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确定的国务卿布林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外交政策的基调是什么?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已决定布林肯为新政府国务卿人选。布林肯是拜登最重要的外交顾问,曾任奥巴马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美国副国务卿。他的外交理念与政策构想是什么,与特朗普政府的主张有哪些根本性的不同,是国际社会、尤其是中国十分关注的。

据美国《国会山报》刚刚消息,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已决定国务卿人选,预计将在下周宣布。报道援引前奥巴马政府官员消息称,该人选很可能是资深外交官、拜登的长期盟友托尼·布林肯(Tony Blinken)。

托尼·布林肯是拜登外交和国安团队“嫡系部队”的代表人物,他与拜登团队的其他成员一样,怀有一个共同信念,协助拜登赢得总统大选,改变美国外交政策方向,推动美国返回世界领导地位。

1  布林肯:拜登最重要的外交顾问

365j.me 1 布林肯:拜登最重要的外交顾问 拜登确定的国务卿布林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外交政策的基调是什么?

从布林肯的外交履历看,如果他担任国务卿,将会重回奥巴马的外交轨道。他将是他执政后与盟友、与中方直接打交道的主要对象。

作为拜登最重要的外交顾问,布林肯曾任奥巴马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美国副国务卿。在其长达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布林肯曾就职于美国务院、克林顿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还曾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担任过研究员。

拜登决定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后,布林肯成为他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与演说撰稿人,他管理指导拜登庞大的外交政策团队,时常就拜登的外交政策接受媒体采访。

例如,2020年7月19日,布林肯接受CNN“GPS”栏目主持人扎卡利亚的采访,讨论拜登的对华政策以及如何解决美中紧张关系。7月31日,他在接受布隆伯格新闻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为了与中国竞争,美国必须先处理好自己国内的问题,同时修复与盟友的关系,只有这样,美国才有力量在与中国的竞争中获胜。美国主流媒体与华府政治观察家认为,布林肯是拜登的左右臂膀。

这位出生于犹太家庭、现年58岁的(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是一位长期活跃于自由派智库的法律与政治学者,曾任两届民主党政府的外交政策专家,有深厚的学术背景与丰富的外交政策经验。

作为在大西洋两岸从事律师职业出身的他,曾于1988年参与帮助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与时任共和党人里根的副总统老布什竞选。作为资深民主党人,布林肯自1994至2001年期间在克林顿总统任内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供职。

克林顿政府时期,从1994年至2001年,他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曾任克林顿总统特别助理与战略计划主任,负责外交政策规划、传播与主要的外交政策演说撰稿。

2002年,他开始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拜登的办公室主任,同时兼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2008年拜登参选总统时,他协助拜登竞选,担任他的外交政策顾问。

奥巴马时期,他成为奥巴马与拜登政府交接班子的成员。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他曾相继担任过拜登副总统的国安顾问、美国副国安顾问和副国务卿。作为此次拜登竞选团队的外交顾问,一旦拜登当选,现年58岁的布林肯被认为是未来接任美国国务卿的热门人选。

2014年开始担任副国务卿,成为美国国务院仅次于克里国务卿的二号人物。他具体参与处理了伊核协议谈判,主导了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外交工作。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布林肯离开国务院。2017年与人合伙成立一个名叫WestEvec的政治战略咨询公司,主要为无人战斗机进行游说,同时代表公司为其他项目对政府游说,其中一项主要工作是帮助客户扩大在中国市场的渠道,同时防止应对美中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

布林肯还经常为《纽约时报》意见栏目撰稿,同时是CNN全球事务评论的常客。2018年以来,布林肯成为位于宾州的“拜登外交与全球参与中心”的常务董事,这是一个为拜登准备参选总统提供政策建议的智库总部。

2  布林肯:拜登政府的任务是重新树立美国的领导地位

365j.me 2 布林肯:拜登政府的任务是重新树立美国的领导地位 拜登确定的国务卿布林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外交政策的基调是什么?

布林肯的外交理念和华政策的基调是:重举多边主义,在处理好国内问题和修复与盟友关系的基础上对话竞争;

特朗普自上台后,带领美国退出了一系列的多边主义协议和承诺;与此同时,推崇“美国优先”的政治纲领,也改变了其口中美国过去数十年来为保护和支持盟友,当“冤大头”和世界警察所要给予的巨额付出。这一突然的改变使得诸如德国和欧盟等多方很不适应,双边关系和舆论认同也有所下降。

布林肯认为,有效的多边主义的基础必须是共同价值观。

事实上,联合国也正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和《联合国宪章》这些价值观文件的基础上所建立的。而当其多个重要成员国,特别是美中两大安理会成员国对这些价值观存在根本性分歧,甚至对立时,这一基于同一价值观的多边主义蓝图会很难有效地得到实施和继续。

布林肯最近表示:拜登与特朗普的对华方式存在深刻不同。

10月18日,布林肯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著名主持人法里德·扎卡利亚(Fareed Zakaria)的专访,并就拜登的外交政策和在处理对华关系上与特朗普阵营的不同作出了回答。

扎卡利亚在采访中介绍到,布林肯作为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至今已经近20年。扎卡利亚称,大家都知道特朗普认为世界坑了美国,美方在过去达成的联盟和贸易协议中占有不利地位。他问道,“是什么让拜登富有活力,他的外交政策世界观的核心是什么?”

布林肯回答说,“拜登副总统从这个主张开始,不管我们喜不喜欢,世界都确实不会自我组织。”

布林肯认为,特朗普让美国放弃了领导角色拜登政府的任务是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他指出,“直到特朗普政府前,美国在组织(世界的工作上)扮演了领导的作用,帮助写下规则,确定规范,及建立管理国家之间互动的相关制度。”他说,“毫无疑问,我们在这一过程中犯下了不少错误,但我们过去因此更好”。

布林肯认为,特朗普在执政后让美国放弃这一职责,使美方从盟友、伙伴、国际组织和努力得来的国际协议面前“全面撤退”。布林肯称,当美国不再参与这一职责,不再于国际事务上展现其领导力就会有两种可能性出现。他说,要么其他的国家或许以不会促进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的方式取代我们的地位,要么或跟第一种结果可能一样坏,没有国家取代美国的领导地位。他认为,这则可能导致国际上的权力真空而造成混论和坏事地发生。

布林肯指,这两种可能都对美国不利。他说,“拜登从我们需要重新树立美国(对国际事务)参与和领导的主张出发,我们将再次日复一日地出现在(处理国际事务的前沿),并以外交手段进行领导。”

他表示,拜登的外交政策对象并不是2009年或2017年的世界,而针对的是当下和其团队预期将成为的世界。这包括多个不同的正在崛起中的力量和新的参与者。他称,“其中很多参与者受到了科技和信息地授权,而如果要取得进步就应让他们加入合作”。

布林肯指出,在处理国际政策时拜登看重谦虚和自信,谦虚是因为尽管很多世界上的问题并不直接与美国有关,虽然可影响到美国但却不能立即得到解决,而自信是因为“拜登相信美国在尽力而为时仍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有能力,让其他国家在积极和集体地行动中前行”。

3  布林肯:联合盟友跟中国展开战略竞争而非简单贴标签

365j.me 3 布林肯:联合盟友跟中国展开战略竞争而非简单贴标签 拜登确定的国务卿布林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外交政策的基调是什么?

布林肯的外交理念和华政策的基调是:(1)在处理好国内问题和修复与盟友关系的基础上对话竞争;(2)与中国竞争中有合作,如在可以合作的诸如气候变化领域继续与中方合作。

特朗普经常指控拜登太过亲中,但拜登发表了强硬的对华政策表态,听起来他将跟随特朗普采取一个非常类似的对华政策,包括将盟友放入其中,并强调与美国的盟友一道会使得其对华政策更为成功。

在回答有关对华问题上,拜登和特朗普的主张是否有根本性不同, 布林肯回答说,“他们对中国的方式存在深刻的不同,但我们要明确的是,中国确实构成一个上升的挑战,大概是我们从另一个国家所面对最大的挑战,不论是从经济上、科技上、军事上或甚至是在外交领域。”

布林肯指出,“但我们应该要避免简单地贴标签和自我实现的预言。(美中)关系存在敌对的方面,也存在竞争的方面,还存在合作的方面”。

他说,“那么问题是,如何将我们置于一个与中国互动中有力的位置,使双方间的关系更多的以我们的条件,而不是他们的(条件)前行”。他称,“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现在无论从任何角度衡量来看,中国的战略位置都要更强,美国则更弱”。布林肯称,“中国的领导人相信,特朗普执政的4年加速了(中方领导人口中)所谓的‘我们不可避免的衰落’。”他补充说,“他们所认为地不可避免性是完全错误的,但他们在特朗普的问题上是正确的”。

布林肯说,“特朗普帮助了他们促进多个关键性的战略目标,削弱美国的联盟,从世界舞台上撤退从而留下让中国有机可乘地权力真空,放弃我们的价值观,并让中国在新疆和香港问题上为所欲为”。他说,“也许其中最坏的是,通过每天攻击其制度、民众和价值观对我们自己的民主造成伤害。这则减少了民主制度对世界的吸引力”。

布林肯说,“在很多方面,拜登如此认为,(与特朗普在对华问题上)的大不同是针对中国挑战,与他们正在上升的力量相比,更相关的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弱点。”他说,“所以拜登将采取与特朗普存在深刻不同的是,对我们自己、我们的工人进行投资,唤醒我们自己的民主,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合作,并维护我们的价值观。

布林肯说,“这才是你如何在有力的位置与中国进行互动。问题的底线是,美国和自由民主国家仍是对于那些可以进行选择的人来说是他们首选的制度”。他说,“如果过去4年有所展现的话,不是它们的失败,而是它们对于我们民主的力量和领导力的活力而言,无论是对我们的国家还是世界都有多么的至关重要。这则是我们需要重新夺回的东西,它从我们如何应对中国开始。”

布林肯:美中完全“脱钩”不现实 将重置中美经济合作

365j.me 4 布林肯:美中完全脱钩不现实 将重置中美经济合作 拜登确定的国务卿布林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外交政策的基调是什么?

这是布林肯对华政策的另一个基调。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处理冠状病毒危机的方式感到愤怒,多次暗示美国可以与中国经济整体上脱钩。但鉴于中国市场对美国企业未来增长前景的巨大重要性,特朗普的“脱钩说”令许多美国企业感到担忧。

9月22日(美东时间),身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布林肯直言不讳的表示:“美中完全脱钩根本不现实!”

布林肯表达了与中国“重启”经济与技术合作的意愿,并对特朗普单边主义行径予以批评,讽刺他对中国、加拿大及欧洲盟友所实施的一些不友好贸易政策是对外“假强硬”,“伤的还是自己人”。

路透社22日报道,布林肯当天出席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一场线上活动时直言:“有些人试图让美国与中国‘全面脱钩’,这种设想不但不现实,甚至会适得其反……这将成为一个错误。”拜登 “试图完全与中国脱钩,就像一些人建议的那样……这是不现实的,而且最终会适得其反。“这将是一个错误。”

布林肯表示,拜登将专注于通过重建与盟友的关系来扩大美国的战略影响力,将寻求更有效的途径,包括制定国际技术标准等方式实现,与特朗普所倡导的单边主义政策形成对比。

布林肯说,如果拜登执掌白宫,任期内将着力于改善与欧盟及其他盟国之间的关系,并寻求中美经济与技术合作的“重置”。

在布林肯看来,美国若能将盟友和合作伙伴都团结起来,自然就会处在优势地位,有利于施加影响、做出改变,这比单打独斗、节节败退的形势要好得多。布林肯认为,美国和中国当前的战略地位处于此消彼长的状态,中方较之前更为强劲,而美方显得更孱弱。美国目前应该改变策略、尝试与中国进行谈判,并在国际市场上与之较量。

布林肯表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一场“惨败”,因为它没有解决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系统性问题,而中国甚至没有达到在有限协议下达成的增加采购的目标。他还补充说,特朗普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实际伤害的是本国的农业和制造业。

布林肯说:“现在,从每一个关键指标来看,中国的战略地位更强,而美国的战略地位更弱。”他补充说,拜登将专注于重建美国的竞争力,以便更好地与中国竞争。

他说,美国应该改变自己的做法,以便能够与中国进行谈判,反击中国在全球市场上的行为,但在是否会寻求重新加入或重启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TPP)的问题上,布林肯采取回避态度。TPP是美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签订的贸易协定,被特朗普取消了。

布林肯说,拜登的确支持在必要时使用关税,但他也会制定一项更广泛的计划,包括将一些关键物资的生产回流美国。“所谓的第一阶段协议没有解决问题,系统性的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他还说,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打击了美国农民和制造商。

据了解,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布林肯2017年与合作伙伴共同创办政治战略咨询公司WestExec,该公司的一项重要业务就是协助客户在中国开拓市场,并规避因中美关系紧张而造成的商业风险。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