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赢290张选举人票宣布胜选 特朗普为家族利益困斗 白宫精英远离大选是非

美东时间11月7日上午11:30时,没有意外地传出拜登赢得宾夕法尼亚、内华达州选举,使得他的选举人票达到290张。拜登团队已经宣布胜选,各大媒体纷纷报道拜登赢得大选的消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率先向拜登与哈里斯道贺。在此之际,共和党集体沉默。

1 拜登赢了 特朗普孤独地打高尔夫 

1 拜登赢了 特朗普孤独地打高尔夫 拜登赢290张选举人票宣布胜选 特朗普为家族利益困斗 白宫精英远离大选是非

美东时间11月7日上午11:30时,没有意外地传出拜登赢得宾夕法尼亚、内华达州选举,获得26张选举人票,使得他的选举人票达到290张,笃定赢得大选。 

拜登团队已经宣布胜选,各大媒体纷纷报道拜登赢得大选的消息! 

拜登通过一份公告宣布胜选,称“因为与卡马拉-哈里斯一道,赢得了美国人的信任,而不胜荣幸,同时感到十分的谦卑”,“是时候作为一个国家团结一道,共同进行疗愈”。拜登还表示,“虽然有史无前例的阻碍,但本次投票率空前高涨,这昭示着美国的心脏,仍然为民主而热烈地跳动着”。拜登将在晚些时候从德拉瓦州的威尔明顿,向美国人发表胜选讲话。 

随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率先向拜登与哈里斯道贺,其贺词与美国各大媒体宣布拜登胜选时间间隔不到一小时。特鲁多表示,他“已经迫不及待希望与总统拜登,副总统哈里斯,他们的政府,美国国会一起合作,面对那些世界上最严峻的挑战,希望加拿大和美国能够一道,战胜之”。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成为第一个抛弃特朗普的美国盟友 

形势不可逆转。可以预见到的是,拜登将会赢得乔治亚州,再揽16张选举人票,如此则达到306张选举人票。 

这是历史的轮回吗? 

2016年大选,特朗普不多不少正好赢得306张选举人票。 

这是历史的巧合吗? 

我在回味拜登赢得306张选举人票与特朗普2016年的相同数字的重叠这一特殊现象时,禁不住除恶一身汗:306:这是安置在特朗普身上的魔咒吗?是选民对2016年那场大选结果的报复吗? 

今天更为奇妙而有趣的现象是,从纽约到拜登的胜选州,成千上万民众开始了庆祝与狂欢,其镜像犹如美国庆祝赢得二战。与此同时,特朗普及其团队罕见沉默,他一个人前往弗吉尼亚的一处高尔夫球场。 

上午11:00,在拜登赢得宾夕法尼亚和内华达选举之前半小时,特朗普还在发推文说“我赢得了这次选举,很多!“ 

我们不知道特朗普在想什么,但是我们知道他不会认输,因为他没有发表承认失败的声明,也没有向所有败选者一样祝贺拜登胜选。 

果然要出状况了!现在特朗普发出号令,要在50州同时举行抗议。 

回溯这场被视为决定美国命运的大选,有很多经验教训值得反省: 

美国2020大选演变成一场闹剧,变成了特朗普为了维护家族利益不惜毁掉美国民主制度。特朗普拒绝败选颓势、且拒绝和平交接权力,已经让所有西方国家大跌眼界,认为美国这座“民主灯塔”崩塌,不少专家甚至哀叹美式“民主衰败“。 

欧洲政治家认为,特朗普开启法律战和拒绝权力的交接是对民主的破坏,与公平选举背道而驰。 

但是,我观察到,这几日原来集聚在特朗普身边的如彭斯之类的建制派精英已经远离特朗普,原先力挺特朗普的共和党大佬和议员们也罕见噤声,似乎意味着他们身上的那种民主精神尚存。 

现在,没有一个共和党人发声支持他,特朗普很孤独!  

2 大选脱离民主轨道 演变成特朗普家族保卫战  

2 大选脱离民主轨道 演变成特朗普家族保卫战 拜登赢290张选举人票宣布胜选 特朗普为家族利益困斗 白宫精英远离大选是非

民主是彰显且保护多数权利的制度,它本身的魔力在于它不应该、也很难被个人私利所绑架。当特朗普为家族利益而战,因贪恋权力而战,就已经脱离了民主轨道。这自美国建国以来前所未有,让人感到美式民主已经衰败-这里不使用或不适用“死亡“这一太过极端的词语。 

观察过西方国家和前苏联选举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也批评了特朗普关于选举欺诈的指控:“现任总统这样无根据地指控(选举存在)系统缺陷,损害了公众对民主制度的信任。 

特朗普现在境况让我想起去年韩国瑜参与大选一幕。回过头来,大家都看清了,他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或贪恋权力,通激愤的韩粉绑架了国民党,在看起来声势浩大的选举造势过后,却铩羽而归,甚至让整个国民党魂飞魄散,至今难以治愈。 

现在的美国似乎正在上演韩国瑜战败一役,二者有着高度的相似之处。 

现在的特朗普借着亢奋的川粉试图绑架美国2020大选,他抗拒失败,不接受败选,甚至拒绝和平交接权力,让美国民主制度陷入困境,也可以说是濒临险境。 

特朗普的战斗已经脱离了民主轨道,演变成他个人、他的家族的战斗。这大大超出了美国选民的意料,甚至超出了共和党的意料。  

特朗普每天都在不停地发推文,指控选举被民主党操控,没有证据地指控邮寄选票、还有计票中的“欺诈“。 

除了特朗普之外,参战的只有他的竞选团队、他的私人律师朱尼安尼和他的子女。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和私人律师可以视为特朗普家族的一部分,他们的利益紧密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所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和他的私人律师跟着特朗普的节奏,高频率、高分贝发声。朱尼安尼甚至频频出面揭露民主党的各种“作弊“。 

紧跟着特朗普的是他的子女。 

女儿伊万卡是特朗普大选造势的一块王牌,也是11月4日陪着他出面宣布胜选的形象大使。 

特朗普在前方奋战时,他的长子小特朗普在后方摇旗呐喊,跟他一样频发推文,力挺特朗普展开“全面战争”,与选举“欺诈”战斗到底。 

11月5日晚,小特朗普出席亚特兰大共和党总部的新闻发布会,敦促他的父亲在大选中“战斗至死”(fight to the death),并重申了特朗普此前对民主党和邮寄选票存在选举“欺诈”的指控。他将将这场大选成为一场“战斗”,只有“战斗至最后一刻”才能赢得选举过程的透明度。 

当天稍早时候,小特朗普发推文为他的父亲打气,并指责共和党人“完全缺乏行动力”;随后,他鼓励特朗普展开“全面战争”。他写道:“对美国的未来最好的事情是,特朗普在这次选举中展开全面战争,揭露所有已经存在太久了的欺诈、欺骗,以及死亡选民的无效选票。是时候清理这个烂摊子了,不要再看起来像个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指中、南美洲发展中国家)。” 

在美国福克斯新闻率先公布了关键“战场州”亚利桑那州的预测计票结果,在特朗普愤怒谴责“全球传媒帝国”缔造者的默多克的同时,小特朗普一反常态强烈批评共和党人集体保持了缄默。 

3  彭斯和共和党大佬隐身 保持着最后的民主精神 

3 彭斯和共和党大佬隐身 保持着最后的民主精神 拜登赢290张选举人票宣布胜选 特朗普为家族利益困斗 白宫精英远离大选是非

民主不应该被某个党派利益所挟持。民主不是零和游戏,而是一个竞技过程中相互平衡的、可以被称之为“妥协”的游戏。政党政治的核心要素是妥协,这就需要塑造一个“忠诚的反对党”。这个忠诚的反对党构成了西方民主制度的重要支柱。 

但是,我们看到,2016年特朗普上台以后,撕裂了整个美国社会,从而撕裂了政党政治,政党恶斗成为常态化现象。作为政党政治竞争的舞台-国会两院,各自站在党派立场上,甚至为反对而反对,甚至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哪有什么忠诚的反对党? 

甚至于共和党被特朗普所绑架,特朗普挟川粉以令共和党,共和党大佬、政要、议员均臣服于特朗普,白宫则成了特朗普家天下,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政府阁员惟命是从。 

现在,随着特朗普大势已去,这个现象正在发生变化。 

首先,一个突出的现象是,作为特朗普的副手、搭档彭斯在11月3日选举日过后就再也没有露面,神隐达4天之久,既不帮助拉抬声势,也不发表任何意见,甚至不再出现在白宫和任何公众场合。 

身为白宫抗疫小组负责人的彭斯,甚至不过问疫情之事。 

这太奇怪了! 

人们纷纷猜测这是怎么回事? 

多数看法是,精明的彭斯深知特朗普大势已去,无力回天,采取了回避、低调撤离的方式与特朗普切割。为了今后的政治前途,他不会把自己绑在特朗普的战车上,他开始为自己今后的前途打算,并开始从新布局。 

与此同时,共和党大佬们集体沉默,从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到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共和党重量级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以及被视为特朗普铁杆支持者的格拉斯利、麦考尔、科顿、鲁比奥、斯科特、霍利等,无一出面为特朗普发声。 

共和党开始与特朗普切割了吗? 

至少没有人会为了特朗普家族的利益牺牲掉个人政治前途!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倒是一些个华人自媒体纷纷为特朗普站台,发声为特朗普叫屈,和着特朗普的强调怒斥民主党“选举作弊”。还真是匪夷所思! 

4  防长埃斯珀准备辞职信 表示军队不趟这趟浑水 

4 防长埃斯珀准备辞职信 表示军队不趟这趟浑水 拜登赢290张选举人票宣布胜选 特朗普为家族利益困斗 白宫精英远离大选是非

就如文官中立是美式民主的重要制度一样,军队中立亦是如此。即使身为三军总司令的总统,也不能要求、命令军队出面为其选举撑腰。 

如果军队接入政治,亦或者介入大选,意味着美式民主已死! 

在美国大选过后,传出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已经准备好辞职信,随时准备辞职,似乎婉转表达了军队中立的立场。 

内阁部长在总统权力过渡期准备未注明日期的辞职信并不罕见,这让总统有机会替换他们。总统会决定是否接受辞呈,这个过程通常发生在选举结果明确之后。 

埃斯珀准备辞呈是否意味着他认为选举结果已经明确,或特朗普已经败选? 

还有一种可能,身为国防部长的埃斯珀不想让军队趟这汪浑水。这力量两层意思: 

一个意思是,特朗普有可能为了挽回局势,突然超越程序要求对外动武,制造地缘政治冲突,然后宣布紧急状态,以三军总司令身份继续在白宫指挥一切。 

而身为国防部长的埃斯珀不愿意被绑上战车,成为一枚棋子。 

另一个意思,军队不愿意介入这场选举。大选前一直有一个传言,如果双方坚持不下,可能一方要求军队介入。 

而身为国防部长的埃斯珀不愿意掺乎其中。 

不仅埃斯珀,军队高层都是这个态度。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莱(Mark Milley)曾代表军方表明了“中立”立场。米莱曾以书面形式回复众议院三军委员会议员的提问时指出:“我深深相信美国军方不介入政治的原则。万一出现关于选举的纠纷,按照法例需要由美国法院及美国国会去解决,而不是由军方去解决。我预计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军方没有任何角色可以扮演。” 

外界认为,米勒这番言论,再一次强调军方领袖们长期以来的观点:坚持军方不介入政治,而军人都宣誓保护国家及捍卫宪法。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特朗普在离任前将所有他不喜之人清理干净,而埃斯珀是其中之一。有国防部官员称,埃斯珀准备写辞职信,是因为他是长期以来预计将在选举后被赶出内阁的官员之一。 

据多家媒体早前的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曾私下和顾问们谈到在11月大选后撤换国防部长埃斯珀的可能性。特朗普和埃斯珀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当时有知情人士透露,他们两人“关系不睦”,但特朗普不打算在11月3日大选前对埃斯珀采取行动。 

现在大选局势已然明朗,特朗普可能对埃斯珀下手。 

据悉,目前,埃斯珀正在帮助国会议员起草立法,旨在把美国内战时期主张维护奴隶制的南方邦联领导人的

推荐阅读
最新评论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