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溪-2成一大痛点 拜登治下的美欧关系也难回到过去

欧盟原本对拜登充满了期待,但因为“北溪-2”项目,突然发觉拜登也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拜登政府誓言阻止“北溪-2”项目

365j.me 拜登政府誓言阻止北溪 2项目 北溪-2成一大痛点  拜登治下的美欧关系也难回到过去

特朗普执政期间,推行“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等强硬政策,美国与其欧洲盟友的整体关系滑至低谷。

拜登竞选时就炮轰特朗普得罪盟友,反复强调一旦入主白宫就着手修复盟友关系,特别是欧盟关系,还把修复盟友关系放在执政优先选项。

但是,特朗普执政四年,跟盟友、特别是欧盟吵了四年嘴,打了四年架,也不是换个新人就立马能够和解如初。

这就像两个邻居,对门家长抢占楼道,恶言相向多时,突然换了个家长,虽然开始示好,但楼道还占着,矛盾根源没解决,还能够和好吗?

人世间的利益是永恒的,侵犯对方利益,满口甜言蜜语也成不了朋友。

欧盟原本对新人拜登充满了期待,但拜登政府日前突然对欧洲盟友发难,让欧洲错愕不已。

1月19日(美东时间),美国总统拜登提名的新任国务卿候选人安东尼·布林肯表示,新一届美国政府将采取“一切有力手段”,来阻止德国和俄罗斯两国有意推进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

“北溪-2”是美欧关系的一个“痛点”

365j.me 北溪 2是美欧关系的一个痛点 北溪-2成一大痛点  拜登治下的美欧关系也难回到过去

“北溪-2”项目对于德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但妨碍了美国在欧洲的利益。

一方面,“北溪-2”号项目是将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德国及欧洲,而美国仍然视俄罗斯为对手,不愿意欧洲跟俄罗斯走得太近;

另一方面,美国有着自己的小九九,希望德国及欧洲借由海运的方式,从美国购买天然气以替代俄罗斯天然气。

特朗普政府为此坚决反对“北溪-2”项目,曾多次施压德国政府,还提高到“欧洲能源安全”的高度,希望德国“以大局为重”。

实际上,这是美国的一己私利,希望输出自己的石油天然气,独霸欧洲能源市场。

但美国的要求不符合德国利益,也不符合欧洲利益。因为美国的方案不仅成本过于高昂,而且路程遥远,罐装、转口、装卸流程繁琐,也很难保障即时供应,更由于特朗普政府的蛮横无理的态度,屡屡引发德国朝野强烈反弹,始终不接受美国方案。

特朗普政府为此威胁制裁德国和俄罗斯,“北溪-2”项目由此遭受不少狂风暴雨打击,但却始终坚挺至今。

原本以为拜登的到来将有助于弥合此前由特朗普撕裂的间隙,但拜登政府一上台就发难,试图阻止德俄合作的“北溪-2”项目,让德国不能接受。

事实表明,破镜终究无法重圆,有些间隙或许可以随着人员的变化而得到弥补,另一些则未必。对于美德而言,“北溪-2”项目就是这样一个无法弥合的间隙。

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在美国,无论谁执掌大权,俄罗斯始终都是其无法忽视的一个重要竞争对手。正是因为有这个大前提的存在,所以无论像德国这样的美国传统盟友对拜登寄予了多高的期望,美国政府都只会在战略上打击俄罗斯,力阻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合作。

另一方面就是美国的能源利益。美国已经把自己打造成世界第一的能源大国,需要广阔的市场,而欧洲是其所认为的理所当然、不容争议的市场。谁要夺走这个市场,它就会跟谁拼命。

如此一来,“北溪-2”项目很可能一直是美欧关系的一个“痛点”,围绕着这个问题的任何一方态度变化,都将预示着美欧关系未来的变化风向。

欧美在核心利益上存在结构性矛盾

365j.me 欧美在核心利益上存在结构性矛盾 北溪-2成一大痛点  拜登治下的美欧关系也难回到过去

现在,欧洲的政治家头脑很清醒,尽管他们对拜登的上台表示欢迎,但他们也意识到经过特朗普的四年折腾,美欧曾经的关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这一方面是欧洲对美国的信任大打折扣,而且特朗普的势力和影响还在,四年后呢?更长时间呢?谁知道拜登之后还会是谁执政?!

最主要是欧美之间在核心利益问题上仍然存在结构性的分歧,不仅“北溪-2”项目,还有双边投资、贸易、数字技术、大飞机制造、农业等一系列问题。

利益攸关,如果美国只依靠霸权施压而不顾及欧洲关切,那么美欧就永远不可能“和好如初”。

虽然拜登与特朗普不同,可能选择和缓的方式来和欧洲打交道,美欧关系也将暂时从特朗普时期的剑拔弩张中解脱出来,但这并不表示美国就会在关键问题上“放欧洲一马”。拜登在主观上未必愿意萧规曹随,但在客观上却无法完全放弃特朗普留下的政治和外交遗产。

有鉴于此,包括德法两大欧盟领头羊在内,欧洲在经贸领域也和中国越走越近,同时积极寻求同俄罗斯展开合作。

欧洲主流民意:走独立自主的道路

365j.me 欧洲主流民意:走独立自主的道路 北溪-2成一大痛点  拜登治下的美欧关系也难回到过去

经过特朗普四年折腾,欧洲主流民意希望走独立自主的道路,而不再受制于人。

说巧不巧,也是1月19日,欧洲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发布最新民调报告显示,多数欧洲人认为,美国的政治体制已经支离破碎,经过美国总统特朗普四年执政后的美国已不可信任。美国是否能够像拜登所说的,以一种方式重返全球领导地位,欧洲人对此表示怀疑。

报告显示,61%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政治体制已经“破裂”(broken),多数受访者认为本国政治体制比美国更好。

多数受访者认为,当下对欧洲来说是个机遇,在美国陷入分裂之际,欧盟内部应当增进凝聚力,增强自我保护、自我发展的能力。只有10%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是会永远保护欧洲的“可靠的”安全伙伴。

据英国《卫报》报道,这份民调由欧盟对外关系委员会委托,由两家民调机构Datapraxis和YouGov去年年底访问了11个欧洲国家的1.5万人,结果发现,在特朗普担任总统之后,欧洲人对美国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不愿在潜在的国际争端中支持华盛顿。比如,11个受访国家中,每个国家至少有一半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政府应在中美之间的任何冲突中保持中立。

不超过4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将支持华盛顿反对俄罗斯。

至少有60%的受访者认为,欧洲不能总是依赖美国保护他们,因此需要投资于欧洲防御,自力更生。有趣的是,英国受访者持这一观点的比例最高,达到74%。

与此同时,60%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自己的国家在美国和中国或俄罗斯之间的潜在冲突中保持中立。只有22%受访者持相反观点。

这一民调和去年一系列民调结果大致相同。

欧洲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的报告说:“欧洲人喜欢拜登,但是他们不认为美国会重新成为全球领导者。”

报告还显示,59%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将在未来10年内取代美国,成为领导全球的超级大国,持这一观点的人在西班牙占比高达79%,葡萄牙和意大利各72%,法国63%,英国58%,德国56%,荷兰54%,瑞典52%。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董事会成员克拉斯捷夫说,很明显的是,特朗普的统治使得欧洲对美国的态度发生改变,大多数欧洲人现在对美国塑造世界的能力持怀疑态度,希望欧盟选择更加独立的角色,欧洲不能仅仅依靠美国的力量实施军事防御。

欧洲认识到,维持霸权是历届美国政府的核心目标之一,这一点不会随着特朗普的离开和拜登的到来而发生转移。而欧洲奉行的则是多边主义,希望能获得更大的战略自主权,而不是跟在美国屁股后头亦步亦趋。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