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魏加宁、刘元春、张维迎重量级智囊为民营企业家说话,反对李光满的“运动式‘革命’”!

在所有重要媒体网站纷纷转发李光满的文章后,四位重量级人物胡锡进、魏加宁、刘元春、张维迎为民营企业家说话,反对“运动式‘革命’”!
365j.me 胡锡进、魏加宁、刘元春、张维迎重量级智囊为民营企业家说话,反对李光满的运动式‘革命! 胡锡进、魏加宁、刘元春、张维迎重量级智囊为民营企业家说话,反对李光满的“运动式‘革命’”!

现在,“共同富裕”成为热门话题,有人将这一话题与最近惩罚网络巨头、打击资本野蛮人、整顿课外教育、批判饭圈文化……联系起来,于是出现一种解读,把“共同富裕”视为新一轮“打土豪分田地”,一些私企纷纷捐出巨款设立“共富基金”。

面对此种局面,李光满的文章应运而生,宣告这一切显示“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

李光满的这篇文章确实挠到了当下中国社会的”痒点”,文章所描述的对娱乐圈、资本圈的整治确实正在发生。

这无异于火上浇油,社交媒体传出各种声音,引起专家学者激辩,官方智囊纷纷出面释疑,表示“共同富裕”不是均贫富,不是杀富济贫。

我观察到几个重量级人物的观点很有代表性,现摘录如下:

这里说的是四位重量级人物胡锡进、魏加宁、刘元春、张维迎。胡锡进大家都知道,后面三位分别是国务院参事、人民大学副校长、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都是体制内高级智囊。了解他们的观点非常重要。

反对“运动式‘革命’”

在所有重要媒体网站纷纷转发李光满的文章后,9月2日,胡锡进却透过微信公众号“胡锡进观察”发文,批驳李光满的文章“对形势做了不准确的描述,使用了一些夸张的语言,背离了国家的大政方针,造成了误导”。

胡锡进指出,推进共同富裕,强化公平正义建设,“这不是什么革命”。

胡锡进批评说,从李光满的文章看,中国仿佛要告别改革开放以及中共18大以来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要形成某种秩序颠覆,真的要革命了,“这确属严重的误判和误导”。

胡锡进反问:“需要搞运动式‘革命’吗?革谁的命?”

很多人都认为胡锡进大嘴巴,爱放炮,但他这一炮没有错。

追求“共同富裕”是共产党人努力奋斗的社会主义目标,现在致力于实现社会公平,解决贫富悬殊问题。但这不是要通过“杀富济贫”的新一轮革命运动来实现。

反垄断要一碗水端平

在目前的舆论压力下,经济界有很多人如上海叶小姐(叶檀)般落井下石,民营企业家个个如霜打的茄子状时,魏加宁公开站出来为民营企业家说了公道话。

魏加宁公开表示反垄断要一碗水端平,首先应该反行政垄断、反国企垄断。

魏加宁指出,民营企业作为创新的主力,对民企应给予制度保障,因为在中国,民营企业占了50%的国内生产总值(GDP)、60%的税收、70%的企业研发投入和社会固定资本投资、80%的新增就业岗位、90%的高新技术产值。

魏加宁不仅是国务院参事,早年也曾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孙尚清的秘书,后来做过吴敬琏的助手,而孙尚清和吴敬琏都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重要贡献者。魏加宁本人也对中国经济贡献良多,比如他主张建中国金融安全网,很早就提出放下凯恩斯举起供给学派等等。

反对杀富济贫

刘元春过去说话四平八稳,近日一番话算是说得比较重的。

他指出,高质量发展是共同富裕的基础和路径,要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可持续性。

针对目前不确定的舆论环境导致的不确定预期,他强调目前的核心是要稳定市场预期,使中国经济复苏的预期保持一种相对高昂的态度,不能中途泄气。

他从7月经济形势总体没有达到预期说起,提及要看到其他几个重要因素,一是目前一些监管政策的推出,在短期里面肯定会产生一些冲击。还有一个更重要因素,目前是“十三五”向“十四五”全面转换的一个空档期。这些因素叠加起来,再加上目前市场预期因素和前段时间治理所带来的市场震动,以及社会上对共同富裕战略认识不清楚所带来的一些情绪性波动。

针对近期的整肃,包括社会对共同富裕的理解,刘元春指出,这些方面可能引起了市场预期的巨大变化。

他说,因为构成市场预期很重要的要素的就是企业家,以及消费者队伍。比如说共同富裕,很多人就理解成劫富济贫,就理解成平均主义,就理解成我们对发展对GDP的要求不高了,这都是错误的认识。

同时对于我们的双碳战略,运动式的方法,可能导致了很多人认识的偏颇,在这里面中国也要有一个清晰的路线图。一方面是国际表态,另外一方面我们自己要把这种战略定位清晰化、科学化。

当心堕入“共同贫穷”

张维迎敢言是有名的,但这次的大胆警告却是震惊四座。

他警告:小心走向“共同贫穷”!

他指出,如果失去了对市场的信念,引入愈来愈多的政府干预,中国只能走向共同贫穷。

9月1日,张维迎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发表题为《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的万言文,指出富人和企业家的创业积极性下降,会影响到工作机会、消费者和慈善事业,并导致国家重新走向贫穷。

这被经济学界称之为“共同富裕万言书”。

在万言中,他提出了不少警句,其中反复说的是,市场经济能更有效地解决贫困问题,提供普通人发家致富的机会,并认为改革开放令中国社会变得更平等、更公平。

他强调,改革开放使中国社会变得更平等、更公平。市场经济给普通人提供了走出贫困和发家致富的机会。市场经济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平等的一种制度”。

他还特别强调,政府和慈善组织在解决贫困上是可有所作为,但只能做的是把财富从一部分人手里,转到另一部分人手里,不可能无中生有。

他说,正是企业家创造了财富;如果企业家没有积极性创造财富,政府也就没有钱转移支付,慈善事业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一管就死”的魔咒

此外,9月4日,《南华早报》发表评论称,中国在经济管理方面依然没有摆脱“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诅咒,每当最高层直接出面推动经济转型,必然造成经济全面收缩。

从阿里巴巴控制《南华早报》的背景看,其评论可能带有像马云这些民营企业家的担忧,也可以视为是从侧面为目前民营企业家的境况发声。

    但不能不说,这种担忧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反应了目前“仇富”舆论压力下的一种恐慌,呼应了胡锡进、魏加宁、刘元春、张维迎等重量级专家的观点。

目前,阿里巴巴响应当局“共同富裕”口号,宣布将投入1000亿元人民币设立“共富基金”。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