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油荒、气荒、电荒……运输荒-能源风暴席卷全球 大萧条将至!

如果说历史上的石油危机发源于中东,且是单一的石油危机-那时使用天然气远没有现在这么广泛和如此大的规模,而此次能源危机在全球各地普遍爆发,石油、天然气、煤炭全面紧缺。
365j.me 油荒、气荒、电荒……运输荒 能源风暴席卷全球 大萧条将至! 油荒、气荒、电荒……运输荒-能源风暴席卷全球 大萧条将至!

在昨天的文章中简述了能源短缺现象,实际上,情况远比描述的更为严重,能源风暴已经席卷全球,这是比上世纪中东石油危机更为严重的危机。

如果说历史上的石油危机发源于中东,且是单一的石油危机-那时使用天然气远没有现在这么广泛和如此大的规模,而此次能源危机在全球各地普遍爆发,石油、天然气、煤炭全面紧缺。

更为严重的是,冬季就在眼前,全球取暖在即,而因为主要经济体减少碳排放的硬指标导致对石油天然气的需求猛增,一时间油荒、气荒、电荒、运输荒突然袭击全球主要经济体,能源危机骤然爆发,石油价格已经逼近每桶90美元,但欧佩克、俄罗斯均拒绝增加石油产量。

在欧洲,天然气紧缺问题最为严重,天然气价格暴涨,目前已达到年初的3倍以上,消费者也面临着电费气费账单的急剧上升。国际能源署呼吁俄罗斯加大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北溪2号、土耳其溪等管道工程成了“救命稻草”,俄罗斯很可能成为欧洲救世主。

在英国,因为脱欧而驱逐来自东欧的卡车司机,罕见出现“司机荒”-油罐车无人开的窘况。现在不仅油加飙升,更严重的问题是运输荒,油品供应链条断裂,加油站普遍缺油。英国商务部长坦言,一直太依赖石化燃料,再生能源来不及补缺,英国陷入高油价和油荒的危机中。

虽然煤矿开发减少,但新兴国家的需求依然很大,在亚洲,煤炭价格也一路高涨。

以上情况更因为全球运输紧张而加剧了危机。

这是各种复杂因素的合力导致的能源供应和结构调整多年积累的问题一起爆发,其中主要的因素之一,是中国能源战略储备和结构调整促使全球能源结构剧烈调整,出现新的能源供需格局。

一方面,为了能源安全,中国着眼于长远布局,不仅跟俄罗斯签订了长期石油天然气合同,跟卡塔尔签订长期天然气供货合同-从卡特尔每年进口大约300万至400万吨液化天然气,跟全球最大的油气公司道达尔先后签订15年+20年液化天然气购销协议(SPA)-液化天然气供货量提升至每年150万吨,不久前跟伊朗签订4000亿美元的石油天然气合同,中俄、中国与中亚国家几条石油天然气管道开通,而且这两年更加大购买和储存石油天然气,仅今年上半年购买天然气就增加了三成,达到3978吨,跃居全球第一;

另一方面,因应气候变化,中国提前布局能源结构调整,限制煤炭发电,大幅减少煤炭进口,现在更宣布停止在海外新建煤电厂。

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国的石油天然气购买、储备和能源结构调整,自然引起国际能源市场剧烈震动。

一方面给自身带来缺电的阵痛造成一个时期的普遍拉闸限电。而作为全球最大的商品供应中心,中国缺电影响生产带来的直接后果,将造成全球商品供应紧张。

——这就是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关键作用

另一方面,中国减少煤炭进口和停建海外煤电项目,将严重打击世界煤炭巨头扩张势头,不少国家的煤电厂将陷入停顿或改变计划,这在一定时期造成不少国家电荒。

当全球意识到当前的危机时,加码天然气已成为过去式,能源紧张骤然而至,石油天然气暴涨让欧洲、英国、印度措不及防,陷入危机之中。

作为基础燃料的能源短缺和价格暴涨,很快向消费产品转移,从草纸、瓶装水到食品短缺及由此引发的价格飙升,已经形成新世纪“石油通胀”。

“石油通胀”在美国最为典型

美国因为疫情期间美元无限度放水,已经触及债务上限,引发全球最高的通胀率,已经连续五个月达到或超过5%,其中食品通胀率超过10%,劳工部通胀率达到8.3%,戳破了拜登的“短期通胀说”,堕入长期通胀轨道。

从历史上看,每次石油危机到来时,大宗商品就会出现衰退,并很快蔓延到加工产品,及至最终消费品,从而导致经济萧条。

此次能源危机因为疫情造成的各国边疆封锁、相互隔离和运输淤塞,加上政治化的贸易战和产业链脱钩或重组,已经出现全球性商品供应短缺,原材料和消费品价格的涨幅已经超过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期间的价格涨幅,预示着新一轮经济危机或大萧条的到来。

我们要准备勒紧裤带,过紧日子了!

最后,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场危机突显从传统石化能源向可再生新能源战略性转移的挑战!

最近一个时期,全球大国忙于推动全面应对气候变化计划,中美的气候政策承诺与落实,欧盟有计划地分配具有约束力的碳排放指标,这一共同行动是推动目前能源紧张和导致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的重要原因。

此次能源危机还凸显出煤炭仍是王者,短期内难以被完全替代!

由于气候影响导致风力发电的输出功率下降,需要提高燃气火力发电的开工率,这一因素也产生影响。

同时,可再生能源能否按照各国设想的前景普及仍是未知数。在朝着零碳目标前进的过程中,也存在现有资源陷入供应短缺、导致能源“供需断裂”的风险。

因此,与国际能源署(IEA)预测2050年全球石油、天然气、煤炭的需求将比2020年分别减少76%、56%、89%不同,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认为,“2050年的需求实际应该下降不了多少”:2050年发达国家需要的一次能源将比现在减少11%,而新兴国家将增加50%以上。从结果来说,2050年的石油需求将比2020年增加36%,天然气需求将增加57%。

此次能源危机是否会促使主要国家重新评估气候政策和减排目标,转而采取渐进方式推进减排计划,目前尚不得而知。

推荐阅读
Facebook 脸书
Twitter 推特
Reddit
Telegram
WhatsApp
Email 邮件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