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府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

拜登正在加快组建自己的班底,由一个多达千余人的外交精英和国安专家组成。外界尤其关心的是拜登的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会由哪些人组成?外交政策与主张-尤其是对华政策的走向是什么?会给中美关系与世界局势带来哪些变化?
365j.me 拜登新政府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 拜登新政府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

拜登已经宣布胜选,西方国家政府首脑均已发出祝贺,甚至高捧特朗普的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也发推文道贺。由此看来(尤其是计票结果),拜登入主白宫应该没有悬念,除非美国人自己砸了自己的锅-演一场民主乌龙,毁掉民主灯塔。这个锅谁也背不起!

拜登正在加快组建自己的班底。外界尤其关心的是拜登的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会由哪些人组成?外交政策与主张-尤其是对华政策的走向是什么?会给中美关系与世界局势带来哪些变化?

拜登招揽千余人外交精英和国安专家

从拜登的从政经历看,他熟悉外政策与国际事务,这也是他竞选打出的强牌。2020年7月,拜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相当了解美国外交政策。我在全世界都有关系”。“我知道如何做好国际事务方面的工作。”

拜登曾长期担任国会参议院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奥巴马政府的8年副总统,曾协助奥巴马制定美国外交政策,并多次代表美国出访世界上许多重要国家,与一些大国的领导人有良好的互动关系。

在本次总统大选中,拜登招揽了千余熟悉外交与国安事务的人才,辅助他提出了不同于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据美媒报道,这个团队也许是美国总统大选有史以来,一位总统参选人所能组成的最大的外交政策与国家安全事务团队。

美国著名的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6月23日发文透露,早在总统大选初选阶段,拜登就获得许多民主党外交政策建制派的背书。2020年春天,有800多位外交政策与国家安全专家加入拜登的外交政策团队,还有400多人申请加入拜登竞选阵营的外交与国家安全团队做志愿者。这些人参加拜登团队,是希望能在拜登赢得总统大选后进入下届政府。

拜登的外交和国安团队汇聚4届总统的行政班底,但以奥巴马和拜登旧部为主,充斥着在特朗普时期忍辱4年蓄势待发的专业精英,既有担任过部级以上要职、拥有丰富冷战理论积累和实践经验的“老炮儿”,又补充了不少少壮派和进步派势力。

与特朗普的“任人唯亲”不同的是,拜登正积极网罗各个领域的专家,而不是亲戚朋友来建立自己的队伍。与特朗普极具个人色彩的“朋友圈”“小作坊”相比,拜登领导的是汇集了各领域顶尖人物的“集团军”,意味着如果他当选,我们与美方打交道可能不会比特朗普时期更容易,需要更为精细和专业化的操作。

拜登外交团队既重用“嫡系”,也广纳贤才,兼具“忠诚”与“能力”,其中大量关键人物将在拜登上台后进入不同岗位担任要职。其成员多是哈佛、耶鲁、牛津三所名校的博士,其中“哈佛帮”人数最多,他们离开政府后又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国家安全行动组织、阿斯本战略集团、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贝尔福中心等智库中汇集,彼此政见相合、相互背书,经常联名发表文章,形成一个紧密圈子。

盘点后发现,拜登外交和国安团队的骨干主要是40至50岁的中青代,但也跨越老中青三代,。最核心的成员经验丰富,年富力强,能够弥补拜登年龄上的弱势。

7月31日,《外交政策》杂志发文称,拜登的外交政策与国家安全团队多达千人,几乎网罗了自克林顿政府以来,民主党在朝在野的顶尖外交政策精英与国家安全事务专家。

《大西洋月刊》也曾指出,这个外交政策团队的一些成员曾为其他总统和国会议员参选人工作过。他们是外交政策专家,国际关系学者,前政府官员,国会工作人员和政治人物。

有关资料显示,拜登外交和国安团队中,有理想主义者,也有现实主义者,有全球主义者,也有孤立主义者,有鹰派,也有鸽派,有外交新锐、少壮派,也有沙场老将。他们有一个共同信念是,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威望与领导地位,美国外交政策必须改变,美国要重返世界领袖地位。

拜登外交和国安团队4人核心班底

其中布林肯、沙利文、赖斯、弗洛诺伊4位奥巴马政府高级外交官,极有可能成为拜登政府的主要成员。

这4位成员是多年的同事与老朋友,都怀有一个共同信念,协助拜登赢得总统大选,改变美国外交政策方向,推动美国返回世界领导地位。

这是拜登外交和国安团队内层核心成员,即其“嫡系部队”,将是他执政后与中方直接打交道的主要对象。

排序第一的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拜登最重要的外交顾问,可能会成为拜登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或国务卿

365j.me 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 拜登新政府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

拜登决定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后,布林肯成为他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与演说撰稿人,他管理指导拜登庞大的外交政策团队,时常就拜登的外交政策接受媒体采访。例如,2020年7月19日,布林肯接受CNN“GPS”栏目主持人扎卡利亚的采访,讨论拜登的对华政策以及如何解决美中紧张关系。7月31日,他在接受布隆伯格新闻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为了与中国竞争,美国必须先处理好自己国内的问题,同时修复与盟友的关系,只有这样,美国才有力量在与中国的竞争中获胜。美国主流媒体与华府政治观察家认为,布林肯是拜登的左右臂膀。

布林肯对华政策基调:

(1)与中国竞争中有合作;

(2)在处理好国内问题和修复与盟友关系的基础上对话竞争;

(3)美国与中国完全脱钩不现实,但对华贸易持强硬立场。

这位出生于犹太家庭、现年58岁的(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是一位长期活跃于自由派智库的法律与政治学者,曾任两届民主党政府的外交政策专家,有深厚的学术背景与丰富的外交政策经验。

克林顿政府时期,从1994年至2001年,他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曾任克林顿总统特别助理与战略计划主任,负责外交政策规划、传播与主要的外交政策演说撰稿。

2002年,他开始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拜登的办公室主任,同时兼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2008年拜登参选总统时,他协助拜登竞选,担任他的外交政策顾问。

奥巴马时期,他成为奥巴马与拜登政府交接班子的成员。2009年至2013年,分别担任奥巴马总统的副国家安全顾问和拜登副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2014年开始担任副国务卿,成为美国国务院仅次于克里国务卿的二号人物。他具体参与处理了伊核协议谈判,主导了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外交工作。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布林肯离开国务院。2017年与人合伙成立一个名叫WestEvec的政治战略咨询公司,主要为无人战斗机进行游说,同时代表公司为其他项目对政府游说,其中一项主要工作是帮助客户扩大在中国市场的渠道,同时防止应对美中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

布林肯还经常为《纽约时报》意见栏目撰稿,同时是CNN全球事务评论的常客。2018年以来,布林肯成为位于宾州的“拜登外交与全球参与中心”的常务董事,这是一个为拜登准备参选总统提供政策建议的智库总部。

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希拉里最青睐的高级外交顾问,也是拜登曾经的国家安全顾问,可能是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重要人选,也可能是副国务卿人选。

365j.me 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 拜登新政府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

沙利文外交政策的核心要素:

(1)确保和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

(2)美国及盟友的利益和价值观受到保护;

(3)可能会支持回归亚洲再平衡战略。

这位44岁年富力强的外交和国安明星,是耶鲁大学高材生,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外交政策》曾评价说,沙利文是国务院才华横溢的年轻政策分析家。《时代周刊》评选他为美国政坛40岁以下的政治新星之一。

沙利文2008年参加希拉里的首次总统竞选活动,成为她的外交政策顾问之一。希拉里竞选失败后,加入奥巴马竞选团队;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成为国务院办公室副主任,不久被任命为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成为国务院与白宫之间的联系人,并陪同希拉里访问全球100多个国家,深受希拉里信任。

希拉里离开国务院后,沙利文2013年2月接替布林肯担任奥巴马的副国家安全顾问及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拜登在宣布他为自己的国家安全顾问时说:“杰克是我的国家安全顾问的理想人选。他机智聪明,对国家无私奉献,对最复杂的问题有清晰的眼光,深受我们政府所有人的尊重。”

2016年,希拉里再度参选总统后,沙利文成为她的高级政策顾问。希拉里评价他是“对我们国家安全所面临问题进行深刻分析的头脑冷静,眼观敏锐的分析家。”希拉里败选后,沙利文告别华府外交政策界,回到学术界从事外交与国家安全的学术研究,先后担任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地缘经济与战略计划项目的高级研究员、达特茅斯学院杰出研究员、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科学与国际事务高级研究员等,从事国际合作、国际关系、美国外交政策、外交谈判、条约与国际协议、防止核扩散等问题的研究,并在《外交政策》,《外交事务》以及《大西洋月刊》上发表数十篇深具影响力的文章。

2016年3月,沙利文谈到美国外交政策原则时强调:“在外交政策领域,我的核心原则是未来20年,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计划是确保和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受到保护,我们的朋友和全世界人民的利益和价值观也受到保护。”沙利文论述的美国外交政策核心原则,与拜登的外交理念一致,并对拜登的外交政策有重要影响。

苏珊·赖斯(Susan Rice),曾是奥巴马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拜登的主要外交与国安政策顾问之一,也是国家安全顾问或国务卿的重要人选之一。

365j.me 苏珊·赖斯(Susan Rice) 拜登新政府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

赖斯信奉自由主义的干预理论。

这位56岁的资深外交官,是英国牛津大学哲学博士,是自由派智库学者和民主党仅次于希拉里的女性外交官。赖斯1993年至1997年加入克林顿政府,30岁的她就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1995年至1997年,担任总统的特别助理和非洲事务高级主任;1997年10月到2001年初,出任国务院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小布什入主白宫后,离开政坛于2002年加入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担任外交政策和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的高级研究员,重点研究美国外交政策、失败国家、全球贫困和跨国性安全威胁问题。

2008年大选,赖斯加入奥巴马竞选团队,担任奥巴马的外交政策顾问。奥巴马就任总统后,赖斯被任命为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成为第一个担任这个职务的非裔女性。赖斯相信自由主义的干预理论,在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期间,配合国务卿希拉里,推动美国和北约在2011年对利比亚进行干预,推翻卡扎菲政府。在奥巴马第二个总统任期内,赖斯被任命为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成为奥巴马最信任的顾问之一。

2020年总统大选开始后,赖斯加入拜登的竞选团队,成为深得拜登信任的主要外交政策与国家安全顾问之一。由于赖斯是一位非裔女性,在民主党强调为种族、性别与正义而斗争时,赖斯的作用尤其受人关注。她曾在拜登的副总统候选人名单上,在哈里斯成为拜登的竞选搭档后,华府政治观察家和美国主流媒体认为,如果拜登赢得总统大选,赖斯可能成为新政府的国务卿。

米歇尔·弗洛诺伊(Michèle Flournoy),少有的具有军事背景的女性,极有可能成为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长人选。

365j.me 米歇尔·弗洛诺伊(Michele Flournoy) 拜登新政府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

弗洛诺伊外交和国安政策的基本理念:

(1)改变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方向,推动美国返回世界领导地位;

(2)强调美国外交政策“应该基于常识性的实用主义而非意识形态”;

(3)提出美国要抓住当前罕见的“战略机遇期”,“塑造”世界“新秩序”,遏制中国变成强国和防止俄罗斯东山再起;

(4)相信自由主义的干预理论;

(5)支持坎贝尔提出的“亚洲再平衡”政策。

如果弗洛诺伊掌管五角大楼,在地缘政治方面极有可能推动军事干预政策。

这位50岁的女性,是民主党内少见的具有五角大楼背景的研究国防军事政策的专家。她先后毕业于哈佛、牛津,1989年至1993年,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担任国际安全项目的研究员。

克林顿政府时期,为国防部长的副助理秘书,负责协调国防部下属的三个政策办公室,协助起草了五角大楼1997年颁布的《四年防务评估》。该评估强调,在后冷战时代,“要确保美军有能力几乎同时打赢两个主要战场的战争。”其中最为关键的视觉是,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就把目光盯住了未来的战略对手上,明确指出,“到2015年之后,可能出现与美国势均力敌的全球性对手,中国和俄罗斯都具有这种潜力”。报告认为,美国要抓住当前罕见的“战略机遇期”,“塑造”世界“新秩序”,实现美国对全世界的“领导”,同时竭力遏制中国变成强国和防止俄罗斯东山再起。

离开五角大楼后,弗洛诺伊进入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担任研究教授,创建并领导国防大学的4年防务评估项目工作小组。随后,加入华府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担任高级顾问,主持研究一系列有关国防政策与国家安全问题。

2007年,她与坎贝尔(Kurt Campbell)共同成立被称为鹰派思想库的“美国安全研究中心”,成为主要负责人,并与坎贝尔合著了代表民主党外交政策主张的“继承与前进之路”政策文件,强调美国外交政策“应该基于常识性的实用主义而非意识形态”。而坎贝尔是奥巴马政府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在希拉里的支持下出台了“亚洲再平衡”政策;

弗洛诺伊被任命为国防部负责国防政策的国防次长,是国防部历史上出任这个最高文职职位的唯一女性。在这个职位上,她与希拉里、赖斯说服奥巴马总统对利比亚采取军事干预政策。

2011年底,弗洛诺伊再度离开五角大楼,返回私人生活,并担任多家著名智库的研究员、顾问或董事。2017年,她与布林肯合作成立地缘战略咨询公司WestExec,为国际跨国公司进行游说。

拜登投入2020年总统大选后,弗洛诺伊加入拜登的外交与国家安全团队,成为其核心圈成员。美国主流媒体认为,如果拜登胜选,拜登可能会提名她担任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国防部长。

第4位是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希拉里最青睐的高级外交顾问,也是拜登曾经的国家安全顾问,可能是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重要人选,也可能是副国务卿人选。下面要重点描述,这里省略。

365j.me 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 1 拜登新政府外交和国安政策的核心班底

拜登团队的其他重要成员

除了上面所说4位核心成员外,拜登外交政策顾问团队中的许多人,都在美国和英国顶尖的精英大学中受过扎实的学术教育和训练,而且至少曾在克林顿、奥巴马两届民主党政府中工作过,是民主党外交政策精英中的精英。

汤姆·多尼隆,65岁,曾任奥巴马总统第二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其家族与拜登交情颇深,弟弟迈克从1981年起就担任拜登的竞选顾问,被称为“拜登的另一个自我”。其妻曾任第二夫人吉尔的办公室主任。多尼隆曾多次协调中美高级别对话,对中国领导人比较熟悉。拜登执政后,他或将成为白宫高级顾问,是拜登对华决策时必然咨询的对象。

詹妮弗·哈里斯(Jennifer Harris),拜登的主要顾问成员,曾在希拉里手下任职,是国际知名的经济学家。她认为,全球化如今成了加剧不平等和中产阶级空心化的罪魁祸首。更重要的是,此时的中国,这个举世无双的地缘经济大国,却利用了贸易和经济关系作为其外交武器,迫使美国无法简单地重复资本和货物自由流动的那些陈词滥调。

朱丽安·史密斯,资深欧洲问题专家,曾获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勋章,可能会出任美国驻北约或常驻联合国代表。

艾薇儿·海恩斯,51岁,奥巴马系,曾任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和奥巴马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目前是拜登过渡小组成员,有可能成为下任中央情报局局长或国家情报总监。

萨曼莎·鲍尔,50岁,爱尔兰裔,奥巴马系,前常驻联合国代表,现为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贝尔福中心董事会成员,曾做过南斯拉夫战地记者,是人权事务专家,著作获过普利策奖。

杰弗里·普雷斯科特,“70后”,曾是拜登副总统的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曾在中国生活7年,是一个中国通。他2002年在北京创立耶鲁中国中心并任副主任,是复旦大学客座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

克雷恩(Ron Klain),曾在拜登的副总统任期内时担任其幕僚长,也曾被奥巴马政府委任为处理伊波拉疫情总管,可能是拜登的白宫幕僚长属意人选。

拜登团队还吸纳了两位具有跨党派色彩的前高官:

尼古拉斯·伯恩斯,资深欧洲问题专家和谈判专家,在小布什时期被任命为副国务卿,2008年离开政府后到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执教,一直积极主推美印关系。

阿什顿·卡特,在小布什时期加盟国务卿赖斯的国际安全顾问班子,奥巴马时期成为国防部长。这两个人将来会作为拜登团队和共和党建制派之间的桥梁人物,助拜登顺利接管国务院和国防部。

拜登的促进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多元化的工作组主席是前非裔外交官吉娜·阿伯克伦比-温斯坦利(Gina Abercrombie-Winstanley)和奥巴马政府任命的首位变性官员肖恩·斯凯利(Shawn Skelly);

国防工作组下面有100到200名专家,下属子小组约有6个,其领导成员包括前国防部副部长弗兰克·肯德尔三世(Frank Kendall III)、前国防部高级顾问罗莎·布鲁克斯(Rosa Brooks)、前国防部副部长克里斯蒂娜·沃穆思(Christine Wormuth);

欧洲小组由奥巴马时期的三位国家安全官员朱莉·史密斯(Julie Smith)、迈克尔·卡彭特(Michael Carpenter)和斯宾塞·波伊尔(Spencer Boyer)共同领导,成员超过100人;

东亚小组由伊莱·拉特纳(Ely Ratner)和朴正铉(Jung Pak)领导;

中东小组由马拉·鲁德曼(Mara Rudman)、丹尼尔·贝纳姆(Daniel Benaim)和达夫纳·兰德(Dafna Rand)领导;

南亚小组由苏摩那·古哈(Sumona Guha)和汤姆·韦斯特(Tom West)领导;

西半球事务小组由丹·埃里克森(Dan Erikson)、胡安·冈萨雷斯(Juan Gonzalez)和朱莉萨·雷诺索(Julissa Reynoso)领导;

非洲小组由尼科尔·威利特(Nicole Wilett)、艾利森·伦巴多(Allison Lombardo)和迈克尔·巴特尔(Michael Battle)领导。

凡此等等,不一而足。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