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团队阻川普政府毁美中关系 坎贝尔斥蓬佩奥制造麻烦

特朗普政府在1月20日权力交接之前的剩余日子里,即将卸任的国务卿蓬佩奥密集发布针对中国的政策,掣肘拜登对华政策,令拜登团队愤怒。近日,拜登政府“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斥蓬佩奥“干扰拜登政府”。

坎贝尔斥蓬佩奥干扰拜登政府

365j.me 坎贝尔斥蓬佩奥干扰拜登政府 拜登团队阻川普政府毁美中关系 坎贝尔斥蓬佩奥制造麻烦

特朗普政府在1月20日权力交接之前的剩余日子里,即将卸任的国务卿蓬佩奥密集发布针对中国的政策,频打“台湾牌”,包括主持“美台政治军事”对话、宣布美驻联合国大使凯莉·克拉芙特访台、解除美台关系中的自设限制、制裁中国南海基建负责人、强化对具有军方背景中企的投资禁令,等等。

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特朗普卷入国会暴乱事件而遭千夫所指、同党倒戈、面临弹劾,特朗普政府实际已经跛鸭,政令出不了白宫。在此之时,蓬佩奥越俎代庖,由不得不怀疑其动机。

蓬佩奥要干什么?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即将离开前锁定美台官方关系,进一步恶化中美关系,给拜登政府出难题,掣肘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包括对台政策)。

蓬佩奥越俎代庖、在当选总统拜登即将正式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前,给拜登政府埋雷的做法令拜登团队愤怒。

为此,即将在拜登政府出任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员”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斥蓬佩奥“干扰拜登政府”。

坎贝尔是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政策”的制定者。他1月14日出席亚洲协会举办的 “美中未来”网络讨论会,直截了当地指出:

“如果这些都是好事情,为什么不在半年、一年之前做,而是留到最后四五六天的时候做?这的确说明他们不是要保存遗产,而是在干扰拜登政府。与台湾进行交往并对他们保持尊重是合理的,但是他们做的方式太政治化,几乎是当作指向拜登政府的武器,这使得跨党派的外交政策执行更加艰难。”

在此之前,拜登外交团队已经叫停了克拉芙特访台,包括蓬佩奥访欧行程。

在蓬佩奥宣布取消美台关系限制的当天,拜登交接团队以背景说明方式回复记者电邮表示,拜登将致力落实一个中国政策和所谓“台湾关系法”与持续支持和平解决两岸问题。

拜登团队表示,拜登执政后会继续支持两岸议题的和平解决之道,这也是台湾人民的最大利益和希望。拜登长久以来均表示,美国必须强力、有原则地及跨党派支持台湾,拜登将会持续确保此立场。

回应简单明了,基本说清楚中美关系:

(1)致力落实一个中国政策,即坚持一个中国,同时对台军售;

(2)履行“台湾关系法”,强力、有原则地及跨党派支持台湾;

(3)支持和平解决两岸问题。

其中发出的信息显示,拜登政府将重回中美关系的传统轨道。

美中彼此后退一步 反思一下

365j.me 美中彼此后退一步 反思一下 拜登团队阻川普政府毁美中关系 坎贝尔斥蓬佩奥制造麻烦

现在,新任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进一步阐明美中关系的合作共存的前景,以及对华政策的潜在走向。

坎贝尔说:“一种智慧和恰当的做法也许是,彼此都停下来,后退一步,深呼吸,反思一下。考虑一下双方都可以迈出的一小步,释放在未来保持一种可行关系(workable relationship)的愿望。”

坎贝尔说,中国不会改变自己的系统,美国也不会撤出亚洲,但切实的“一小步”可以包括放宽签证政策,改善记者、大使馆的处境等。

这其中的信息量很大!

坎贝尔显然希望为特朗普的攻击性对华政策按下暂停键,希望彼此冷静下来,进行反思;既然中美都离不开亚太,他在考虑中美怎样在亚太共处;先迈出“一小步”改善关系,他主张中美“保持一种可行关系”。

一个可行且平衡的美中策略

365j.me 一个可行且平衡的美中策略 拜登团队阻川普政府毁美中关系 坎贝尔斥蓬佩奥制造麻烦

坎贝尔再次阐述了拜登政府聚焦于国内的优先事项和美国的国际角色。他强调,与其聚焦于中国的崛起,美国现在更需要解决国内问题和厘清美国要扮演的历史角色。

坎贝尔说:“要有一个可行且平衡的美中策略,最重要的可能也是最有挑战性的因素,就是我们自己的成功”,“给予中国和国际社会合作的选项,这是可能的,而且是以一种各方都受益的方式……不仅仅要联合盟友,解决贸易、科技、军事等战略性问题,最重要的是要让亚洲国家明白,美国已死的谣言有误,我们将会继续在亚洲发挥支配性的、强劲的、积极参与的角色。”

其中有几个提法值得注意:

——一个可行且平衡的美中策略

——给予中国和国际社会合作的选项

——以一种各方都受益的方式

——将会继续在亚洲发挥支配性的、强劲的、积极参与的角色。

美中关系最重要的三个品质

365j.me 美中关系最重要的三个品质 拜登团队阻川普政府毁美中关系 坎贝尔斥蓬佩奥制造麻烦

坎贝尔认识到,美中之间的不信任已经非常深远,他认为无需过分强调“信任”一词,美中关系最重要的三个品质应该是可预期性、稳定性和明晰性,“不要有惊喜”,“一小步,一小步来”。

坎贝尔说,美国对华政策的真正挑战是“博而不深”(a mile wide and not even an inch deep)。

接下来的十年美中竞争可能主要集中于科技领域,比如人工智能、5G、机器人、量子计算等领域,美国都需要更加具体细致的规划。

另一个现象值得注意:和坎贝尔同时出席亚洲协会举办的 “美中未来”网络讨论会的还有两位元老级政治家,包括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George P.Shultz)和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两人多次强调美中之间要建立信任和合作共处。

舒尔茨指出,“没有理由不能建立信任,那怕是对手之间”,“中国有自己组织社会的方式,我们要和他们谈,如果他们做出调整那就最好。我们可以理性对谈,哪怕是基于完全不同的系统。我们需要更多像基辛格这样的人。”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