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会谈中的美”紫发翻译”何许人也 竟然在美国遭千夫指 惹怒拜登痛骂布林肯?

中美阿拉斯加高层会谈落幕,不仅双方吵架引发全球高度关注,就连双方翻译官也登上海外热搜话题。
365j.me 阿拉斯加会谈中的美紫发翻译何许人也 竟然在美国遭千夫指 惹怒拜登痛骂布林肯? 阿拉斯加会谈中的美"紫发翻译"何许人也 竟然在美国遭千夫指 惹怒拜登痛骂布林肯?

中美阿拉斯加高层会谈落幕,不仅双方吵架引发全球高度关注,在全球媒体、社交平台上直到现在仍热度不减,就连双方翻译官也登上海外热搜话题。

外国网友称赞中方翻译官表现沉稳,表达精确,反倒是美方派出”紫发”翻译官被批评有失礼节。

现在大家都知道,中方翻译是张京。她冷艳的外交,现场翻译沉稳大气,完整准确的表达,技惊四座。她在与杨洁篪、布林肯互动一幕,不仅冲淡了会谈吵架的硝烟,缓和了现场紧张的气氛,引起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轻松玩笑:“翻译应该得到升职”。这显示出张京的专业程度和受辱不惊的沉稳,赢引起国内外网友的赞誉。

张京就这么一瞬间就火了!

@荷兰豆养殖专家评论张京:“心理素质和专业能力都是顶配”;“这个眼神是那种虽然困难,但没在怕的。”Marwat赞扬:She did a very good job.

当网友为中方翻译人员的表现“圈粉”时,不少美国网友对美国外交代表团有”染紫发成员”表达了不满。

现场视频可见,这位“紫发翻译”说话不时夹杂“额”、翻译断断续续、时而词不达意、甚至连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的职务都未能准确译出…… 美国代表团这位华裔女译员引发美国舆论批评。

美国网民表示,美方在会谈上的表现已经足够尴尬了,“与中方对话还派出一位染紫发的女士,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100倍”。有网民感叹,”难怪中方说我们毫无诚意(take it seriously)。”

美国网友纷纷认为,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携带一名染着紫色头发的翻译出席中美2+2外交高层会议这样正式的场合,让美国人的表现如同小丑。中方怒斥美国方面没有基本的外交礼仪,也被美国网友认为是美方自取其辱。

就连《纽约时报》这样的美国媒体都看不下去,公开刊登文章喊话美国总统拜登:《拜登先生,对中国的狠话说够了吗?》。

就此事讨论最为热烈的一条推文认为,在这种场合让染着紫色头发的人士参与,会被认定为美方“软弱”,并讽刺做出这一决定的布林肯,是“战略天才”。此条推文获2300次转发,超1万点赞。

于是,美国一位保守派政治活动家还在个人推特上爆料称,拜登对此很不满,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因此被痛骂一顿。据《观察者》网报道引述指出,美国保守派政治活动家杰克·波索比奇(Jack Posobiec)发文称,”有白宫官员向他透露,拜登对布林肯十分不高兴,因为带了一位紫色头发翻译去开会。”

另据美媒引述杰克的推文,乘美国总统拜登对于国务卿布林肯的表现也是非常的不满,在3月19日早上拜登就怒骂布林肯,丢尽了美国的脸面。布林肯作为美国老牌的外交界政治精英,同时被拜登总统和中方代表如此“辱骂”,实属其人生的奇耻大辱。

布林肯由此在美国内声望暴跌!

从社交媒体流传的视频画面来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右手侧的确坐着一位“染紫色头发”的女士。美国国内对代表团派出了一位紫头发的翻译大感惊愕。观察者网根据《南华早报》视频录像查证,该女士为美方代表团的翻译人员。

因为引发舆论关注,并查询该翻译员何方人士,美国译员摇篮米德尔伯里国际研究学院(MIIS)职业顾问Winnie Heh在会谈结束后披露称,会谈中坐在布林肯身旁的是该校2000级校友、现任美国国务院中文专职翻译Lam Chung-Pollpeter。

随后也有人查到,这位神秘的翻译,被有翻译界哈佛之称的蒙特雷高级翻译学院认领为校友。她的名字叫钟岚·波尔彼得 (Lam Chung-Pollpeter)。从该学校的相关介绍上看,她是蒙特雷高级翻译学院20000届会议翻译的硕士,算是科班出身。

从此前的履历看,钟岚和张京具有相近的资历,有资格负责本次任务的美方译员。张京2003年从杭州外国语学校毕业,保送到外交学院英语专业,2007年被外交部录用;钟岚2003年前后入行,2008年加入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AIIC),参与过AIIC的一些活动。AIIC是国际精英译员的职业协会,有严格的入会制度,新会员须由入会5年以上的老会员推荐并经同行评议。

网传一张2015年出席外交场合照片显示,钟岚早在2013年她已亮相重大外交场合,当时还是黑色长发,一旁是中方翻译官张京。

张京首次进入人们视野也是2013年。当年3月11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有关内容的记者会上,这位冷艳的美女翻译官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这是张京首次亮相,个子不高的她,身穿黑色职业装,留齐肩长发,不露笑容神似赵薇,因表情冷艳、神情专注,吸引了现场不少镜头,瞬间红遍网络。

钟岚还曾担任“国家领导人”的翻译。2017年11月,她作为当时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妮亚的中文译员出现在人民大会堂中美领导人会晤现场,完成她的“高端翻译”首秀。只是,那时她还是一头黑头,而非现在的紫发。

2018年到2020年,钟岚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译员参加了中美领导人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晤。当年12 月2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布宜诺斯艾利斯共进晚宴,白宮公布名单的最后一位,就是总统口译员钟岚·波尔彼得(Lam Chung-Pollpeter)。

后来,特朗普两次与刘鹤副总理的会谈,钟岚也是现场口语翻译。2020年1月,中美双方在华盛顿签署第一阶段贸易谈判协定时,她出现在特朗普身边,这时的她已经染成了紫发。

据美国国务院专职口译员卡法托斯披露,钟岚还是2020年6月杨洁篪、蓬佩奥在夏威夷会晤时的美方首席翻译。卡法托斯在相关文章中盛赞钟岚在疫情期间“勇敢地为蓬佩奥做翻译”,体现了国务院专职译员们在疫情期间冒着风险保障“面对面外交”的精神。

根据美国国务院语言服务司官网的介绍,能够胜任为总统、国务卿、“第一夫人”翻译的译员,哪怕在国务院雇佣的翻译专家中也属于“最高水准”。所谓“最高水准”,并不意味着选中的译员代表了美国国内最高的中文水平,甚至也不意味着译员一定比国务院里的“知华派”外交官更精通中文。

钟岚是当下美国国务院合适的中英文外交口译员,其遴选涉及政治因素和个人选择。美国国务院语言服务司口译处欧洲语言事务前负责人大卫·索伊曾在论文中指出,外交口译与商业口译有很大区别,商业译员即使经过培训,也很难在短期内达到外交译员所需的应变和承压能力。

虽然钟岚商业译员出身,但多年来承担了不少高级别外交场合的口译。

钟岚过去一直就是这种翻译水平,不然也不会选择她担任如此重要场合的翻译。

有人拿钟岚跟美国务院一位长期负责中文口译的官员、著名中英文翻译专家詹姆斯·布朗对比。这似乎没有道理。布朗2020年离职前,在国务院从事中文口笔译达41年,且有职业外交官经历,加上他任职时中美高层往来更加密切,他的丰富实践经验是钟岚不可比的。时任语言服务司主管斯普拉格在接受NBC报道时称,在正式外交活动中执行连续翻译和同声传译的能力象征着语言专家的最高水平,但“在吉姆(詹姆斯·布朗)这个级别,只有一个吉姆”。

所谓翻译员,坐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右手边,就必须保证能应对自己所面临的所有不利情况。正如大卫·索伊所言,对熟练的口译员来说,具备口译、语言和文化技能及了解翻译的话题,都只是先决条件,他们需要能适应各种各样的高压环境,“必须能认识到在特定情况下发言者对她的要求,并迅速、自信地采取行动。”

美国国内批评钟岚这位口译员缺乏以上素质,她的表现与她所应展现出的“最高水准”很不匹配。

钟岚这次的现场翻译表现之所以被诟病,原因很复杂。

一个可能的原因如美国专业人士所说,是美方代表团准备不足。按照一些专业人士的介绍,外交口译的幕后工作远比台前复杂。根据规范流程,语言服务司在确定会谈各方代表后,要举行“每一个人都到现场”的会议演练,以确保口译团队熟知会议议程。这种协调“不仅发生在部门之间,也要发生在国家之间,即参会两方共同确保谈判顺利和安全”。

但这很难说明问题,相同场合、相同难度的翻译,为何中方翻译备受赞誉,而钟岚备受责难?

他们还说,中美高层安克雷奇对话,相比钟岚此前承担过的高层对话,口译难度明显加大,但目前尚不清楚美方是否进行了充分的事先演练,特别是在对于出现突发状况后的应变是否进行了充分准备。

这也说明不了问题。此次对话跟担任随性的特朗普的口语翻译相比,跟担任蓬佩奥在夏威夷与杨洁篪会晤时的翻译相比,难度不会更高。

另一个原因,可能因为以前没有跟中方翻译的应变能力对比,而这次对比鲜明,高下立判。于是钟岚的问题来了。

但需要指出的是,中方代表都精通英语,钟岚翻译的准确性并不能影响他们的理解。有分析认为,中美关系问题重重,不能过度夸大翻译的作用,继而把棒子打到翻译头上。

所以,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更可能的因素是,钟岚原先出现的场合远没有阿拉斯加火爆,也未曾像这次直播曝出的火药味,因而大家没有关注到翻译的问题,也没有掀起舆论热潮。

这次中美高级别外交官在会谈现场直接开火,惊爆国际舆论,也震惊了美国政坛,于是有人就把钟岚推出来背锅。甚至有人在对比了原文和钟岚的发言之后,认为她强化了美国代表发言中的攻击性。

这才有了上面所说的网民指责、媒体的诟病,还有美国极端保守派作者杰克披露的拜登对布林肯大发脾气。杰克是位阴谋论者,说话真真假假,不能全部相信。公开的报道显示,拜登事后为布林肯的表现感到“骄傲”。

最后要说明的是,与一些主要国家的官方翻译部门不同,美国国务院的语言事务司口译部门(Interpreting Division of the Office of Language Services)只有30多名专职译员的小机构,口译团队由8名管理人员、32名专职译员组成,却要为包括总统、副总统、国务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内阁全体部长在内的政府高层提供各种高级别对话的翻译支持

因而,该机构另外雇近两千人容量的兼职译员、自由译员以完成使命。

所谓自由译员,是指靠自己独立接翻译的工作做、独立完成的翻译人员,不从属于任何翻译机构。外交翻译与商务翻译有天壤之别,虽有专业培训补充,但这支“半业余”队伍在外事活动中犯些不大不小的错误,并不出人意料。

钟岚属于这类自由译员。

2017年,美国国务院尝试改革口译员制度,首次向1000名国内最优秀的自由译员发出一年期联邦雇佣合同,开启大规模招聘兼职译员模式。联邦政府的合同数据库记载,钟岚从这一年开始拿到国务院的工作合同,并很快成为专职中文译员。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