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中共高官因“妄议中央”入罪——此罪何其大也!

在中国官场,“妄议中央”就是挑战中共最高权力,挑战习近平的权威,是天的大罪过,不少高官因“妄议中央”而落马!

2021年因“妄议中央”落马三高官

365j.me 2021年因妄议中央落马三高官 多少中共高官因“妄议中央”入罪——此罪何其大也!

新华社1月23日文章《一个月内三提“政治三力”》列举“妄议中央”落马高官:“邓恢林“毫无‘四个意识’,背离‘两个维护’,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热衷政治投机,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文国栋“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敷衍了事、另搞一套”;刘国强“与党离心离德,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

文中的这个邓恢林,曾任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督察长(兼),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兼)。2021年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决定逮捕邓恢林。

文国栋曾任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2021年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文国栋决定逮捕。

刘国强曾任辽宁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最高人民检察院2021年1月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刘国强作出逮捕决定。

这篇文章还上纲上线,把这些“妄议中央”高官与所谓“政治三力”、“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联系在一起。文章解读说,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些腐败分子结成利益集团,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搞非组织活动,破坏党的集中统一。

“妄议中央”成了是一项政治罪、言论罪!

什么是“妄议中央”罪

按照中共的解释,就是“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

这一罪名首先出自习近平之口。2014年10月23日,习近平在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强调:

一些人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了自己的所谓仕途,为了自己的所谓影响力,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如此等等。有的人已经到了肆无忌惮、胆大妄为的地步!

此后,“妄议中央”入中共纪律处分条例。

2015年10月18日,中共中央颁布了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令禁止“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

《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通过信息网络、广播、电视、报刊、书籍、讲座、论坛、报告会、座谈会等方式……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视情节予以处分。

中共中央纪委法规室解读:“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是这次修订新增的违纪行为。……有些人“当面不说、背后乱说”“会上不说、会后乱说”“台上不说、台下乱说”,实际上不仅扰乱了人们的思想,还破坏党的集中统一,妨碍中央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造成了严重后果。对该类行为应当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给予相应的处分。”

2016年1月15日,监察部副部长肖培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指出,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六章政治纪律规定了妄议中央大政方针,后面还有一句话,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这是完整表述。

从此,“妄议中央”成为官场上不可触碰的政治底线。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多次强调 “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也是“底线”之一。

可以说,“妄议中央”就是挑战中共最高权力,挑战习近平的权威,是天的大罪过!

高官入罪“妄议中央”即落马

365j.me 什么是妄议中央罪 多少中共高官因“妄议中央”入罪——此罪何其大也!

从此,不少高官因“妄议中央”而落马!

因“妄议中央”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是中央政治局原委员、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他的主要罪名是:台上信仰马列主义,私下里却极力诋毁轻渎;口头上坚定“四个意识”,但私下以“中国最年轻的政治人物”自居,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另搞一套,把个人主张凌驾于党中央精神之上,严重破坏党的集中统一领导

在新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颁布之前,中纪委“双开”通报中,提到与妄议中央相似的表述为“在重大问题上发表违背中央精神的言论”、“发表与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相违背的言论”等,周本顺、余远辉、赵少麟等省部落马官员都曾发表过这种言论。

其中,赵少麟为江苏省委原常委、余远辉为南宁市委原书记。

而周本顺曾任河北省委书记,2015年10月16日,中纪委通报周本顺的立案审查结果,第一句就是“经查,周本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重大问题上发表违背中央精神的言论

接替周本顺的河北省委书记的赵克志上任伊始,在跟唐山市四套班子主要负责人座谈时他表示:党员干部在政治上绝对不能犯自由主义,绝不能妄议中央,绝不能散布与中央和省委精神相悖的言论;10月19日,河北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和全省领导干部会议提出,坚决与周本顺划清界线,“必须对党绝对忠诚,决不能阳奉阴违、妄议中央”。

    赵新尉是《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正式明确“妄议中央”罪而首个落马高官。

原新疆日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赵新尉2015年11月1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当年12月7日被提起公诉。新疆自治区纪委监察厅对其立案审查的表述说:经查,赵新尉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妄议中央和自治区党委的重大工作方针、决策和决定,公开发表反对中央和自治区党委关于新疆工作重大部署要求的言论;故意作出与中央和自治区党委重大新闻工作部署相违背的决定;在反对民族分裂主义、暴力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等重大原则问题上,言行不能与中央和自治区党委保持一致……

这其中“妄议中央”扩大到“妄议……自治区党委”。

赵新尉是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正式发布后,因“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而被公开处理并通报的第一人。

之后,中纪委“双开”通报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妄议中央”。通报显示,吕锡文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妄议中央大政方针,长期搞团团伙伙,对抗组织审查。

2017年3月2日,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常务委员、港澳台侨委员会原主任孙怀山接受审查,同年6月2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在相关通报中,他被指“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

入罪“妄议中央”的还有中央委员、天津原市长黄兴国、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等。

黄兴国2014年12月被任命为天津市委代理书记,2016年9月10 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7年1月4 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中称,黄兴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阳奉阴违,搞迷信活动。黄兴国身为中央委员,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国家法律,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生活上腐化,其违纪行为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天津的政治生态,损害了党的事业和形象,应予严肃处理。

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涉嫌严重违纪,2017年7月11日接受组织审查,同年9月22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指出,王三运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四个意识”淡漠,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消极应付、严重失职失责,丧失政治立场,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长期搞迷信活动;王三运身为中央委员,理想信念丧失,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严重污染甘肃省政治生态,严重损害党的事业和形象,应予严肃处理。

“妄议中央”限制官员言论自由

365j.me 妄议中央限制官员言论自由 多少中共高官因“妄议中央”入罪——此罪何其大也!

党媒曾就“妄议中央”落马高官提出警示,说这些事件向官员敲响了警钟。要求官员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时刻将纪律规矩记在心间,真正做到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保持对党的绝对忠诚,绝不散布与中央精神相悖的言论,始终将“妄议中央”当作不可逾越的底线。

但不少人认为,《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加入了对“妄议中央”的禁止性条款,将会使党内生活陷入“只唯上”的氛围,会限制党内民主,社会上再难有不同声音。

甚至不少人担忧,“妄议中央”将可能导致引言获罪,封杀党员言论自由,违背了中共党章赋予党员表达意见、甚至提不同意见的权利。

有人还说,一把手搞“一言堂”,党员发言表决与“一把手”相左,被扣上“妄议中央”的帽子怎么办?

事实也是如此,一些落马高官之所以获罪,主要不是表面上所说的那些罪名,而主要是“妄议中央”,没有与习近平保持一致。这才是问题的要害!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