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亲睐的这位新任驻华大使 能否架起中美关系的桥梁?

拜登刚刚一口气任命了十来个驻外大使,美国盛传拜登内定的新任驻华大使正在走最后程序,很快就要确定下来。

1 中美将任命新的驻对方国大使

365j.me 1 中美将任命新的驻对方国大使 拜登亲睐的这位新任驻华大使 能否架起中美关系的桥梁?

4月20日,美媒纷纷报道称,中美两国即将任命新的驻对方国大使,人选已经确定。

4月21日,环球网报道,在中美两国关系依旧紧绷的时刻,两国即将互相派遣新的外交大使。

4月21日,《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位知情官员的话称,北京方面想要派出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秦刚接任驻美大使,称崔天凯已经超过退休年龄,而秦刚是一名极具外交素养的职业外交官,正好来接任大使;而美方派出的大使是哈佛大学教授尼古拉斯·伯恩斯,虽然双方都没有肯定这个消息,但是这一战略对话模式显然是能够减少冲突概率的有效稳定器。

美国驻华大使空窗期超过7个月,实在太长了!

这一现象很不正常,这是川普政府对华新冷战的一个重要标志。

去年9月14日,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突然离职。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蓬佩奥发了一条推特:“欢送”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光荣离职”,而中国外交部在当时尚未收到官方的通知。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临近100天,驻华大使的人选却迟迟未能敲定。这显示拜登的谨慎和疑虑-也是他百日内维持川普政府对华强硬政策的一部分。

AXIOS指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务院都越来越重视中国,因此下一任驻华大使的人选更为重要。

拜登政府想要派出的新大使的人选似乎是给了中国一个积极的信号,意味着拜登总统还是在认真对待两国之间的关系的。

2 为何新任驻华大使是他?

近日,美国主流媒体突然发布消息,转述熟悉华盛顿政府决策的人士说,外界普遍预计华盛顿将任命资深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新任驻华大使一职。美国驻华大使的遴选已接近尾声。

4月16日,美媒AXIOS报道指出,消息人士透露,拜登政府有意提名伯恩斯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目前他正处于资格审查的最后阶段。预计未来两周内,拜登将宣布这项提名。

按照流程,拜登提名之后还需要得到国会听证会加以确认。

美国新闻网站4月15日报道,伯恩斯曾跨越民主共和两党政府任职27年,是两党都认可的外交官。

而且,伯恩斯曾担任美国政府副国务卿,他有足够的资格担任驻华大使。美媒分析认为,拜登提名伯恩斯出任美国驻华大使,意味着拜登政府高度重视美中关系的发展。

奥巴马时期的美国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克斯(Max Baucus)认为,拜登需要任命一位声名显赫的人物出任这个职务,以向整个世界显示“美中关系的重要性”。此外,很关键的一点是,“这个人要有权力代表总统进行协商谈判,而不是仅仅作为一个传递消息的人”。

Axios报道指出,中美关系是拜登总统任期内最关键、最重要的议题,拜登需要经验丰富的外交官协助他处理中美问题。

AXIOS还指出,华府内部存在共识,认为美中关系是拜登执政时期的关键,从贸易到台湾议题的风险都相当高。Axios认为,若拜登选择提名伯恩斯为驻华大使,将显示出他倾向于资历深厚的外交官,而不是“高能量”的政治家。

《南华早报》引述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研究专家卢翔称:“看起来新一届美国政府,特别是在布林肯领导下的国务院,倾向一个具有专业知识和背景的人选,与国务院保持紧密联系,执行其中国政策。”

卢翔分析,像伯恩斯这样的职业外交官更熟悉国务院的做法,但缺点是他在这个中美关系微妙复杂的时刻会较缺乏探索的积极性。

伯恩斯何许人也?

365j.me 2 为何新任驻华大使是他? 拜登亲睐的这位新任驻华大使 能否架起中美关系的桥梁?

伯恩斯是一名老牌外交官,曾任美国国务院政务副国务卿,职业外交经验丰富,从里根政府到小布什政府,任职时长横跨四任领导人,目前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外交和国际关系方面的教授。

现年65岁的伯恩斯是资深且专业的外交家,熟悉国际关系,包括欧洲、俄罗斯、中东、非洲事务: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就曾参与了美国的非洲、中东、苏联(俄罗斯)事务;

1995年至1997年间,任克林顿政府的国务院新闻发言人;

1997-2001,出任过美国驻希腊大使;

2001-2005,小布什主政期间,出任美国驻北约常驻代表;

2005-2008,担任国务院第三把手政务副国务卿;

期间的1990年至2005年,他曾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曾任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特别助理,以及俄罗斯、乌克兰和欧亚事务高级总监;

期间的2014年至2017年,他曾在克里的外交事务政策委员会工作;

2008年,奥巴马当选后,伯恩斯加入由美国前防长科恩(William Cohen)创立的美国科恩国际战略咨询集团公司(The Cohen Group);

2020年美国总统选战期间,曾是拜登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

目前为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国际关系及外交教授,门下弟子不少是外交官和政府任职。

据The National报道,伯恩斯和拜登关系密切。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竞选活动中,伯恩斯曾为拜登提供外交政策建议。

伯恩斯还和拜登政府多名核心人物有密切的工作关系,包括国务卿布林肯、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总统气候特使约翰·克里等,这些要员都力挺他出任驻华大使。

美媒由此分析认为,正是伯恩斯丰富的职业外交经验,以及和拜登政府要员的密切关系,使之成为美国驻华大使最受欢迎的人选。

4  伯恩斯能否架起中美关系的桥梁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瑞恩·哈斯对The National表示,在中美关系陷入动荡期之时,作为美国经验最丰富、最受尊重的外交官之一,伯恩斯能够很好地承担起驻华大使的职责,成为一个“有效的沟通者”,一方面清晰表达两国的差异,另一方面努力寻求两国在气候变化、公共卫生等方面的合作,“以提升美国的利益”。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学者杜大伟说,拜登政府选择伯恩斯,这对中国来说可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拜登正在认真对待这种互动。他不仅是一个出色的政治人物,而且是一个有丰富政策背景的人。

4月21日,在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时任教授的李海东评论,“伯恩斯跟美国的极端派人士不一样,他在处理对华关系的时候没那么极端,会更稳定更有可预测性。”

外界都认为,伯恩斯会平衡好中美关系。

伯恩斯是一位专业外交官,而非政治人物。他的外交经历显示,他不是靠玩弄政治,而是依靠专业知识和经验处理外交事务。

而且伯恩斯谨慎而不张狂,且不主张脱钩。

伯恩斯曾表示,对美国、欧洲、日本和印度而言,与中国经济脱钩不是现实选项。“但我也确信,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正来到一个关键点。在经济、军事和价值观上存在重大竞争。民主对上威权。中国激起了这种敌对竞争。”

伯恩斯日前接受德媒访问时再次表示,与中国的关系正来到一个关键时刻,经济脱钩并不是现实选项,美欧日应联手制衡中国,并在特定领域与中国合作

与此同时,伯恩斯认为有必要与北京在某些领域合作,例如气候变迁及对抗新冠疫情。

伯恩斯的对华立场跟拜登十分接近。但在目前美国的政治氛围下,几乎跟所有美国政要一样,伯恩斯也对中国持强硬态度。

今年1月,伯恩斯曾接受德国《商报》采访,针对新疆人权问题、香港局势以及匈牙利民主受到威胁等议题表示,美国应与德国、法国和欧盟合作,共同捍卫民主和人权。他也建议,美国、欧洲和日本应该共同联手就中国的非法贸易行为与其进行对话,因为美日欧共占全球一半以上的经济体量,共同发声便能有足够分量,促使中国尊重国际贸易规则。

今年2月,据CNN报道,伯恩斯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美中关系对美国来说是“最重要也最具挑战的关系”。“我们正处在一个竞争模式……我们不想把自二战以来在印太地区获得的军事主导地位让给中国”。

他还呼吁建立一个包含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北约、欧盟的联盟,“然后对中国说,你们必须按照贸易规则行事,否则将受到惩罚”。

近日,在杜克大学的一个演讲中,伯恩斯还表示,美国需要建立一个更大的联盟应对疫情、气候变化等全球挑战。他指出,一些国家出现威权主义抬头的趋势,这让美国有更多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美国目前反华的“政治正确”氛围下,单靠一个新任驻华大使,哪怕是拜登亲睐的资深外交官,也很难扭转形势,切实改善中美关系。

特别是美参议院近日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突出了美方试图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的政策。同时,关于中美关系,拜登表示美国不会与中国发生对抗行为。

尽管如此,至少有这么一个两党都接受的政治人物,可以作为中美两国之间沟通的桥梁,而不至于两国政府间信息沟通断片。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