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拜登提中美峰会被拒到中方同意举行视频会议的台前幕后

10月6日,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和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在瑞士会谈,达成原则协议,中美年底前将举行视讯峰会。
365j.me 从拜登提中美峰会被拒到中方同意举行视频会议的台前幕后 从拜登提中美峰会被拒到中方同意举行视频会议的台前幕后

         一波三折的中美峰会终于峰回路转。

          苏黎世会谈达成的中美视频峰会,近两天成为中外媒体解读与评论的焦点话题,而且拜登在9月9日通话中提议举行两国峰会被拒绝的事情再次被翻了出来。

          尽管拜登及白宫一再否认此事,但根据美欧媒体大量报道,应该真有其事。只是这一事件太过让拜登难堪,美媒在报到时尽可能按照拜登和白宫声明版本照本宣科。

          实际上,拜登6月底举行拜普会后,美国白宫就开始就举行中美峰会放话,并表示就积极筹备两国峰会,但中方却采取冷处理方式,不予回应。

          对于中方为何拒绝拜登提议,西方媒体解读认为,美中关系已经处于谷底,中方可能顾虑峰会无协议可签,也不可能按照美方要求一味退让,相见不如不见。

         中方舆论解读认为,美方不能一方面遏制打压中国,一方面有要求中方配合符合美国利益的“合作”。中方已经向美方提出“三条底线”和两份清单,如果得不到美方积极回应,举行中美峰会毫无意义。

          近日,欧美媒体再次曝出拜登主动与中国领导人持续90分钟的通话,谈到很多实质议题,包括美方回应“两份清单”、重申“一中政策”、释放孟晚舟和两国气候问题上的合作如中方停建燃煤电厂。

         特别是,拜登近日向媒体透露在通话中双方同意遵守“台湾协议”,引起国际媒体广泛解读与评论。

        当地时间10月4日(北京时间10月5日),美国总统拜登回应记者关于台湾的提问时说,:“我跟中国领导人谈到了台湾,我们同意我们将遵守台湾协议,我们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清楚表达了,我认为他不应做其它任何事情,只应遵守协议。”

         拜登指的是9月9日的通话。

         拜登没有说明“台湾协议”指的是哪项协议。拜登使用的英语词语是“the Taiwan agreement ”(台湾协议)。这是过去从未见过美方官员谈到的新词。

         美国媒体询问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会提供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在10月3日发出的声明回应:”这份声明还说:“我们将维持我们在三个公报、《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中所陈列的承诺。美国对台湾的承诺牢如磐石,并为维护台海及区域内和平与稳定做出贡献。”

         但这个说法显然不是拜登的说法。因为中方从来不认可《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拜登所说的美中两国领导人都“同意遵守“的”台湾协议”不可能包括这两个美国单方面的文件。

         所以,包括美媒和台湾媒体在内的国际媒体分析认为,拜登指的似乎是华盛顿长期以来的 “一个中国政策”。 根据该政策,华盛顿正式承认北京而不是台北。

         这里特别指出,白宫特意加进《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是说给台湾当局和西方盟友听的。由于有了阿富汗撤军和美英澳核潜艇事件的两次“出卖”,外界最关注的是美国是否会“出卖”台湾,这也是美国最忌讳的一件事。

         拜登表态次日即10月6日,中美高层就在苏黎世会面,除了“重建沟通渠道,兑现中美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外,达成举行两国视频峰会共识。

        中方之所以现在同意举行两国领导人视频峰会,主要是美国正在一一回应“三条底线”和“两份清单”,包括在国际场合重申“一中政策”(这是“三条底线”第三条,也是最关键一条)、宣布放宽中国留学生入境限制和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这是“纠错清单”的重要内容);

         拜登的贸易代表戴琪日前宣布对华贸易政策也相对温和,而且提出将启动一个有针对性的关税排除流程,取消对一定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而且,如果你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近两个月拜登政府表态和美国媒体报道中,有两个明显变化:一是把“竞争、对抗、合作”六字方针调整为“竞争、合作”四字方针,拿掉了“对抗”;二是没有再在新冠病毒溯源上攻击中国。

         显然,拜登政府在局部调整对华政策,积极创造中美峰会的宽松政治和外交氛围。

         拜登迫切期待与中方领导人会面,显示他急于借峰会直接处理美中之间许多棘手问题。

          在所谓人权问题上,中方强势回应,且在华尔街重要人物约翰·桑顿前段时间访问中国期间,中方积极支持其到访新疆,在新疆呆了一周之久。中方要求桑顿把在新疆所见所闻如实向美国公众说明。美方在此议题上也是骑虎难下。

          在武力威慑上,虽然作为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的美国占有优势,但在中国第一岛链、特别是在台海美军已经失去优势。美国军方反复推演的结果都对美军不利,所以从白宫到五角大楼力求压制中国的同时,力求避免发生直接冲突,出现灾难性后果,由此提出设置“防护栏”。

         贸易方面,美国发动了三年贸易战,结果自己伤害更大。这几年中美贸易不降反增,特别是美方闹“脱钩”最厉害的去年,中国对美贸易大增30%,中美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而且美国商界普遍认为,美方对中国商品征收高达19.3%的关税,最终由美国商家和消费者买单。这显示美方的贸易战是失败的。

         再看美国国内情势,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民怨沸腾;债务再次冲上天花板,提高债限、避免国家债信违约被共和党杯葛;无论1.2兆基建案规模,还是3.5兆改造美国新预算案,都在两党间踢皮球,国会很难通过。

         加上阿富汗狼狈撤军和组建AUKUS开罪法国和欧盟等外交失利,拜登声望下跌,民调直直落。在苏黎世会谈之际,美国最新民调显示,拜登的满意度跌破40%,不支持率达到53%,民主党面临明年期中选举的危机。

         这些都让拜登乃至于民主党焦虑,所以拜登急于跟中国领导人会谈,帮他度过难关。拜登需要中国按照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承诺对美商品采购计划;需要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需要中方配合,商议降低进口关税,帮助压低美国通膨;国际议题上,包括阿富汗和平重建、伊朗核协议、朝核问题,特别是在气候政策上寻求中国合作。

         拜登急于摆脱内政外交困境,促使其不得不局部调整对华政策和方式,为举行中美峰会创造条件。

        可以预见到,拜登的口味很大,他希望在峰会上提出并突破更多重要议题。

         但是,中方对美国已经失去信任,也意识到美国遏制中国政策不可能改变,攻击打压中国的行动也很难收敛,所以即使同意举行两国峰会,但多有保留。同时中国女也不愿意像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期那样,做“接盘侠”,做救蛇的农夫。

         所以,中国只同意举行视频峰会,回避了面对面会面可能出现的难堪。

         综合国际媒体报道,中方已宣布中国领导人本月底不赴意大利出席G20峰会,但计划参加11月初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卡举行的非洲峰会。

         显而易见,中方在回避中美领导人面对面举行峰会。

         外交中常有“你搔我的背,我挠你的痒”,讲求互惠,眼前中美哪些事可互惠合作、相 向而行,哪些事难以突破结构性矛盾,很难平衡。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