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中首次被美国反超 中国经济出大问题了?

目前,国际经济中出现两个异议现象:一是中国经济增速持续的快速下滑,一是美国经济强劲反弹,增长率首次超过中国,估计这一趋势还会持续下去。
365j.me 中国经济出大问题了 竞争中首次被反超 竞争中首次被美国反超 中国经济出大问题了?

今年上半年中美关键经济数据出炉,对比让人大吃惊。

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2.7%,比一季度回落5.6个百分点。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回落主要在二季度!

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18.3%,增长幅度很大;而二季度只增长7.9%,比一季度回落了10.4个百分点,可谓大幅度下滑。

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发布了GDP统计报告,上半年美国GDP同比增长6.2%,其中二季度同比实际增长12.5%,环比年化增长6.5%

二季度,美国GDP增速反超中国4.6个百分点,反超幅度有点大!

这是自1990年以来首次出现美国GDP增速超过中国!

综合西方媒体报道甚至乐观的认为,美国和中国在经济成长竞赛中已经互换位置。

华尔街日报称,这将使北京试图取得全球最大经济体地位的时间大大延后。

关键是,许多经济学家指出,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中,美国应会保持这种GDP增速超越优势。

穆迪预测,从今年第2季开始,美国GDP年增率将连续5季超过中国。凯投宏观和牛津经济研究公司也预测会出现类似趋势。

就是说在未来5个季度中,将继续这一趋势。

这就意味着2022年美国将继续保持高于中国经济成长率。

IMF将美国2021年经济增长预估大幅上调至7%!

外界认为,美国经济如此强劲复苏,20年来绝无仅有。

与此同时,国际组织和经济学预测中国下半年经济增速将会低于6%,由此下调中国GDP2021年全年增长率,大大低于今年年初预测的增长8.4%的水平。

中国经济增长突然大幅下滑,首先出现在7月份。

诡吊的是,国家统计局公布7月中国经济数据时,所有指标都有,包括工业增加值、投资、消费、物价等宏观数据,但唯独没有GDP这个最重要的宏观指标。

而且至今查不到这一数据!

国家统计局为何隐瞒GDP这个最重要的宏观指标而不报?是不是很难看?——即使如此,也没有必要隐瞒吧,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据外媒报道,中国7月份GDP增长低于6%,大幅回落

不仅如此,仅从国家统计发布的数据来看,7月份(不包括GDP在内)主要指标增速均低于预期,回落幅度较大。

——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4%,低于预期增长7.9%1.5个百分点,比前值增长8.3%回落1.9个百分点;

——1-7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3%,低于预期增11.3%,几乎与前值增加0.35%持平,投资这驾马车中的制造业、基建、地产增速均不同程度回落;

——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8.5%,低于预期增10.9%2.4个百分点,环比负增长0.13%——这意味着消费萎缩与下降;

——7月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1%,高于前值5%……

但令人不解的是,国家统计局面对公众,仍然使用国民经济“稳定发展”、“平稳增长”、“总体稳定”、“发展向好”这些长期一贯的词语,报喜不报忧。更乐观表示:“主要宏观指标有望保持在合理区间”。

7月GDP增速低于6%,各项关键数据回落速度加快,全面不及预期,谈何“保持在合理区间”!

如何评判中美经济这种罕见反差?

综合起来,外界认为,美国经济强劲有两大原因

一是尽管美国经济重返轨道所花时间比中国更长,但美国推动经济复苏所投入的资源远超过中方,包括加快疫苗接种、推出大规模刺激措施和将利率降至趋近于零,刺激美国经济踏上加快复苏的轨道;

二是美国政府推出大规模纾困措施,致使美国家庭累积了2.6万亿美元的超额储蓄,几乎为中国的7倍。由此在疫情好转时,突然释放出来的消费和投资需求远超预期,刺激经济快速增长。

代价是高通胀率。

至于中国经济为何出现回落速度加快、全面不及预期,国家统计局认为有五大原因,其中三个原因跟疫情有关:疫情造成的基数效应、疫情影响国内消费、全球生产恢复对中国的需求高峰已过;两个涉及投资,如基建行业持续低迷、房地产投资增速快速走低。

实际上,基建行业持续低迷也跟疫情有关。

疫情成为解释一切问题的一个箩筐,什么都可以装进去,而且是说得过去的理由。

但这是全部原因吗?

我们承认疫情是主要原因之一,但对于疫情的企业停工停产和部分企业倒闭,政府没有实施救助计划,对停工待业的职工也没有采取纾困措施,不仅影响了生产恢复的持续性,在疫情好转时也抑制了投资和消费的报复性回升。

除了疫情,还有7月份全国各地的水灾、洪灾,这是客观存在的因素。

国家统计局有一点说对了,就是宏观调控房地产,导致房地产投资增速大幅下滑。

国家统计局没有提及的是,国家加大反垄断力度,整顿蚂蚁、滴滴等,尽管必要但其影响是全面的。

与此同时,全面整顿医疗、教育和互联网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也不可小觑。

而且这些涉及的主要是民营企业,是否会产生寒蝉效应,影响民营企业投资与发展?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的乘数效应可能超出政策制定者的预期——我们不知道是否事先经过评估。

此外,地方政府和企业债务的急剧增加及随之而来的宏观调控,也会影响投资。

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增长连续下滑所产生的累积效应,将极大消耗人口红利,不仅影响经济发展,也影响消费趋势。

可以说,诸多因素交织在一起产生共振,导致了经济增速大幅下滑。

而且,这种情况似乎是近十年来经济增速持续下滑的延续。

中国GDP增长率从2010之前的两位数一路下滑,至2015首次跌破7%,持续到2019年跌破6%,为5.95%。

《中国工程科学》2017年第19卷第1期刊载文章“2016—2035年中国经济总量及其结构分析预测”,预测了未来20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及其结构变化。

文章预测,在基准情景下,2016—2020增长率为6.4 %,2021—2025增长率5.6 %,2026—2030增长率4.9 %,2031—2035年增长率4.5 %。

也是一路下滑的趋势。

我们无从评判如此长期的走势,但就目前的情况看,的确正在形成一种增长率持续下滑的趋势。

导致这一趋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复杂的,需要集思广益,综合评估。

中国的传统是着眼于长远规划,但实际上10年、20年后谁也说不清。

凯恩斯有一句直观、生动的名言:“从长远看,我们都已死去。”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