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撕破脸:特鲁多正在制造第二个孟晚舟冤案!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正式宣布,同时解雇任职于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以及她的丈夫、生物学家成克定。
365j.me 再次撕破脸:特鲁多正在制造第二个孟晚舟冤案! 再次撕破脸:特鲁多正在制造第二个孟晚舟冤案!

加拿大向华裔病毒学家开刀

今年年初,加拿大公共卫生署正式宣布,同时解雇任职于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以及她的丈夫、生物学家成克定。

据了解,加拿大国际微生物实验室是全球15个具有四级生物安全水平的实验室之一,保存有包括“埃博拉”病毒、艾滋病毒和炭疽病在内的最致命的人类和动物病毒,是级别最高的实验室。

被解雇前,邱香果是该实验室特殊病原体计划的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部门负责人,也是曼尼托巴大学医学微生物学系教授。

公开资料显示,邱博士可谓是加拿大病毒学界的一面“头牌”。在免疫学、疫苗开发、暴露后治疗和埃博拉等病毒的快速诊断方面成绩斐然。

她与同事盖瑞·库宾格共同研发的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ZMapp拯救了很多生命,为此而获得了2018年加拿大总督创新大奖,由加拿大第29任总督亲自为她颁奖。

实际上,早在2019年7月5日,邱香果夫妇及他们的学生就被加拿大情报部门,从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强制带走。

几个月前,就有电脑技术人员进入邱香果的办公室并更换了她的电脑,她定期去中国的访问行程也被取消。

而后,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以出现所谓的“政策违规行为”,将邱香果夫妇除名。同时,皇家骑警介入调查,骑警发言人席瑞尼曾表示:“在此项调查中,公众安全没有受到威胁。”

两大关联事件浮出水面

因为邱博士的名气,加上下面两个因素,此事在当时备受关注:

(1)2019年6,德里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所在的马里兰出现千余例“白肺病”, 美国疾控中心以发现多项安全违规行为为由关闭了该实验室;

(2)2020年2月4日,邱博士的好友、加P4实验室创建者Plummer突然暴病而亡。

这两件事跟邱博士被强制带走一事是否存在某种关联,不得而知,只是当时加媒曾将它们联系起来。

更诡异的是,邱博士夫妇被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加政府也一直没有透露调查详情。

不知道为何直到当下才正式宣布解雇邱香果夫妇!

“孟晚舟案”同等级事件

正因为名气很大,这一事件被视为“孟晚舟案”同等级,而再次成为加拿大政坛和媒体关注焦点,但围绕着事件,依旧是谜团重重。

加拿大联邦三个反对党一直追问自由党政府,邱香果夫妇是否因涉及间谍行为被解雇?皇家骑警(RCMP)有关两人的调查包括了些什么?

加拿大的记者们通过“信息公开法”得到了部分经遮盖的相关文件,并陆续进行了报道。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被问及“邱香果夫妇是否是中国间谍”时称,自己不了解事件,并称“中国和加拿大有一些科技合作,这很正常,不应该被政治化”。

问题在于加政府始终拒绝提供未经遮盖的相关文件信息。他们给出的标准答案是,信息涉及隐私和敏感信息,披露当中细节会“影响加拿大的国家安全”,甚至“损害国际关系”。

这情形似乎跟孟晚舟案高度相似:都是以“影响国家安全”为名,拒不披露调查详情!

通过加媒跟踪调查报道,大体上可以知道给邱博士夫妇“定罪”的两个关键环节:

——与中国军方医学同行合作撰写学术论文。据加《环球邮报》多篇调查文章披露,2016年至2020年间,中国军方医学同行与加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特别病原体研究小组”7位研究人员共同署名发表了6篇学术论文,邱香果合作了其中的五篇,成克定合作了一篇。

这些论文包括了针对埃博拉病毒、拉沙热、以及裂谷热等传染病的实验研究,有两篇称他们“隶属于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和中国军事医学研究院”。

——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寄送埃博拉等危险病毒。加媒体整理的时间线显示:2019年3月31日,邱香果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寄往武汉病毒研究所。

随后,皇家骑警于当年5月24日对邱香果展开调查。

《环球邮报》调查文章称,是加安全情报部门敦促政府取消邱香果与成克定在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安全许可。

成为新冠病毒起源阴谋论主角

新冠疫情爆发后,有关“被加拿大微生物实验室停职的华裔病毒学家向武汉病毒所寄送了新冠病毒”的说法,也在网络上广泛流传。

加媒渲染邱香果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很深的关联,是向该所寄送病毒样本的关键人物。

CBC的最新报道称,在2018年至2019年间,邱香果曾5次前往中国,包括一次在武汉病毒实验室进行培训。

不知道是否“新冠病毒来源”的话题太敏感,新冠疫情爆发后,随着美国要求“调查与追责”,加方一直否认邱博士夫妇遭解职与寄送病毒样本有关,更否认与新冠病毒有关联。

加相关机构多次特别说明,邱香果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寄送的不是新冠病毒。

在今年初举行的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听证会上,加卫生部长帕蒂·哈吉再次澄清,邱香果寄送的病毒与新冠病毒“没有关联”。

这些混合的信息引发了人们对事件背后细节的更多揣测,更让人们疑窦丛生:难不成是“此地无银”?

如果真有此事,病毒溯源调查首先应该从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开始,并包括美国德里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它的蹊跷之处太多了!

加政府为何阻止调查记录公开

从事件发生到现在,无论是主管实验室的联邦公共卫生署,还是加拿大卫生部,都对解雇邱博士夫妇一事的原委讳莫如深。

加拿大几个反对党不断要求自由党政府向议会提交未经遮盖的、共250页的相关记录以及文件,但特鲁多政府始终拒绝。

两星期前,加拿大议会就此通过了指责政府“藐视议会”的动议。但这也未能促使特鲁特政府松口。他们给出的官方统一答复是,涉及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

自由党政府甚至史无前例地把下议院议长安东尼·罗塔告上法庭,要求阻止他按议会程序要求查看这些文件和记录。

政府诉下议院议长的诉状中透露的一个新信息是,公开这些记录和文件,“不仅危及加拿大的国土安全,甚至会危及国际关系”。

斯坦芬妮·卡尔文教授认为,一个可能性是,加拿大政府有关邱香果夫妇的“关键证据”是来自某个盟友(应该指美国-作者注),公开这些信息,可能会暴露敏感情报来源。

还有一个猜测是与加拿大内政有关。特鲁多很可能在今年秋季宣布进行大选,以改变目前以少数党执政的局面,因此不希望公开邱香果事件节外生枝。

    由此可见,邱香果事件影响之大!

邱香果会成为第二个孟晚舟吗

现在,很多人关注邱香果事件对加中关系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她会成为第二个孟晚舟案吗?

从2019年7月,邱香果与成克定被带离温尼伯的实验室,到今年初被正式解雇,媒体一直无法联络到二人,也无法得知他们是否仍在加拿大。

CBC的记者曾前往他们在温尼伯的两栋物业,但已经人去楼空。

邱博士夫妇二人似乎失踪了!

调查已经两年多了,但截至目前,邱博士夫妇没有受到任何起诉。这是否意味着根本没有足以控罪的实证!

一个可能是,特鲁克政府担心一旦进入司法程序,根据加拿大证据法第38条,邱香果夫妇有权利要求公布针对他们的所有证据,而他们并没有可靠证据。

当然,特鲁克政府也可以提起控告,但“证据涉及敏感信息源”为由拒绝向法庭提供相关资料。

他们在孟晚舟案就是这样做的!

卡尔文教授表示,邱香果事件会给加中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会否成为第二个孟晚舟案,我们现在不得而知 —— 但它很可能会成为双方复杂关系的一部分。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