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公的低调图强与习近平的厉害国炫耀

邓公曾反复告诫,中国永远不称霸,中国也永远不当头,他希望中国低调图强;但习近平抛弃了这一切。
365j.me 邓公的低调图强与习近平的厉害国炫耀 邓公的低调图强与习近平的厉害国炫耀

河北平山县的中山国王陵遗址,鼎文中的五句话是2400年中山国王的遗言,犹如警钟长鸣:

“毋大而肆,毋富而骄,毋众而嚣,邻邦难亲,仇人在旁。”

这20字遗训至今仍然可以作为我们的座右铭。

中山是做过亡国奴的,其滋味不好受,自然有切肤之痛。

在群雄并起的战国时代,北方小国中山拥有强悍的军队号称“千乘之国”,成为左右政局变化的关键因素。《战国策》有《中山策》,当时的纵横策士,颇看重中山国所处的地理位置与实力,说明中山国足以立身于七雄之间。

中山国曾几起几落,公元前323年,达到鼎盛状态,王昔与韩、赵、魏等国国君相继称王,之后在参与齐国对燕国的讨伐中,占地掳物,迎立新君,之后势力一蹶不振,最终被赵国所灭,再也没有回到太行脚下重振家园。

正因为如此,中山王才用“蒦其溺于人施,宁溺于渊”的古语警省后人。意思是“与其作任人摆布和宰割的羔羊,还不如壮怀激烈地跃进深渊。”

中山王告诫嗣王,时刻不要忘记“邻邦难亲,仇人在旁”;要汲取灭国的教训,特别是邻邦燕国“臣宗易位”带来的亡国教训,避免燕国的悲剧在中山国重演;告诫后嗣君王,“尔毋大而肆,毋富而骄,毋众而嚣”。

中山王的意思是,不要国家大了,就会不顾一切地任意而行;不要国家富了,就会骄横自满;不要人口众多了,就会喧嚣张狂,失去谦和的态度。

中山王的遗言犹在耳旁回响,却已成为历史的绝唱。

当今世界,举目望去,中美之间正在形成强势互动,且不说美国的强势打压,反思自我,发现我们也会犯中山王所说的那种错误:“毋大而肆,毋富而骄,毋众而嚣”-这是极容易犯的错误。

邓小平曾担忧出现这种现象,在谈到与西方关系时,曾告诫道:不随便批评别人,指责别人,过头的话不要讲,过头的事不要做。

在外交活动中,要趋利避害,不为自己树立对立面。要埋头实干,发展自己,而且越发展越要谦虚。

邓公反复讲,中国永远不称霸,中国也永远不当头,“这个头我们当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够。当了绝无好处,许多主动都失掉了。”

邓公一直认为发达国家对中国始终是有戒心的,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国际上有人会对中国有敌视和恐惧心理。他的态度是,朋友还要交,但心中要有数。

这些都是为了防止“毋大而肆,毋富而骄,毋众而嚣”,以消除美国对中国发展的戒心,避免中美冲突,让中国在和平环境下一心一意搞建设。

但是,我们还是出现了“毋大而肆,毋富而骄,毋众而嚣”。

代表性的是持剑经商与厉害国!

近些年来,国内民族主义思潮不断膨胀,从若干年前“持剑经商”的《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到“厉害了我的国”,可以看到这一思潮逐渐膨胀的轨迹。

“持剑经商”最初的动机并不错。它源于南海一些岛礁被占领,日本又操弄钓鱼岛问题,国人的愤慨油然而生,这个时候传出中国航母即将下水,它就成为一种“亮剑”的期待;中国推出一带一路宏大计划后,“持剑经商”更畅行,在中国社会上广为流传。

于是,就出现一张主张,认为中国要想经济真正的强大,要想走向世界,就必须要建立强大的国防力量。

有人以宋灭亡为例,说蒙古和金、西夏、辽的GDP合起来还没有北宋的零头多,可是为何北宋灭亡了。所以金戈铁马才是王道,经济上的再强大,没有强大的武力保护,那也只是一块肥肉。

那个时候,国内先后出版的《中国不高兴》、《中国可以说不》就代表了这种虚骄的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

其中《中国不高兴》宣扬中国要在世界上“持剑经商”,“我们要在世界上管理比现在大得多的资源,经济上进行管理,政治上进行指导,我们要领导这个世界”、“未来的资源分配:谁厉害谁说了算”等等。该书在短时期内发行了数百万册,受到相当一部分读者的追捧。

2016年网上有篇文章很有代表性,题目是“一个持剑经商的大时代到来了”。其中有个小标题“一路一带与持剑经商”,认为中国在定下一路一带战略构想之后,说明中美之间,已经分道扬镳了。

作者说,美国要围追堵截,中国只能持剑经商。还说,中国要搞一路一带大战略,控制住南海,是必须的一步。

出发点似乎没问题,但回眸历史,可以感知“持剑经商”跟近代西方列强用船坚利炮轰开一个个国家的贸易大门,没啥两样。

知乎也有篇题为“‘持剑经商’一个谎言”的文章,认为“持剑经商”并不存活于市场自由竞争经济中。指出,在“一带一路”的推进上,军事实力并不会有多大的帮助,刻意强调“持剑经商”,反而会使投资者忽视了风险。

问题还在于,这个“持剑经商”与“厉害国”搅合在一起,就让人感到了一种舆论暴力的风险。

近些年来,一些媒体和砖家不恰当地渲染,“中国将在不久将来取代美国”,“美国与中国必有一战” ,甚至重回“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反帝语境。

这些高调派的言论,在社会上拥有为数众多的支持者。实事求是的讲,民众在信息获取和国际政治知识方面是弱势群体,很容易被煽情;这反过来又成为一些公知自信的资本,通过不断拔高的调子,圈粉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于是,比谁更强硬、更耸人听闻的话语层出不穷,高调派在舆论传播上占据了优势地位。

某公众人物说,美国若胆敢公然闯入被非法划给越南菲律宾的南海海域,中国将不惜一战,中国哪怕死十亿人,仍然是世界人口第二大国。

在中国舆论界颇有影响的某学者公然提出,未来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外国。所谓双赢,就是中国赢两次,所谓的合作,就是合计把美国做掉。

一位知名学者提出,一旦中美发生冲突,美国人最怕死人,炸沉美国两个航母,炸死他一万人,看美国人怕不怕。

在最近中美关系日益严峻的情况下,一位公名呼吁,要赶快造出1000个原子弹,与美国对着干,中国的发展将把美国“逼回到农业国”去。

这种“持剑经商”+“厉害国”和反美情绪交杂在一起,交相呼应,相互强化,让美国人很不爽,由此产生了严重警惕。

这与邓公要求的低调背道而驰。

为什么中国在国力有所发展以后,会出现强势的高调民族主义思潮?其实,并不难解释,高调的“厉害国”民族主义的产生,并在国力稍有发展时,就迅速极度膨胀,是有其深刻的历史与文化原因的。

一方面,中国人百年来受西方列强欺侮,一直憋着一股气。现在中国崛起了,美国要遏制中国,西方国家要打压中国,这股积压了一百多年的怨恨之气再也憋不住了,需要痛痛快快地宣泄出来。

这个时候的国人喜欢上了强人普京,崇拜他对西方的那股子狠劲。

另一方面,中国的迅速崛起让国人感到自豪和扬眉吐气。其中相当一部分国人开始炫耀了,特别是走出过门后,走哪炫到哪儿。他们想通过高亢激昂的方式,抒发长期压抑的屈辱感和现如今的自豪感。

这是一种群体的无意识的思潮。他们在一些所谓砖家和自媒体舆论引导下,在社会上形成一种高调、张扬、亢奋的民族主义情绪,动辄以“爱国者”自居,群起攻之哪些个胆敢贬低、抹黑、攻击中国者,甚至把一些批评言论视为“敌视”,而大加鞭笞。

他们认为这是一种维护尊严、彰显爱国主义的方式。

这种现象绝非中国独有!凡是受过他国欺辱的国家,突然而迅速强大起来后,就会有这种宣泄过去的悲情+张扬现在的自豪后那种膨胀心态。

尤其在中国,对昔日那种泱泱大国、万国来朝情景的怀念十分深重。现在走上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时,开始骄傲了,自满了,甚至自负了。加上一些砖家和自媒体带偏了节奏,而形成了一股“持剑经商”+“厉害国”的民粹主义思潮。

国人就这般堕入了“毋大而肆,毋富而骄,毋众而嚣”的历史的陷阱中。

这种高调民族主义加剧了美国对中国的误解,是导致美国对华战略误判的重要原因。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