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遏制中国最狠毒的一招 堪比十字军东征那一幕

美国遏制中国最狠毒的一招:恶名化中国。从疫情来源到人权恶名,从科技间谍到国家安全,从所谓“战狼外交”,到渲染中国武力威胁,全方位污损、丑化中国形象,造成全球对中国的负面观感,意图从道德、政治、外交、经济、安全各个方面孤立中国,为其组建所谓“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联盟“制造舆论。
365j.me - 美国遏制中国最狠毒的一招 堪比十字军东征那一幕

美国打击对手最狠毒的一招,就是利用其掌控的国际话语权恶名化对手。

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是要先造舆论。而西方惯用的手法,就是污名化、甚至恶名化对手,在孤立对手的同时,让自己站在道德、政治和外交的制高点上,然后倾全力致命打击对手。

十字军东征丑恶一幕

历史上,西方第一次大规模侵略东方的战争:十字军东征,就是污名化目的地有人在亵渎圣地,然后以上帝之名出征。

为了进行战争动员,当时的教皇乌尔班发表了一个历史上最有说服力的演讲,他“抗议”侵占着圣地(耶路撒冷)的赛尔柱克王朝的土耳其人,在亵渎基督教的神圣土地,在污辱基督教的朝拜者……

于是,他呼吁所有信奉基督教的国家联合起来,投入一场神圣的战争、一场为基督教而重获圣地的伟大的十字军东征。

乌尔班打出了“这是上帝的旨意”口号,并使之成为十字军东征的战斗口号。

历史上罪恶的一幕由此开启!

对此,你是否似曾相识?

蓬佩奥7月23日的新冷战铁幕演讲是不是很像乌尔班的演讲?

凯南和丘吉尔重演乌尔班那一幕

冷战前夕,为了对付社会主义苏联,也出现类似的舆论宣传。

一个是美国驻苏联外交官乔治·凯南1946年2月22日向美国国务院发了一封长电文,另一个是1946年3月5日,英国首相丘吉尔在美国富尔顿发表的铁幕演说,都是恶名化苏联、恶名化共产主义。

前者竭力污名化苏联的意识形态和扩张主义,指出“美国必须在政治舞台上把苏联当作对手,而不是伙伴”,苏联“对理智的逻辑性无动于衷,但对武力的逻辑十分敏感”。由此建议美国若拥有足够的实力,并表明准备使用实力时,几乎用不着动武,便可遏制住苏联。

后者的攻击跟凯南完全一样,恶名化苏联扩张主义之后,丘吉尔宣称从波罗的海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苏联对铁幕以东的中欧、东欧国家进行日益增强的高压控制。

由此推动美国政策转向,由罗斯福倡导的大国合作转向遏制苏联的冷战政策。

蓬佩奥7月23日的新冷战铁幕演讲,是不是很像凯南和丘吉尔的口吻?

一幕又一幕在新世纪重演

冷战结束10年后,进入新世纪伊始,美国就接连发动战争,几乎都是在恶名化打击对象后发动的:

入侵阿富汗,美国的旗号是打击恐怖主义,而理由是阿富汗成为恐怖主义的基地组织的庇护者;

发动伊拉克战争,美国说伊拉克是一个邪恶国家,拥有大量杀伤性武器-甚至卑劣地用一包洗衣粉冒充化学武器样本,宣称对美国乃至全球构成威胁;

美国及西方打击利比亚、叙利亚,也是指责卡扎菲政权、阿萨德政权是极权主义、邪恶国家;

美国制裁伊朗、委内瑞拉、围殴朝鲜也都是相同罪名……

凡此等等,不一而足。

现在轮到恶名化中国了

美国遏制中国最狠毒的一招:恶名化中国。

从疫情来源到人权恶名,从科技间谍到国家安全,从所谓“战狼外交”,到渲染中国武力威胁,全方位污损、丑化中国形象,造成全球对中国的负面观感,意图从道德、政治、外交、经济、安全各个方面孤立中国,为其组建所谓“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联盟“制造舆论。

在新冠疫情方面,制造出“中国病毒“、甚至”中国瘟疫“,恶名化中国,为向中国追责制造舆论;

在人权议题上,打香港牌、新疆牌,全面污名化中国人权状况,甚至联合西方39国向中国发难;

在科技方面,把中国污名为知识产权的盗窃者,指责中国华为、大疆、微信、TikTok……一众科技企业跟中国政府合作,危害国家安全,为全面围剿中国科技产业、甚至跟中国科技脱钩制造舆论;

在人文交流方面,指责中国学者、留学生都是间谍,窃取美国情报,甚至指责跟中国合作的专家学者向中国提供情报,以此为借口,全面收紧甚至切断两国学术和人文交流;

外交方面,把中国外交官污名化“战狼”,铺天盖地指责中国是“战狼外交“,造成全球的负面印象,恶名化中国的外交形象;

在政治方面,丑化及至恶名化中国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意图将中共和中国人民切割开来,造成外界普遍质疑中共执政合法性;

在军事方面,指责中国在南海的基建和国防建设是将南海军事化,甚至从法律层面否定中国南海历史所有权,挑起南海争端;

同时指责中国在海峡的军事演练和常态化军机巡航,将中国维护国家统一说成是武力威胁台湾,由此为组建美日印澳四方机制乃至扩大到印太地区“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联盟“制造舆论氛围。

有了上述铺垫,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了被外界称之为“新冷战铁幕“演讲,全面恶名化中国执政党。

恶名化中国的严重后果

美国恶名化中国的后果之严重性,怎么评估都不过分。的的确确,这种恶名化至少已经造成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普遍负面印象,使中国的国际形象严重受损。

最新民意调查发现,世界多国对中国的好感度直线下跌。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10月6日发布的一项新调查显示,多个发达经济体对中国的看法变得更加负面。同时,这些国家国民对北京持有成见的比例,自2019年以来也持续飙升。

调查显示,在英国、德国、荷兰、瑞典、美国、韩国、西班牙与加拿大等国,对中国的负评升至十多年来的最高点。

这一调查覆盖的14个国家主要是欧美与亚洲的发达国家。

在美国,对中国看法负面的人占了73%,是15年来最高水平:自从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人对华恶感上升了20%。中美关系跌至40年来的最低点。

约四分之三的英国受访者对中国有恶感,比去年上升19%。

意大利的对华恶感度为62%,比率最低但也远过半数。

对华恶感度最高的是日本,达86%;其次是瑞典,对中国的负评达85%;第三是澳洲,81%的受访者对中国有负评,比去年急升了24%。其中瑞典曾是与中国建交的第一个西方国家,但两国关系近年来因香港书商桂敏海被捕、中国游客被逐、涉嫌“辱华”新闻片段等事件而民调正面看法大幅滑落。

皮尤研究中心最新民调共采访14000多人,其中年长人士对中国的恶感度更高。

这一调查还显示,年轻美国人对中国的负评比率首次过半。18到29岁的美国人中,56%称他们对中国印象不佳。在针对其他国家同一年龄层的调查中,只有韩国有过半数年轻人对中国有负评,而且比率高达80%。

甚至,你可能想象不到,调查发现,各国对中国的负面评价,很大程度上来源自对中国新冠应对的不满。

在受访的14个国家中,平均有61%的人认为中国应对疫情不力,满意度低于受访者国家及国际世卫组织、欧盟等组织。当然对美国抗疫不力的评价更差,84%的人表示美国的疫情应对不足。

在此基础上,民调国家中,各国平均有78%的民众对中国在国际事务作出准确选择没有很多或没有任何信心。

西方政策的危险转向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基于对中国民意的负面看法飙升,极大地影响了西方国家的政策走向。目前明显的危险是:

美国以“追责中国”为号令,发动了对华新冷战,甚至有迹象显示,它正在南海、台海、也可能东海准备热战;

五眼联盟国家对中国越来越敌视和强硬,成为遏制中国的先锋,并且日本也想加入反华的五眼联盟;

印度国内反华情绪高涨,促使其加快与美日澳合流,印太版北约-美日印澳四国反华机制已经成形;

欧盟对华政策也发生明显变化,在经济上合作的同时,政治上视中国为制度性对手,且在人权问题上跟美国站在一起对中国发难;

以台湾议题为焦点,所谓“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联盟”正在建立反华战线,针对台湾加入国际组织和和重组产业链、针对中国统一,制造各种议题,甚至有调整“一中”政策的迹象。

这一切都表明,美国制造的恶名化中国的策略已经奏效,西方国家基于价值观开始合围中国。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guest
0 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