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心悸:乌有之乡用“阶级斗争”鞭挞张文宏及其支持者

张文宏“与病毒共存”的说法引发了巨大争议,网络上已经形成了挺张与批张两大阵营。
365j.me 令人心悸:乌有之乡用阶级斗争鞭挞张文宏及其支持者 令人心悸:乌有之乡用“阶级斗争”鞭挞张文宏及其支持者

这本是正常的争论,但乌有之乡近日参与进来,采用文革式的话语鞭挞张文宏及其支持者,把一场防疫策略的讨论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把张文宏的防疫主张抹黑成为资产阶级、甚至帝国主义服务,就显得极其不正常了。

8月12日,乌有之乡网站刊登了署名“子午”的文章:“张文宏真的是为穷人说话?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如果说高强只是喊喊口号,这个子午则高高拿起皮鞭,理论联系实际,狠狠抽张文宏及支持者,让人不寒而栗​!

作者在描述了他所说的“挺张派的辩护说法”后,引述张文宏去年9月20日的一段话:“新冠死掉的人不影响美国的整体寿命,就是一个非常自然的疾病事件;反之,如果经济崩溃掉了,很多人失业,很多人要跳楼,死掉的人更多”。

于是说张文宏“在为美国政府放开管制‘消极抗疫’进行辩解”-这是哪跟哪?

然后又谈到张文宏今年4月20日解说“为什么要打疫苗”,讲到“我们不打疫苗,世界就不能开放,世界就会进入一个经济危机,经济危机要死很多人,到时死的都是穷人”,“到时我们一开放,就会有病例漏进来,这时候大部分人都接种疫苗了,这个病毒引起的风险就会降级到现在的流感”。

于是断言张文宏反对“严防死守”-张文宏是在以其专业判断强调打疫苗的重要性,这有错吗?

更有甚者,文章说国外媒体“反复敦促中国放开管制”是在“配合张文宏”-这就上升到张文宏是否涉嫌“卖国”的高度了!

文章在论及“严防严控、动态清零”的代价时,严厉指责张文宏的观点“表面上站在穷人立场,却又是在歪曲、夸大事实吓唬穷人。”

只因为张文宏说到如果把整个国家都封掉会有严重后果,包括失业等社会问题。

实际上,张文宏是针对疫情初期的“封城”所说,意思是各地不必要一哄而上,都去照搬这一方式。

作者说他没有断章取义张文宏讲话,但却转移话题说“动态清零”的情况下,并不存在张文宏说的“城市与城市之间不要通航”,“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待在家里”,中国的老百姓照样正常工作、出行、旅游;只有在病毒突防的情况下,局部极少数地区才需要封控。

还拉“社会主义制度”做挡箭牌,说“严防严控、动态清零”根本不会带来所谓的失业和下岗问题。

    作者非要把一个流行病学的专业问题政治化,跟社会制度挂钩,宣判张文宏政治上的死刑。

作者用当下的现状怼张文宏去年所说疫情初期“封城”的状态,这是典型的鸡鸭对话。

更何况疫情及其带来的“封城封区”必然会影响经济,也必然会影响就业,这跟社会制度无关。

作者联系到去年外贸增长,说到:“别说外贸经济还没有萎缩,就算萎缩了,那也是好事不是坏事?这难道不是尽快启动经济内循环的大好契机?”

听到这里,越发感到味口不对,让人想起过去年代那句话:只要路线对头,多大的损失都算不了什么!

这是万万不能同意的!

外贸萎缩竟然是“启动经济内循环的大好契机”,岂不荒唐!

这还不算什么,下面的阶级斗争观点才算得上黄腔走板和让人心悸:

文章说:“在全球病毒肆虐、生产力集中在中国的前提下,出口经济的大幅增长并不完全是什么好事。目前的生产方式仍然是私有制下的雇佣劳动,对外出口的增长固然稳定了就业,但资方通过对剩余价值的榨取获益更大,出口增长等于进一步拉大了社会贫富分化;目前的商品出口,主要收获的是来自美欧发达国家的“白条”、进一步形成外汇储备,并不是真金白银,甚至其他第三世界国家也是在打“白条”从中国进口商品。“白条”的大幅增长等于埋下了巨大的债务隐患,笔者一直担心的美国撺掇其他国家联手敲诈中国的局面也就有可能出现。

“想要实现内循环,只能是节制资本、均贫富。这样的改良主张当然近乎“妄想”,但左翼考虑问题,这样的“妄想”总好过跟着资方去鼓吹“恢复全球化贸易”吧,左翼也持后者的想法,那屁股就不是一般地歪了。

文章得出结论:挺张派所谓的“理性”根本上是资本主义的逻辑,是资产阶级的理性,绝不是无产阶级的理性。

文章接下来用病毒的变异和扬州的案例来论证“开国门”的危害,由此得出另一个结论:

即便中国完成了“全员接种”的目标,也绝不能像张文宏说的那样“开放国门”、“让国外打了疫苗”随意进来,更不能像帝国主义媒体敦促的,让中国放开管控。

感觉作者仍然活在清朝那个闭关锁国的古老年代里。

文章话锋一转到穷人与富人的阶级关系上。在说了一通病毒突防首先受害的就是“穷人”,鞭笞西方资本把一场大流行当作了发财致富的大好机会之后,指出“在私有制和雇佣劳动已经普遍存在的中国,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文章举例南京机场的保洁员工、武汉发生聚集性感染的工地建筑工人、扬州菜市场和棋牌室的那些老人,说他们“他们从事着最辛苦的体力劳动,忍受着最残酷的资本剥削,却无法享受到应有的个人防护,从而也就成了病毒突防的首要对象;而那些出入豪车、住独栋别墅的富人们自然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作者描述的可能是事实,但跟阶级关系和阶级剥削并没有逻辑上的联系。

于是,作者下了第三个结论真要是站在穷人立场,为穷人说话,就完全不应该讲出“开放国门”那种混账话。

后面,文章大篇幅谈论王明的“御敌于国门之外”、蒋介石对日不抵抗政策和辽沈战役先打锦州关门打狗,东扯西拉,只为了得出结论:

全面防守、“御病毒于国门之外”!

最后,文章扯到了“全球防疫战与反资本主义斗争”,谈到跟抗疫毫不相干的资本的流动性和劳动者的贫困化,谈到公有制下的社会财富公平分配足以消灭了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要求西方无产者“应该是一手抓防疫,一手抓反资本主义的斗争,通过自己的抗争迫使美欧的资产阶级政府采取更加积极有效的防控措施”。

在作者心目中,西方国家的人民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他去“解放”。

怎么感到作者的身子进入了21世纪,思维却停留在古老的过去,迷恋阶级斗争那一套。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