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堕入全面战略竞争,普京笑了!

美国最新发布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把中国唯一界定为“(最大)威胁”、“(最大)战略竞争者”,而俄罗斯没有了。在此前的国安报告当中所谈及的国安挑战,或者“修正主义者”,更或者“战略竞争者”,除了中国,还有俄罗斯。现在特朗普政府全力对付中国,俄罗斯解脱了,至少大大减轻了战略压力。美中关系恶化,斗则两败俱伤,而俄罗斯成为最大赢家!
365j.me - 普京笑了,疫情之后成最大玩家之一

1  聚焦中国,战略竞争对手中没有了俄罗斯

美国最新发布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简称“战略方针”)报告,其内容并没有特别多的新意,大部分内容是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2018年《国防战略报告》涉华内容的重申或整合。但是,疫情之下,且又值选举年,在特朗普政府进行了一轮炮轰中国之后,这份报告更凸显特朗普的强硬。这是他打出的一张针对中国的王牌,也代表他2020的竞选纲领。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的《战略方针》把中国唯一界定为“(最大)威胁”、“(最大)战略竞争者”,而俄罗斯没有了。在此前的国安报告当中所谈及的国安挑战,或者“修正主义者”,更或者“战略竞争者”,除了中国,还有俄罗斯。

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义为“竞争对手”、“修正主义国家”,强调中美关系的竞争性。彼时中国虽然是美国关注的重点,但是在整体的战略报告中中国并不是唯一的存在,被聚焦的目标感并不是特别强烈,俄罗斯也是美国认为的修正主义国家和竞争对手。该报噶之所以引发国际舆论场的高度关注,就在于中国首次被提升到和俄罗斯威胁并列的位置。当时特朗普说“中国和俄国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和利益,试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

然而,在两年半的时间里,主要是在“通俄门”事件告一段落后,特朗普开始淡化俄罗斯的威胁,很少提及克里姆林宫。随着疫情重创全美,特朗普更是将矛头在对准中国,天天跑轰不停,随之打出新的战略方针这一“核弹”,完全聚焦中国,宣示美国将对华战略放在最最最重要的位置。

如果说,2017年的国安战略报告开始将中国提到和俄罗斯并列的位置,当作战略竞争对手,从而拉开了与中国贸易冲突的序幕,将中美矛盾提前推向前台,而在疫情之下的舆论战、外交战则拉开了中美冲突全面爆发的大幕。

再如果说,特朗普第一个任期的头两年,是其对华认识出现变化的开始,那么以此次战略报告为转折点,表示其态度有了根本性变化,特朗普政府将目标聚焦于中国,定调美中进入全面战略竞争新时代。

新的战略方针的推出,不仅仅是大选年的美国态度,更是其长期战略的基调。从过往经验来看,虽然美国候选人有着在大选期间对外强硬的传统,但在选举结束美中两国关系会克服选举期间口水仗的部分进行缓和。而且,过去大选中被怒怼的不单单是中国,还有俄罗斯、伊朗、朝鲜…… 现在后面的一串名单被移走了。

如果仔细观察、品味疫情以来两国的口水仗,便会发现这不是简单的嘴巴官司,其犹如战火中的硝烟,火药味越来越浓,这是一场真实冲突。没有了俄罗斯等目标,美国的猛烈炮火边一齐打向中国。这意味着无论是否有美国大选,美国排除将俄罗斯作为战略竞争对手,其对外政策的重点调整到全面遏制、打压中国上来。

如果说,以往中美关系是美中两国对外政策的重中之重,但彼时是以“接触”为基础的国际合作;现在的两国关系也是重中之重,却是以战略竞争为特质的对手戏。显然,美中关系正在发生质变,俄罗斯在美国眼里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这不仅仅是特朗普政府的执政理念,而是美国两党达成共识的战略方针的大调整。

2  聚焦基辛格,特朗普迎合“联俄抗中”战略

365j.me - 聚焦基辛格,特朗普迎合“联俄抗中”战略

2017年,从美国媒体传出基辛格向特朗普力推“联俄抗中”战略。2018年7月,特朗普和普京就在赫尔辛基会晤,而且(据说)是基辛格建议并推动的。

为实现特普会,2017年6月29日,耄耋之年的基辛格亲赴莫斯科会见普京。克里姆林宫对外解释,这只是朋友间的一次私人会面,基辛格是去参加俄前总理普里马科夫的纪念论坛,“顺便”见了普京。但是外界认为,基辛格是带着特朗普的嘱托去的。分析认为,那是基辛格帮助特朗普去做克里姆林宫的工作。这个说法指向了一个更大胆的猜测:基辛格在指导特朗普“联俄抗中”。

之后一年多,这个猜测一直在发酵。直到赫尔辛基特普会,猜测变成了美国媒体上若有其事的报道:基辛格一直在帮特朗普筹划改善对俄关系,他甚至建议总统下一盘“联俄抗中”的大棋。当时,美国《野兽日报》做出了最为详尽的相关报道。渐渐地,舆论界谈论基辛格建议“联俄抗中”的声音多了起来,基辛格本人和特朗普政府都没有就此进行回应。

国际舆论倾向于认为,美国媒体的报道“无风不起浪”。2016年底,德国《图片报》援引一个“西欧情报机关”的报告说,基辛格正为特朗普制定计划,以实现美俄关系正常化。这个计划中,包括美国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权利,以换取俄保证乌克兰东部的安全;美国同意把前苏联的实力范围“让给”俄罗斯,以重塑两极世界格局。分析认为,至少在对俄关系上,基辛格的建议一如既往,主张美俄尽快建立工作关系。

如果说基辛格真帮特朗普做了涉及俄罗斯的战略规划,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基辛格是国际政治的现实主义者,马基雅维利主义信徒,粗暴点说,他坚信为了国家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想当年,他推动尼克松政府“联中抗苏”是基于美国利益,今天他反过来推动特朗普政府“联俄抗中”,也是为了美国利益,其中的思想逻辑和行为逻辑都是一以贯之的。

不管这个“联俄抗中”是否搞得起来,作为战略大师的基辛格一定会鼓励特朗普缓和同俄罗斯的关系,避免美国“两线作战”。实际上,特朗普一直对普京赞赏有加,普京也从没有出言不逊,他俩眉来眼去,似乎很是暧昧。如果不是美国国内传统的反俄因素,加上“通俄门”事件的缠扰,很可能特普早就搞到一起去了。

现在,特朗普政府已经不太关注欧洲了,甚至要从中东抽身,所以美俄之间最大的障碍已经不存在了。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这个死结解开了;在乌克兰问题上,特朗普也从来没有太为难普京,所以两国关系不存在太大的利益冲突。尽管欧洲对此耿耿于怀,但是依特朗普的性格,定会不管不顾。问题只在于普京的战略判断,以及他眼中是稳定俄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重要,还是改善俄美关系重要?

新冠疫情的突然爆发并在全美蔓延,让美中关系进一步恶化,似乎进入刺刀见红的怒怼之中。这提供了一个机会:普京一反常态保持了静默,似乎在坐山观虎斗;而特朗普政府也不再盯着俄罗斯,而把全部火气撒向中国。正是在这种情势下,特朗普发布了新的对华战略方针,顺势把俄罗斯从“战略竞争对手”名单上撤下,唯一把矛头对准中国。

中国成为唯一敌人,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方针变化。这一变化即使不能将俄罗斯拉入反中阵营,至少可间离俄中关系,让俄罗斯远离中国,或者保持中立。这或许就是基辛格在美中纷争开始时提出的“联俄抗中”战略的愿望,也是他一贯坚持的“大三角”(美中俄)战略平衡。

美国全力针对中国,俄罗斯解脱了,至少大大减轻了战略压力。美中关系恶化,斗则两败俱伤,而俄罗斯成为最大赢家!

3  普京笑了,疫情之后成最大玩家之一

365j.me - 美中堕入全面战略竞争,普京笑了

5月13日,俄联邦议会上院信息政策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在《俄罗斯报》发表题为《明天的世界将是什么样子》文章,全方位阐述了疫情过后的世界格局。这应该代表了克里姆林宫对世界形势变化的认识。

简而言之,有关中国的日益崛起已经说得很多,其世界影响力只会上升。这不是新趋势,但它将加强。正如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政治学家马凯硕所言,疫情将加速业已开始的变化:从面向美国的全球化过渡到面向中国的全球化”

与此相对应,疫情加快了美国地位的衰落,美国人对自己的能力估计过高,其霸权的衰落无法阻挡。文章认为,美国衰落将是这一新世界的一个最重要特征。

疫情进一步重创欧洲,欧洲变得消极破碎,统一无望。之前发生的欧俄对立、希腊准违约危机、英国最终脱欧、席卷欧洲的难民潮以及由此引发的传统自由主义难民政策的尖锐危机,已经让欧洲出现巨大裂痕,新冠病毒疫情的应对不力,更暴露出欧盟弱点及其治理能力的局限性。意大利、西班牙各自抗疫,而布鲁塞尔只是冷眼旁观,实际上宣布了“各自为政”的原则。这些都将加剧欧盟内部矛盾,促使欧洲进一步破碎。

疫情前的经验表明,美国没有能力迫使普京所领导的俄罗斯按美国方式配合世界,也无法遏制中国经济和政治地位的上升;疫情之下,美国对中国的种种打压也不能凑效;美国拒绝对欧洲施以援手,加上其不能有效控制住国内疫情蔓延,成为世界最大的震中,让欧洲怀疑其领导能力。欧洲的最新民调显示,欧洲对美国的信心正在急剧下降。

失去独霸世界能力的美国+支离破碎的欧洲、实力变强的中国+站稳脚跟的俄罗斯,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疫情之后,这个世界的主要特征。或者说,新的中、美、俄大三角”格局正在形成。这是普京乐见的!

俄罗斯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今天,“多极世界”的概念正获得越来越多的拥趸。但其中表现突出的仍是最大程度上左右国际政治的三个国家:“三极世界”正在我们眼前取代一去不复返的“单极世界”。中美俄将成为后新冠世界的主要玩家在这个不等边三角形中,两端(中俄)要比第三端(美国)挨得更近。这将部分抵消美国仍在一系列(如信息或军事技术)领域保有的优势。

4  冷静观察 美俄互动给中国的警示

365j.me - 冷静观察 美俄互动给中国的警示

实际上,冷战时期的那种大三角关系现在已经不可能重现了。那个时候,东西方营垒分明,如今的国际关系则要复杂得多,包括美国要跟中国竞争,也需要采取与美苏对抗不同的方式;美国欲联合俄罗斯,但普京保持着高度警惕,且在精细盘算拿中俄战略合作换取不靠谱的特朗普合作是否划算;欧洲虽然出现一道道裂痕,也并非没有弥补的可能,德法联手也许会再创奇迹,其作为软弱的一极将在长时期存在。

现在,“联X抗X”这种冷战思维方式已经过时,代之而起的很可能是在美中对立中出现多样化关系组合。

但是,美国新战略方针的推出,美俄关系的缓和,都在警示我们,须慎重处理大国关系。根据中国人的外交智慧和历史经验,首先要搞清楚:谁是主要战略对手,谁是朋友,谁是可以联合的对象;要抓主要矛盾即中美关系,其中的关键是矛盾的主要方面-美国,要把美国研究透,找出其软肋和弱点,避其锋芒;你搞连横,我对合纵;你搞狼群攻击,我绝不四面出击,而是集中力量应对主要对手;你疯狂癫痫,我站稳脚跟,冷静以对;你先发出手,我后发制人 …… 总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绝不跟你硬碰硬打对手拳。

美国已经将中国列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中国不应与它搞针锋相对的战略对抗,而是要瓦解其针对中国构建的盟国连横,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把中国的朋友搞得多多的,与每一个朋友尽量结成利益甚至命运共同体,形成孤立对手的统一战线的战略环境。

俄罗斯同美国及西方的关系可谓历尽沧桑,曲折复杂。俄是有充分外交经验的大国,除非它自己与中国发生激烈利益冲突,它绝不会把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变成对抗关系,用这么高的代价当作改善与美关系的“投名状”。如果基辛格与特朗普都认为这是一笔对俄罗斯来说的“好买卖”,那么华盛顿的自恋真是不可救药了。

对于中国来说,为破所谓“联俄抗中”战略,继续花大力气稳定同俄罗斯的战略合作关系是十分必要的。在此基础上,深化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关系,建设一个稳定的战略合作平台和欧亚大陆战略纵深。

欧洲是可以团结的重要力量,美国在疫情之下弃之不理,我们要主动伸出援手,不要名(不要别人“感恩”)、不计利(不发疫情财)、不带色彩(不搞制度对比和政治交易),诚恳相待,低调援助,加强合作。在欧洲问题上,要多鼓励,多支持,切忌批评、指责,不要指手画脚。

日本是美国在东亚最重要的盟友,中国应该在改善同日本关系方面释出更多的举措,换句话说,中国应该花力气削弱美日同盟对付中国的锋芒方面。如果必要,也可以低调处理历史问题,求同存异,共谋未来。中韩关系也一样。为此,应释出更多有吸引力的政策,加强中日韩合作,争取实现三方自由贸易协定。

东亚(包括东南亚)是中国的立足之本、和平发展的基地,中国应尽最大的努力稳定南海局势,尽快与东盟建成10+5(中日韩澳新)自由贸易区,将这个区域建成和平发展区域。在此基础上,研讨、提出、建立东亚集体安全体系,以瓦解美国针对中国的安全体系。殊不知,经济不能代表一切,东亚国家尤其关心安全问题。

还有印度,美国的印太战略很适合搞联印抗中”。中印有边界纠纷,互信基础差,美印合作很容易跟“印太战略”一拍即合。但印度总理莫迪几次来华访问,表现出在获得西方好处的同时与中国发展稳定合作关系的“战略滑头”,它至今没有给美国在战略上当枪使的意思。即使在两国发生激烈边境冲突时,印度也拒绝美国介入其中,而只是通过打美国牌施压中国,而且拿捏着分寸。这是中国的机会,一定要千方百计不让美印结成反华连盟。为此,必要暂时缓和、甚至暂时搁置边境纷争。

战略上最忌讳战线拉得太长,顾此失彼,应该集中精力发展欧亚关系,将战略重点放在欧亚大陆上。为此,虽然非洲的关系不能丢,要巩固,但目前不必要花太多精力,更不要撒钱买好。项目不能普遍开花,战线不宜拉得过长。拉丁美洲既遥远,且复杂,还是美国的敏感地区,最好不要去管。我们的能力没有那么大,手臂也伸不了那么长。

国际关系中,要把算大账置于算小账之前,既要切忌“狗熊掰玉米”,又要切忌锱铢必较。

21世纪的世界早已不是冷战时代,意识形态界限总的来说在淡化,没有一个大国会真正沉迷于价值观外交和阵营外交。所以,我们也要淡化意识形态,不以意识形态分歧作为外交关系的标准。只有超越于意识形态,才能有更多的朋友,才能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guest
0 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