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特朗普OR挺拜登:欧亚大陆特别是中国眼中的“两个美国”在打架 是真实还是幻觉?

美国大选投票已经开始了,美国人正在选择中,而千万里之外的欧亚大陆却发出强烈声音:反对特朗普!欧亚大陆民众、提别是中国眼中有“两个美国”在打架,这种感觉和问题来自美国社会与政治的分裂,这种分裂导致民主、共和两党的恶斗。被这种感觉所迷惑,让中国人看不清两党对华立场的“华盛顿共识”的存在。

美国2020大选,对于大多数选民而言,这次选举的焦点不是拜登,而是特朗普;不是出于是否喜欢拜登,而是出于是否厌恶特朗普;不是关于支持谁,而是关于反对谁。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认为,特朗普本人就是一个最有争议的议题。这也是今年大选最鲜明的一个特点-以往的大选虽然也关注候选人本人,但更多还是看双方的政策,然而这一次大选已经变得非常情绪化,尤其是由于价值观和理念的根本冲突,疫情和种族矛盾爆发使美国社会的分裂、极化越来越严重。对美国的很多民众来说,特朗普不是在缓和冲突,而是不断在火上浇油。

中国人为何厌恶特朗普而偏好拜登

365j.me 1 中国人为何厌恶特朗普而偏好拜登 反特朗普OR挺拜登:欧亚大陆特别是中国眼中的“两个美国”在打架 是真实还是幻觉?

说句良心话,原本中国人很崇拜美国,也很向往美国,可以说都是美国的粉丝,直到特朗普上台,这一切都变了。

现在的中国人基本上对特朗普没有好感,不仅认为他很疯狂、反复无常、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危险,更在于他已经把中国作为最主要“对手”(敌人),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遏制中国,对中国极限施压,特别令中国人不能容忍的是特朗普在台湾问题上一再跨越红线,令中国人担忧主权和领土被分割。由此,中美冲突从贸易战打到科技战,在走向脱钩,直至“新冷战”一再升温,已开始聚焦“热战的风险”。

为此,大部分中国人把视线投向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虽然民主党在对待中国议题上和共和党保持了高度一致,但是从情绪上因为厌恶特朗普而直觉“拜登比川普好”,尤其是拜登没有像特朗普那样对中国恶言相向。虽然拜登也主张针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但同时表示一旦当选总统将取消对华关税惩罚,并将更积极地寻求与中国进行合作。

大多数中国精英人士基本持上述立场,尤其以金政委、胡主编、张局座等为代表,主张对特朗普政府以牙还牙,强硬反击。

特朗普在竞选造势的一句话最能准确诠释这种情绪。他曾说“中国非常想要拜登胜选”,现在更是使用“北京拜登”一词,强调“拜登赢,中国就赢”。

实际上,特朗普当选可能对中国更为有利。至少特朗普执政四年,其特性基本摸透,再怎么疯狂,该打的牌包括最厉害的台湾牌基本都出手了,剩下的无非是金融战和热战,既然底牌都知道了,就可以制定应对方案去面对了。更由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四面出击伤了盟友,他在任上组建反华联盟比较困难。这对于中国是有利的。

北京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主任、中国高级智囊阎学通也持这个观点。阎学通近日表示,特朗普连任比拜登入主白宫更有利于中国。他说:“不是因为特朗普对中国利益的损害会少于拜登,而是因为他对美国的伤害绝对大于拜登”。

对此,有美国专家解读认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特朗普常做出有损民主价值的言行,让他在批评中国时不免有些自己打脸。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精英近来更加确定“修昔底德陷阱”的逻辑:既有霸主面对新兴强国的挑战将败下阵来,因此中美对抗是系统性和历史性的,与谁是总统没有必然联系。特朗普或者拜登,对中国来说,殊途同归。

布勒哲尔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让·皮萨尼-费里撰文指出:“特朗普的四年任期很可能成为历史的分水岭,在中国脱钩问题上,他的做法留下的长长阴影将束缚他的继任者。”

白宫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夏德罗(Nadia Schadlow)则对其里程碑意义划分得更为明确,“特朗普的任期将作为世界从单极模式转向大国竞争模式的时刻而被铭记。”

2  欧亚民众和中国人一样希望特朗普输掉选举

365j.me 2 欧亚民众和中国人一样希望特朗普输掉选举 反特朗普OR挺拜登:欧亚大陆特别是中国眼中的“两个美国”在打架 是真实还是幻觉?

实际上,特朗普伤害的不只是中国,还包括西方盟国在内,受害最深的是一直想独立自主的欧洲。不仅如此,欧洲人普遍认为特朗普抗击疫情不力,遭致美国成重灾区,加上他对待“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立场,尤其是他的“美国优先”严重打击了盟国,致使欧洲质疑特朗普的民主价值观念和美国的领导力。

此前多项民调显示,欧洲人对特朗普的好感度很低,欧洲多国民众对特朗普评价为差。

值得指出的是,亚洲国家也有着和欧洲相同的情绪和倾向。

现在一项最新民调显示:欧亚多国压倒性希望拜登击败“可怕的”特朗普!

英国著名的民调公司尤戈夫10月8日和10月15日公布在欧洲7国与亚太8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欧洲人以压倒性的多数支持拜登,希望拜登在总统大选中击败特朗普,他们认为特朗普是一位“可怕的”美国总统。

在尤戈夫对德国、西班牙、瑞典、法国、英国、丹麦和意大利的民调中,绝大多数人支持拜登,只有很少人支持特朗普。其中丹麦只有6%的人希望特朗普获胜,80%的人希望拜登获胜;即使特朗普看重的英国,也有将近61%的受访者说他们希望拜登获胜,支持特朗普的人只有13%。

对特朗普上台以来的表现,欧洲人也打了极差的分数。在欧洲各国的受访者中,只有5%到15%的人认为特朗普的表现“优秀或不错”,大多数人认为他“糟糕或拙劣”。

在德国,只有9%的人说特朗普的表现“优秀或不错”,75%的人说他“糟糕或拙劣”。

不过,欧洲人也没有对拜登表现出很大热情。欧洲多数受访者要么认为拜登“将会是一位平庸的总统”,要么“不知道他将会如何表现”,而认为拜登会是个“好总统”的比例只有17%至23%。

这是否显示欧洲对现如今的美国政坛整体好感度低下,对美国的领导力没有信心?

有关亚洲国家对川、拜观感,新加坡“母舰”新闻网称,在亚太地区进行调查的8个国家和地区中,特朗普在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仅有9%到12%的支持率,而拜登则有6成以上的支持度,新加坡人(66%)对拜登的支持率最高。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即使特朗普政府着力很多的澳大利亚,也有6成支持拜登。

此外,台湾地区是唯一对特朗普有较高支持度地区,有59%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优秀或不错”,30%的人说他“糟糕”。新华裔以为,这归功于特朗普政府大打台湾牌的“成果”,以至于台湾地区民众认为,特朗普实实在在地提升了美台关系和台湾的国际地位。

但是,在美台湾华人却出现两级化:一部分支持特朗普,另一部分挺拜登,其中更多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台湾主权“的支持者也支持拜登。

现在有一个奇特现象,不少外国政府纷纷找民调机构测试美国大选的水温。这可能是在为美国可能改朝换代做好准备。

尽管欧亚多数国家都对特朗普没有好感,尽管多数民调数据显示拜登占优势,但是毕竟美国大选是它自家的事儿,选谁不选谁关键看美国选民的意愿。鉴于2016年民调与大选结果的强烈反差,鉴于目前发生的拜登儿子的“硬件门”事件的冲击,鉴于拥有逾百张选举人票的关键州还在摇摆,鉴于美国大选十月“黑天鹅事件”频发,美国2020年大选结局恐怕难以预料。

欧亚国家特别是中国眼中有“两个美国”在打架

365j.me 3 欧亚国家特别是中国眼中有两个美国在打架 反特朗普OR挺拜登:欧亚大陆特别是中国眼中的“两个美国”在打架 是真实还是幻觉?

这种感觉和问题来自于美国社会与政治的分裂,这种分裂导致民主、共和两党的恶斗。

被这种感觉所迷惑,让中国人看不清两党对华立场的“华盛顿共识”的存在。关于这一点,欧亚多数国家倒是看得十分清楚。

这可能就是身在庐山中的中国人“当局者迷”。

欧亚国家特别是中国眼中有“两个美国”在打架:

特朗普表示要重开学校与经济,学会与病毒共存时,拜登则喊话:“人们正在因为病毒失去性命”;

特朗普说病毒扩散是中国的错,并动辄使用“中国病毒”、“功夫流感”的字眼,拜登阵营则指责特朗普抗疫不力导致病毒在全美扩散,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甚至通过一项决议,谴责特朗普多次提及的”中国病毒”和”功夫流感”等歧视性说法;

特朗普坚持对中国打贸易战,拜登说如果他当选将取消对中国惩罚性关税;

特朗普阵营宣布对中国接触政策彻底失败,拜登阵营不完全同意这一结论;

特朗普说要让中国付出巨大代价,拜登说将更积极地寻求与中国进行合作;

拜登尽管也认为中国是美国的对手,却认为俄罗斯是更大的敌人。我们看到一个奇特现象:

只要特朗普越多提及中国,拜登就越多提及俄罗斯,以此塑造各自表述中的“美国利益威胁者”;

当有媒体曝出俄罗斯向成功攻击美军的塔利班武装份子提供奖金时,特朗普回避这个话题,拜登则承诺将此做出有力回应;

有关美国大选,特朗普阵营指责中国干预,拜登阵营则指责俄罗斯在干预大选,还说特朗普的好友朱利安尼被当成俄罗斯的棋子;

即使出现亨利·拜登“硬件门”事件,特朗普阵营把矛头对准中国,拜登阵营则说这是俄罗斯的阴谋……

欧洲及美国在亚洲的盟友更关注下列议题的对立:

特朗普政府及其代表的共和党站在“白人至上”立场上,坚持实施反移民政策,民主党及其代表人物拜登秉持多元文化,反对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

特朗普表示,除了解放黑奴的林肯外,他是美国历任总统对黑人最好的总统,拜登反唇相讥:按特朗普的标准,可能林肯才是最种族主义的人;

针对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退出一系列国际组织和协议,拜登则主张多边主义,表示一旦当选将纠正特朗普的做法,比如重回巴黎气候协议、伊核协议,比如他表示将重返世界卫生组织,尝试领导全球应对新冠疫情;

针对特朗普对待盟友的做法,拜登表示将重新修补和西方盟友的关系;

——拜登的竞选平台将这个任务描述成拯救美国被损害的国际形象!

民调机构盖洛普最新发布的一项民调最能说明问题。民调关于民众眼中谁是美国“最大敌人”一项显示,受访的共和党人中,31%认为是中国,仅9%认为是俄罗斯;民主党人中则完全反转,12%认为是中国,高达43%认为是俄罗斯。

另一个有趣的佐证是,上个月美国国家反间谍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埃瓦尼纳(William Evanina)发表声明说,中国和俄罗斯等国都在使用手段影响美国大选。而两个国家所谓的“选举偏好”恰好背道而驰:

中国认为特朗普具有不确定性,因而希望他无法连任;俄罗斯认为拜登是“反俄‘建制派’”,因而“诋毁”拜登,抬高特朗普。

上述相互对立的“两个美国”让欧亚国家、特别是中国选择相信拜登能够改变特朗普造成的分裂,给世界带来稳定。

4  中国、欧亚国家眼中的“两个美国”那个更真实

365j.me 4 中国、欧亚国家眼中的两个美国那个更真实 反特朗普OR挺拜登:欧亚大陆特别是中国眼中的“两个美国”在打架 是真实还是幻觉?

实际上,欧亚多数国家眼里的“两个美国”,是现实主义的视觉的印象,是基于美国目前政治和社会分裂的现状,更重视拜登提出的回归多边主义和修补与西方盟国的关系。他们认为拜登将来领导下的美国,将与特朗普主导下美国迥然不同。

值得指出的是,对于不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视中国为主要对手并将采取强硬立场,美国的欧亚盟国几乎都没有任何怀疑。欧洲媒体几乎天天都有这方面的报道、文章和评论,他们认为中美关系大方向不可逆转,如果拜登上台可能会采取不同于特朗普的方式,更可能联合西方盟友或国际社会对中国施压,因此,表面上看起来缓和,实质上对中国的压力会更大。

如果说新冠疫情没有爆发之前,美国还有相当精英分子不认为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失败——去年一百多位美国熟知中国和亚洲事务的人士共同发表题为《中国不是敌人》的公开信,他们认为以更强硬的方式对待中国的“华盛顿共识”是不存在的,那么现在鲜有人再这么认为,现在一致的观点就是中美关系回不去了。

什么叫“回不去”?

就是特朗普政府目前采取的强硬对待中国的政策,已在共和、民主两党或在美国精英阶层达成共识即所谓“华盛顿共识”。

这就是说,即使拜登当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遏制中国的基本政策。

这就是说,对于遏制中国而言,并没有所谓“两个美国”,而只有一个真实的美国,那就是为了维护美国领导地位,把中国作为最主要对手而要加以遏制的美国。

参与发表《中国不是敌人》公开信的华裔专家、曾任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的中美关系的智库网站“中美印象”主编刘亚伟曾认为,中美过去40年的成就不容“脱钩”。他认为,虽然曾经共同的敌人苏联今天不存在了,但今天共同的敌人比苏联更危险,是更难以掌控的一种力量,比如气候变化、反恐、整个中东陷入混乱的问题。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刘亚伟还会这样说吗?

也许现在的刘亚伟也认识到了,“华盛顿共识”是存在的,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都没把中国当朋友“谁当选都一样”。

刘亚伟指出,“在美国国会,两党争斗已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但在中国问题上,共和、民主两党却同仇敌忾。”最近国会出台一系列涉台、涉疆、涉港法案几乎都全票通过,很能体现这种情况。

经济学人智库(EIU)全球贸易首席分析师马志昂(Nick Marro)也认为,当下美国,“对抗中国”是一个坚定的跨党派议题,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罕见地统一,这样跨党派议题如果不是“唯一”,也是“极少”。

这两位专家的观点凸显出两党候选人对中国共同的负面姿态。激烈党争下,所有议题都是战场,仅仅在面对中国的崛起时,民主、共和两党才“唯一”携手对外。

其实,“华盛顿共识”早在特朗普上台前就已见端倪,突出的现象是,奥巴马执政的最后几年里,就制定了亚太再平衡战略,经济上则联手亚太12个国家签订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中国形成前所未有的战略压力。

拜登上台,可能重拾奥巴马的对华政策,遏制中国的基本立场不会改变

拜登的对华策略只是一个美国的另一手

365j.me 5 拜登的对华策略只是一个美国的另一手 反特朗普OR挺拜登:欧亚大陆特别是中国眼中的“两个美国”在打架 是真实还是幻觉?

关注中美关系专家将美国对华政治精英分为三个派别:

(1)“惩罚派”,主张以最强力手段全方位惩罚中国在贸易、南海、人权、新冠疫情等方面对美国利益造成的损失。

(2)“脱钩派”,侧重于经济和科技战略竞争,谋求在技术、医疗、金融、安全领域与中国脱钩,缩减对中国市场的依赖,重新确定美国在相关领域的领导地位。

(3)“拯救派”,从务实的角度,他们承认中国依然是美国商品的重要出口市场,是国际供应链中不可或缺的环节,虽然两国分歧明显,但不妨碍在某些领域有合作。虽然中美关系已经无法回到特朗普之前,但并非只有冲突一条选项。

三派都将中国定位成最主要“战略竞争者”,但是对竞争的方式和结果,尚未达成一致。其中“惩罚派”是鹰派中的鹰派,其声量最强;“拯救派”被前两派所压制,声量最小,目前似乎被忽视。

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拜登当选,会不会适度压制“惩罚派”,而更多关注“拯救派”。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系副教授马钊认为,美国两党的共识停留在“与中国是‘竞争关系’”,而不是“遏制中国”。

刘亚伟认为,两党对待中国的方式不尽相同-民主党人更愿意分清反中不是反华人,而共和党人则对“中国病毒”、“功夫病毒”这样充满种族歧视的语言熟视无睹;民主党若执政,会“团结”更多盟国一起挤压中国,而不是“单挑”,经济上改变单靠加征关税迫使中国改革经贸结构的方式,而在气候变化甚至公共卫生问题上则会与中国合作。

按照刘亚伟的观点,如果拜登入主白宫,将可能改变对华策略,变激烈对抗为使用软实力,变单打独斗为联合抗中。

有美国专家把特朗普的方式比作“自由搏击”,没有规则、没有禁忌,不可捉摸,难以控制轻重,后果有更多偶然性,风险更大。也有把特朗普的执政风格总结为一个词:“飘忽不定”(erraticism)。

特朗普的自由搏击,打起来双方都不好受。马钊梳理过去四年中美关系的坎坷,认为“中国应该觉得很疲劳与困惑,美国用组合拳、散打、打破现有共识的方式竞争,中国政府不了解美国的竞争意图,不明白美国的利益优选项、不清楚美国政策的底线,所以到目前为止完全放弃与特朗普政府沟通,以不变应万变。”

拜登正好是特朗普的对立面,他打的是传统武术,有一定攻防手段与目标形式,成败在可预测和可控范围之内。

有专家认为,拜登老谋深算,不会“飘忽不定“。拜登上任后,一定程度上会将确定性重新注入国际环境,就此而言是个好事。刘亚伟也认为:“特朗普是apprentice(学徒),还没‘出师’,敢做敢为,不计后果;拜登从参议员到副总统,跟中国打了几十年交道,是veteran(老手),有点瞻前顾后。”刘亚伟认为,这并不是坏事。他补充说,可以想象拜登的外交团队会更专业化,更注重政策评估及跨部门协商,更多征求各利益集团反馈,反应在对华政策上,决策过程可能较长,不会突如其来,但政策持续时间也更长。

马志昂认为,“根本上拜登还会在相同的议题上向中国施压”,同时拜登会加强与美国盟友的联系,启动一项更加协同的计划针对中国,这可能会让中国感觉被围攻。如果特朗普连任,估计看不到任何形式的“反华同盟”,对于中国的全球战略而言,反而是件好事。

马钊有相似的分析,但得出不同的结论。他同样认为,拜登更倾向于“多边主义”,会沿着奥巴马制定的“亚洲再平衡”战略,着力联合盟国与利益关切国,打造对华竞争共识。“但中国经历过‘亚洲再平衡’战略,有一些应对的经验,对拜登回归传统外交路线有更多准备,经历了‘不可捉摸’的特朗普之后,中国更愿意和‘老谋深算’的拜登打交道。

特朗普OR拜登将可能做什么?怎么做?

365j.me 6 特朗普OR拜登将可能做什么?怎么做? 反特朗普OR挺拜登:欧亚大陆特别是中国眼中的“两个美国”在打架 是真实还是幻觉?

如果特朗普连任,他会怎么做?

在美国有两种不同的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如果特朗普连任,这说明选民对其强硬对华政策的认可,他会毫无忌惮,“放开手脚”,继续延续极限施压的超强政策,也会忽视外交惯例,将中美关系作为自身执政的辅助工具。

特朗普在入主白宫之前,曾在一档纪录片中接受采访,称他商界生涯的一大法宝就是市场越糟糕,牟利机会就越多,一个稳定的市场,是没有赚大钱的机会的。

马钊据此估计,“特朗普会进一步充当中美关系中的搅局、颠覆、冲击者,在混乱和疑虑中谋求最大的政治与经济利益。”

经济学人智库(EIU)全球贸易首席分析师马志昂(Nick Marro)警告,“特朗普可能会感到胆儿更足了,对中国的政策也可能更激进。”他认为,中美贸易战还没完呢,签署第一阶段协议不是因为中美解决了分歧,而是因为特朗普怕关税会拖累他的选情,威胁自己的连任。这份压力消失后,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施行更激进的政策。“甚至他还会启动一些更离经叛道的计划,比如要求美国公司剥离在中国的投资,或者对更多中国金融机构和企业实施更广泛的制裁。”

另一种观点认为,特朗普可能会学习他的偶像里根总统,创造被历史铭记的经济成就。刘亚伟说:“如果特朗普对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依然执着,连任后应该理顺与中国的经贸关系,造福于美国工人阶级,让美国经济腾飞。”

如果特朗普要这样做,就需要改变,需需要全神贯注,不能像现在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飘忽不定,事倍功半。

如果拜登当选,一般认为就其年龄和身体状态,可能是一个“过渡总统”。美国专家们的意见比较一致,认为他会专注国内问题,而非中国。

这种观点认为,修复将成为拜登的执政核心

当选后拜登面临的国内压力远大于来自于中国的挑战,因此将集中于修补特朗普任期内造成的国内分裂与国际动荡,对中国则有限“脱钩”与有限合作并存,为下任总统执政留出制定战略策略的时间。

这种观点认为,拜登当选后,中国并不是重中之重,要保证中美关系不再渐行渐远甚至滑向武装冲突,拜登政府需要重新评估过去四十年和四年的美国对华政策,为美中的互动和互惠提出新的框架。

不论谁当选,对于中国来说,都应当保持冷静观察、站稳脚跟、保持低调,着眼于合作大局。

推荐阅读
最新评论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