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反华宣言 否定尼克松访华成果 正式拉开新冷战铁幕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23日发表反华演讲,矛头对准中国执政党,同时否定尼克松访华成果,提出“怀疑与核实”的新对华政策。蓬佩奥的讲话被外界视作是开启一场新冷战的新铁幕演讲。其中最危险的信号:强化意识形态冲突。这是新冷战的关键指标。

1  蓬佩奥发反华宣言 否定尼克松访华成果

365j.me - 1 蓬佩奥发反华宣言 否定尼克松访华成果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反华演讲,矛头对准中国执政党,同时否定尼克松访华成果,提出“怀疑与核实”的新对华政策。

蓬佩奥的讲话被外界视作是开启一场新冷战的新铁幕演讲。

蓬佩奥演讲选择的时间窗口很有挑衅性。此前一周内,先是宣称中国共产党是美国的最大挑战,甚至传出将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访美;紧接着发表南海声明,打破美国对南海争端“不持立场”的政策,公开宣布不承认中国在南海的主权;随后,他去了英国、丹麦,呼吁结成反华大联盟;此间,美国要求中方三日内关闭驻休斯顿领事馆。

在挑起一连串的反华事件后,他发表了这个“新铁幕”宣言。

蓬佩奥选择的地点也具有挑战性。蓬佩奥演讲地点选在加州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图书馆所在的加州橙郡是尼克松的故乡,也是蓬佩奥的出生地。这很有象征意义,意在表达美国自尼克松以来对华政策的转向。

1972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开启了中美两国的破冰之旅,逆转了中美两国的敌对关系。从此至今,中美关系总体保持平稳发展。

蓬佩奥的讲话有四个支点:

一个是否定尼克松访华成果,宣布对华接触政策失败。蓬佩奥在演说中强调,尼克松当年担忧他替世界与中国接轨可能制造一个“科学怪人”,而他认为尼克松的担忧预见了中国现在的发展。他说,美国政府当时向中国示好,是希望诱导改变。然而,接触政策对中国的利好远多于美国,且中国并没有发生当时尼克松寄望的改变。他指出接触政策的不足,称与中国政府的对话收效甚微。

蓬佩奥说,认为繁荣将使中国自由化,并促使其对外变友善的时代已经过去,因为美国与中国交流并未带来尼克松当年所期望的改变,自由国度的政策让中国的经济得以复苏,但后来却被中国反咬一口。他声称“要结束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旧模式,这样的模式肯定不能成功,因此决不能恢复”。

蓬佩奥选择在基辛格秘密访华、尼克松访华即将满50年之际发表否定性讲话,尽管他表示无意批评尼克松与对华接触政策,却向外界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尼克松以来近50年的对华政策的终结,发出了走向新冷战的强烈信号。

另一个是继续打“政治认同”牌,呼吁西方国家组成新的反华大联盟。蓬佩奥将中国形容为“美国和自由世界最危险的敌人”,号召“美国的朋友”在中美之间“二选一”且站队美国。

蓬佩奥用煽动性语言说,自由国度该努力捍卫自由,并了解该如何保护自身国安丶经济繁荣与理念,不受到中国触角的影响。他呼吁其他国家效法美国,要求中国确保互惠丶资讯透明与责任追究。他说:“如果自由世界无法改变中国,中国将会改变我们,而我们不能因舒适或方便,就回到过往的作法。”

在这里,蓬佩奥继续打“政治认同”牌和渲染“中国威胁论”,推动西方建立反华统一战线。

他说:“我们,世界上的自由国家,必须以更加有创意和自信的方式,促使中国共产党改变其行为,因为北京的作为威胁了我们的人民与繁荣。”他强调,应由“自由世界”来设定“标准”。“自由世界必须定下基调,在相同的原则基础上行动。”

他说:“如果我们能正确的运用联合国丶北约丶七大工业国与20国集团所拥有的经济丶外交与军事力量,我们足以面对这个挑战。或许现在我们该集结一群理念相同的国家,但我们的作法不能只是一味强硬。“

可能为了避免被外界批评他的对华遏制政策,他辩解道:“这并非遏制政策。这是关于一个复杂而全新、前所未有的挑战:苏联当时与自由世界隔离。而共产主义中国如今已经在这里,在我们的国境之内”,“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主义中国,共产主义中国就会改变我们。”

这不仅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也足见他对共产主义的恐惧与仇恨。

第三个支点:继续进行“政治拆分“,试图把中国执政党与中国人民区别开来。他用煽动性口吻,提出中国执政党并不代表中国人民,甚至污蔑中国执政党对中国的治理方式。

为了进一步挑拨离间,蓬佩奥一面恶毒攻击中国执政党,一面形容中国人是一个“富有活力、热爱自由的民族,跟中国共产党完全不同”。他表示,我们必须与中国人民交流,并赋予他们力量。他最后以”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愿上帝保佑美国”为演讲结束语。

第四个支点:提出对华的行动准则应是“怀疑与核实”。这一提法源于、又不同于里根的“信任但核实”策略。1987年,在美苏中程核武器协议谈判时,里根旁敲侧击地对戈尔巴乔夫说,他最喜欢一句俄国谚语:“Trust,but verify(信任,但要核查)。”意思是,他相信苏联领导人的承诺,但还必须有个有效的验证机制。

当时的里根大概没有预料到这句话后来成为英语世界的一句不朽格言。

不管怎么说,里根的前提是“信任”,而蓬佩奥的前提是“怀疑”。事实上,蓬佩奥上台两年来,在任何场合都表达了对中国的不信任,这次演讲更强调了这一“不信任”态度。

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2  美国众高官配合蓬佩奥的新铁幕演讲

365j.me - 2 美国众高官配合蓬佩奥的新铁幕演讲

配合着蓬佩奥的演讲,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司法部长、联邦调查局(FBI)等重量级官员,分别就意识形态、经济和间谍等议题发表长篇主题演讲,为蓬佩奥的演讲背书。

跟以往的对华政策演讲不同,此次系列演讲“打击面”相当广泛,言辞更为强硬,将对华政策升级为美国乃至世界面临的“最关键的问题”,强调美国坐视中国威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和蓬佩奥一样,这些演讲的矛头直指中国执政党,与此同时反覆澄清,并非针对中国人民。

为了强化效果,美国政府邀请王丹、魏京生到场见证演说。为此,蓬佩奥还在演讲中强调了这类外交接触,引述了他与香港民主人士罗冠聪、陈日君和黎智英的会见。但舆论认为此类外交接触,与此前美国政府定义的教育、科研等民间接触有明显出入。

回顾最近一段时间美国高官一系列演讲,都在为7月23日的新铁幕演讲做铺垫。

6月24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发表演讲,强调特朗普政府正在扭转以往对华政策的错误。奥布莱恩表示,过去曾指望伴随着中国富裕和强盛、中国会转向民主、自由,遗憾的是,这是“幼稚”的想法、美国此前政府“错到实在离谱”,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对外政策最大的败笔”。奥布莱恩称,“特朗普政府对中共行动的威胁终于觉醒”,美国将采取“果断行动”、“全面抵抗”。

7月7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华盛顿演讲,把中国妖魔化。他称,中国政府的间谍和盗窃行动对美国的未来是“最大的长期威胁”。他谴责中国政府从事经济间谍等种种活动,以及利用贿赂和勒索试图影响美国政策的非法政治活动。雷表示:“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每10小时就会启动一宗新的有关中国的反间谍案件。”

7月16日,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在密歇根州演讲,呼吁美国私营企业与公共部门“合作抵抗中国抢占世界经济制高点的努力”。他呼应奥布莱恩的说法,称美国在中国问题上“被动、天真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他还批评好莱坞与科技企业与中国“合作”屈服于北京。巴尔还指责中国执政党试图利用中国人民推翻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无独有偶,在这些演讲当中,美国官员都会打出“政治拆分”旗帜,强调“中共不等于中国、也不等于中国人民”,并表达对中国人民的“敬意及钦佩”。

美国智库外交政策中心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表示,美国官员以中国共产党代替中国的说法,暗示有独立于中国执政党领导之外的中国。他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说,“这意味着对立,让外交不再存有可能”,尤其是国务卿蓬佩奥作为美国首席外交官,类似说法可能招致外交对话的失败。

在中国外交部新发言人汪文斌上任后的第一场例行记者会上,他回答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驳斥华盛顿将中共与中国拆分的言论。汪文斌指出,“美方一些人总是从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角度去看待中美关系”,并表示“美方应当尊重和接受中国共产党受到中国人民拥护和支持的现实,而不是肆意诋毁、诬蔑中国共产党,百般挑拨中国共产党同中国人民的关系,在国际上制造意识形态对立、拉帮结派”。

3  最危险的信号:强化意识形态冲突

365j.me - 3 最危险的信号:强化意识形态冲突

强化意识形态冲突是冷战的关键标志

蓬佩奥的演讲让人想起了丘吉尔的铁幕讲话和凯南的长电报。

一个标志性事件,是美时任驻苏临时代办乔治·凯南1946年2月22日给美国务院的一份8000字的长电报,中心内容是强调苏联与美国的意识形态冲突,从而认为:“美国必须在政治舞台上把苏联当作对手,而不是伙伴”。随后又在美国《外交》季刊上发表了一篇长文章,正式提出了对苏联的遏制政策。这个凯南被美国舆论称为“遏制政策之父”。

半个月不到,1946年3月5日,丘吉尔在杜鲁门陪同下,前往杜鲁门家乡密苏里州的小镇富尔敦,在威斯敏斯特学院进行了一次题为“和平的砥柱”公开演讲。除了呼吁美国肩负起领导自由世界的历史责任、建立英美特殊关系以实现英语民族对世界的共识外,宣称铁幕分割欧洲。丘吉尔说,“从波罗的海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在铁幕的一边“无处不在苏联的势力范围之内,不仅以这种或那种形式屈服于苏联的势力影响,而且还受到莫斯科日益增强的高压控制”。苏联在世界各地普遍建立起了第五纵队,它们“绝对服从来自共产主义中心的指令”,到处构成对基督教文明的“日益严重的挑战和危险”。

丘吉尔在演讲中攻击苏联共产党,鼓吹对苏联采取强硬政策。丘吉尔说,俄国人“所倾佩的莫过于实力,而他们最瞧不起的是军事上的虚弱”。

丘吉尔的演讲,正值美苏战时同盟关系处于何去何从的关键时刻,为美国恶化美苏关系和对苏推行强硬政策制造了舆论,史称“铁幕讲话”。

美苏之间的冷战正是在英美强化与苏联的意识形态冲突下正式开启的。

现在,蓬佩奥从故纸堆里找出冷战的元素,把中美之间意识形态分歧无限夸大,并落实在外交政策上。

最近一段时间里,美国极右鹰派宣扬“政治认同”(identity politics), 旨在凝结西方盟友的价值观认同、西方社会制度认同,通过强化西方各国的共同语境,达到强化共同反共反华的目标。在这个共同语境下,建立污名化中国形象的联合行动,推动建立反华统一战线。这是从外部孤立中国。

这跟当年丘吉尔、凯南的手法如出一辙。

不同的是,蓬佩奥之流同时制造所谓“政治拆分”,在抹黑中国执政党的同时,以党派身份作为划分敌我的界限,意图挑动中国国内社会的对抗情绪。这是旨在内部分化中国,制造内乱。这是更为阴毒的手法。

为此,在美国的鹰派或保守派政治精英,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国会议员,干脆用“中共”的概念来代替“中国”;现在还把“中”跟“华”有意划分开来,说中国大陆的叫“中”,香港、台湾乃至海外的叫做“华”。其用意,除了分化中国执政党和中国人民之间的关系,更在于把中美意识形态的不同视为中美冲突的根源。此前曝出的要制裁中共党员及其家属,显然也有这样的意图。

新加坡专家郑永年指出,美国就是要把中国妖魔化,把你刻画成一个魔鬼,让西方国家跟着美国跑。他认为,这远远超越贸易战了,甚至会比美苏冷战还糟糕、还痛苦。美国今天跟中国进行的这个认同政治战,是“远远超越了传统意识形态冷战的”。

从政治层面着手,美国鹰派意在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政策,摆出决心与中国脱钩的“新冷战”姿态,全面打压正在崛起的中国。

美国打出的“政治认同”战,是中国外部环境恶化的最大恶源。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guest
0 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