是完全不敌特朗普的,但他背后站着前总统奥巴马、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和他的丈夫、前总统克林顿、众议院议长佩罗西、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以及他们代表的整个民主党人,还有一大批政治精英、科技巨头、华尔街大佬…… 这些就是特朗普支持者所说的“深层政府”和“华盛顿沼泽”里的大鳄。

拜登正是凭借这股强大的力量险胜特朗普。所以,2020年大选,不是拜登胜选,而是整个美国精英合谋搞掉了特朗普。

这其中有佩罗西、奥巴马、希拉里和克林顿等一众民主党大佬的精心布局和投入的政治资源,更有科技巨头的金钱、技术投入和华尔街大佬的政治献金铺垫——大选靠的就是金钱铺路:没有钱,就没有选举!

此外,还要靠共和党内建制派的积极配合,其中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保守派的美国首席大法官罗伯兹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当然,这都是桌子底下的交易(Under the table)。

麦康奈尔关键时刻捅一刀

麦康奈尔关键时刻捅一刀 都是老人政治惹的祸 五个建制派老人联手搞掉了特朗普

麦康奈尔也很不喜欢特朗普,不是别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特朗普要反建制,要颠覆秩序,甚至揭露“深层政府”,发誓要抽干“华盛顿沼泽”(政治腐败),彻底得罪了建制派,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麦康奈尔属于老牌政客,极为熟悉华盛顿政治游戏-纸牌屋那一套,善于协调共和党内部的关系和与民主党勾兑与交易;他善于审时度势,关键时刻站在胜利者一边,按照我们的俗语,他老奸巨猾。

    在2020年大选形势不明时,他是表态支持特朗普的。但在选举人团12月14日完成投票认证之后,作为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的麦康奈尔15日正式承认拜登赢得大选,而当时特朗普及其团队正在几个摇摆州起诉“选举舞弊”。

麦康奈尔在参议院说了一大通话:

今天早上我们国家正式拥有一个当选总统和一个当选副总统。我们许多人希望这次总统选举产生不同的结果,但我们政府系统已经确定了将在1月20日宣誓就职的人选。选举人团已经有了定论。所以今天我要祝贺当选总统乔·拜登。当选总统对参议院并不陌生。他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公共服务事业。我还要祝贺当选副总统,我们的参院同事,来自加利福尼亚的贺锦丽议员。除了我们之间的分歧之外,所有美国人都可以为我们国家首次有女性当选副总统而感到自豪。我期待着与川普总统一起完成我们接下来36天的工作。我们国家需要我们让此事成为两党合作的另一个成就。

麦康奈尔当天还在参议院党团会议上敦促共和党人,在国会清点并宣布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时不要阻挠。

麦康奈尔看清了形势,在关键时刻出手了,选边站在赢家一边。

麦康奈尔的表态具有指标意义,极大影响了国会共和党议员的倾向,在他的影响下,其他参议院共和党高层也公开反对挑战选举结果的计划。

这对特朗普的抗争无疑是一个毁灭性打击。

罗伯兹破灭了川普翻转大选的希望

罗伯兹破灭了川普翻转大选的希望 都是老人政治惹的祸 五个建制派老人联手搞掉了特朗普

在2020年大选中,美国首席大法官罗伯兹起到了任何人都不可能起到的作用。

大选结束后,特朗普及其团队指控“大选舞弊”,从几个摇摆州直至联邦最高法院一路发起数十项起诉,但都没有得到法官的支持。

特朗普原本对最高法院抱有期待,他推荐了3位保守派大法官,致使保守派大法官在最高院的9个席位中占据6席位,具有绝对优势。但结果令他沮丧。最高法院封杀了他的团队的起诉案件,其中最典型的是联邦最高法院宣布“拒绝受理”德州诉四摇摆州案。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首席大法官罗伯兹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有保守派媒体曝光了最高法院秘密会议,称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威胁其他人,要他们一起拒绝德州案件。

一家保守派电台“HAL Turner”披露了一则视频中的证人所引用的法庭职员的书面证词:“我是最高法院一个法官的职员,今天发生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事情。法官们在关闭的门里面大声争吵。法官们在一间封闭的关着门的房间里会面,这是他们的标准做法。通常他们是平和的,但是今天我们在大厅里就听见了他们的叫喊。他们见面开会,因为他们不信任电话上的会议。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叫喊道:如果我们听证这个案子,你能为暴乱负责吗?不要告诉我布什和戈尔的案子,我们那时候没有暴乱;你忘记了你在这里的角色是什么,尼尔(Neil McGill Gorsuch,另一个大法官戈萨奇),我不想再听那两个初级法官说什么了。我将告诉你们怎么表决。”

这个人的证词还说:“托马斯(Thomas)法官说:约翰,这是民主的结束。当他们离开房间的时候,罗伯茨、自由派法官和卡瓦纳(Kavanugh)都带着大大的微笑,阿利托(Alito)和托马斯明显很生气;而ACB和戈萨奇似乎没有生气。”

……………………

据悉,在罗伯茨的影响下,在对德州起诉案投票中,他本人和特朗普任命的大法官巴雷特、卡瓦诺、戈苏奇都投了反对票。

可以说,美国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封杀了特朗普的抗争之路,彻底破灭了了特朗普翻转大选结果的希望。

六位老人的缠斗远没有结束

拜登、佩罗西及民主党大佬导演了一场“二次弹劾”的大戏,结果失败。佩洛西抨击对此案投下否决票的共和党籍参议员“懦弱”。民主党籍参院多数党领袖舒默怒斥参院做出特朗普无罪的裁定“不美国”(un-American),侮辱了数个世纪以来为美国献出生命的爱国者们。

总统拜登则说,“这是我们历史上悲伤的一章,提醒我们民主是脆弱的”。他表示,每个美国人都有义务捍卫真相。还说:“虽然(参院)最终表决结果未定罪,但这项指控的本质没有争议。即使是反对定罪的人,例如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也认为特朗普”失职不光彩“,应为国会大厦发生暴力事件负起实际上和道德上的责任。”

更令人诧异的是麦康奈尔的表态!

麦康奈尔说,特朗普对国会山庄暴动“负有责任”,并将其称为“可耻的失职。” 麦康奈尔在参议院投票结束后发表谈话说:“特朗普总统无疑要为引起当天事件负起实际上和道德上的责任。当时闯入这栋大厦的民众相信他们是按照总统的愿望和指示行动。”

 麦康奈尔暗示特朗普仍可能因为他的行为面临刑事起诉。他说:“特朗普总统现在身为平民,仍可能为他在任内所做的一切负有法律责任。”

麦康奈尔警告说,特朗普仍可能在法庭上承担责任。麦康奈尔说:“他还没能脱身。我们国家拥有刑事司法系统,我们还有民事诉讼,每一位前任总统,对于被追究法律责任都无法免疫。”

此前,麦康奈尔曾私下向幕僚形容他对民主党要弹劾特朗普很高兴,因为这样可以把特朗普从共和党赶走。他私下指出,特朗普的确犯下可以被弹劾的罪名。

为了赶尽杀绝,民主党计划采取两个行动:

一个是成立国会暴动调查委员会以了解所谓“国会暴动”的真相。2月15日,佩洛西宣布,美国国会将设立如9/11恐攻般的外部独立委员会,以调查1月6日的冲击国会“国内攻击”事件。

这实际上是要继续追责特朗普。

另一个行动是引用宪法第14条修正案,禁止特朗普担任公职。佩罗西曾坦言,想利用弹劾令特朗普之后不能再竞选公职。

美国《国会山报》报道称,民主党人正在考虑是否可以引用美国宪法的第14条修正案来禁止前总统特朗普再次担任公职。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规定,“任何参与叛乱、反抗美国政府的人员不得担任公职”。民主党二次弹劾对特朗普指控的罪名就是“煽动叛乱”。

民主党参议员蒂姆·凯恩表示,他对于引用第14条修正案“非常有信心”。

对此,特朗普表示,没有任何美国总统“历经过类似的事情”,“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运动”才刚刚开始。

五位政治老人和特朗普的缠斗远没有结束,特朗普把第一阶段目标盯在2022年中期选举上,誓言夺回参众两院控制权。

鹿死谁手,未可知也!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