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开战 俄支持谁?俄罗斯重量级人物的回答很现实!

在国际关系中,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如果利益的诱惑足够,让俄罗斯远离中国、或者至少在中美冲突中不选边站,也不是不可能。
365j.me 中美开战 俄支持谁?俄罗斯重量级人物的回答很现实! 1 中美开战 俄支持谁?俄罗斯重量级人物的回答很现实!

中美开战 俄支持谁?

本来这不是个问题,似乎不言而喻!

就目前而言,在中美俄三大国关系中,中俄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且两国两道人不止一次表态:双方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与此同时,美国一直视俄罗斯为主要军事威胁和地缘政治的敌人,长期在制裁俄罗斯,尤其是拜登上台后,更是恶言相向,一句普京是“杀手”,令美俄关系更加恶化。

如此而来,逼迫普京越来越靠近中国。

所以,在过去,这个问题没人提出来;但是,现在倒成为一个问题。原因在于拜登和普京要见面了。

自拜登4月13日同普京通电话,提议与普京在第三国会晤讨论双边关系,并表示美国的目标是与俄罗斯建立可预测和稳定的关系。

“中美开战 俄支持谁?”就成为一个问题!

之后,拜登多次向普京抛出橄榄枝,突出的是美国政府宣布将放弃制裁北溪-2号项目,为拜普会营造友善氛围。

于是,有关拜登要联俄抗中的舆论鹊起,各种报道、文章、评论不绝于耳。

于是,“中美开战 俄支持谁?”成为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中国舆论场也展开热烈讨论。

拜登能否提供“足够的利益诱惑”?

的确,在国际关系中,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如果利益的诱惑足够,让俄罗斯远离中国、或者至少在中美冲突中不选边站,也不是不可能。

怎样才称得上“足够的利益诱惑”?

对于俄罗斯来说,头号困境就是美国的制裁,所以特别希望美国撤销所有制裁,让俄罗斯经济缓口气,重新走上复兴的道路!

这个利益诱惑足够大!问题在于美国会这么做吗?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巨大的代价!

处在第二位的恐怕是承认俄罗斯对于克里米亚的主权。——这个代价也是高昂的!如此,则意味着要停止北约东扩。

其连锁反应是,美国是否承认俄罗斯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利益。即是否承认该两个共和国脱离格鲁吉亚获得独立?

说到底,美国要认可俄罗斯在前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势力范围,包括乌克兰、格鲁吉亚、白俄罗斯和中亚诸国。

与此相应,俄罗斯的第三个问题是美国在欧洲建立针对俄罗斯的反导系统,特别是在波兰和捷克建立反导雷达站,威胁道俄罗斯的国家安全,美国是否同意撤销?

这里首先涉及美国的战略利益,即美国是否愿意放弃欧洲,是否愿意放弃北约-如果没有了俄罗斯这个敌人,北约还有存在的理由吗?

这其中最大的困难来自欧洲,即这是否符合欧洲国家的利益?

欧洲会同意吗?

紧跟美国的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捷克会同意吗?

会不会因为对俄罗斯的战略让步而刺激欧洲,导致欧洲与美国反目?

这其中复杂的利益关系,拜登搞得定吗?

对此,我不为拜登而感到乐观。

拜登有尼克松那么大的气派吗?

拜登想重拾尼克松当年联华抗苏的路子,但时代变了:欧洲不愿意重新堕入新冷战,也不可能放弃对俄罗斯的战略戒备。

另一方面,普京的胃口很大,大得拜登没有足够的利益填饱他。

实际上,普京的要求远不止以上三个方面,如果美国退让了,就等于完全放弃欧洲,其结果有两个:

一是欧洲将被迫放弃美国和北约,彻彻底底走自己的道路,而与美国分道扬镳;

二是普京搞定欧洲,而一旦俄欧走到一起,同样是美国的噩梦。

如果拜登真有这么大的气派,俄罗斯很可能会受到诱惑而远离中国-这个时候,他的确不需要跟中国搞在一起;

如果拜登真有这么大的气派,则欧洲同样远离美国,如此则整个西方联盟将彻底瓦解。美国拿什么来来联合西方共同对抗中国?

所以,我不认为拜登有这么大的气派!

更何况欧洲几十双眼睛盯着他,美国国内的反俄势力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俄罗斯驻中国大使怎么说?

    让我们回到现实,看看俄罗斯方面是怎么说的:

近日,针对“如果中美发生武装冲突时,俄罗斯会采取何种立场?”俄罗斯驻中国大使杰尼索夫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因为我深信中美之间不会发生武装冲突,正如俄美之间不会发生武装冲突一样。”

这等于回避了这个敏感问题,就如使用了外交语言:“我不回答假设性问题!”

但是,杰尼索夫紧接着的一句话很实际。他说:“因为这样的冲突会使全人类消失,那时也就根本无所谓采取什么立场了。”

说得好!中美俄三国都是核大国,其中任何两个国家发生战争,不仅将是两国的毁灭,而且将是地球的毁灭。这是不仅是中美俄不可承受之痛,更是人类不可承受之灾难!

不过杰尼索夫表示,在国际形势和重大问题的判断上,俄罗斯的立场显然更接近中国。

他指出,俄中两国在全球和地区层面都有各自的利益。这些利益不可能在所有情况下都完全一致,但从整体上来看,俄中两国的国际利益是一致的,因此在绝大多数国际问题上的立场也是一致的。

他说,最明显的例子是两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投票情况,双方经常是投一样的票。

杰尼索夫明确表达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将成为疫情之后,首位受邀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外国元首。因此今年中俄高层交往计划中,就包括普京访中的安排。

杰尼索夫在专访中就俄中美三边关系做了多方面的阐述:

他表示,俄方对俄美关系的期待非常谨慎。他指出,俄方欢迎任何缓解紧张和竞争的措施,但对俄美关系的期待非常谨慎,尤其在当下两国关系十分紧张的背景下。

他说,日内瓦峰会是拜登总统上台后俄美元首首次会晤,这次峰会解决两国之间重要问题的可能性较低。不过,可以预期它能为未来解决问题创造一些条件。

他表示,联俄抗中的说法很短视。针对有舆论认为,拜登可能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以便专心对付中国,杰尼索夫认为:“这种看法太短视了,它不可能发生。我想,我们比美国人认为的要更聪明一点。”

    他还表示,俄方希望俄、中、美的“三脚架”保持平衡。

杰尼索夫指出,近年来,美国同时对俄罗斯和中国施加制裁,尽管美国对俄中不满的领域和内容不同,但针对两国的目的是一样的——打垮竞争对手。

他说,俄罗斯显然无法接受美国这样的态度,我们希望俄-中-美的“三脚架”保持平衡。

    从最后一点可以想见,如果美国以重大利益诱惑如撤销制裁,俄罗斯很可能在中美冲突中保持中立,而不选择支持中国。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