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摊牌:直登最高院、川粉上街头 …… 八种严重后果显现

现在拜登距离白宫只有半步之遥,但特朗普质疑选举的公正性,无证据攻击民主党操作选举,他在推文中再次强调“民主党试图偷走这场选战”。特朗普团队已经对7个州的计票提起诉讼,川粉已经走上街头示威。显然,特朗普拒绝接受败选结果。特朗普不承认败选或不肯交出权力怎么办?

言败不是特朗普的性格,接受失败也不在他的话语里。

现在拜登距离白宫只有半步之遥,但特朗普质疑选举的公正性,无证据攻击民主党操作选举,特朗普在则推文中再次强调“民主党试图偷走这场选战”。

美国大选投票当日,《卫报》就预判特朗普有可能拒绝承认败选。该报称,今年8月,他曾在采访中直言:“我们输掉这次选举的唯一可能性就是选举被操纵。”此后,特朗普一直拒绝表态一旦败选自己将和平交权。

目前,特朗普团队已经对7个州的计票提起诉讼;与此同时,川粉已经走上街头示威。显然,特朗普拒绝接受败选结果,即使败选也不会自动离开白宫。

所以,现在的美国都在谈论与担忧:特朗普不承认败选或不肯交出权力怎么办?有什么后果?

第一个后果:持久的法律攻防战

第一个后果:持久的法律攻防战 特朗普摊牌:直登最高院、川粉上街头 …… 八种严重后果显现

今天00时40分,特朗普又在推特上发文称:“所有最近拜登都声称(拥有)的州,都将因选举舞弊和州选举舞弊而受到我们的法律挑战。(这个有)大量的证据——看看媒体就知道了。我们会赢的!美国优先!”

特朗普竞选团队已经对乔治亚、亚利桑那、密西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内华达等7个州,要求停止计票或重新计票,或指控选举欺诈。

按照一些州的法律,一般双方选票差距在0.5%范围内可以重新计票。如果差距较大则不允许重新计票。威斯康星州法律允许落后差距小于1%的竞选人在支付相关计票费用后重新计票。

现在民主党、被指控州也在反击特朗普团队的诉讼指控。宾州首席检察官乔希•夏皮罗斥责特朗普团队起诉:我不会让任何人停止计票!亚利桑那州州务卿凯蒂·霍布斯表示,“他们没有法律途径发起挑战。我们正在合法地计算有效选票,他们没有办法阻止。”

目前两个竞选阵营也都成立了相应的法律团队。

为了应付这场法律战,特朗普和拜登的阵营都已经开始呼吁支持者捐款,作为选后“司法战”的资金来源。现在,特朗普的支持者都收到一封邮件,要求捐款支持诉讼;而拜登团队则表示:将捍卫每一位选票的权力!

这事可能最后要闹到最高法院。据悉,特朗普竞选团队对此早有计划。耶鲁法学院的宪法专家艾克曼(Bruce Ackerman)表示,大多数选举程序引发的诉讼最终将由各联邦州的法院来做出裁决。

CNN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正计划前往最高法院,要求其干预宾夕法尼亚州的计票工作。特朗普总统的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称,“时机已经成熟了,考虑到昨晚的结果,宾州的投票很可能会决定下一任美国总统”。

鉴于现在最高法院共和党总统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和民主党总统提名的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为6:3,这失衡的天枰可能有利于特朗普。

不用脑袋想,最终将引发一场宪政危机。鉴于目前美国政治与社会分裂的现状,这次宪政危机危机恐危及美国民主制度的根基。

第二个后果:参议院议长主持确定选举人票数。

第二个后果:参议院议长主持确定选举人票数。 特朗普摊牌:直登最高院、川粉上街头 …… 八种严重后果显现

美国选举制度的明显缺陷是没有一个选举委员会,而是由候选人自行宣布胜选或接受败选,然后由选举人团决定总统人选。

这种特殊的选举程序可能会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

如果特朗普和拜登都宣布赢得选举人,或拜登赢得选举人而特朗普决不接受失败,这种僵局就只能由美国国会来仲裁了。按照美国法律,将由参议院议长在美国总统1月20日宣示就职前的1月6日清点并确定选举人票数。

目前的现实是,特朗普的副手、共和党的副总统彭斯为参议院议长,由他来确定选举人票数,毫无疑问将有利于特朗普。

这是什么鬼?

匪夷所思吧!

美国法律没有规定作为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除了清点选举人票数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权限,美国宪法并没有明确规定。

所以,参议院议长的自由裁量权要多大有多大!

有鉴于此,观察家们普遍认为,彭斯有可能会通过这一途径为特朗普确保更多的选举人票,甚至有可能为其连任铺平道路。而与此同时,这也有可能引发旷日持久的宪法危机。

第三个后果:副总统接任总统职位

第三个后果:副总统接任总统职位 特朗普摊牌:直登最高院、川粉上街头 …… 八种严重后果显现

另一种情况是,如果选战出现平局或联邦州层面的选举结果引发法律纠纷,使得任何一位候选人都无法获得多数。那么根据美国宪法的规定,将由新选举产生的众议院在2021年1月6日确定总统人选。美国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19世纪。

如果某个州的选举人团票存在争议的话,众议院和参议院将分别开会对争议作出裁决。众议员或参议员中可能有一小部分会打破党派界限,通过以有利于对方的方式解决争议,承认败选。

这里有一个存在潜在危险的法律不明确点:如果众议院和参议院做出不同的裁决,管理这个程序的法律在如何协调裁决上不很清楚,有可能出现导致无法解决的宪法僵局。但是,尽管这在法律上有危险,但在政治上,随着就职日的最终到来,这种不明确只会加大承认败选的压力。

主持计票的副总统也许有一个最后的机会,通过选择以有利于对方的方式解决这个不明确的问题,在一场有争议的选举中承认败选。这个程序以副总统在众议院议长的陪同下,正式宣布谁是恰当选出的下任总统而告终。

也有一种程序可以确定继任者:如果到1月20日总统就职日,仍无法确定总统人选,则将依据美国总统继任顺序选出代理总统,这可能是选举产生的副总统人选或是白宫发言人,这将取决于参议院是否能在一月20日前确定副总统人选。

德国媒体还设想了一种可能,即虽然特朗普拒绝承认竞选对手获胜,但却会按计划在明年1月离开白宫。

从大选日到新总统就职的空档期内,特朗普既可以对自己实施特赦,也可以向副总统彭斯转交权力,以便由后者对自己实施特赦。这样,特朗普既可以在支持者面前保全面子,又可以躲过可能的法律纠纷。

第四个后果:一个指定的委员会解决争端

第四个后果:一个指定的委员会解决争端 特朗普摊牌:直登最高院、川粉上街头 …… 八种严重后果显现

有争议的选举人团计票历史上只有一次进入了第二个阶段。

众议院和参议院可以对委员会的建议进行表决,但如果两院表决的结果不一致的话,将把争端的解决交由一个指定的委员会解决,该委员会的决定将有效。

这是1876年美国大选,国会发明的一个解决危机的程序。

当时,这个委员会以按党派界限划分的8比7投票结果先给出了建议,将佛罗里达州有争议的选举人团票分配给共和党候选人拉瑟福德·B·海斯(Rutherford B. Hayes)。虽然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批准了这个建议,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否决了它。关键时刻随即到来:在众议院议长的陪同下,副总统宣布委员会的决定有效。民主党人接受了这个决定,允许计票继续进行。

这是败选方承认败选的第一个关键步骤。

几周后,在众议院议长的陪同下,副总统监督了计票工作的完成,并宣布海斯为总统。海斯作出了一些保证,其中包括对在联邦军队保护下的三个南方州的承诺,当时黑人共和党人仍在这三个州里掌握着政治权力。这被称为“1877年妥协”的保证。

美国的选举机制为找到妥协提供了许许多多的机会。但从根本上说,这仍需要两党的其中一方做出退让:落后的候选人必须表现出有悬崖勒马的意愿。

但是,如果不仅某个候选人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而且整个政党在体制里的各个层面都拒绝接受,噩梦般的情景必然到来。如果这成为现实的话,美式民主的实验不管怎样都很可能会结束。

如果美国的实验以失败告终,将导致一个渴望当独裁者的人需要收买或否认选举委员会来杀死民主。

权力的和平过渡需要政治意愿。最终,一方的人必须从悬崖边后退一步。

问题是:特朗普会妥协、后退吗?

第五个后果:特朗普在总统交接日之前毁掉一切

第五个后果:特朗普在总统交接日之前毁掉一切 特朗普摊牌:直登最高院、川粉上街头 …… 八种严重后果显现

不论特朗普是否接受选举结果,在2021年1月20日总统职位交接前,他还是美国总统,美国政府的工作还将继续进行。

在这种情况下,身为总统的特朗普还能够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继续履行总统权力。

有人设想了种种情景:

——特朗普可以宣布对自己实施大赦,以免下台后遭到司法追究;

——特朗普可以宣布解除一些高官的职务,比如免疫专家、首席医学顾问福奇、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选战期间,特朗普曾多次流露对上述两人的不满。

——特朗普当局还可以为下一届政府尽可能多地制造障碍,如突然出台重大政策,或销毁一系列文件,制造交接盲区。

——特朗普政府更可能在外交上制造重大事件,甚至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制造自己必要继续留在白宫的理由。

总之,按照特朗普的秉性以及他的团队的行事风格,事情不会简单了结。

第六个后果:强行将特朗普”请”出白宫

第六个后果:强行将特朗普请出白宫 特朗普摊牌:直登最高院、川粉上街头 …… 八种严重后果显现

如果特朗普在败选之后,拒绝在2021年1月20日之前拒绝离开白宫,最为极端的场景就是:新当选的总统不得不调动特警队,将特朗普”请”出白宫了。

如果这样,将出现特朗普最丢人的场景,以他的极强的自尊和傲气,肯定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场景下,是不允许动用军队的。

目前,军方经过认真讨论、权衡,已经决定不介入美国大选。

日前,美国军方最高指挥官之一的麦克·米雷上将(Mark Milley)在回复众议院相关质询时证实,美国军队不会介入总统选举。

第七个后果:双方支持者发生激烈冲突甚至“内战”

第七个后果:双方支持者发生激烈冲突甚至内战 特朗普摊牌:直登最高院、川粉上街头 …… 八种严重后果显现

这也是最严重的后果!笔者此前在多篇文章里都讲到这个问题。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迫在眉睫的现实危险!

所谓期望越高,没有达到期望的失落就有多大。即使目前大选的最后结果尚未宣布,按照目前特朗普和拜登各自所得的选举人票比例,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就万份焦虑了,川粉感到受到严重打击,焦虑、愤怒、失望、沮丧…… 一齐爆发出来:他们跟特朗普一样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有人将这种情形比作去年台湾地区选举,气势高涨的韩国瑜和蔡英文对决,失败后韩粉失去心理平衡一样。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日前报道称,如果特朗普输了,那么可能出现最糟糕的暴力活动。自诩为“西方沙文主义者”的志愿者“安全部队”-“骄傲男孩”组织-无疑会认真对待特朗普发出的“退一步随时待命”的呼吁。而每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心存怨恨的人都会认为,如果他们的英雄失败,他们就收到了开展行动的召唤。

报道还称,令人伤心的事实是,大多数美国人对此次选举结果并不抱有兴奋和乐观的期待,而是恐惧和战栗。商店已经开始封上窗户,人们正在囤积物资,以防未来几天街上不安全。创纪录的提前投票人数背后的部分动机是,人们对选举日当天可能发生的丑陋场面甚至暴力感到紧张。

现在,随着白人极端组织扬言只接受特朗普胜选、否则就是内战,大批民兵组织和川粉走上街头抗议,或逼近机票中心威逼停止计票或重新计票。

与此同时,11月3日即大选当日,数百万选民接到了自动录音电话,要他们“保持安全并留在家中”。这些神秘电话的源头尚不清楚,但明显有试图阻扰选民出门投票的意味。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对这些神秘电话展开调查。美国各州政府也对此事件展开调查,被视为关键摇摆州的密西根州州检察长奈塞尔(Dana Nessel)发推文说,“显然这是一种造假且试图打压投票的行为”,他呼吁大众不要听从。

随着密歇根、威斯康辛、亚利桑那、宾夕法尼亚等摇摆州选情翻转、特朗普选举人票落后拜登,美国多州爆发了特朗普支持者的示威。

根据《纽约时报》报导,特朗普支持者聚集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的计票中心外,要求现场计票人员确实计票。

此外,特朗普支持者也聚集在密西根州的底特律的计票中心外,要求现场计票人员停止计票。

与此同时,在纽约、波特兰、芝加哥与费城等地,有示威者上街高喊“计算每张选票”。

特朗普的支持者在示威过程中,都不断重复特朗普对民主党的指控,表示该党犯了选举诈欺罪。

根据多个媒体记者从多个计票现场分享的影片,共和党支持者在多州开始附和特朗普要求停止计票的说法,并试图闯入计票中心,但都遭保全人员挡下。

美国电视台NBC的记者派特森在密西根州底特律当地一个计票中心所拍的影片捕捉到,数十名选民在计票中心门口不断试图闯入计票中心,而门口的保安也大声喝斥,要求群众“往后退”。

与此相反的情景是:正当美国当地选民走入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国家第一次世界大战博物馆和纪念馆准备投票的时候,竟发现纪念馆门口的墙上出现了共产党的镰刀锤子图案。

墙上还有两行字:“不要投票!为革命而战。”

这应该是支持民主党的左派所为。可以预见的是,在特朗普的支持者走上街头的同时,拜登的支持者也开始行动,双方对峙开始。

第八个后果:美式民主制度的崩坏

第八个后果:美式民主制度的崩坏 特朗普摊牌:直登最高院、川粉上街头 …… 八种严重后果显现

“民主制度的崩坏”是说出颠覆历史的“历史的终结”者、美国政治大师福山使用的一个概念。

如果在美国大选中,落败一方决不接受选举结果,在各种机制协调下仍然不肯退让,就意味着民主制度崩坏了。

在讨论总统拒绝对权力的和平过渡作出承诺这一重大危机时,一些评论员已在对美国“要散架的”选举制度发出警告,认为这个制度对选举后的危机格外脆弱。

美国大选制度中,设计了“谁都可以宣布胜选”的权利,唯独没有设计“谁有承认败选的权力”,更没有设计一个独立于政府之外的依法确定大选结果的机构:选举委员会。

在其他国家的普通总统制中,选举委员会宣布选举结果。

美国没有这样一个选举委员会,于是,就可能出现当下的情形:特朗普拒不接受败选结果,拒不承诺和平交接权力。

从一定意义上,妥协是民主的核心要素。

所有的权力过渡或民主过渡,最终都建立在一方愿意将权力让给另一方的基础之上。如果落败一方不承认败选、拒绝在法律确定的最后阶段交接权力,权力就必须通过武力来划归:要么由军队决定,要么会发生内战。

如果走到这一步,就没有民主可言,或者民主崩坏了!

当下的美国精英阶层越来越担心,美国可能到了一个落败者不愿做出让步的时刻。这不仅仅涉及法律机制,更涉及政治机制。

这是民主制度最具决定性的,也是最危险的时刻。 顺便说一下,如果美国大选结果都要靠法官裁决,也没有什么民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