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为郑州雨灾护短 从朱镕基痛斥九江豆腐渣工程说起

郑州一场暴雨引发对该市“海绵工程”是否失灵的巨大争议,不少人质疑,花费了500多亿的巨大工程,为何不起作用?
365j.me 绝不能对海绵工程护短 从朱镕基痛斥九江豆腐渣工程说起 请不要为郑州雨灾护短 从朱镕基痛斥九江豆腐渣工程说起

    郑州一场暴雨引发对该市“海绵工程”是否失灵的巨大争议,不少人质疑,花费了500多亿的巨大工程,为何不起作用?

跟预料的版本一样,河南官方和相关专家都为“海绵工程”辩护。

河南官方说这是“千年一遇”、甚至“突破历史极值”的特大暴雨,于是媒体呼应道,这样的灾害不管是发生在全世界哪一个城市,都不可能平安渡过——话说大了、说过头了!

实际上,且不说根本没有千年统计数据,仅与46年前的“758特大暴雨”(1975年8月河南驻马店地区特大暴雨)相比,此次雨量就远没有它大!

对比两场暴雨,“758特大暴雨”1小时、3小时、6小时、24小时、72小时的降雨量,都远远大于此次暴雨同时间降雨量。

“758特大暴雨”当时也被定义为千年一遇的罕见天灾。

专家们对“海绵城市”进行了很多的解释,说一千、道一万,中心意思是“海绵城市”只能应对中小雨的径流蓄滞问题,最后归结为“罕见天灾,不是海绵城市能够应对的”。

引申到郑州,说虽然是海绵城市,但是海绵也是有“限度”的,又不是无限吸水的黑洞。

呵呵,说句不客气的话,这都是在“护短”!

这让我想起当年朱镕基总理痛斥九江豆腐渣工程的一段往事,默默的进行了对比。

1998年8月7日九江发生长江大堤溃决,根据相关报道,当天中午1:20时,长江重要枢纽九江市城防大堤在位于城西4公里处发生决堤,被撕开50多米的口子,江水直扑城区。

媒体关于这个“豆腐渣”工程的报道大同小异,基本上是倒塌的九江大堤中没有发现钢筋,而是用竹筋代替钢筋等等。

两天后的8月9日下午4时45分,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鎔基乘专机抵达九江,立刻转乘快艇驶向九江大堤溃决处。

在快艇的小会议室里,朱鎔基就决口处的长堤工程质量质询涉事人员。

当朱鎔基问到,现在倒塌的墙里有没有发现钢筋?是否有用竹筋代替钢筋的现象?这样的堤有多长?

介绍者回答说,未发现有钢筋。

朱鎔基听后眉头紧锁,异常严肃地对在座官员说,你们不是说固若金汤吗?谁知堤内是“豆腐渣”!

朱鎔基大怒:这样的工程要从根查起,对负责设计、施工、监理的人员都要追查。人命关天,百年大计。千秋大业,竟搞出这样的“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腐败到这种程度怎么得了?”

相关报道称,此前朱镕基到九江视察时,九江方面汇报说大堤“固若金汤”。

据悉,九江长江大堤是在1954年特大洪水过后的大坝基础上加固而成,外侧由钢筋水泥浇筑,有一道伸向江中的斜坡。1996年,九江市又在混凝土防护墙上加筑了一条一米高的防浪墙。

从堤脚到防浪墙有将近6米的高度,水利专家和九江方面都认为“万无一失”,但还是溃堤了!

除了工程质量,还有渎职问题!

据时任江西省原水利厅厅长刘政民所讲:九江溃口的原因,是抢救不及时、不得法才形成堤内管道而导致大堤溃口。

长江九江大堤关系几十万、几百万人乃至几千万人身家性命,号称固若金汤的大堤竟然是豆腐渣工程,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朱镕基总理没有护短,也没有偏信地方政府和专家辩护,黑着脸要求一查到底!

就在朱镕基大骂九江大堤是豆腐渣工程的一个多月前,1998年7月4日至5日朱镕基和温家宝到九江市视察防洪工作,在相关省、市领导会议上,朱镕基说:“守住长江大堤论功行赏,长江大堤失守是要杀头的。”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当年康熙皇帝对下属官员就是这么下的命令:“如果黄河决了口子,让他们提头来见!”

后来黄河真的决口,两位负责的河防高官无脸去见皇上,投黄河自尽。

“削藩、河防、清运” 是康熙皇帝要亲自过问的三件重大事情。“河防重”、“河防重”、 “河防重”,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

与朱镕基的“长江大堤失守是要杀头”的追责态度相比,河南地方官员的“护短”是不是很可笑!

虽然不能断定郑州“海绵城市”就是豆腐渣工程,但是否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没有要检讨、改进的地方,为何一场暴雨就将整个城市泡在了水里?

公众的质疑不是没有一些道理,即便你不满意,也不能给人家贴标签,而回避问题实质。

说到“海绵城市”,这里多说几句话:

十年前搞“海绵城市”工程时,是这样说的:这是一项(21)世纪工程!

“海绵城市”是作为新一代城市雨洪管理概念提出,旨在通过跨尺度构建水生态系统,并结合多类具体技术建设城市水生态基础设施,使城市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雨水带来的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所以也称之为“水弹性城市”。

这个水弹性城市就是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需要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实现雨水在城市中自由流动。

简言之,就是让城市雨水通畅排泄,从根本上解决城市各种雨洪、内涝问题。

再简单一点,就是让城市不怕雨水侵袭!

正因为如此,“海绵城市”列为2017年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作为“启动消除城区重点易涝区段三年行动”的重大计划。

为此,国家不惜花费巨资,中央财政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给予专项资金补助,直辖市每年6亿元,省会城市每年5亿元,其他城市每年4亿元,一定三年不变。

列为国家级的如此宏大工程,如果仅仅防御中小雨水,一遇暴雨就成灾,何谈“世纪工程”,说句不好听的:何必如此大动干戈?

郑州雨灾给所有城市发出了警示,都需要反思、检讨和重新评估花费巨资建设的“海绵城市”是否经得起暴雨袭击,而不要等到下一次或下一个城市发生郑州式雨灾时,又重复着类似河南方面对雨灾的那一套说词!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