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脱美就是毁美!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法挽救了?

最高法院拒绝德州诉讼打击了川普及其支持者,社交媒体充斥着沮丧与愤怒,数以万计的支持者走上街头抗议,华盛顿联邦最高法院门前也聚满了愤怒的人群 …… 德州共和党主席发出声明,呼吁脱美,组成一个遵守宪法的红州联盟。

很多人昨夜一夜未眠

365j.me 很多人昨夜一夜未眠 德州脱美就是毁美!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法挽救了?

昨夜,很多人注定一夜未眠,最高法院驳回德州诉讼的一纸裁决打击了川普及其支持者,川普表示失望,社交媒体充斥着沮丧与愤怒,数以万计的支持者走上街头抗议,华盛顿联邦最高法院门前也聚满了愤怒的人群 ……

川普支持者的愤怒基于他们认为的一个“事实”:截至今日,没有一个法院,没有一个法官,接受过一次过堂,聆听过一次庭训,看过一次证据,见过一个证人…… (基于信息来源有限,无法去核实,所以这种说法是否如此,不敢妄下结论。)

所以,他们表示:把希望寄托在司法,死路一条!

一个名叫唐靖遠的网民推文比较有代表性。他说:“最高法保守派大法官的明哲保身之舉,正在把美國帶入分裂和混亂。亞特蘭大卡車司機宣布,明天將封鎖城市交通。”(注:唐靖遠应该来自港台或长期在美国,使用的繁体中文)

美国社交媒体上充斥着一个观点,美国民主最后一个守护神(司法)没有了,奔溃了;美国民主已死

我观察到社交媒体上,这样的看法非常普遍。甚至很多支持者把川普的困境比作耶稣之难,把川普带领美国比作耶稣出走埃及,把川普执政视为神的意志,——川普在支持者中已经被神化的,拥有宗教般的信仰。

当晚11:37时,川普总统引用了福克斯主持人劳拉·英格拉汉姆(Laura Ingraham)的话说:”难道选民不需要知道联邦检察官知道的事情吗。机构(体制)让我们失望了。媒体、国会领导人、民主党呢?难怪7400万(创总统纪录)美国人投票给唐纳德.川普,而且他们仍然不相信这次选举的结果。美国人民应该得到答案,迟到总比没有好。”

此前,川普团队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保守派占绝对优势的最高法院的裁定上。为此,整个共和党的红州和议员都动员起来了,川普本人因此也加入诉讼方。

今天的行政部门不具备满足21世纪美国人需求的能力。今天的联邦政府缺乏组织和技术来提供美国人在21世纪所期望的便利及高效服务,比如,目前求职者必须要浏览15个联邦机构的40多个劳动力发展计划;家禽公司必须要与多个政府办公室以及大量文书工作打交道,因为鸡和蛋是由不同的机构管理。

白宫称,改组将有助于各机构随着时间的推移保持高效和有效果。

川普在大选期间,多次承诺缩编政府机构、控制政府支出。他说,上任后一定会治理华盛顿政治的“烂摊子”,这里有太多的“浪费、欺骗和失职行为”。

他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改善和精简联邦政府。川普希望做出更多的改革努力。

在2018年5月,总统发布三项行政令,解雇欠表现的公务员,希望彻底改变联邦政府机构的官僚做法,包括可以更容易解雇工作表现不佳的公务员、以及改革现行工会合同等内容。

白宫当时发布声明说,为了让我们的公务员最好地帮助他人,政府必须始终以更高效、更安全的方式运作。

而且,在德州诉讼后,川普12月10日上午连发9条有关揭露大选舞弊的推文。前几篇推文指控民主党盗窃了他的胜利,并表示国家不应该由不合法的总统来管理,呼吁美国人民和最高法院拯救国家。川普还引用媒体报导,首次使用“政变”一词来描述本届的总统大选舞弊。

川普最近推特中说:“我只是想要这个世界不要自我毁灭!”“将有一个最强者站出来,他将做正确的事。”

结果,美最高法院还是拒绝了德州的诉讼,这个打击太大了!川普昨晚11:50时继续推帖:“最高法院真的让我们失望了。没有智慧,没有勇气!”

朱利安尼律师在接受Newsmax采访时,称最高法院的决定是一个 “可怕的、可怕的错误”。他说:”这个案子不是因为案情上被驳回的,而是在立场上被驳回的!他表示:”我们还没有完……相信我’。”

德州共和党呼吁红州独立

365j.me 德州共和党呼吁红州独立 德州脱美就是毁美!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法挽救了?

更震撼的是诉讼原告德克萨斯州的反应!

提起诉讼案的德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强硬回应,他发表声明说,不幸的是,最高法院决定不受理此案,也未确定这四个州未遵守联邦和州选举法(的行为)是否符合《宪法》。“我将继续不懈地捍卫选举诚信和安全性,并让那些为自己利益而推翻既定选举法的人担责。”

当天下午,德州共和党主席艾伦.韦斯特(Allen West)在最高法院的裁决后,第一时间里发出声明,呼吁独立:“也许守法的各州应该团结起来,组成一个遵守宪法的州联盟。”

韦斯特在声明说:“最高法院在驳回17个州和106名国会议员加入的德州诉讼时,已经宣布一个州可以违宪并违反自己的选举法。导致对其他遵守法律的州造成破坏性影响,而有罪的州却不承担任何后果。这个决定确立了一个先例,即各州可以违反美国宪法而不被追究责任。这个决定将对我们美国宪政共和国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

也许守法的州应该团结起来,组成一个遵守宪法的州联盟,

德克萨斯共和党将永远站在宪法和法治的立场上,即使其他州不这样做。”

德克萨斯共和党的立场获得川普支持者的普遍支持!

支持者认为,韦斯特宣布的“分离“,是对美国司法系统被蹂躏而破碎联邦体制的一种补救措施。

得州共和党声明后,推特上就出现一个贴子,说德州在政治上很特殊,《德克萨斯州宪法》规定德州人“有权改革或废除”联邦政府。

还说,德州是美国50个州当中唯一拥有自己军队的州。德州拥有的军力至少包括一个整编陆军师,两个整编陆军作战旅,一个空中作战旅,五个战斗机大队,一个空中运输大队,还有七个独立团外加大量后勤保障部队。州长是军队的总司令。

言外之意,德州因其拥有的特殊地位,可以宣布独立。

此前,得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比德曼在脸书贴文称,他计划在州议会提出一项法案,允许对“分裂国家”进行全民公投,使得克萨斯州恢复其独立国家的地位。 比德曼还声称,此提议符合《得克萨斯州宪法》,即得州人“有权改革或废除”联邦政府。

比德曼推动的独立公投与德州共和党主席韦斯特的声明是一个意思。

德州的强烈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其在诉讼之前,特朗普团队相继在几个摇摆州各州级法院打了40多场官司,控告民主党选举舞弊,结果都无疾而终。共和党人及川普支持者认为,美国现行司法体系下,想要证明民主党在大选中作弊,不管是不是事实,都太难了。

这次德州诉摇摆四州绕开了选举作弊的问题,直接上升至更高的维度,在美国宪法层面上实施凌空打击,却被最高院的不受理而失败。遭受这种打击,德州如同川普支持者一样,无法接受。

德州脱美无异于毁美

365j.me 德州脱美无异于毁美 德州脱美就是毁美!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法挽救了?

德州共和党主席韦斯特的声明是在公开呼吁共和党支持者占优势的红州独立,形成一个新的联盟体。

这个新联盟体很像1861年的7个南方州结成的邦联。所谓“遵守宪法”不过是一个包装的词汇,如果共和党的26个红州结成新联盟,美国就不复存在,美国宪法也不复存在。何谈“遵守宪法”?

如果德州独立公投被通过而宣布脱离美国,一定会产生蝴蝶效应,在共和党的红州形成共鸣,则一发不可收拾,美国亡耶!

现在的美国已经不是150年前的美国,那时美国仅仅13个州,现在光是红州就是26个。如果26个红州宣布另立国家,谁能够力挽狂澜,向26州宣战,重建美国宪法框架下的统一的美利坚合众国?

拜登?民主党大佬?谁能够当此重任?

当今的美国再无林肯!

即使林肯复活,面对庞大的26个红州的一致行动,恐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需要指出的是,如果共和党26州脱美,整个美国就分裂了,保护这个国家的军队也将同时分裂。美国重新统一的权力基础也奔溃了!

如果再次发生内战,以美国如今的体量,代价将难以估量,远不是1861年那场南北战争可以比拟的。

我们不应忘记的是:没有战争是没有代价的。

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法挽救了?

365j.me 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法挽救了? 德州脱美就是毁美!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法挽救了?

美国的分裂是一个严酷的现实,关键是裂缝太大,两个阵营中间因政治地震而形成一个深难见底、宽难见边的鸿沟,以至于很难缝合。

民主党人、美国精英说:特朗普就是那道裂缝!

这次大选更深了这道鸿沟,以至于很多保守派人士悲哀的感到:“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法挽救了”。这就是德州呼吁脱美的政治和社会基础。

《大联盟政治》(Big League Politics)近日报道了标志性电台节目主持人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的沉思,称分裂可能指日可待

保守派脱口秀主持人林博(Rush Limbaugh)12月9日的一个电台节目中说,在偷取了总统选票后,美国的未来将十分严峻,国家的体制也将彻底崩溃。

林博认为这个国家正走在 “走向分裂 “的道路上,美国正处于痛苦的分裂状态,大约一半的国民公开沉浸陶醉在腐败之中,庆祝怪诞的选举舞弊,让人联想到第三世界国家的专制主义。

林博说:”官方节目观察员斯纳德利(Snerdley)先生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是否能够获胜,他说的是选举、投票。如果不夺回其中一些城市,我们是否能赢?他说的是纽约、费城等这样的民主党的蓝色城市。”

“当你说’我们能赢吗?’的时候,我想你的意思是’我们能赢得文化,我们能主导文化吗’”

对前景感到悲观的林博,于是抛出了一个震撼弹: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很可能已经无法挽救了。

林博认为,德克萨斯州对捍卫自由是认真的,即使最高法院不是认真地捍卫自由。民主党人可能很快就会意识到,他们用投票窃取总统的位子,一定会有自食其恶果的那天!

严重的问题:美国社会的价值取向差别太大了

365j.me 严重的问题:美国社会的价值取向差别太大了 德州脱美就是毁美!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无法挽救了?

林博的悲观源自美国价值观的分裂,就如我昨天文章中所说,严重的问题在于价值观已经分裂。

1861年的那场内战,是基于制度基础上的价值观的分裂,南方各州不认可林肯当选总统;2020年大选的纷争,也是基于对待美国民主制度的不同认识,以民主党为代表的传统势力致力于终结川普总统之路,同样的原因,川普及其支持者不承认拜登“当选”,且誓言战斗到底。

2016年以来,美国政治与社会的分歧日益加剧,对民主制度、政治生活、外交政策的看法越来越相左,价值观也分裂了。

川普及其支持者给拜登及其代表的民主党贴上了“腐败”、“舞弊”、“左派”、甚至“社会主义”和“中共代理人”的标签。

他们认为,民主党执政,美国就变了颜色;如果拜登当选,如果最高法院不能支持德州诉讼案,则美国民主已死!

悲情色彩中带有浓烈的价值取向!

他们认为,国今天的大撕裂、“新内战”的实质,就是“美国基督文明的存亡之争”。

已经很上纲上线了!

林博由此说:”我实际上是在思考,我已经提到好几次,因为我看到别人也暗示了这一点,其实我认为我们有分离的趋势。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在问,我们和住在比如说纽约的人到底有什么共同点?是什么让我们相信那里有足够的人甚至有机会赢得纽约?尤其是当你在谈论选票的时候,”林博说。

他补充说,他最近读到许多博客,详细描述了 “我们的文化在政治上变得多么遥远,多么分离,这种趋势不可能持续下去了!”

林博警告:”不可能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理论、政府理论和我们如何处理事务的理论和平共处。我们不可能在这场严峻可怕的冲突中,在前进的道路上不付出任何代价!”

美国分裂及由此导致的脱美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