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把大义凌然的胡主编吓得“瑟瑟发抖”尿裤子了?

胡锡进发了一条微博,说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社死”,害怕得瑟瑟发抖。
365j.me 是什么把大义凌然的胡主编吓得瑟瑟发抖尿裤子了? 是什么把大义凌然的胡主编吓得“瑟瑟发抖”尿裤子了?

8月26日,胡锡进发了一条微博,说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社死”,害怕得瑟瑟发抖。

胡主编微博全文是:

“想想自己这些年说过多少不严谨的话,想想每次台上发言时台下有多少人举着手机拍录…… 下一个社死的会不会轮到老胡我了?想着想着我就瑟瑟发抖起来……”

这还没完,最精彩的是,胡主编接着说道:

“师傅:厕所在哪?我憋不住要尿裤子了……”

看起来,胡主编是真害怕了,居然“瑟瑟发抖”,居然“要尿裤子了”!

胡主编一向是大义凌然、勇往直前的大侠呀,是什么让他害怕成这个样子?

胡主编说了,害怕“下一个社死的”是他。

这可能跟中国青年网8月25日发的一篇《如何让一个人“社会性死亡”》(简称“挖坟”)文章有关。文章谈的是网络暴力,得出一个结论:“挖坟”!

文章说:“当一群人满面红光地挥舞着‘洛阳铲’在你的微博微信上蹿下跳,他们挖的就是你的‘社死’的坟墓。”

这里使用了两个毛骨悚然的词:

一个是“洛阳铲”。这个“洛阳铲”,是20世纪初,中国河南洛阳附近村民李鸭子发明的,最早广泛用于盗墓,后成为考古学工具。

呵呵,就是专门用来挖别人家祖坟的器具,鬼见鬼发抖!

再一个就是“社死”-“社会性死亡”的简称。意思是指在公众面前丢脸丢到没脸见人,只想地上有条缝能钻进去的程度。

 在社交媒体上,用刨祖坟的“洛阳铲”,去挖已经“社死”的你,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人肉”,把你祖宗八代“人肉”出来鞭笞。“

中国青年网那篇“挖坟”的文章如是说:

“网上给这类“挖坟”爱好者的定义是:一群隐藏在互联网各个角落的全能型侦探,他们热衷于通过各种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寻找目标对象的“黑历史”,尤其令公众人物闻风丧胆。”

你说残忍不残忍?你说暴力不暴力?你害怕不害怕?

这种网络暴力可以瞬间摧毁任何一个公众人物,令他们闻风丧胆!

有人说:“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人设挖不倒。”

这就是说,只要有心,总能通过各种蛛丝马迹“人肉”到一些目标对象的“黑历史”。

连大义凌然的胡主编都害怕了,可将暴力和残忍到了何种地步!

浏览了胡主编最近十来天的微博,绝大部分都是谈国际问题的,很少谈国内问题。除了8月26日的那条感受,8月27日他谈了艺人丑闻,感叹“连环雷爆炸一般的这些信息”,感叹“出事的明星没有意识到蹿红意味”。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蹿红”不就是突然名声大祚吗,还有不出事的?!

其中是否反衬了胡主编对于他“太有名了”(蹿红)的担忧?

胡主编8月31日的微博的心情跟上两条差不了多少。

胡主编在微博中说:窃以为,人在舆论场上不能“狂”,它应包括以下含义:

不要以为自己比政府更有使命感,更有智慧,也更正派。

不要以为自己比法律还公正。

不要以为你比自己的批评对象更有道德。

不要以为只有你做的一切才是在做公义的坚守。

不要说什么都用激烈、极端的词汇。

胡主编已经认识到在舆论场上“不能‘狂’”,特别告诫“不要说什么都用激烈、极端的词汇”。

胡主编是担心一不小心,被“人肉”出这些年说过的那些“不严谨的话”导致“社死”,更或者在“社死”之后还要被人用“洛阳铲”挖自己已经“社死”的祖坟?

老胡的担心,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挖坟”一文举例,有个人气高的综艺选秀男艺人,被人“挖”出当年14岁时曾在微博上点赞侮辱女性的内容,瞬间摧毁了他的人设。“挖坟”的可不管少年时期的他有没有形成稳定的价值观。

“挖坟”还举了两个典型的例子:

一个是科幻作家刘慈欣,10多年前的贴吧小号被挖了出来,尬吹自己、批判同行,宣泄自己对工作和母校的各种小情绪,原本的大神人设马上被网友贴上了“猥琐油腻”的标签。

另一个是奥运会冠军杨倩,刚从东京比赛场上回来,又被舆论场反复审视,有人发现她曾晒出收藏的耐克鞋,便给扣了顶“跪族女孩”的帽子……

哎,还是应了那句俗话“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人设挖不倒。” 实在挖不倒你,还能搞一番“株连”。

法国17世纪的政治家黎塞留有句名言:“给我这个世界上最诚实的人写的六行字,我一定能从中找到足够的理由来绞死他。”

“挖坟”里有段话很深刻:

“只要决心搜寻证据,任何人都会不道德。生活在一个一切言论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的网络世界里是危险的。无论你多么小心透明,总有闲得慌的网友把你过去的人生舞出精彩来。”

如果有人刻意用显微镜去扫描一个人的方方面面、前前后后,有谁能不检验出斑斑点点?

就连张文宏这样的人也会被人挖出“黑历史”来,在复旦大学说明调查结果后,一些人还是不依不饶,拿起“洛阳铲”,拼命挖张教授的“社死”坟。

这些年来,在社交媒体上叱诧风云的大咖们,哪个没有说过“不严谨的话”,不仅说过,而且是太多太多了。

就如胡主编自己就说过发钱等于没发的胡言和千枚核弹之类的狠话,惹得网上一片反对的声音。

所谓树大招风,互联网上有太多人看不惯胡主编,加上文人相轻,再加上“环球“内部想要整倒胡主编、取而代之的大有人在。

想想看看,有多少人想要胡主编”社死”,多少人千方百计要挖胡主编的“黑料”。

更让人害怕的是网络上没有辨别是非的过滤器,一旦有什么被抖到网上,网民们会按照爆料者的设计,一哄而上,口诛笔伐。这情景犹如阶级斗争年代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汹涌澎拜的情绪发泄顷刻间将你吞没。

所以,胡主编的害怕并非空穴来风,他的担心是有缘由的,也是情有可原的。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