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国民公公张国立、腾迅总监张军半夜撞上社畜网巡…… 阶级斗争的风暴就狂飙了

夜半三更时,社畜青年都在网巡,特别是Z时代一族更是精神百倍,到处搜寻着刺激性的东西…… 果然就有两位名人半夜撞上了社畜,引发一场阶级斗争风暴。

夜半三更时,社畜青年都在网巡,特别是Z时代一族更是精神百倍,到处搜寻着刺激性的东西……

如果那个国民公公、富豪、大咖被他们撞上,一言不合,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果然就有两位名人半夜撞上了社,引发一场阶级斗争风暴

365j.me 果然就有两位名人半夜撞上了社畜,引发一场阶级斗争风暴 当国民公公张国立、腾迅总监张军半夜撞上社畜网巡…… 阶级斗争的风暴就狂飙了

一个是国民公公张国立在五一凌晨发了一条微博,很简单:收工、记不清这是第几个大夜班了。

在我看来,他不过是在抒发一下感言。想必那个时候他很累了,很自然地想刷刷存在感-一般人这么晚了、这么累了,肯定不会上微博,而是横七竖八倒头就睡了。

张国立也是多事,不去躺下休息,而是去刷存在感,没料到被一群愤青逮着了,于是一场口诛笔伐声讨大战开始了。

网上说,张国立这条微博捅了马蜂窝,直接惹炸了数万个网友。这些夜半三更的网游者,攻击的目标很清晰:高收入人群。

他们指责明星演员作为一个高收入的人群,对工作喊累简直就是矫情。不少人说,他们经常加夜班,也就一两百元收入,国民公公加个班多少钱?

更有人把这事跟日入200万的郑爽逃税搅在了一起,且联系到张国立、冯小刚与华谊的对赌协议联系在一起,这就上纲上线了。

这应该是张国立本人所料不及的,他这个没有任何思想内容的信息竟然惹了祸。

更没料到的是,腾讯总监张军步了张国立后尘,闯入了Z时代聚集的B站,在那里娱乐一把,抒发了一下心理历程,内容是:

当我们忙着做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时,青年们正在睡觉。

这条微博也是深夜发的,张军显然也是在刷存在感,但没料到社畜青年们跟他一样,也没有睡觉,他们正在网上巡视,正好逮住了对他们出言不逊的张军。

这次捅的是比马蜂大十倍的伊犁黑蜂,单单看点赞数量,已经超过13万。

一群群社畜青年把张军比作了半夜鸡叫里的周扒皮,把事情的性质上升到了资本家和无产阶级、周扒皮和高玉宝之间的矛盾,吐糟张军之流认为年轻人好逸恶劳,从来不想想压榨了他们多少;甚至说张军之流是“吃人血肉的垃圾”,说大半夜“黄鼠狼给鸡拜年,鸡居然还没起床。”

言辞之激烈,难以描述。

这算哪门子事情!

两个半夜抒发情感的微博闹出了两场社畜青年群情激愤的场景。

如果说张国立首发引起风波,张军紧跟其后就不得不说他太不敏感了,太不接互联网的地气了。

张国立一事在社交平台闹得沸沸扬扬,作为互联网巨头的腾讯张总监居然毫不知晓,他是哪门子的总监?一个专司于互联网信息收集、处理的大亨居然对网上发生的大事件丝毫不敏感,难怪会搞出事情来。

其实,单从微博内容看,张国立没啥错,但他偏偏戳到了社畜青年的痛处:加班赚大钱还矫情!

但张军就不同了,他直接就在指责青年不敬业、不勤奋,打击了整个Z时代!

所以惹怒了社畜青年是意料中的事情,他们直接威胁要到张军家里,把他抓出来挂在路灯上;他们愤怒地批斗:只想把站在高位上一边压榨青年一边说风凉话的玩意吊在火刑柱上烤出油。

乖乖,没想到青年一代心中堆积了如此深厚的阶级仇恨,没想到舆论会对资本家产生如此深的怨毒与憎恨。

如果搞不好,我们的社会将重演历史上的斗地主和剥夺资本家的阶级斗争。

都是巨大的贫富悬殊惹的祸!

365j.me 都是巨大的贫富悬殊惹的祸! 当国民公公张国立、腾迅总监张军半夜撞上社畜网巡…… 阶级斗争的风暴就狂飙了

根据胡润财富报告显示,目前中国资产过亿的家庭已经超过了13万户,其中资产超千亿的家庭有202万户。由此可见,如今中国富豪的数量可以说规模庞大。

2020年中国产生了257位亿万富翁,平均每周有5位新的亿万富翁诞生。

2020年10月20日发布的《胡润百富榜》显示,2019年至2020年,中国内地亿万富豪的总财富从1.19万亿增至1.68万亿美元,超过10万亿人民币,是过去5年增速的总和。

一个还没有富起来的国家,制造富豪的速度和规模大大超过所有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

与此相对应,是庞大的低收入人群。2019年统计数据显示,月均收入在2000元以下者多达7.1亿,其中月收入1000元及以下达6亿。

再举两例子,2020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马云财富4000元,马化腾3900亿元,均超过当年人均财富36万元的100万倍;2398位20亿元富豪,均超过人均财富的5500倍。

反应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中国超过0.6,高低如此悬殊,让人瞠目结舌!

这能让数量庞大的社畜平息心境吗?

这是积怨已久的矛盾,一触即发!

365j.me 这是积怨已久的矛盾,一触即发! 当国民公公张国立、腾迅总监张军半夜撞上社畜网巡…… 阶级斗争的风暴就狂飙了

想想几年前,杰克马风轻云淡的说出996一组数据,他就与整个劳动者阶层为敌了。当杰克马开始说“996是有福气”时,让社畜青年义愤填膺,认为这是“资本家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随后,“工作996,生病ICU”成为了网络金句,广泛流传。很多职场人都仿佛有了一个宣泄的出口,对996工作制怒而吐槽。

现在阿里的蚂蚁出了事,搞得众叛亲离,墙倒众人推,不仅没有人出来为杰克马说好话,还怒斥他为“吸血鬼”、“骗子”、“万恶的资本家”、“财阀”……

也是几年前,当房地产大亨王健林轻描淡写说出“1个亿小目标”时,更深深刺疼了广大打工仔的心。

王健林的“小目标”是什么梗?很王健林,也很资本家!

有网友吐糟:首富的这锅鸡汤威力果然很猛,小编已经不敢翻朋友圈了,完全被大家的小目标震住了……

一个个小年轻晒出了自己的小目标,寒酸又寒酸。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资本家的王健林太伤人了。

于是,不仅王健林本人,而且他的仔王思聪也成了众矢之的。

当王思聪头戴国民公公帽子出现在大众面前时,那真是货真价实的富二代,年纪轻轻身价就高达60多个亿,被称为大众老公,身边美女多的数不清,经常换着带,出手也十分大方,送车送包就像送白菜一样。加上本人特别高调,自喻段子手,发生一点风吹草动就要引起普通百姓一阵唏嘘。

当国民公公汪涵喜得儿子,在微博晒儿子“小沐沐”的照片时,你想象不到该有多少羡慕嫉妒恨!

当郑爽日入200万却曝出逃税新闻时,就彻底刷新了社畜的三观。那个时候,点燃了多少社畜心中的怒火!

当姚安娜出现在车展视频里,人们不是欣赏这位华为小公主,而是骨感的对比说:白天给资本家打工,晚上看资本家女儿才艺表演。

这无意间蹦出的一句话,引起多少人无尽的心酸?

当媒体疯狂追逐富人、明星,在看起来吸人眼球的舆论弄潮中,沉淀了多少仇富因子?

所以,张国立或者张军稍稍刷了一下存在感,就会触发燃点,惹怒社畜一族,在社交媒体上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批判会。

B站是娱乐的,但也分享着富裕与贫穷;

Z时代是青春的,他们的心却是玻璃做的;

这里聚集着成千上万上亿的打工仔、农民工、月光族、蚁族,他们既是感性的、敏感的、冲动的一代,也是新潮、宅居、不交流的群体。他们劳累一天收入寥寥,仅有的一点钱都花在了互联网、即时通讯、短讯、MP3、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堪称网络世代。

他们的情绪特别容易受到网络上风吹草动的波及。

中国中产人群占比不高,所以劳动者、特别是社畜青年基本都是草根一族,不满现状,对未来没有信心,他们尤其增恨贫富悬殊,对社会不公没有信心。

他们自嘲是在公司很顺从的工作、被公司当作牲畜一样压榨的社畜。你看看他们怎样骂张国立和张军的,就知道他们有着怎样的心境和情绪。

如果你深入到聚集在像深圳城中村农民房中打工仔的生活,就会看到他们的窘迫,无奈和不满。

他们有火就会被点燃,你看看全球各地闹事最欢的,不都是这样一族吗?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