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利文扮演当年基辛格的角色 正取代布林肯外交话语权

最近,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抛头露面少了,突然变低调了,而沙利文高调出场机会多了,似乎正在抢夺外交话语权。
365j.me 沙利文正在抢风头 布林肯正在失去外交话语权! 沙利文扮演当年基辛格的角色 正取代布林肯外交话语权

你有没有发觉,美国政坛的风向正在发生微妙变化?

你有没有发觉,最近国务卿布林肯抛头露面少了,面对镜头高谈阔论少了,突然变低调了?

你有没有发觉,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高调出场机会多了,正在抢夺布林肯的外交话语权?

这似乎意味着拜登政府的外交话语权正在从国务院转向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

实际上,从拜登欧洲之行开始,沙利文就崭露头角,高调亮相,风头正劲,而布林肯正在失去外交话语权!

看起来,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或沙利文主导了拜登的欧洲之行,特别是美俄峰会。

首先,沙利文成了拜登欧洲之行的权威发言人。

6月17日,作为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而非国务卿布林肯在白宫记者会上对拜登的欧洲之行进行了总结和介绍。

令人诧异的是,布林肯从欧洲回来后一言未发!

沙利文总结了拜登此次欧洲之行的五大成果,表示最大成果就是自信地展现自由世界领袖风貌,吹捧拜登夺回了前任总统(川普)已经让出的“自由世界领袖的衣钵”。

沙利文继续吹捧:“但拜登此行的意义远远不止这些。这是一组不同寻常的富有成效的、实质性的峰会,取得了真实、具体的成果。”

听起来是不是很肉麻?

但是,拜登一定喜欢听-谁不喜欢听好话?!

就像蓬佩奥竭尽全力吹捧、舔好川普,从而赢得川普欢心一样!

其次,沙利文主导并安排了美俄峰会。

你如果够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拜登与普京通话后,美国国务院没有什么表示,所有关于美俄关系的讲话都来自白宫。

美方正式宣布“拜普会”之际,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就派出代表团抵达日内瓦,做前期准备。

5月24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在日内瓦举行了会谈,商讨拜普会有关事宜。

可以说,是沙利文代表美方主导和具体安排了美俄峰会。

会后,也是沙利文向外界讲述了美俄峰会情况。

现在,沙利文又出来谈美俄关系了!

近日,沙利文以美国总统安全顾问身份对媒体表示,美国将通过俄罗斯采取的行动,来评判俄美领导人会晤的结果。

他说:“拜登总统说的很具体,普京的好坏要看味道,就是说6到12个月内我们能够看到实际情况,而不是靠嘴上说说或者做个姿态,就能够明确,美国和俄罗斯关系是否处于良性通道” 。

他在接受CNN电视台采访时被问及,白宫为何在俄美领导人会谈结果以及俄罗斯将改变做法的问题上持乐观态度。他回答说,拜登总统并没有做这样的表态。

他还强调说,“拜登只把会谈的结果看作是客观现实”。

他最后说:“不是自信,也不是乐观。重要的是核实,我们能够看到,是否两国关系的确能够向更稳定和可预见性过渡”。

就是说,是沙利文而非布林肯主导了对俄政策。

第三,沙利文代表拜登筹划美中峰会。

我在两天前的文章《白宫为何单方面宣布举行中美峰会?》中专门谈到和分析了这件事。

6月17日,美国安顾问沙利文对外表示:考虑安排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会谈,让两国领导人进行有价值的直接沟通

他在讲述拜登欧洲之行时,宣布了这一消息。

沙利文说,拜登正寻找机会与中国领导人见面,并认为20国集团峰会是机会。还说,正在为两位领导人的接触制定正确的方式。

 他信心满满的说:中美峰会“只是一个时间和方式的问题”,并表示将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根据事后美国务院的反应看,布林肯在此前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在沙利文发表声明后,美国国务院才被动反应说,沙利文“是在说总统提出的主张,即个人外交是不可替代”。

而且,怎么品味,都会感到其中透着酸酸的味道,难不成是因为美中峰会的主导者不是美国国务院的缘故?!

第四,沙利文似乎正在取代布林肯成为对欧政策主导者。

除了在拜登欧洲之行高调露面并成为拜登的发言人,还有一个重要信号:左右北溪-2号的政策走向!

美国的北溪-2号政策走向是美欧关系、美俄关系的重要风向标。

从川普到拜登,共同的立场就是阻止北溪-2号推进。他们都试图通过制裁扼杀该项目,一度造成施工建设单位被迫中途退出、工程建设中断,俄德两国面临巨大外交压力。

但为了“拜普会”成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宣布取消制裁北溪-2号,还说此举“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而拜普会刚结束,沙利文就唱起了反调,表示将继续对参与北溪2号项目的俄罗斯公司实施制裁。

6月20日,塔斯社报道,美国总统安全顾问沙利文在接受CNN直播节目时,被问及为何停止制裁“北溪2”项目运营公司Nord Stream 2 AG公司?回答说:“我们已经制裁了几个俄罗斯实体。我们只放弃了对2个实体的制裁,而且他们不是俄罗斯人,其中包括一个德国人和一家瑞士公司。”

沙利文表示,美国总统拜登将继续每90天对参与北溪2号管道建设的俄罗斯组织进行限制。

最后,沙利文正在扮演当年基辛格的角色。

1947年设立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目的就在于协调国防、外交、国际经济政策和情报等事务。所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不仅仅主导美国国家安全议题,而且享有外交话语权。

小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斯蒂芬·哈德利曾指出,“担任国家安全顾问是政府中最好的外交政策职务。”这一职位应当在联邦政府行政分支内推动总统的各项议程。

就是说,白宫国家安全顾问享有无限权力-只要总统授权或默认。

其优势犹如哈德利所说:“你比总统的国家安全团队中的其他任何成员与总统接触的时间都要多。你是总统早上来到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开始工作时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总统在作出任何重大的外交政策或国家安全决策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

此外,“你最有可能成为那个知道总统在这些事务上的想法的人。你能参与涉及全球并影响到整个世界的至关重要的事务之中”。

所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比国务卿、国防部长更接近、更亲近美国总统,他不会受到一位内阁部长所要履行的礼仪性工作的限制。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和国务卿历来都是你争我斗,争夺总统的授权,争夺外交话语权。

川普时期的博尔顿与蓬佩奥之间的争斗,因博尔顿太过桀骜不顺,而蓬佩奥更善于拍马屁,因而备受川普喜欢,而把前者踢出局。

最典型的例子是,上世纪70年代初,基辛格也是尼克松的总统国家安全顾问,但他主导了尼克松访华和对华政策,而非当时的国务卿黑格。

上世纪70年代初,基辛格最初也是尼克松的总统国家安全顾问,但他主导了尼克松访华和对华政策,而非当时的国务卿黑格。

当年,基辛格促成尼克松接受了他的大国平衡战略和联中抗俄策略,他本人后来成为美国国务卿。

现在的沙利文似乎正在扮演当年基辛格的角色!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美俄峰会,还是中美峰会筹划安排者,都是沙利文,而非国务卿布林肯。

我观察到,自从中美阿拉斯加高级别外交会谈不欢而散,尽管拜登表扬了布林肯,但他在美国的声誉惨遭滑铁卢;尽管他仍在欧亚大陆匆忙穿行,但声量和影响力却提不起来。

这个时候,沙利文来到了美国外交的中心舞台!

不仅上述事情,而且对华政策及对台关系的系统阐述,都不是布林肯的国务院,而是沙利文领导的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主要是沙利文属下的白宫主管印太事务官和中国资深主任。

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拜登正在抛弃布林肯对华一味攻击和冲突的做法,而更倾向于沙利文主张的国际关系和国际战略平衡。

这是否意味着战略平衡、避免大国冲突的意见在白宫逐步占了上风?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