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计局戳穿了网传王义桅的所谓“中国各阶层收入”的虚假信息

近日,网传王义桅“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19》披露了中国各阶层收入及人数占比数据”属于不是信息,或者虚假信息。
国家统计局戳穿了网传王义桅的所谓中国各阶层收入的虚假信息 国家统计局戳穿了网传王义桅的所谓“中国各阶层收入”的虚假信息

这则消息把收入分为极低收入层、低收入层、中等收入层、高收入层四个层级九档,细分如下:

【极低收入层】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有5.6亿人;

【低收入层】两档:月收入在1000-2000之间,有3.1亿人;月收入在2000-5000之间,有3.8亿人;

【中等收入层】两档:月收入在5000-1万之间,有0.8亿人;月收入在1万-10万之间,有0.4亿人;

【高收入层】四档:月收入10万-50万之间,有2500万人;月收入50万-100万之间,有500万人;月收入100万-500万之间,有100万人;月收入500万以上,有10万人。

上述惊悚信息被不少媒体转载,也上了“知乎”:“知乎”以“《中国统计年鉴2019》:月收入5000+,你就赢了全国90%的人”为题进行解答。

人民网、财新网还专门弄成了图示,被广泛转载……

我认真查询了一下,这则信息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发出来的,数据似乎出自《中国统计年鉴2019》。王义桅从这些数据中得出结论:

中国社会目前90%的人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62%的人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月收入过万的只有7110万人;中国虽然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人均收入还很低对比发达经济体差距较大!

不止如此,按照王义桅提供的数据粗略计算了一下,更感到震惊:低收入阶层(包括极低收入、低收入的两档)居然有12.5亿人,占比高达89%!

中国低收入人群竟然如此庞大,难道不令人震惊吗?!

王义桅还不怕事大,竟然鼓动大家分享。他煽情的说道:你属于哪个阶层?这么重要的权威数据发布,还是别淹没在信息的汪洋里了。大家辛苦动手多多分享一下。

因为跟日常接触到的数据反差有点大,为了严肃对待,于是就上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去查询,发现跟网传王义桅发布的信息完全不一样。

国家统计局官网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19》、《中国统计年鉴2020》统计归纳了有关居民收入和支出的全部类别,但并没有网传王义桅发布的四个层次九档分类及相关数据。而是延续了传统分类,即按照家庭分为五个层级:低收入户、中间偏低户、中间收入户、中间偏上户、高收入户。每个层级各占20%。

《中国统计年鉴2019》第六项“人民生活”6-2列表说明了2018年各层次收入状况,《中国统计年鉴2020》则发布2019年的数据。这里将两年的相关数据摘录如下

——低收入户(20%):2018年为6440.5(元),2019年7380.4(元),增长14.6%;

——中间偏低户(20%):2018年14360(元),2019年15777(元),增长9.8%;

——中间收入户(20%):2018年23188.9(元),2019年25034.7(元),增长8.8%;

——中间偏上户(20%):2018年36471.4(元),2019年39230.5(元),增长7.6%;

——高收入户(20%):2018年70639.5(元),2019年76400.7(元),增长8.2%。

国家统计局数据戳穿了网传王义桅发布虚假信息!

看了这些,真的不知道网传王义桅发布的数据究竟来自那里?

感觉他是四处拼凑的数据,堆积在一起,然后自己分类,排列着组合。可能他的有些数据差不离,比如他的“极低收入层”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有5.6亿人,可能是把国家统计局数据中的低收入+中间偏低收入合计的40%人口去乘以14亿人口得出来的,但数据不对:“中间偏低收入”月收入都超过了1000元。

王义桅更不该说出自《中国统计年鉴》。这是不是有点“拉虎皮做大旗”的意味。

尽管如此,这里还是要就国家统计局数据指出如下几点:

(1)上面收入分类数据都是以户为单位统计的,按照国家统计局有关说明,是对应“调查户”的,可不可以理解,这不是平均的个人收入概念。如此,以户为单位的收入平均到每个家庭成员就很低了;

(2)低收入+中间偏低家庭占比40%,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说明,对应人口6.1亿人口;

其中低收入大体相当于低保标准,是很低的水平,而且低保标准的收入人群竟然高达20%。

根据去年12月28日全国民政工作会议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11月底,全国城市低保月人均标准为617元,农村低保年人均标准为5247元。

(3)不完全认同国家统计局的收入层级划分。如月收入2000元左右也是较低收入,划为“中间收入”不恰当,月收入3000多至多只能说是“中间收入”,而非“中间偏上”;

(4)人均6000左右就能列入所谓“高收入户”,是否门槛太低了?以《中国统计年鉴2020》为例,其中所列2019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均大大高于所谓“高收入”:

2019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93383元,高出上面所列“高收入”的22%。其中国营单位98899元,高于“高收入”的约30%。

这里反映了一个问题,国营单位职工工资大大高于所列“高收入”。但国营单位靠的是资源垄断而非市场竞争优势,其高收入是否合理?正是这一原因,大家都挤破脑壳往国营单位挤,但没有关系的“一般人”还真进不去。

严格来说,这只能是中产阶级的收入水平。

(5)国家统计局在历年统计分类中完全不统计高净值人群,因此所谓人均可支配收入是不完整的,也掩盖了收入分配不均的问题。

不论怎样,国家统计局数据还证实了李克强总理所说的“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李克强总理去年5月28日在记者会上所说原话是: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就业是最大的民生。”

总理实事求是,说了大实话,说出了作为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的收入现状:距离富裕的目标还相差很远、很远!

国家统计数据显示,2000元以下收入人群(前三个层级之和)占比60%!

4000元以下收入人群(前四个层级之和)占比高达80%!

广西、河南、陕西、贵州、云南、甘肃、青海、新疆、西藏九省人均可支配收入在2000元以下,整体收入偏低!

我们能说“富起来了”吗?我们骄傲得起来吗?

之后,针对社会热议“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这个说法符合实际吗?”,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回应指出:

“关于6亿人每个月人均收入1000元,可以从全国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数据得到印证。按照住户收支调查,全国家庭户样本可以分为五个等份,分别是低收入组、中间偏下收入组、中间收入组、中间偏上收入组、高收入组,每等份各占20%。其中,低收入组和中间偏下收入组户数占全部户数比重为40%。

“根据2019年相关数据,低收入组和中间偏下收入组共40%家庭户对应的人口为6.1亿人,年人均收入为11485元,月人均收入近1000元。其中,低收入组户月人均收入低于1000元,中间偏下收入组户月人均收入高于1000元。”

他还说,“五等份住户收支调查数据刊载在《中国统计年鉴》《中国统计摘要》等统计资料上。比如,《中国统计年鉴2019》第171页有2013-2018年的住户收支调查表,《中国统计摘要2020》第59页有2014-2019年的住户收支调查表。”

付凌晖就此表示,这些数据反映出十九大所指出的我国社会要紧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日子需要和别平衡别充分进展之间的矛盾,反映了我国的差别多国情。我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进展中国家,宽敞农村和中西部地区相当一部分居民收入水平还是偏低,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任务十分繁重。并且也应当看到,随着我国经济持续进展,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低收入和中间偏下收入群体转化为中等收入群体。我国国内市场潜力巨大,进展未有穷期。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