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伊朗泄密?气候特使克里摊上大事儿

365j.me 克里向伊朗泄密 向伊朗泄密?气候特使克里摊上大事儿

克里向伊朗泄密

日前,一则消息引爆美国政坛:伊朗透露美国总统拜登的气候特使克里曾向其通报以色列对伊朗设施进行秘密行动的情报。

据《自由时报》报道,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上月对亲政府派记者雷拉兹(Saeed Leylaz)批评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录音档案在4月25日不慎外流,4月26日在美国扯出案外案。

4月25日,澎湃新闻报道,泄露的一段伊朗外长扎里夫的采访录音在美国政坛引起轩然大波。

在这段被泄露的长达7小时采访录音中,扎里夫批评去年遭美国暗杀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指挥官苏莱曼尼“控制了伊朗外交”,身为外交部长的自己却被“架空”。扎里夫的本意是抱怨自己被伊朗核心政策圈“边缘化”,但这段采访录音的曝光却让远在美国的同行克里成了众矢之的。

伊朗外交部已经承认这段采访的真实性,并指出扎里夫于2020年3月接受该采访,不过这段采访仅作为内部资料,在2021年6月伊朗总统大选之前本不会被公开。但伊朗外交部表示,有人选择性地引用了扎里夫的话,歪曲了采访中的相关评论。

4月25日,《纽约时报》报道称,扎里夫在采访中说,克里曾告知他以色列在叙利亚袭击了200次与伊朗相关的目标。但报道指出,扎里夫并未在采访中具体说明克里是何时告诉自己这些情报的。

4月26日,福斯报导,纽时伊朗裔记者法西希(Farnaz Fassihi)25日报道原本提到:克里明确告诉过扎里夫,以色列瞄准叙利亚的攻击中,至少有2百次针对伊朗。这段内容最后未出现在纽时刊登版本。

敏感时期的巧合

克里曾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担任国务卿,在2015年与伊朗达成协议时,领导美国谈判小组的克里是绝对的“功臣”。克里曾多次强调,达成伊核协议的初衷是解除伊朗制造核武器的能力,且美国已经达到该目的。

但伊核协议在美国国会审查期间就遇到尖锐的质疑,许多共和党人认为,这份协议对伊朗让步太多。而在川普政府上台后,这一“功绩”更是成了克里的“污点”。

拜登上台后努力推进重返伊核协议,目前,拜登政府重返伊核协议的努力已进入关键时期,但共和党的反对情绪依然高涨。

伊核问题维也纳会议于4月初开始,美国代表通过其他代表与伊朗“间接对话”,目前第二轮会谈已结束,各方对迄今为止的会谈成果表示乐观。

巧合的是,录音泄露事件恰恰发生在伊核协议相关方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就美国解除对伊制裁及伊朗恢复履约问题进行会谈之际。

4月22日,拜登政府官员称,美方已向伊朗提供了可解除制裁的清单,但也有一些不准备解除的制裁以及需进一步研究再决定是否解除的制裁。目前伊朗尚未证实此消息,但伊朗长期以来提出的条件一直是美方取消一切制裁。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却提出一项针对伊朗的“极限施压法”法案,包含对伊“最大规模一揽子”制裁措施。

但就在会谈将于4月27日进入第三轮前,克里泄密事件突然曝光,太过蹊跷。

4月26日晚上,克里发布推特,否认了扎里夫的说法。“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故事还有这些指控毫无疑问都是假的。这从未发生过——无论是在我担任国务卿期间还是在那之后。”

美国政坛的轩然大波

尽管如此,克里疑似向伊朗透露涉以色列情报一事,仍然在美国政界引发轩然大波,让共和党人抓到了把柄。

4月26日,多名共和党人要求克里立刻作出澄清,更有人敦促克里辞去拜登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职务。

代表犹他州的共和党籍国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表示,“这非常令人不安,我们需要完全的透明,才能准确地了解是谁做了什么事情,出于什么目的,发生了什么。”他说,尽管这份录音来自伊朗官员,但应当对此进行“评估和调查”。

据《国会山报》报道,共和党籍参议员丹·沙利文在同一天的现场演讲中,称克里“需要离开”。川普执政时期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妮基·黑利在推特上写道,克里的回应“令人作呕”。共和党籍参议员里克·斯科特则表示,拜登政府在调查此事期间应撤销克里接触机密信息的权限。

据Politico报道,国会参议院少数党(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认为,扎里夫在被泄录音中的言论恰恰凸显了美国不该放弃对伊朗制裁的必要性。

麦康奈尔也在4月26日表示,“我们知道,首先作出让步并不会确保交易更成功,也不会让美国及其盟友更安全。”

克里“秘密外交”黑历史

365j.me 敏感时期的巧合 向伊朗泄密?气候特使克里摊上大事儿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指出,扎里夫的言论若属实,就证明这已并非美国高级官员首次向外国“敌手”透露机密信息。据报道,2017年,前总统川普曾在椭圆形办公室与俄罗斯高级官员会晤期间讨论了有关以色列的情报信息。

据美媒报道,扎里夫与克里私下交往并非空穴来风。在川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制裁之前,克里也曾被曝为挽救核协议进行“秘密外交”。

半岛电视台曾于2018年5月援引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报道称,克里在两个月内在联合国总部纽约两次会见伊朗外长扎里夫,此外克里还与法德两国领导人会晤,并与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进行了电话会谈。

2018年9月,川普与时任国务卿蓬佩奥更是联手指责克里对现政府政策“搞破坏”。蓬佩奥称克里曾出现在2018年2月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并与扎里夫“私会”,“积极破坏美国政府政策”。川普则在推特上称,克里告诉扎里夫伊朗必须要“熬过川普政府”——这种行为如同“外国代理人”。

4月26日,福斯报道质疑,前奥巴马政府国务卿的克里,卸任后持续以不具官方角色的“私人公民”身分和扎里夫多次会面,不知曾向伊朗官员透露过多少祕密。

但是,秘密外交不正是美国传统吗?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