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中抗俄 布林肯发出四个危险信号!

布林肯北约演说,不仅炮火对准中国,火药味很浓,而且从整体上勾勒出对华政策-就如拜登政府所言,要制定一个整体的、而非零敲碎打的遏制计划。
365j.me 反中抗俄 布林肯发出四个危险信号! 反中抗俄 布林肯发出四个危险信号!

拜登政府上台后说对华关系要“一小步、一小步”前进,宣布禁止使用“中国病毒”攻击性名词,暂时没有对微信、TikTok赶尽杀绝,拜登还跟中国领导人通话两小时……

善良的人们以为拜登会对中国好一点,但很快发现错了,错得离谱。

从拜登和他的国务卿布林肯首次外交讲话,说中国是最严峻的竞争对手、构成本世纪“最大地缘政治考验”,誓言要击败中国,到拜登主持美日印澳四国会议和美日、美韩的2+2会议,更在阿拉斯加跟中国撕破脸,然后前往欧洲展开“联盟外交”,致力于打造一个遏制中国的联合战线,可见拜登政府已经对中国展开全方位遏制行动。

所谓“锣鼓听音,说话听声”,布林肯这次在北约一系列讲话,不仅炮火对准中国,火药味很浓,而且从整体上勾勒出对华政策-就如拜登政府所言,要制定一个整体的、而非零敲碎打的遏制计划。

盘点之后,感到布林肯发出了四个方面的危险信号。

第一个危险信号:用“狼群战”围攻中国

联合盟友对付中国是拜登政府早就计划好的方略,是其排列第二的优先事项。如果认真看看拜登、布林肯、沙利文在各个场合的讲话,联合盟友反华是重中之重。而且他们一再表示,唯有中国有实力挑战美国霸权,而且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面对中国崛起,所以誓言将与盟国合作。

这次布林肯北约演说,主旨就是重新强调并重新构思美国的同盟关系。演说开头就重申他出任国务卿的首次外交讲话所强调的:我们将为美国人民带来成果的一个关键方式是重新强调并重新振兴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同盟与伙伴关系。(看看,振兴同盟为的是“为美国人民带来成果”-另类“美国优先”!

布林肯引用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最近的一项调查,特别强调“九成”美国人相信,维持我们的同盟是实现我们外交政策目标最为有效的方式。

我们不要以为这是老调重弹,没什么了不起。问题在于,跟特朗普时期相比,拜登政府抓住了盟友、特别是欧洲盟友的心理,一直在示好欧洲,不再提“美国优先”,不再搞贸易战,而欧洲也愿意跟美国一起重塑“跨大西洋联盟”。

另一方面,布林肯把中国勾画成对西方世界整体的“最大威胁”。他说“毫无疑问,中国的胁迫行为威胁到我们的集体安全和繁荣,它正在积极努力破坏国际体系的规则以及我们和盟国共同的价值观。”这样的说法特别容易被西方世界包括欧洲接受。

之前因为对特朗普做法的反感,去年蓬佩奥呼吁建立(10国)“民主国家联盟”时,响应者寥寥,而现在拜登政府的“联盟外交”却得到积极回应。如加拿大、澳大利亚对中国采取了更强硬的态度,日本也罕见公开发表攻击性言论;欧盟、英国等一众国家跟着美国的步子制裁中国官员;北约表示拜登政府正坚定致力于“跨大西洋团结协作”,公开宣称必须应对中国;欧盟暂停了中欧投资协议的审议,宣布同意重启美国与欧盟之间的中国对话,表示对华”能合作就合作,须对抗则对抗”……

形势起了变化,一个针对中国的西方联盟正在形成。——这才是真正的危险!

第二个危险信号:在价值观上跟中国对抗

拜登政府反复表述,跟中国的关系既有竞争,又有合作,该对抗时对抗。这次布林肯在北约的讲话让我们更清楚“对抗”的核心含义,即价值观上的对抗。

拜登和他的国务卿公开表示中国不认可西方价值观,同时认为西方“民主与人权上的共同价值观正在受到挑战”,这是一种“新威胁”,而且正在超出西方“建设必要的防御威胁能力的努力”。

所以,布林肯把维系西方联盟的任务上升到维持“共同价值观”。他所说如下的话值得重视:

——我们建立同盟是为了捍卫共同的价值观。所以,更新我们的承诺需要重新强调这些价值观和我们誓言保护的国际关系的根基: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基于规则的秩序。在这方面我们有重任在前。世界上几乎每一个民主政体如今都在应对挑战—包括美国。

——这需要我们所有人展现出一向是这种体制最伟大的力量。对我们的民主的最大威胁不是它们有缺陷…… 是我们的公民对落实我们组建一个更为完美的联盟的建国承诺的信任。

——我们还必须让彼此信守我们同盟的核心价值观。当有国家在民主与人权方面退步时,我们都必须大声发言。这就是民主国家所作的:我们公开应对挑战。

布林肯说:这也是重新致力于维持我们的同盟的含义所在。

布林肯在这里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即在人权议题上集中火力攻击中国,而且是联合西方盟友一起干。

看看布林肯和沙利文在阿拉斯加2+2会谈一开场,连一句客套话都不讲,开口就指责中国香港、新疆的民主和人权问题;布林肯一到欧洲,欧盟、美国、英国、加拿大就纷纷宣布就新疆人权问题制裁中国官员;在看看H&M等西方大公司以新疆人权为名停止采购新疆棉花,闹出一场国际风波……

可见,美国呼吁在价值观上跟中国对抗,得到了西方国家的共鸣和响应。

第三个危险信号:用军事维护西方联盟

西方搞了几十年联盟,都具有军事联盟性质,大到北约,小到美日、美韩、美加、美澳……无不如此。

为了渲染军事维护西方联盟的必要性,布林肯突出了中国和俄罗斯的军事威胁。他强调中国的军事雄心逐年递增,威胁航行自由、将南中国海军事化、以越来越先进的军事能力把目标对准印-太;与此同时,指责俄罗斯对欧洲盟友的挑战,包括在乌克兰东部的“侵略”、扩充军力、大规模演习和在波罗的海与黑海、东地中海、北极地区的恐吓行为、核能力现代化以及在北约领土对批评者使用化学武器。

于是,布林肯公开表示对西方盟友的军事承诺!

布林肯特别强调了北约第五条款:对一国的袭击就是对所有缔约国的袭击。他举例说,当美国遭到9/11袭击时,我们的北约盟友立即并一致启用了第五条款。这是史上唯一一次启用第五条款,而且是为了保护美国。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

布林肯表示:今天,我们的盟友也可以期待我们也会这样做。正如拜登总统上个月在慕尼黑安全会议所说,你们可以相信我们坚定不移的誓言:美国全面信守对北约的承诺,包括第五条款。

这是二战后美国首次重申北约第五条款!

布林肯特别提出了他的东亚之行对日本和韩国“同样的承诺”。在日本,布林肯和美防长奥斯汀再次向日本承诺将钓鱼岛纳入美日安保条约范围-得到美国撑腰的日本立刻放声攻击中国。

为此,布林肯将视觉拉向印-太盟友合作,指出要应对该地区范围广泛、错综复杂的安全挑战。

布林肯强调:我们必须把我们的同盟现代化。

按照布林肯的说法,“同盟现代化”就是从改善西方军事能力和战备状态开始,以确保维持牢固和可信的威慑力。他特别提到“必须确保(美国)的战略核威慑保持安全有效”,把“战略核威慑”作为对美国维持对盟友的牢固和可信的承诺。

在这里他的矛头对准了俄罗斯。

第四个危险信号:把竞争事项上升到威胁西方共同价值观

这就有可能在竞争异常激烈,或美国及西方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时,随时将竞争上升为对抗性。美国及西方在竞争领域加入“威胁国家安全”的概念,就在竞争中注入了“对抗的因子”。

这可能由单个事引发,如为了打击华为而抓捕华为核心高官孟晚舟,从而引发中加交恶-这是典型的把竞争上升为对抗的行为。

布林肯把这一类型归结为“非军事威胁”,包括安全技术、经济和信息手段、虚假信息行动、武器化的腐败、以及关键基础设施以及盗窃知识产权的网络袭击……甚至特别点出中澳关系-说成是“经济胁迫”和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和攻击美欧疫苗的信誉。

他更把这些上升到威胁西方(单个)国家和共同价值观的高度。这不得不让人忧虑,美国及西方国家会随意把正常的竞争转变为对抗性行动。

这种担心并非无的放矢!

看看布林肯怎么说:当我们其中一国受到胁迫的时候,我们应当作为盟友做出回应,并共同努力……让那些破坏规则者承担代价。

尽管布林肯说了在气候和疫情方面跟中国存在合作,也表示“美国不会强迫我们的盟友对中国作出‘我们或他们’的选择,但他同时把中国定位为西方集体安全、共同价值观和规则的主要威胁,迫使他们联合起来对付中国。

联系到布林肯所言“建立同盟是为了捍卫共同的价值观”,并承诺用军事力量维护同盟,其中的重重危险令人不寒而栗!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