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罕见描述三重难题 国家统计局不能提供准确数据遭批评

尽管中国经济遭遇了空前的“三重压力”(困难),但经济数据依然光鲜亮丽。
365j.me 中央罕见描述三重难题 国家统计局不能提供准确数据遭批评 中央罕见描述三重难题 国家统计局不能提供准确数据遭批评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必须看到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

         这是中央第一次提出“三重压力”概念,十分罕见。

         但令人疑惑的是,尽管中国经济遭遇了空前的“三重压力”(困难),但经济数据依然光鲜亮丽。国家统计局一次次公布统计数据,没有一次说明存在这“三重压力”。而中央提出的“三重压力”并非短期形成的。      

         所以,我们有理由质疑国家统计局数据的准确性!

         对此,中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前财政部长楼继伟直言,上述“三重压力”根本就在统计数据中看不到。能看到的统计数据都显示情况“非常好”。

         12月11日,楼继伟直言不讳地批评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不能反映经济负面变化的怪异现象。他表示,(国家统计局)“没有足够的数字反映(经济中)出现的负面变化”,单向的数据让人很难评判政府所说的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

          他甚至大胆地说,“相反,美国的统计数据则包含正负两个方面的数字。”

        楼继伟举了两个例子:

       一个是,疫情冲击下,官方统计的注册公司和市场实体却一直在增加。但是,真正的事实是这些公司中的一大部分早已经因为疫情对它们市场的冲击而停止营运,而取消官方的公司注册又非常困难。

         另一个是,统计数据显示就业人数有增加,但是却没有跟进和追踪,看看这些就业人口是否在半年或稍长一点时间后又被解雇。

        现在再来说说中央所说的“三重压力”的实际情况-当然是用数据说话:

         关于“需求收缩”,有两个方面的情况值得注意:一是出生率持续下滑,净增人口也一路减少。

        2020年,中国人口出生率首次跌破1%,自然增长率仅有1.45‰,创43年来最低数值。

        值得指出的是,生育政策放开后,人口“净增”指标不升反降。2020年,中国人口净增204万人,相较于2019年的467万、2018年的530万,净增人口规模降幅超过一半。

        其中,2020年20-34岁的年轻人为2.9亿,相比2010年的3.25亿减少了3463万人。婴幼儿与年轻人都是拉动消费的主力。这部分人群在萎缩。

         二是经济增幅下滑、疫情、就业等诸多因素影响,人均收入的提升速度缓慢。近日出炉的中国人均存款64600元,5.6亿人是“零存款”。

         与此相对应,6亿人月收入1000元以下,其中546万人的收入为0元,2.2亿人月收入低于500,2.02亿人月收入500元至800元,1.24亿人月收入800元至1000元;

         此外,2.44亿人月收入1000元至1500元,1.73亿人月工资水平1500元至2000元,2.07亿人月收入2000元至3000元,9.1亿城镇人口月均不到3000元……

        与此同时,居民负债总额高达200万亿,全国7.8亿负债人口,其中3亿人负债逾期,负债逾期率高达42%。

        其中年轻人负债率为47.75%,除去“支付工具”部分,近6成工作90后拥有实质性负债,比例高于其他年轻人群。尼尔森公布的《中国年轻人负债情况报告》显示86.6%的年轻人使用信贷产品,仅有13.4%的年轻人是零负债。

        90后人均债务已经超过了12万元,90后人群所背负的债务与收入的比率达到了1850%。

        正是这些综合性因素共同导致了需求收缩。

       关于“供给冲击”,跟经济增速持续下滑、整顿市场秩序、疫情和美国“脱钩”政策导致的全球供应链中断、以及原材料价格飙升多重因素有正相关关系。

        首先看内因:2012年开始,中国GDP增幅一路下滑,至2016年增速跌破7%,之后的增速再也没有回到7%,不知道是否意味着高速增长期终止,或者说进入中速增长期?——这应该是对供给最大的冲击。

         再就是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出现问题加上“矫枉过正”的市场秩序整顿,影响到国内经济和就业。目前中小企业大量破产,民营企业举步维艰,包括恒大、碧桂园、新东方、蚂蚁集团、滴滴这些大的民企也都相继出了问题,这对供给产生强烈冲击。

         今年10月,中国轻工业景气指数,包括塑料、家电、五金、造纸、家具、日化、酿酒、食品制造、农副产品加工等各行业指数,均低于100,表明这些行业仍然处于下降或恶化即不景气状态。

         经济冲击导致就业不振,有一组数据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目前,16至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高达13.6%,主要是大学毕业和中职学校毕业的学生的失业率在急剧上升,在职员工裁退增加。其中10.6%的白领找工作非常难,近4成白领不得已从事灵活就业。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供给短缺强势主导着市场,导致大宗商品特别是能源价格上涨从而推动了通胀,对企业生产成本带来巨大冲击。反映原材料价格的PPI从今年1月的0.3%一路上升到4月的6.8%、5月的9%,到9月的10.7%、10月的13.5%,11月尽管比10月略有下降,仍然高达12.9%。这导致很多企业只吆喝、不赚钱,困难重重。

         需求与供给的剧变,共同推动了市场预期的减弱。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调控措施,可能会形成投资减少、消费减少的自我循环通道。

        所以,“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