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正视的问题:股市不振、房地产骨牌倒下、债务暴增、农民工逃离城市……

当我们激昂高歌一个又一个胜利时,千万不要得意忘形,要警惕已经或正在出现的那些严重问题和潜在的风险!
365j.me 必须正视的问题:股市不振、房地产骨牌倒下、债务暴增、农民工逃离城市…… 必须正视的问题:股市不振、房地产骨牌倒下、债务暴增、农民工逃离城市……

当我们激昂高歌一个又一个胜利时,千万不要得意忘形,要警惕已经或正在出现的那些严重问题!

首当其冲的是在美国制裁下,中国半导体陷入困境-当然主要是我们自己技不如人!

日前,中芯国际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被问及与台积电的落差时,中芯联席CEO赵海军并未正面回应,但表示中芯国际目前主要满足战略客户所需,而55奈米及40奈米产线就已能完全满足大部分客户的需求了。

请注意:台积电目前的主要生产5-7奈米先进制程,而且3奈米也将量产,2奈米已经研发出来。

赵海军的话让人感到中国在半导体领域不知落后台积电多少档次,远不止两代、三代!

赵海军解释说,各个制程如同列车的车厢一样,先进制程、成熟制程都是列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中芯国际20年前增加的车厢,至今仍可创造良好的效益。

这话又让人感到,中芯国际落后台积电至少20年!

在回应如果ASML不再出售光刻机给中芯,有无应对方案时,赵海军仅表示,不回答假设性问题,因为每个人承受风险的能力不同,对于百万分之一的风险作出百分之百的防范,也不是企业正常经营的方法。

看来,关键卡在光刻机上!

关键技术被卡脖子,差距如此巨大,最好少一些表功和沾沾自喜,而是脚踏实地,沉下心来“十年磨一剑!”

此外,还有如下大问题:

    股市长期不振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不能理解是的,一直在宣传中国基本面向好,但A股自2007年达到峰值,一路狂跌后,就再也没有好起来。

原本股民寄希望于近年转熊为牛,但似乎难以如愿。

有砖家总在说什么“黄金坑”,将开启大牛市行情,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近来,中国沪深股指双双下行,上证综指跌破3600点,大多数行业板块告跌。此外,香港股市亦普遍下跌,央企中石油、中石化跌超4%。

6月29日,A股大多数行业板块告跌:上证综指以接近全天最高点的3601.68点小幅低开,此后缓步走低并失守3600点整数位,下探3570.53点后,沪指收报3573.18点,跌33.19点,跌幅为0.92%。

深证成指也未能守住15,000点整数位,收报14,999.80点,跌150.37点,跌幅为0.99%。创业板指数收盘报3406.24点,跌幅为0.19%。科创50指数相对抗跌,收盘报1562.08点,跌幅仅为0.06%。

绝大多数股民都被牢牢套住,亏了血本——这可是影响亿万民众民生的大事情!

各国政府都是把拯救股市作为稳定经济的大事来抓,走上市场经济的中国不应该如此吗?

房地产骨牌倒下

20年来,一路高歌猛进的房地产害惨了中国。不得不说,收紧房地产政策,压制房价虚高是全国大多数民众的心愿。

其实,调控房地产的办法非常简单,只需要管住信贷这个口子就行了!

近日,杭州、广州、南京、武汉、郑州等多个城市传出暂停二手房停贷的消息。据媒体查证,尽管银行未公开表示“停贷”,但确实存在银行贷款额度紧张,大多会这样说:“放贷时间不确定”、“可能要排队到明年”、“节制接单”,甚至会说“不接二手房案子”。

据贝壳研究院6月数据,其监测的72城市中有24个城市首套房贷利率上浮,22个城市二套房利率上浮,没有一个城市下调房贷利率。

据中国知名财经专栏作家“凭栏欲言”观察,在房地产领域,各种信号密集出现,显示房地产不再被视为中国经济的支柱。

随着央行货币政策从去年6月开始关紧“放水”龙头,广义货币(M2)下降,失去“水量”苏宁、恒大等巨型公司命悬一线。

在期待终结房地产上升大周期的同时,另一方面,房地产泡沫破灭可能成为威胁金融安全的最大“灰犀牛”。房地产行业已经成为中国债务风险最为紧绷的一环!

企业和家庭债务暴增

过去10年,中国债务大幅加,成为最大的潜在危机之一。

近几年来,我们试图转换经济增长模式,减少对借贷拉动经济的依赖。但是,新冠疫情爆发,去杠杆的进程几乎停顿下来,又恢复放宽贷款模式,社会融资规模快速增加,致使债务继续攀升。

英国巴克莱银行的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的信贷增长2020年底为13.3%,今年年底,预估在10%至10.5%之间。

国际金融协会(IIF)去年11月的一份报告指出,面对疫情危机,全球政府和企业开启“债务海啸”模式,发达市场的总债务与GDP之比在2020年第三季跃升至432%,新兴市场达到近250%,中国的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则在2020年第三季飙升至335%。

  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中国债务水平在2020年第三季度达到GDP的290% ,创历史新高。其中企业在全国总债务中占比很大,占GDP的160%以上。

  BIS数据还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家庭债务暴增约3800亿美元,几乎是美国增量的4倍。

  中诚信的研究院副院长袁海霞,今年1月7日在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21期)上演讲时判断,2021年中国债务规模在336万亿人民币左右,宏观杠杆率会攀升到296%的水平。

以经济规模衡量,中国债务在2020年飙升至破记录的水平。长期“大水漫灌”推高的那些债务,成为风险涌动的暗流。

农民工逃离城市

当下出现一个新现象:从回乡农民工拒绝重回城市!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好几百万的农民工没有回到大城市工作。截至今年3月底,农民工比2019年同期减少了246万人。

其中的原因,除了新冠疫情影响外,主要是一二线城市提高产业发展门槛,就业机会减少;生活成本过高;严格的户籍制度阻止农民工享受城市住房(保障住房个廉租房)、教育、医疗等待遇,让农民工难以在大城市中生存。

再就是农民工老龄化:过去12年里50岁以上农民工数量增加了1倍,占比达到了26%。对于许多农民工而言,只能在城市做一些苦活、累活、脏活,都是低端工作,而且工作条件非常苛刻,让他们生活艰难!

有分析预测,未来若干年,农民工回流农村的逆向移民将加速!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大规模开发正在逆向转动?这会不会阻碍中国城市化进程?

这是否意味着,城乡二元结构进一步硬化,造成中国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

而且,大量低端劳动力从大城市流出,造成人工短缺,也将影响大城市的服务业发展,特别是苦活、累活、脏活的建筑、运输、清洁、餐饮等。

忠告一些城市政府,不要再搞驱赶“低端人口”运动了,再搞下去,就找不到人工了,人工就会暴涨了!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