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彭斯遭受的不白之冤拨乱反正!

由于彭斯没有按照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要求推翻大选结果,特朗普与之反目,彭斯遭川粉千夫所指,被骂翻天。彭斯遭受了不白之冤:美国宪法并没有没有赋予副总统推翻大选的职权,彭斯只是遵从宪法,做了自己所能够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卸任副总统如此清廉

365j.me 卸任副总统如此清廉 为彭斯遭受的不白之冤拨乱反正!

看了有关彭斯卸任后近况,很同情彭斯。

跟蓬佩奥卸任后的状况相比,蓬佩奥留在了华府,加入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彭斯却回到家乡印第安那州,他抵达机场时,受到乡亲们的热烈欢迎,停机坪上的人群为他高唱当地一首歌曲《重回印第安纳之家》(Back Home Again in Indiana)。

相比蓬佩奥的安定和衣食无忧,彭斯夫妇回到家乡后处于“无家可归”状态,目前寄居在友人家中。彭斯也没有什么积蓄,彭斯的财务报告显示,他名下没有房产,还在为三个孩子的助学贷款而忍受着经济上的困难,捉襟见肘。

相比蓬卿高调露面,频频发声,似有2024问鼎白宫之意,彭付总却沉寂下来,过上普通百姓生活。卸任后的彭斯希望能够进入高校,找到一份薪水丰厚的工作 …… 反差何其大!

彭斯,这位担任了13年众议员、4年印第安纳州州长、四年副总统的政治人物,居然生活如此清贫,据说现在还要为子女学费犯愁。

比起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的财富增长,彭斯看起来非常清廉;相比蓬佩奥公款私用,从未听说彭斯有任何不良行为。

回想四年前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没有从政经历、且政界没有人脉的特朗普,当时最重要的是权力如何平稳过渡。从政经验丰富的彭斯,当时担任政权过渡委员会主席,全盘领导权力交接。特朗普之所以能够顺利入主白宫,很快进入角色,全仗彭斯。

回想四年来,身为副总统的彭斯总是默默的站在总统特朗普身后,从不抢镜头、出风头。相比之下,蓬佩奥是何等显摆权势,周游列国是何等威风!

彭斯遭受不白之冤

365j.me 彭斯遭受不白之冤 为彭斯遭受的不白之冤拨乱反正!

历史的镜头回到2020年大选,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搏斗。拜登千方百计、千辛万苦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曾希望彭斯运用其兼任的参议长职权,否定几个摇摆州的选举结果,甚至苦苦相逼,彭斯副总统当时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结果,彭斯没有(实际上不能)按照他们的愿望翻转大选结果,特朗普与之反目,彭斯遭川粉千夫所指,被骂翻天,“不忠”、“叛徒”……等等脏水全部泼到彭斯身上,彭斯被认为是特朗普败选的罪魁祸首。

特朗普支持者斥责彭斯没有为特朗普而战,挺川律师林伍德发推骂彭斯是叛国者!

彭斯遭遇了窦娥冤式的冤案,他比窦娥冤还要冤!

川粉们误解了彭斯!彭斯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新教福音派信徒及坚定的创造论者,他曾在采访中表示不相信进化论,认为上帝创造了人类。

彭斯曾将自己描述为“有原则的保守派”和茶党运动的支持者,指出自己是“按顺序的基督徒、保守派和共和党人”。

彭斯是一位理性、谨慎、守规矩的政治人物。作为共和党代表人物之一,他一直维护共和党的利益,但他更终于宪法,绝对不会做宪法或法律不允许的事情。就如他在大选中一再表示的:他将忠于宪法!

像彭斯这样一位福音派信徒不可能作出任何“背叛”的事情,我宁愿相信他在去年大选的关键时刻,痛苦的选择了遵守宪法,谨遵宪法行事,而非对谁“不忠”!

川粉风刀霜剑严相逼

365j.me 川粉风刀霜剑严相逼 为彭斯遭受的不白之冤拨乱反正!

彭斯遭受川粉的指责,源头在一个名叫莱克林的律师那里。

伊万·莱克林(Ivan Raiklin)是一位美国宪法律师,他曾援引美国宪法和美国法典说,美国副总统彭斯实质上有权迫使各州议会收回宪法赋予其的权力,不接受州务卿签署的认证选票,而是自己任命选举人团来投票。如果是这样,很可能会触发在美国国会的临时选举,从而几乎肯定特朗普总统会胜选。

特朗普信以为真,于是转发了莱克林的推文。

不仅如此,特朗普(12月23日)还找彭斯谈话,进行沟通,要彭斯按照这位宪法专家说的去做。但传言特朗普与特彭之间的勾通非常不畅,在舆论场闹得满城风雨。

这些的说法似乎坐实了彭斯的不作为。

于是,川粉一哄而上,怒斥彭斯是背叛者,是华盛顿沼泽里隐藏的鳄鱼。

彭斯是我很喜欢的人,不希望无端给他贴负面标签。就想写这篇文章,还事情本来面目,还彭斯一个公道。

实际的问题是,(1)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在12月23日之前,各州必须将选举人团的选票密封文件送递参议院,换句话说,彭斯必须在这之前收到各州选举人团的选票密封文件。如果没有交付,相关法律将提供其他渠道,将结果送至华盛顿。

所以,12月23日只是各州向参议院送递选举人选票封印文件的截止日期,没有赋予副总统彭斯任何权利,只有州没有按截止日期送达,才会催促-记住,仅仅是“催促”而已。

(2)美国宪法并没有任何规定赋予莱克林所说的彭斯那些权力。这个宪法专家应该是熟悉宪法条文的,其荒谬说法只能说他都是别有用心,故意误导舆论。

由于指望彭斯在12月23日拒绝接受几个摇摆州认证选票的期望落空,于是特朗普团队及其支持者把希望寄托在2021年1月6日的点票程序上,认为彭斯拥有绝对权力,完全可以以违宪的理由直接废掉6个摇摆州的选举人票,以简单多数宣布特朗普总统当选连任。

于是,各种要求彭斯行使权力推翻选举结果的舆论铺天盖地而来。

最有代表性的观点,是美国保守派评论员诺埃尔12月26日在《美国思想家杂志》撰文所说,在2021年1月6日美国参众两院的联席会议上,彭斯副总统将有两个选择:认证14日的选举人团结果,或坚守美国的宪法。诺埃尔表示,在1月6日的联席会议上,彭斯副总统具有绝对的、一锤定音的权威性。

诺埃尔写道:“彭斯副总统完全无需宣布在这些摇摆州中哪位候选人获胜,他只需要以这些摇摆州2020年的选举不合法为由,拒绝认证这些摇摆州提交的任何选举人人团的结果,就足以将川普总统再次送入白宫。

法学教授、选举法学者弗莱(Edward B. Foley)甚至解读:参议院议长是打开认证书并计读、认证这些选举人团选票的唯一联邦政府官员,而参众两院的议员只起到目击证人的作用,他们的存在是为了确保此过程的透明度,并不参与选举人团选票的计读过程。

林伍德律师在圣诞节当天发推,把彭斯和大法官罗伯茨等人晒在了一起,并再次发问强烈质疑彭斯说:“彭斯1月6号是靠不住的。问问了解他的人,他是不是自视甚高?他是不是一心想着2024年的竞选?他是不是保罗-瑞安的好朋友?为什么他太太参加所有女士的晚宴?他在隐瞒什么?”

以上说辞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社交平台引发巨大反响和诸多讨论。

我以为,鼓捣这些说辞者,要么是对美国宪法的无知,要么是故意误导舆论,荒谬的赋予彭斯原本没有的权力,似乎如果彭斯不去否定几个摇摆州选举人票认证结果,他就是“叛国者”。

太荒谬!太疯狂!

还彭斯一个公道

365j.me 还彭斯一个公道 为彭斯遭受的不白之冤拨乱反正!

实际上,宪法并没有赋予副总统相关职权!

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

选举人应开列全体被选人名单,注明每人所得票数 ; 他们还应签名作证明,并将封印后的名单送至合众国政府所在地交与参议院议长。

参议院议长应于参众两院全体议员之前,开拆所有来件,然后计算票数。得票最多者,如其所得票数超过全体选举人的半数,即当选为总统。

美国宪法第十二修正案做出了相同规定:

选举人应在选票上写明被选为总统之人的姓名,并在另一选票上写明被选为副总统之人的姓名。选举人须将所有被选为总统及副总统的人分别开列名单,写明每人所得票数,在名单上签名作证,封印后送至合众国政府所在地,呈交参议院议长。

参议院议长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全体议员面前开拆所有证明书,然后计算票数。获得总统选票最多的人,如所得票数超过所选派选举人总数的半数,即为总统。

美国宪法及第十二修正案表明:

(1)各州选举人投票文件“封印”后呈交参议院议长,在2021年1月6日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之前,参议长无权拆开各州选举人投票文件,何谈彭斯有权在12月23日决定是否退回六个摇摆州的选举人团的任命?

(2)宪法赋予身为参议长彭斯的责任(而非权力)仅仅是清点各州选举人票。而且彭斯须公开、透明地当着参众两院所有议员的面“开拆所有证明书”,然后“计算票数”。彭斯根本无权改变任何一个州的选举人票认证结果。

(3)彭斯在1月6日的角色只是一个会议召集人,他所有举动都必须公开透明,他的行动受到参众两院全体议员监督,而不是上面所说,议员只是目击者。

结论是,彭斯只是遵从宪法,做了自己所能够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话到此为止,为的是还彭斯一个公道。请不要人云亦云,自己去认真阅读美国宪法及第十二修正案。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