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资本与“网红五绝”勾兑在一起,利用愤青的“爱国主义”捞钱!

近几年在中国爆红的被称之为“网红五绝”居然跟李世默等美籍华裔资本搅合在一起,将“爱国主义商业化”,利用网络红粉的追捧捞钱。这“网红五绝”就是知名砖家金灿荣、胡锡进、张维为、陈平和李毅。他们分别被称为“西毒”李毅、“东邪”陈平、“南帝”金灿荣、“北丐”张维为和“中神通”胡锡进。

引子

最近,不经意间获知一个诡秘信息,近几年在中国爆红的被称之为“网红五绝”居然跟几个美籍华裔资本搅合在一起,利用“爱国主义”捞钱。

这“网红五绝”就是知名砖家金灿荣、胡锡进、张维为、陈平和李毅。他们分别被称为“西毒”李毅、“东邪”陈平、“南帝”金灿荣、“北丐”张维为和“中神通”胡锡进。

当了解了他们背后真实故事,不禁大吃一惊:“爱国主义”居然也可以商业化,也可以成为资本炒作的标的,被用来捞钱!

网红五绝的商业化

365j.me 网红五绝的商业化 1 华裔资本与“网红五绝”勾兑在一起,利用愤青的“爱国主义”捞钱!

这“网红五绝”的微信公众号都被公司化,进而商业化:

——金灿荣、李毅的微信公众号同属于一家公司——北京中易网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的控制人名叫饶谨,持股97.5%。

这家公司还掌握司马南和李肃的微信公众号。

——金灿荣的另一个公众号“政委灿荣”,运营主体是南京聆思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饶谨,饶谨持股99.67%。

公开资料显示,饶谨为北京中易网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这位生于1985年的福建龙岩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专业,拥有多个头衔:四月传媒董事长,Anti-CNN.com网站(后更名为四月网)及AC四月青年社区创始人,曾兼任《环球财经》杂志编委,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十二届全国青联委员,民主党派中国民主建国会成员。

——胡锡进的微信公众号运营主体是上海得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是成为资本

——张维为、陈平微信公众号同属于一家公司——上海观察者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运营主体观察者网的。

成为资本和观察者网的实际控制人是美籍华人李世默。掌控胡锡进、张维为和陈平微信公众号的上述两家公司的管理层基本都是成为资本的大佬-清一色都是美籍华人。

网红五绝背后的玩家

365j.me 网红五绝背后的玩家 1 华裔资本与“网红五绝”勾兑在一起,利用愤青的“爱国主义”捞钱!

比起饶谨,李世默更是大名鼎鼎,这位出生于上海、镀金于海外的资本市场玩家,既是观察者网的创始人,也是优酷与土豆的合并的策划者。

公开资料显示:李世默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士、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及公共事务学院博士,是一名风险投资家和政治学学者,是成为资本的创始人及执行合伙人、上海观察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观察者网董事长;此外还有多个光耀头衔: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理事兼咨询委员会主席、春秋综合研究院研究员、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校董及中欧出版集团副董事长、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理事、斯坦福大学FSI国际研究所理事、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理事、旧金山交响乐团理事、世界名中学联盟(WLSA)副理事长、美国阿斯本研究所研究员、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顾问、伯克利加州大学艺术博物馆董事;还是纽约时报、金融时报、南华早报、外交政策、环球时报、外交事务杂志、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以及郝芬顿邮报撰稿人。

    这就是说,“网红五绝”微信公众号的实际操盘手并非他们自己,而是资本大佬。

“网红五绝”微信公众号已经公司化、资本化了!这些大咖的言论、观点被资本包装了,裹上了层层“铜腥”味道。

    为何会这样?

因为这“五绝”是当值网红,他们被贴上“爱国主义”标签,成为“爱国主义”代名词、代言人。

头脑敏捷的那些华裔资本大佬和饶谨从“爱国主义”潮流中看到了商机,尤其是资本玩家李世默敏感的抓住了机会,使之成为资本捞钱的项目。

    资本大佬是怎么把“网红五绝”的爱国主义“商业化、资本化”的?

有人把内幕耙出来,发现表面上“网红五绝”分属两大玩家:

“西毒”李毅、“南帝”金灿荣由饶谨操盘,“东邪”陈平、“北丐”张维为和“中神通”胡锡进由李世默操盘,实际上,真正的BOSS是李世默。

饶谨嗅到的商机

365j.me 饶谨 3 华裔资本与“网红五绝”勾兑在一起,利用愤青的“爱国主义”捞钱!

从源头上说,这个商机最初是被饶谨发现并被利用的。但饶谨缺乏资本、且玩不转资本,最后落败,无奈找到了资本大佬李世默,才让这个“爱国主义商业化”项目风生水起。

先来看看饶谨是怎么发现这一商业化的秘密的?

有人分析,饶谨从2008年的奥运爱国青年哪里嗅到了商机。

那年4月,刚从清华毕业、年仅23岁饶谨创办反CNN(Anti-CNN)网站(四月网的前身),口号是“向抹黑中国的西方媒体宣战”。 因为当时是4月,他就自称“四月青年”。

他的动机是被当年奥运火炬传递的爱国主义火焰点燃的。由于西藏问题的爆发以及火炬境外传递遇到的不快,点燃了国内一部分年轻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喊出“反藏独、护圣火、揭露西方媒体新闻造假”的口号。

这位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才1年的年轻人,迅速上线“Anti-CNN”网站,打击西方不实报道,发出中国人自己的声音,并给自己的行动命名“新爱国主义运动”。

反CNN网站一则短视频《2008 China stand up》一夜之间获得200万点击量,视频开头就打出文字:终于,我们又想起了毛主席的话,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饶谨给员工描述高大上的公司愿景:“爱国主义者精神阵地,中国立场独立新媒体,公共外交平台,意见领袖社区。”

当时的一批愤青因为反感西方的左派,一时间以震天口号奔向“救国”的大潮,情景好像当年反蒋青年奔赴延安一般;与此同时,各大门户网站和论坛讨论中西关系的帖子数量暴增!

于是,敏感的饶谨在注册反CNN网站,使用“Anti-CNN”域名时,为了垄断资源,同时注册了Anti-BBC、Anti-VOA等大量域名,防止别人复制自己的成功。有人戏谑道:年纪轻轻的他已经表现极大的商业精明。

刚刚出名的饶谨走上央视《对话》栏目银屏,做客《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节目。他对着镜头说,建网站只为澄清真相,是为中国争夺话语权。

当饶谨说“没必要把爱国刻在额头上”时,他都在进行爱国的煽情。

正是饶谨的“爱国”煽情+愤青追捧,让他一时爆红,开始包装自己的“爱国主义”,朝着商业化进军。

CCTV 东方时空《正告CNN:中国网民为何愤怒》说:有一种声音震天动地,有一腔热血感动国人,理性和智慧缘于激情。

第六届中国国际网络文化博览会AC展区展板上的宣传词:相信未来,相信四月青年。

2009年,饶谨参加“新爱国主义运动一周年”纪念活动,他做了7分钟发言,主要说了两个要点:(1)“我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2)“Anti-CNN”将继承四月青年的遗产,开创一个新时代。

在活动现场,他还给别人发“未来属于四月青年”的彩色纪念册,里面全是关于他个人的内容,大量的个人照片,接受了哪些媒体的采访等等。

饶谨这是在消费“四月青年”,也在透支他自己。

饶谨圈到第一桶金

饶谨央视《对话》栏目的最后一句话耐人寻味:“我个人的力量是很小的,目前投入的资源都是我个人的资金和人脉,要走得长远,光靠我是不行的。”

——饶谨的这句话里暗含着对融资渴望。

2011年2月,饶谨的四月网成功融资1000万元风投。然后,他干了什么呢?

兴高采烈的饶谨回到公司就将“Anti-CNN”改名“四月网”,打出的口号不再仅仅是反击西方媒体的不实报道,而是打造“中国认同”,具体打法就是宣传传统文化、讲中国成就和制度创新。 他还把2008年爆红短视频《2008 China stand up》的作者唐杰招过来当总编辑。

2011年5月,饶谨找到司马南、孔庆东等人成立“辟谣联盟”,基地就设在四月网。一旦发现“辟谣”的目标,就发出号召贴,动员“四月青年”去集体留言抵制,俗称“水军”,往往让那些单兵作战的公知们避之不及。但此举难以扩大影响力,始终局限在自娱自乐上,网民嘲讽和调侃他们,司马南去大学演讲还会被扔鞋。

于是,饶谨开始为自己牟利:

2012年,饶谨在北京买了两套房和一辆车;

2012年2月,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爆发,归真堂遭到媒体的集体抵制。饶谨接手归真堂的公关业务,组织“左派大V”和水军攻击反对活熊取胆的“亚洲动物基金”。只不过, 收入都划到了饶谨的个人账户;

2013年,四月网财务枯竭,已经发不出工资;

2013年8月,公司资金枯竭,行将解散,员工们去查财务资料,1000万中有600万的花费解释不清,还有一堆问题:

公司有两个吃空饷的名额,每人每月6000元,其中一个是饶谨的表妹;

公司租下了两层楼房,其中一层转租了出去,数十万的租金却没有进入公司的账户;

600万元款项的使用情况无法解释。

饶谨支吾而不能作答,据一位在场员工回忆:脸都白了”。

应该是,这笔钱没有花到网站营运上,加上网站定位有问题,四月网浏览量大幅下滑,远不及原来的“Anti-CNN”。这个时候的四月网已经半死不活,靠转发新闻和蹭热点苟延残踹。

饶谨的的失败表明了一个事实:中国网民的民族主义情绪不可用来商业消费。

饶谨何以陷入困境

曾记得在一次接受中央二台《对话》栏目的现场访谈时,节目的最后一个提问者是一个女大学生,她质疑“这场爱国热情能持续多久”。

饶谨没有回应,但这位女大学生的质疑应验了:很快,舆论场就不再追捧饶谨了!

2008年5月,即在“四月青年”风起云涌后的短短一个月,“Anti-CNN”的日均IP访问量即从顶峰的500万骤降到不及10万。之后一路下滑,访问量和活跃度呈现严重依赖具体事件的涨跌态势,不可持续。

有人说,当整个社会恢复平常,大家都忙着在时代洪流中发光发热时,这个虚无的话题就会变得枯燥乏味,这个时候“Anti-CNN”实际上就失业了。

也有人说,放大“西方媒体”报道瑕疵,也就变成了自己曾经所反对的人 。

于是,“四月青年”被贴上“愤青”标签。

饶谨的路子走歪了!当中国民众都在追求现实版本的中国梦时,这种由内而外的中国认同和真实的爱国不需要有人去刻意打造。

主编唐杰也提出要转型,他认为批评政府是爱国主义的一个选项,“中国认同”不等同于为政府说好话,不能回避社会问题的讨论,可以多跟踪民生领域。

饶谨的女朋友也开始给他吹枕边风:“网站不应该做中国认同,应该向财经转型。”

但饶谨听不进去,且坚决反对。

2011年8月,唐杰辞职,饶谨撤掉了四月网的“国家焦虑”板块,这个板块专门反映环境与健康、道德与信仰、吏治与法治、改革与民生诸领域。

2012年1月7日,饶谨在创业圈的QQ群里看到大家都在讨论百度年会上一位身材火爆、表演走秀的女孩。他安排人去网上把女孩的照片挖出来,做了一个组图。几个小时之后,果然火了:

“度娘”为四月网带了近80万的点击,创下最高记录。

很难想象,将“爱国主义”和“领袖社区”作为目标的四月网,最为代表性的作品,却是美女组图。饶谨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频繁跟人提起这个案例。

“爱国主义者”的投机心理,可见一斑!

2013年5月,已经自立门户创办独家网的唐杰,发表文章《网络舆论中的政治消费主义》指出:中华民族受列强围堵、艰难奋起的集体记忆,和光荣而独特的‘中国自我意识’…… 在历史上它曾是政治动员、催人奋进的强大精神力量,而现在则可以成为媒体与商业操作的消费素材。”

当外界开始质疑饶谨的做法时,在京华时报《饶谨谈他的反CNN网站:这里不会变成愤青的论坛》中,他说: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平台,让大家看到西方媒体对我们的误解有多深。

这里不会变成愤青的论坛,我们不是为了愤怒而愤怒。他批评很多媒体的谬误简直匪夷所思,让人瞠目结舌。

在北京青年报《国外媒体歪曲拉萨事件 中国网民自发反击》中,他进一步批评道:媒体不可避免地会带有一些偏向性,但是不管你立场如何,你不能无中生有,捏造事实。

“Anti-CNN”就这样在“阴谋论综合症”与“被害妄想症”上一路狂奔。

“Anti-CNN”建站伊始,首页上就有一段宣言:“我们并不反对媒体本身,我们只反对某些媒体的不客观报道;我们并不反对西方人民,但是我们反对偏见。”

而饶谨与这段宣言越来越远。

资本大佬李世默登场

365j.me-资本大佬李世默登场

在这种形势下,资本对“Anti-CNN”的口嗨失去了兴趣。

    于是,财力枯竭的饶谨找上了华裔资本大佬李世默。

2009年8月,微博诞生了!这是深刻改变中国互联网的大事。到2010年1月,微博已经拥有7500万注册用户。中国网民的发声渠道被迅速打开,大量草根网民的涌入,意味着饶谨所期待的民族主义又有了很大的空间。

饶谨嗅到了机会,2010年拿着商业计划书找到了李世默,套路仍然是“反西方”,激发和收割网民的爱国民族主义情绪。

李世默是个资本玩家。这位华裔的资源和人脉都来源于美国。他1999年在上海创立成为资本,初始资金规模6000万美元,投资方大多是美资,合伙人几乎都是美籍华人。截至目前,成为资本管理着20亿美元的资产,已经投了30多个项目,比较有名的投资项目有优酷、汉庭酒店、哈罗单车和华兴资本。

李世默敏锐地感到饶谨的商业模式大有可为,当即答应投资1000万元,这就是上面所说的饶谨圈的都一桶金。

但是,李世默有着商人的聪明,他在出钱的同时,偷师饶谨,一跃成为这套模式的最大玩家,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当饶谨将四月网站搞得一塌糊涂时,李世默复制四月网的模式, 2012年创办观察者网,主旨与饶谨的Anti-CNN和四月网一致:为中国争夺话语权,打造中国认同。

这个时代,有关中国的话题很多,需要观察的中国现象也很多。李世默比饶谨的运气好,碰到了一个适合观察者网的时代。

2013年6月13日,李世默在爱丁堡的TED环球大会发表演讲《中国崛起与“元叙事”的终结》,讲述新中国的两个30年故事,捍卫中国体制,一炮打响,观察者网独家首发,演讲在官方频道播放超过300万次。

李世默的资本和人脉是饶谨无法比拟的,这是他可能成功的关键。

2015年底,张维为与李世默成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同事,张维为是院长,李世默是理事兼金主。

2016年初,上海漾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观视频工作室“,公司的股权经过穿透核查,全是成为资本的合伙人,也全是美籍华人。

当年,张维为模仿李世默的《中国崛起与“元叙事 ”的终结》,在”观视频工作室“发布演讲《中国人,你要自信》,爆红网络。

2017年8月28日,饶谨注册成立公司”南京聆思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9月3日,聆思科技注册微信公众号:”政委灿荣 “。

2018年4月12日,上海得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微信公众号:“胡锡进观察 “,公司的股东就是漾漾文化,掌控着是李世默为首的观察者网那一帮美籍华人。

2019年3月,金灿荣在香港大学分析中美大势和世界格局的演讲视频,悄然走红网络,开启金政委的成名之路。

这个时候,退休在美赋闲的美籍华人学者陈平,受李世默邀请来到中国,正在各大网络视频走穴,虽语出惊人,但名气不算太大,直到2020年8月和9月分别说出”收入论“和”和亲论“这两个有意为之的”脑残论“才爆红网络。

2020年10月,公众号“眉山剑客陈平“注册”,同时“维为道来张维为“注册。

“网红五绝“中,“西毒”李毅外,“东邪”陈平、“南帝”金灿荣、“北丐”张维为和“中神通”胡锡进四大天王在自媒体混得风生水起,吸粉无数,狂妄言论也是层出不穷。与以前饶谨时代的冷遇不同,他们在资本大佬李世默的麾下,受到网民的热烈追捧。

    此时,李世默观察者网十分活跃,已将胡锡进、张维为、陈平三员大将揽入其中,而饶谨只有一块金字招牌-金政委。

于是,着急的饶谨盯上了美籍华人李毅。2020年3月,饶谨注册了公众号“李毅看世界”。原本一直火不起来的李毅,学着陈平剑走偏锋,超大尺度言论,更在深圳某论坛放出足以KO四大天王所有言论的”疫情论“,终于一举成名。

分属两个大佬的网红五绝,不是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竞争关系,而是惺惺相惜的合作关系,比如金灿荣就经常参加观察者网的活动。

饶谨与李世默,是亦师亦友的好基友,二人时常到彼此的私宅聚首,端上一盘花生米,煮酒论英雄。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