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严寒的阿拉斯加吵一架 发泄积怨过后 需直面“三味菜”

中美积怨已深,从在双方的口角和会谈结束一言不发可见,很难一两次会谈化解。今日的交锋,标志着中美两国在冲突性话题上的严峻对峙。
365j.me 在严寒的阿拉斯加吵一架 发泄积怨过后 需直面三味菜 在严寒的阿拉斯加吵一架 发泄积怨过后 需直面“三味菜”

中美高层在阿拉斯加以吵架开启会谈第一局,过后两轮是低调闭门会议。虽然会谈结束没有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也没有发表联合声明,但外界从会前和会谈吵架的口语中也能揣摩到谈论的具体内容。

今日的交锋,标志着中美两国在冲突性话题上的严峻对峙。

可以说,中美积怨已深,从在双方的口角和会谈结束后的一言不发可见,很难一两次会谈化解矛盾。

从深层次看,两国的第一次正式高层会谈,受制于双方背后的内政争议,换言之,两国政府所展现的强硬姿态都要对国内的老百姓交代。所以,即使吵架,双方都希望记者在场,因为都希望通过媒体将各自的话语传给本国民众。

中方的火气很大,主要因为美方会谈前的一系列敌视性举动,让中方感到美方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而且作为东道主接待受邀国宾也丢掉了基本的外交礼节和待客之道,会谈开场白又“高姿态地”地斥责中国,这不仅让中方脸上无光,也挑战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更让中国民众觉得备受美国欺负,因此驱动了中方代表火力全开。

有专家认为,中方也是吵给美国内政看,吵给美国国会议员看,你不要觉得中国就是软柿子,你可以随便捏。也许是这个理。

因为积怨太深,“吵一架,很正常”。通过吵架,大家都发泄一番,借此放松一下,也并非不可。

但是,希望美国不能老骂中国,不要总是居高临下,因为中国显然不可能求饶、屈服,这只会让中国更感觉受“洋人欺侮”,双方会吵得更凶。

中美之间的诸多分歧是体制性的,争论可能常态化,但以我们善良的愿望,不希望经常性吵架或动辄怒怼,把争论上升到吵架。吵架时容易说不好听的话,也容易说过头话,吵多了,过头话说多了,一定会伤害彼此感情,不容易理性处理问题。经过这次阿拉斯加争吵,双方应该会汲取教训,减少争吵吧!

我赞成南京大学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朱锋的说法,“中美关系今天的复杂性就是,吵归吵、谈归谈,但千万不要打起来,这是最重要的……我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吵归吵呀!但是,谈归谈呀!现在会谈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吵架。第二部分,坐下来好好地平心静气地谈。第三部分,更是就下一步到底应该做什么,双方还是要有所规划,有所准备。”

尽管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从来都没有停止争论,两国在人权议题上更长期互怼,尽管不能用吵架来定义全部的中美关系,但近几年中美双方吵架太过频繁,声量越来越大,过头的话越来越多,这很不正常,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开展不具建设性。

希望这次吵一架后,双方都要面对严肃的议题。最重要的问题是,双方的政治精英头脑要清楚,不要彼此仇视,不要无节制地吵下去,而是要以现实主义态度去处理双方面临的分歧。

需要强调的是,在中美这对矛盾中,美方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主要的牌张也掌握在美方手中。从拜登政府的表述中,美中之间具有三重关系:竞争、合作、对抗

这就是今后相当长时期-至少在拜登执政时期的“三味菜”。在拜登执政后的首场高层对话的争吵过后,中美需要认真品尝这“三味菜”。

在阿拉斯加会谈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指出,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将会是该竞争之处竞争,该合作方面合作,该对抗的地方对抗。“我们会谈的用意是直接讲出我们的关注,讲出我们认为重点的问题,目标就是建立两国可以向前走的更加明确的关系。”

这不是拜登政府第一次说明竞争、合作、对抗这三重关系。

美国总统拜登第一次谈到美中关系时,就提出了竞争、合作、对抗三者共存。

3月3日,布林肯在其首场外交政策演说中,描绘了美中关系“应该、能够与必要”的三个基调。他指出:“我们(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会是该竞争时竞争、能合作时合作,必要时,美国也会起身对抗。”

奥巴马时代担任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主任的何瑞恩诠释道,尽管他不认为北京会公开接受布林肯的说法,但他预期,中国心里还是会接受美中关系很大程度上是以竞争为主的基调,“北京也会承认,避免美中关系全面对抗,也是中国的利益所在。”

现在看来,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逐渐清晰:中国是主要的严峻的竞争对手,竞争甚至激烈竞争是主基调,而且“竞合关系下会有对抗”,在抗击疫情、气候问题和一些地缘政治议题上也会有合作。

今后,中美处理双方关系的重心将转向竞争、合作、对抗三个议题上。尽管美方的政策立场跟中国强调的“不冲突、不对抗”的理念并不同调,但因为主动权仍然掌握在美方手中,中国也不得不直面以对,在竞争过程中与美国牵手共舞,在对抗之余寻求合作的可能与空间。

按照沙利文的说法,中美之间将是“激烈竞争”;布林肯更强调了“必要时,美国也会起身对抗。”

为了防止竞争失控,或发展成全面对抗,中美双方需要建立高层、特别是首脑的制度性对话机制,在相互交锋中,厘清竞争、合作、对抗这“三味菜”的分际,尤其是竞争的领域和方式,即使激烈竞争也要避免恶意、恶性竞争;划分对抗的领域和界限,无界限、无限度对抗将导致灾难性后果;研究如何扩大合作的领域和方式,不要搞小圈子和排他性,以致于限制了合作的范围和深度。

在科技方面,美国不能对中国搞遏制政策或封杀式的新冷战,这可能短期给中国造成伤害,但从长远看,会逼迫中国摆脱美国自己搞出一套系统,同时也会封杀掉美国的市场。所以,最好的方式是,彼此做一些规划,制定相互都能够接受的规则,进行良性竞争。

有专家指出,未来两国在合作和竞争上,不应受制于这些冲突和分歧,反而应该共同朝务实地迈出合作性步伐上来努力。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现在拜登比起前总统特朗普,不仅更强硬,也更具有战略的规划,展现了要长期对抗中国的决心。但是一味打压、封杀、围堵,让中国意识到美国的敌视性政策不可逆,意识到“两国关系回不去”的时候,中国就会以同样的强硬姿态来回应美方,放弃一切幻想跟你干下去,两国竞争将可能发展到全面对抗。这难道符合美国利益吗?美国真可能一直保持优势地位吗?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