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打破权力平衡和修宪动摇国本是导致“军事政变”的主因

被美国定性为“军事政变“的缅甸军方接管政权,有着深层背景,既是大选打破了权力平衡,又反映了缅甸”双政府体制”设计的缺陷,是多年矛盾积累的结果。

缅甸军方近日扣押了包括总统温敏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在内的十多名高级官员,并宣布接管政权,罢免24名部长及副部长,任命11名接替者,更宣布了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

国家权力由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接掌。

西方主要国家迅速谴责,要求缅甸军方立即释放昂山素季和其他被拘留的政府官员,并尊重选举结果。

美国正式将缅甸军方夺权事件认定为“军事政变”,美国总统拜登、国务卿布林肯与两党议员相继发声谴责缅甸军方行动,拜登表示暂停部分援助,考虑制裁措施。

中国则表示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与此同时,种种阴谋论泛起,有的指向中国,有的指向美国。

实际上,缅甸此次重大变故有着深层背景,是多年矛盾积累的结果。

缅甸大选争议成导火线

365j.me 缅甸大选争议成导火线 昂山素季打破权力平衡和修宪动摇国本是导致“军事政变”的主因

事件起因源于去年11月缅甸军方与民盟就大选结果产生的分歧。

去年11月8日大选结束,昂山素季所在的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自行宣布胜选,缅甸军方与第二大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指控缅甸大选存在大规模舞弊,存在证件身份核实混乱、选民重复投票、替人投票等问题,拒绝承认选举结果。

军方还在缅甸最高法院指控选举结果存在舞弊行为,威胁要“采取行动”,并派士兵包围了议会。

其中最大的争议点,在于数以百万计的罗兴亚人无法参与投票,他们当中很多人的基本公民权利被剥夺。

国际上对此提出批评,指出成千上万的穆斯林罗兴亚人被排除在民主程序之外,无法参与投票。人权组织“Fortify Rights”的地区主任沃尔夫(Ismail Wolff)表示,“符合国际法的选举最核心的原则就是公平的普选,而这一点在周日的选举中并没有得到实现”。他指出:“国际社会必须毫不含糊地对剥夺罗兴亚和其它少数族群选举权的行为加以谴责,否则就有可能为未来更多的侵权现象铺平道路”。

与此同时,缅甸内比都、仰光和曼德勒先后出现游行示威活动,要求调查大选中出现的舞弊问题。

缅甸军方随后与民盟就选举舞弊问题进行磋商,要求调查选举舞弊和重新举行选举,但遭到后者拒绝,致使矛盾白热化。

民盟的其它竞争者也对选举合法性有质疑,要求重新计票。民盟拒绝指控,坚持选举结果“不容攻击”,宣布新一届下院会议将在1日如期举行。

1月26日,缅甸军方举行发布会,对大选中选民名单出现的问题提出质疑,要求相关负责人进行解释,并表示不排除存在“接管政权”的可能性。

1月28日,敏昂莱将军的代表给昂山素季去信,命令重新计票并推迟议会的开放时间,否则将面临后果。

1月28日晚,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发表声明,表示此次大选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执行,大选中不存在计票舞弊及重复投票的行为。

这种“断不相让”的立场激怒军方,于是军方祭出重拳让议会“休克”,同时接管政权。

“双政府体制”权力平衡被打破

365j.me 双政府体制权力平衡被打破 昂山素季打破权力平衡和修宪动摇国本是导致“军事政变”的主因

根据2008年缅甸联邦宪法,缅甸实施总统制,采取行政、司法和立法三权分立的政治组织形式,完善民族自治。同时规定军人在各级议会占四分之一的席位,内阁中内政、国防、公安以及边境事务部门的领导人选由军队总司令负责提名。如此保障了军队在缅甸的核心政治影响力。

在政治层面上,缅甸军队从来不受文职政府控制。根据宪法,敏昂莱在组织军事行动时享有司法豁免权,有权处置国家任何紧急情况,被视为真正能决定缅甸政治走向的人。

从政府组成来看,缅甸实际上是一种“双政府体制”,即当选政府和军人共享权力的体制,在外交、经济等方面,文官政府具有发言权,但在国防、安全和内政等方面,军方具有发言权。

很大程度上,“双政府体制”的稳定性取决于缅甸政府与军人的权力平衡与协调,一旦双方协调不足或协调失灵,就可能出现政局变化。

2020年大选打破了“双政府体制”的权力平衡,导致运行五年的“两驾马车”权力格局发生危机。

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去年11月14日晚公布的大选结果显示,在联邦议会的476个民选议席中,民盟以396席绝对优势胜出(其中人民院258席,民族院138席),不但以超过83%的议席稳获继续执政地位,而且比上届大选多收获了6个议席;

而具有军方背景的第二大党巩发党仅获得了33个联邦议席,比上届大选少了9个议席;

此外,缅甸11个少数民族政党共获得了47个联邦议席,成为议会中一支重要力量。其中掸族民主联盟获得了15个议席,成为最大的少数民族政党;而联邦改善党、人民先锋党等70多个政党均未在此次大选中获得联邦议席。

按照缅甸宪法,经选举产生的476位议员将与166位军人议员共同组成新一届联邦议会,并推选出新的总统和两位副总统。

按照这一制度安排和去年大选结果,军方在议会中只占199个席位(166+33),占30%,发言权大大降低。这引发军方对失去政权控制权的焦虑。

修宪动摇国本成军方心结

365j.me 修宪动摇国本成军方心结 昂山素季打破权力平衡和修宪动摇国本是导致“军事政变”的主因

民盟2015年上台执政,能否保持政局稳定,取决于其如何与军方合作,权力的“两驾马车”是否协调。

民盟执政后,军队表示将继续在议会保持“宪法护卫者”角色,对政府予以监督。

缅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多次重申,军方不是国政的“旁听者”。他在2016年纪念建军71周年阅兵式上,一语双关地强调“军队将与政府携手继续为人民利益服务”。

本来军方和民盟之间的合作还算正常,军方也认可了民盟政府大多数施政。但是,后来民盟推动修宪,试图让自己的领导人昂山素季获得更大权力甚至总统位置,以及削弱军队权力,引起军方高度警惕。

民盟修宪是军方最大的心结!

缅甸政治有一个畸形现象,即尽管昂山素季是执政党领导人,却无法担任总统,因为缅甸现行宪法禁止子女持有外国护照的人担任总统,而昂山素季已故的丈夫是英国学者,她的两个儿子出生在英国。民盟采取变通办法,让昂山素季挑选党内同仁当总统,而设“国务资政”一职给昂山素季,昂山素季还身兼四个部长,民盟包括民盟推举的总统及政府官员对她言听计从。

这一畸形政治格局可谓空前绝后!

昂山素季2015年11月领导民盟获胜后,就表示自己领导缅甸是“国民的愿望”。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曾问昂山素季,将来缅甸和外国进行首脑会谈,“您和总统谁出席”,她的回答是:“他(总统)可以坐在我旁边。”

在缅甸权力结构内,最高决策机构实际是有11名成员的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其中国防军总司令等军方人士达6人,超过一半。

宪法规定,国家处于非常事态时,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的决策全权委托于总司令。2015年和2020年两次大选中,军队属意的巩发党都败给民盟,国防军在议会的影响力被削弱,于是就把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作为行使政治权力的新舞台。

如果昂山素季要在宪法框架内真正主导政治进程,就必须参加囯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可她始终不得破其门而入。

昂山素季对现行政治格局很不满意,她试图通过修宪让自己成为名副其实的总统,同时削弱军队的地位。

日本《朝日新闻》记者五十岚诚曾透露,早在2019年昂山素季就流露出将修宪视为“缅甸民主化的核心”,因为现行宪法不仅阻挡她成为总统,也规定了国防军的优势地位,让她如芒在背。

修宪需要四分之三以上议员赞成,过去的议会格局下,国防军总司令拥有实质上的否决权。但此番民盟再夺议会绝对优势席位,军方担心“为昂山修宪”的动议将再次回潮,令缅甸政局难以维持敏感的平衡。

此外,缅甸军人集团拥有巨大经济能量,近三年缅甸纳税排名前五的企业中有三家是军方背景的企业。民盟执政期间,在“建立公正和高透明度的社会”旗号下,不断向占国内经济总量半壁江山的“军(队)产(业)复合体”开刀——这类似于台湾民进党执政后拿国民党党产开刀。而且昂山素季在兼任电力和能源部长期间多次同军方企业发生矛盾,加剧了双方的敌意。

此次大选结果成为一根导火索,引爆了缅甸政坛。

与军方合作是昂山素季上台的前提

365j.me 与军方合作是昂山素季上台的前提 昂山素季打破权力平衡和修宪动摇国本是导致“军事政变”的主因

需要指出的是,昂山素季也流着军人的血液。他的父亲昂山是英属缅甸的最后一任总理,是带领缅甸脱离英属印度独立的军事领袖,被缅甸人民尊称为国父。

昂山素季公开表示对军队怀有深情。

这是她的重要政治资源。她的另一政治资源,是在被软禁15年期间,使之成为民主和人权的国际偶像,并在1991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昂山素季之所以能够重新出山,不能简单定义为她个人的胜利,而是其代表的政治势力与军方妥协的结果。昂山素季从一开始就与高层军官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她领导的民盟与高级军官结成联盟。早在2003年,以丹瑞为首的军人政治家就主动伸出橄榄枝,推动权力平稳过渡。

这一进程涉及三大关键步骤:(1)2008年全民公投通过新宪法,奠定“双政府体制”;(2)2010年选举让前将军登盛领导的准文官政府上台;(3)昂山素季与军方合作,出山过渡到民主选举制度。

有报道说,昂山素季结束软禁后,经常与一名曾把她关起来的前军政府成员共进晚餐。

从现实主义看,昂山素季与军方的合作是务实之举,与军方分享权力是其出山参政的前提,这是基于一种政治现实的权力平衡;而当她试图打破与军方的政治平衡,威胁到军方核心利益时,军方就不能容忍了。

与军方合作,表明缅甸的民主进程是有限度的,不完整的。昂山素季也因此备受西方批评,特别是她对该国针对穆斯林少数群体罗兴亚人的迫害所做的激烈辩护,她由此失去了支持她数十年的西方社会的信任,声誉受到严重损害。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说:“昂山素季回绝国际批评,声称自己不是人权活动家,而是一名政治家。但可悲的是,她在这两方面都不是很擅长”;“她掩盖了军方对罗兴亚人的暴行,这是一次巨大的道德考验。但与军方的缓和协议也从未实现,她在选举中取得的压倒性胜利现在被政变摧毁了。”

缅甸曾遭受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军事统治,在迈入民主化进程仅仅五年就被迫终止,其民主政治的解体速度令人震惊。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