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闹女:闹错了-刹车没有失灵 特斯拉的问题在这里……

当特斯拉公布了所有数据后,我们才发现,“刹车失灵”的车闹彻底沦为一场世纪笑话。
365j.me 车闹女:闹错了 不是刹车失灵 特斯拉的问题在这里…… 车闹女:闹错了-刹车没有失灵 特斯拉的问题在这里……

当特斯拉公布了所有数据后,我们才发现,“刹车失灵”的车闹彻底沦为一场世纪笑话。

要是知道交警部门会介入且认定车闹女的“故障”为超速所致,她也不会去碰瓷;

要是知道牛逼的特斯拉配有黑匣子,记录了“操作不当”,车闹女也不会囔囔“刹车失灵”——也可能车闹女根本就是知道黑匣子的存在,但令人疑惑的是:她为什么不愿意检测黑匣子?

如果不是特斯拉在舆论的巨大压力下,不得不公布所有数据,以证清白,人民日报也不会拨乱反正,知耻而后勇,公开承认了特斯拉刹车没有问题。

而且今年315晚会,特斯拉也没上榜,虽然令一些不了解真情的人大失所望,但却间接给了“刹车失灵”事件一个说法。

有人戏谑:一个能成功收回卫星的公司,造出的车能够刹车失灵?

幸好汽车上的黑匣子数据会说话,否则特斯拉也许会落得哑巴吃黄连的结果。

所以,都别瞎闹了,闹事是要有根据的!

网络时代,很多智能化对象本身都有数据收集功能,或配有类似于黑匣子的东西,它本身就会自动提供证据说明一切。

不管谁导演了这场闹剧,但注定是贻笑大方的丑剧。

早在2006年,美国就率先立法在汽车上普及了EDR,并作为法院判断的依据。这个EDR的全名叫事故数据记录器,也是我们俗称的“黑匣子”:它在遇到重大事故时会被激活记录数据,虽然只是临时记录油门刹车踏板位置和车速,但这些数据足以判断车辆状态和驾驶员行为。

EDR全名叫事故数据记录器,只有遇到重大事故时它才会被激活记录数据,虽然只是临时记录油门刹车踏板位置和车速,但这些数据足以判断车辆状态和驾驶员行为。

仅仅EDR还不够,特斯拉上还有非常多的传感器,一旦在开启了高级辅助驾驶的情况下出了事故,EDR只能收集几个简单的数据,而重要数据都储存在另外的地方,但车企并不会主动公开这些数据。

EDR的目的是为了保留数据,以便分析事故原因优化设计降低事故率,关键是特斯拉还有自动驾驶数据存储系统(DSSAD)。

DSSAD往往跟非常多的传感器链接在一起,比如高清摄像头和毫米雷达,DSSAD负责记录这些传感器数据,一旦开启高级辅助驾驶后出了事故后,EDR只能收集前面所说的几个简单数据,重要数据都存在DSSAD中,但车企不公开DSSAD数据。

数据给了特斯拉面对车闹“不妥协的勇气”,但却暴露了它另一个更大的问题-当然,特斯拉不是没有问题,它不仅有,而且问题很大,比车子零部件的算坏或失灵要大得多,大得天上去了!

现在业内人士和相关部门都在质疑特斯拉另一个问题:它在监控我们所有人和事!

可能就是如此,当我们了解了特斯拉,便会发现这个全智能车,全电子化,数据化,犹如一台装了轮子、带着摄像头的电脑,在周游四方的同时摄下了四方世界的全景图。

这就类似于谷歌地图街景收集车。Google 最初启动街景视图试验项目时,在一辆 SUV 中配备了若干台计算机,并在车顶上固定好摄像机、激光器和 GPS 设备。经过多此对汽车和摄像技术进行了更新换代,最新的车辆已配备了15个镜头,可进行360度全景图图像采集。

这个2007 年5月启动的街景视图项目,最初仅限于美国的5个城市,如今已覆盖世界各地的许多地方。

街景收集车还配备了用于跟踪车辆位置的移动传感器、用于存储数据的硬盘、用于运行系统的小型计算机,以及用于捕获三维数据以确定街景视图图像中距离远近的激光器。

一辆“街景车”收集到的私人数据,多达600千兆字节,大略等于一个基本电脑硬盘的容量,其中可能包括网民收发的电邮和使用哪些网站的数据。

谷歌的“街景收集”曾被广泛质疑,甚至在欧洲被指控为“收集个人隐私”。

而特斯拉的信息收集能力远超谷歌地图街景收集车

特斯拉经过的地方,包括街道、社区的景物和当时发生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会被摄下来,所有信息都会被收集、处理、传输……

一直以来特斯拉都坚持使用摄像头作为自动驾驶视觉传感器,这涉及隐私问题。

基于视觉传感器上发展而来的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一套底层的逻辑是:当出现自动驾驶系统无法理解的事物时,系统提醒车主手动接管,并且将当前收集到的信息实时上传至位于北美的数据中心。

这些图片将进入特斯拉自动驾驶数据集,增强特斯拉的认知能力,用来优化特斯拉自动驾驶功能。

特斯拉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视觉总监安德烈·卡帕蒂(Andrej Karpathy)表示,车辆是根据人的行为模式设计的,只有视觉这种最接近人感知世界方式的传感器,才能兼容目前复杂的道路环境。

位于车身四周的八个摄像头会无死角地采集周围的信息,搭配高精度GPS以及车载陀螺仪信息,不仅仅识别诸如车道线、街道标志和交通灯位置,更精准的记录下车辆经过的周边环境及其特征,细致到建筑外形、门牌号码、门窗结构、甚至玻璃窗透视……

根据2018年11月的数据,特斯拉已经收集了超过160亿公里的车辆数据,其中自动驾驶程序已经从14年最初的静-动物测量,逐步向细分方向发展。

具有这样功能的特斯拉就可用于实时收集商业、政治、军事等各种情报。

当特斯拉的车辆进入港口、机场、交通枢纽、物流中心,这些地方的所有信息包括多维图像都被收集;

当特斯拉(随机)遇到军车、警车、中国政府车辆,这些车辆的特殊牌照就会被定格,通过分析,隐藏在它们背后的信息-单位、部队番号、行动轨迹和规律都不是什么秘密;

如果特斯拉绕着军事设施转了一圈,或者在道路上瞄了一眼军用车队,甚至进了军事禁区,从而给北美数据中心传输了收集到的信息,包括八张带定位的照片,会是什么结果?

关键的问题是,特斯拉目前只在美国设立数据中心,所有数据都会被传回到美国。

是的,特斯拉是对中国政府承诺过保证数据安全,但那只是口头保证。关键的问题是数据中心不在中国,这对于中国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这是特斯拉留下的最大安全隐患!

稍稍有点安全常识的人都会立马意识到,这威胁到国家安全!

所以,没有弄清楚特斯拉信息收集技术的吃瓜群众都别瞎闹了,把问题交给国家去解决,也只有国家才能解决。

目前看来摆在特斯拉面前的只剩下两条路了:

要么向苹果公司学习建设云上贵州,即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所有中国区的数据必须在中国境内进行处理;

要么跟随谷歌的步调,不遵守中国法律,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据悉,目前美国监管当局已经开始着手立法,禁止中国汽车自动驾驶网络在美国运营了,他们无法接受中国人在美国使用AI学习网络学习一些隐私数据。

中国是否也要着手类似问题的立法-一切都要有法可依。美国不能接受的事情,难道要中国去接受吗?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