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人团投票:驴象之争 高下难分!

美东时间12月14日,美国选举人团投票,本应使本次大选的结果“尘埃落定”。截至目前,美国选举人团投票初步统计,拜登VS特朗普,302(票):232(票),夏威夷4票尚未统计。拜登胜出!但7州出现两套投票-决斗选举人票,争议仍在,选举仍然存在变数。

拜登选举人票名义过半

365j.me 拜登选举人票名义过半 选举人团投票:驴象之争 高下难分!

美国总统大选日已过去月余,驴象之争下,拜登与特朗普到底谁赢了?

今天(美东时间12月14日),美国选举人团进行投票,这或将使本次大选的结果“尘埃落定”。

一般而言,或依照惯例,依照赢者通吃原则,各州的选举人都会将其手中的选票,投给在该州选民投票中胜出的候选人。但这并非法律的硬性规定。在一些州,选举人可能投给他们喜欢的候选人,而不用考虑选民投票的结果。

选举人投票前,《纽约时报》报道,如果选举人按照各自州的认证结果投票,拜登将以306票比232票的官方结果“锁定胜局”,成为第46任美国总统。

这是乐观的看法。

但还会有变数,因为选举人不一定会投给选民投票的胜者,所以先前预计的拜登赢得306张选举人票,在最后关头也可能生变。

自大选日后,特朗普及其盟友一直向关键摇摆州共和党官员施压,要求他们任命支持川普的选举人,并在多个州不断上诉要求推翻选举结果。

当然,如果某个选举人投的票与该州选民投票结果有出入,该选举人就会被称为“失信选举人”。这样的情形在2016年的大选中就曾出现,不过,美国选举史上尚未出现过因“失信选举人”改变大选结果的情况。

截至目前,美国选举人团投票、开票结果,拜登VS特朗普,302(票):232(票),夏威夷4票尚未统计。发文前获得的票数是拜登已获229票,加上加州55票,已经超过270票胜选门槛。

美国选举人团有538名选举人,最终赢得超过270票(多数选举人票)的候选人就将成为美国总统。

即使如此,也非意味着“可以说是尘埃落定,选举这一幕就结束了”。

7州出现决斗选举人票

365j.me 7州出现决斗选举人票 选举人团投票:驴象之争 高下难分!

但是,其中一个细节值得高度注意:

宾夕法尼亚、乔治亚、密西根、威斯康星,亚利桑那、内华达和新墨西哥7州的举人团的民主党选举人把官方票投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参议员贺锦丽;而共和党议员却将将本党团的选举人票投给了现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

共和党议员的票属于“替代”票。根据宾州共和党人发布在推特的新闻稿,选举人在哈里斯堡开会,“应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要求”,为特朗普和彭斯“投下了有条件的一票”。

“决斗选举人票”意味着上述7州对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认证出现僵局,从而使得特朗普和拜登的选举人票都未跨过270张的过半门槛。这给予川普团队更多时间通过法律诉讼途径寻求司法救济;也使得拜登的白宫之路仍然充满变数。

这意味着特朗普总统和其支持者的法律诉讼仍具有重大意义。评论人士将上述7州的举动称为“历史性且无人可及”的。

宾州共和党人引用1960年理查德‧尼克松和约翰‧肯尼迪之间的总统大选,在选举人团

开会时,民主党选举人团对肯尼迪投了有条件的一票。宾州川普竞选主席伯尼‧康福特在共和党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采取这种程序性投票是为了维护任何可能保留下来的法律主张。” “这绝不是为了篡夺或争夺宾州选民的意志。”

这意味着这7州出现了两套完全不同的投票。保守派政治活动家和评论员皮尔森在解释共和党议员的这一举动时表示,他们的举动使得川普团队的法律诉讼仍然具有重要意义;如果没有他们的投票,2020美国大选的结果则基本认定。

显然,拜登的白宫之路依旧充满变数。

特朗普仍然有翻盘可能

365j.me 特朗普仍然有翻盘可能 选举人团投票:驴象之争 高下难分!

即使选举人团投票的结果是拜登胜出,特朗普仍然有翻盘的可能;尽管翻盘的概率很低。但不是不可能。

今天,白宫的幕僚斯蒂芬‧米勒在福克斯新闻上驳斥了“选举人团投票标志着大选进程结束”的说法。他说,特朗普总统的盟友正准备向国会递送一份替代的选举人名单,即使关键州的选举人团投票给拜登为获胜者之后,一旦特朗普成功驳回其中一个,替代名单也可以得到国会的承认。

米勒说:“今天,争议州将进行替代选举人的投票,我们将把这些替代结果送给国会。”他说,“这将确保我们所有的法律补救措施仍然是开放的。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在法庭上赢得了这些案件,我们可以指示对这些替代的选举人票进行认证。”

米勒告诉福克斯新闻,候补选举人的选票是为了让特朗普的诉讼案件可以在12月14日到1月之间继续留在法庭上。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在法庭上赢得了这些案件,那我们就可以指示认证最终的选举人投票。同样的,国会也有这个机会做正确的事情。”

从流程上看,选举人团投票结束后,各州将选票送到华盛顿,国会联席会议将于2021年1月6日下午1点进行正式计票,确认当选者。

在清点选举人票的过程中不允许进行辩论。

届时,身为参议院议长的迈克·彭斯将主持本次会议。计票开始后,彭斯将按字母顺序打开各州的选票,并交给4位计票员,其中2位来自众议院,2位来自参议院。

至此,选举结果才算正式“尘埃落定”。

但在结果公布后,国会议员有一次(也只有一次)机会提出异议,任何反对州选举结果的意见都必须以书面形式提出,并由至少一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院议员签署。

此前,川普的盟友、密苏里州共和党众议员布鲁克斯宣布,自己打算在会议上提出异议。如果布鲁克斯成功找到一个伙伴,计票工作将会停止,参议院和众议院将分别就有争议的州的投票结果进行辩论。

在此过程中,每位议员只允许发言一次,时间为5分钟,两小时后辩论终止。随后,由每位议员投票决定是否否决该州的选举结果。

鉴于众议院由民主党控制,而共和党在参议院仅占微弱优势,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很低。

自1887年通过《选举计数法》以来,国会只在1969年和2005年提出过两次反对意见,且众议院和参议院都没有通过。

特朗普仍然不接受,宣称“选举这件事并没有完结。”

截止目前,OANN(一个美国新闻网),Newmax(新闻极限)等美国保守派媒体未宣布拜登胜选。

戈尔喊话特朗普支持者放弃挣扎

365j.me 戈尔喊话特朗普支持者放弃挣扎 选举人团投票:驴象之争 高下难分!

对此,克林顿时代的副总统、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阿尔·戈尔(Al Gore)接受CNN采访谈论美国大选,被问及对20年前承认败选是否有任何遗憾时,给出了否认的答案:不,我没遗憾。”

当年,最高院以5:4支持小布什上诉案后,戈尔马上宣布接受大选结果,与乔治·小布什通了电话,正式祝贺他当选美国总统。他在败选演中曾说:“我不同意最高法院的判决结果,但我接受它,我接受此结果的最终性质。我会尽快与他就权力交接以及选举之后的事宜进行接洽。这段时间,无论是小布什还是我自己,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尽管我不同意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决,但是我希望我的支持者们能够分享(他获胜的)成果,消除彼此的伤痕。”

戈尔当时还说,“这就是美国,正如我们竞争的时候针锋相对,当竞争结束,我们团结一致”。

在这次采访中,戈尔以自己的经历呼吁那些仍支持现任总统特朗普连任的人放弃挣扎,并鼓励他们把国家放在第一位。他同时寄望于选举人团投票将成为一个转折点,促使那些还在挣扎着推翻选举结果的人放弃。

戈尔说:“不少保守派和共和党法律学者把特朗普团队对大选结果提起的诉讼描述为荒谬且难以理解,不过最高法院驳回了相关诉讼。如此看来,诉讼得到了应有的结果。”。

戈尔说:“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曾说过,美国人通常在尝试所有可能之后才会做正确的事情。最高法院作出最终裁决之后,他们就没有别的选择了。”“最高法院对大选结果作出的最终裁决与暴力革命之间无中间步骤。那些讨论在战役结束后继续战斗的人,对美国民主缺乏尊重。”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