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兄弟要离队了?五眼缺只眼 日本会补上吗?

新西兰反对五眼联盟任意扩大职能范围,把主要注意力放在遏制中国上,开始拉开了与五眼联盟距离。
365j.me 五眼联盟要缺只眼了 日本会补上吗? 这个小兄弟要离队了?五眼缺只眼 日本会补上吗?

我们知道,五眼联盟原本是一个二战时期建立起来的情报共享联盟,但近年来,它在国际事务中形成反华统一战线。据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2020年的一项声明,五眼联盟去年讨论的范畴除了情报共享外,还包括敏感技术、香港问题、供应链、新冠疫情等等。

五眼联盟开始超越情报共享机制,而把矛头对准中国,频频带头指责中国事务和外交政策。

而中国外交部多次强硬回击五眼联盟。

今年3月22日,美国务卿、加拿大外长、英国外交大臣发表涉疆联合声明;同一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外长也发表联合声明说,有明确证据显示新疆发生了严重践踏人权的行为,两国欢迎加拿大、欧盟和美英宣布的措施。

3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即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及其“五眼联盟”盟友是进行了协调,摆出要打群架的样子。她说,“他们的嘴脸不禁让人想起当年的八国联军,但这几个国家显然搞错了时代,‘身子’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对中国‘脑子’还停留在19世纪末的晚清。”

五眼联盟超越情报共享职能范围、聚焦于反华的做法,引起其成员国新西兰的不满。

现在曝出一个重磅消息,新西兰反对五眼联盟任意扩大职能范围,把主要注意力放在遏制中国上,开始拉开了与五眼联盟距离。

4月19日,新西兰外长纳纳亚·马胡塔表示,对五眼联盟扩大管辖范围的做法感到不舒服。

这位新西兰首个女外长向新西兰中国关系促进委员会表示,五眼联盟不应该偏离成员间分享情报的范围。她说,“我们对五眼联盟扩大管辖范围的做法感到不舒服”,“我们更希望寻找多边机会,表达对一系列议题的关切。”

马胡塔详细阐释了对华政策,称与中国的关系是“必要的,是我们最重要的外交关系之一”。

马胡塔去年11月2日被任命为外长,自此新西兰的调子发生明显变化,开始脱离五眼联盟的圈子独立行事。主要是在有关中国的议题上,和五眼联盟其他国家拉开距离。

今年1月7日,当“五眼联盟”中的美澳英加发表措辞强硬的联合声明,表示对香港局势 “严重关切”时,“五眼联盟”成员新西兰却拒绝参与发声。

五眼联盟的老大-美国突然发现,使唤不动这个小弟了。

眼尖的美国媒体也突然发现,“五眼”中少了一眼。于是,开始狠批新西兰,认为没有和组织保持步调一致。

1月11日,《华盛顿观察家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指责新西兰为了“经济好处”,正摒弃“五眼联盟”

文章作者汤姆·罗根指责新西兰政府拒绝支持该声明是“可耻的”的,称新西兰政府的“不作为”,严重削弱了阿德恩总理有关“该国是人权领域领军者之一”的言论。他说,倘若新西兰也参与其中,该声明将远比现在更具说服力。但新西兰却没有参加。

作者甚至编造虚假信息攻击新西兰总理阿德恩 “纵容一名中国情报官员在新西兰议会任职。”这证明“人们不再相信新西兰政府能保护美国最敏感的情报”,这使得新西兰政府已经“不值得美国信任”。

作者甚至指责新西兰“什么都不做”,新西兰海军“明明有多达两艘可以远航的军舰,却常年缺席南海”。

在文章最后,作者还批判了新西兰国内的一些中立声音。

美媒还关注到,“五眼联盟”在南海海域围堵中国的行动中同样少了新西兰。

自2020年至今,美国集结盟国在南海的一系列秀肌肉军演中,澳大利亚动用了有准航母之称的“堪培拉”号两栖攻击舰;加拿大皇家海军哈利法克斯级护卫舰“温尼伯”号高调穿越台湾海峡,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英国表决心说,要在2021年把自家初具作战能力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派到南海;就连印度、日本都上赶着往上贴。

但在这一拉帮结派的军事围剿中,独缺新西兰的身影。

新西兰这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尽管新西兰官方没有对上述事情的个中原因做出具体说明,但新西兰外长马胡塔本4月19日表示,惠灵顿希望在处理和中国的关系时制定自己的路线图。

她在讲话中说,在和中国看法不同时,比如在香港和对待新疆维族的问题上,新西兰会认为有必要表明自己的看法,但新西兰不赞成让五眼联盟着眼于在其职权范围外的议题上对外传达信息。

她说,“政府在处理这种(中新)关系时,要考虑到所有新西兰人的长远利益。

她也指出太平洋地区高额债务带来的 “重大风险”,但没有对一些批评者所说的中国在该地区的 “债务陷阱外交”进行指责。

她还强调,新西兰寻求追求长期的、深层次的价值观和利益,希望在与中国的交往中做一个“尊重的、可预测的和一贯的”伙伴。

新西兰的“近华”外交政策具有民意支持。新西兰国内有很高的声浪反对被绑上“五眼联盟”战车。

新西兰媒体“Stuff新闻”1月3日刊登的一篇文章很有代表性。这是新西兰商人韦恩·布朗撰写的文章,标题为《是时候把五眼联盟席位卖出去了?》。

文章指出,新西兰加入“五眼联盟”唯一的好处就是“获得美国的情报”,但是美国的这群情报工作人员“什么都不懂,甚至认为萨达姆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新西兰通讯安全局和新西兰国防军的官员会被美国人酒宴款待,他们不会想放弃这种不劳而获的地位,因此告诉新西兰政府“五眼联盟十分重要”。

布朗称,新西兰不需要干涉“中国的人权问题”,应该把五眼联盟的席位卖给“老敌人”日本,并追求独立,不需要对中国或美国做出承诺。

日本去年就表示要加入五眼联盟,美英表示欢迎。

五眼联盟就要缺只眼了,日本会补上吗?

自2017年以来,中国一直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

今年1月26日,中国-新西兰自贸协定升级议定书正式签署。升级协议在货物贸易领域,新增部分木材和纸制品的市场开放,进一步优化原产地规则;在服务贸易领域,中方进一步扩大航空、教育、金融、养老、客运等领域对新方开放;在投资领域,新方放宽中资审查门槛,确认给予中资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成员同等的审查门槛待遇。

新华社称,这意味着双方对彼此开放领域更大、水平更高,将给两国企业和人民带来更多开放红利。

相比之下,澳大利亚站在反华一线,在疫情和香港、新疆、台湾事务上指手画脚,结果遭致中方制裁,禁止进口澳煤,对包括葡萄酒和大麦在内的十几种澳大利亚进口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

新西兰也不希望中澳关系恶化,想居中调解。

新西兰外长4月19日发表讲话后,4月21日马胡塔和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和来访的澳大利亚外长佩恩举行面对面会谈。

去年12月15日,新西兰新任外长马胡塔接受采访时表态,要帮助修复中澳两国的对话。她表示,2021年该国将举办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届时有机会为澳中两国对话创造条件,——“但双方均须有意愿坐在一起,在某些目前存在分歧的领域有所让步”。

路透社将她的言论理解为,新西兰政府想当中澳间的“中间人”,帮助两国协商达成所谓的“停战”。

今年1月27日,新西兰贸易部长奥康纳在接受美国CNBC采访时,被问及新西兰外长此前提出可在澳大利亚与中国之间“调停”一事,表示如果澳大利亚“表示出尊重”,与北京的外交关系或有改善。

奥康纳回答说,新西兰与北京有“成熟的关系”:“我不能替澳大利亚表态,以及他们如何运作外交关系。但很明显,如果他们效法我们,表示出尊重,我猜有时候需要多一点外交手法,并且谨慎用词,那么,他们可能也会处于类似的情形。”

外界认为,新西兰的表态,背景是新西兰刚刚签署与中国自贸协定的升级。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