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全面复辟中共“一元化领导” 宽松的政治环境荡然无存

中共“党的一元化领导”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历史过程。凡是“一元化领导”时期,中共管控最严厉,舆论收紧,言论不自由,社会全面控制,政治气氛十分紧张,经济也会受到严重影响。习近平担任中共总书记后,一步步集中权力,全面恢复了“党的一元化领导”。

什么是中共的一元化领导

365j.me 1 什么是中共的一元化领导 习近平全面复辟中共“一元化领导” 宽松的政治环境荡然无存

所谓“党的一元化领导”,表现为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中共领导一切。

具体表现:

——党政不分家,党委领导一切,政府、人大、政协都失去宪法赋予的职权,包括学校也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权力全部集中在各级党组织;

——以党代政,党委领导下的行政首长负责制,取代行政首长负责制,政府的一切活动都在党委的领导下进行;

——党组织延伸至基层的村、社区、企业,党委书记不仅是基层政权的“一把手”,在国有企业兼任董事长或法人代表,一切社会活动,都在党委的领导下进行。

一句话,中共全面领导或管控政治、经济、社会吧、文化等一切领域,权力高度集中。

不仅如此,党的一元化领导还意味着党的“一把手领导”,权力层层集中,从基层支部书记到各级党委书记,直至党中央主席或总书记手中。

“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历史源头

365j.me 2 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历史源头 习近平全面复辟中共“一元化领导” 宽松的政治环境荡然无存

中共“一元化领导”始于1942年的延安整风,当时因处于战争年代,为统一中共各根据地党政军民的行动步调,提出著名的“十大政策”之一,使政治工作、群众工作、经济工作和军事工作置于中共统一领导下。

1942年9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的《关于统一抗日根据地党的领导及调整组织间关系的决定》规定:“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和无产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它应当领导一切其他组织,如军队、政府与民众团体。根据地领导的统一与一元化,应当表现在每一个根据地有一个统一的领导一切的党的委员会。”

同时规定党中央代表机关,如党的中央局、分局、以及各级党委为各地的最高领导机关,统一领导各地区的党政军民工作。各地区军政机关和民众团体中的党员,必须服从上级和同级党委的领导。

这是首次见之于中共文件的“一元化”提法。

同年10月至1943年1月召开的中共西北局高级干部会议,进一步明确规定:边区一级的党、政、军、民工作都统一于中共中央西北局,分区一级的党、政、军、民工作都统一于党的地方委员会,其余县区依此类推。

后来的中共党史研究认为,这些规定为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奠定了基础。

应该指出,这是战争年代为统一指挥、统一行动而采取的特殊领导方式。

毛泽东时代“一元化领导”的变化

365j.me 3 毛泽东时代一元化领导的变化 习近平全面复辟中共“一元化领导” 宽松的政治环境荡然无存

中共建国初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组建联合政府,吸纳大量民主党派精英加入中央人民政府及各省市政府。这一时期,淡化了中共“一元化领导”的提法,也重视发挥民主党派精英的作用。

尽管毛泽东在1954年9月15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式讲话,明确提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但却没有再提“党的一元化领导”。

这个时期,比较强调政治协商、民主集中制和群众路线,而且根据毛泽东本人提议逐步不提“毛泽东思想”。1953年4月出版的《毛选》第三卷中,凡有“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体系”的地方一律被删去。特别是中共八大党章中删去了“毛泽东思想”的提法。

这也意味着中共没有形成“党的一把手领导”!

1956年的反右导致中共急剧左转。当时确有民主党派提出“轮流执政”,中共认为民主党派要夺共产党的权,于是开展反右运动,民主党派精英和共产党内部主张民主的开明人士被清算。

从这个时候起到60年代初,毛泽东及中共高层向左转,打击党内不同意见,反对大跃进和浮夸风的彭德怀落马。于是,毛泽东提出“阶级和阶级斗争”观点,同时再提“党领导一切”。

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强调,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党要领导工业、农业、商业、文化教育、军队和政府。

到了文革期间,毛泽东重申:“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于是,“党领导一切”成为这个时期的政治正确,成为整个社会的指导方针。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历史的原因所形成的毛泽东、周恩来分管党政的客观现实,加上毛泽东本人不愿意涉足具体、琐碎的事务,即使在文革期间,“党领导一切”并没有包揽一切,毛泽东管大政方针,但没有大包大揽,具体事务均由周恩来处理。

对于这一问题,周恩来曾有过说明:“我们所说的一切是说党要管大政方针、政策、计划,是说党对各部门都可以领导,不是说一切事情都要党去管。至于具体业务,党不要干涉。”

中共“一元化领导”的弊端

事实上,当时为适应阶级斗争和大规模群众运动的需要,在反复强调党的一元化领导口号下,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而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书记,特别是第一书记。

由此,党的一元化领导实质变成了党委第一书记的个人领导,这就必然造成党政不分、以党代政、权力过分集中的严重弊端。

这不仅干扰了国家机关、人民团体和各种经济文化组织独立负责地开展工作和其职能的发挥,也影响了人民群众民主权利的行使和积极性的调动。

而且,如后来邓小平所批评的,“党的一元化领导”导致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官僚主义现象、家长制现象和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等等。

正是这一政治体制导致个人专断和威权主义,说严重点,这不是民主政体,而是专制政体。

党的一元化领导,也使得社会各个层面的矛盾全部集中反映到中共身上。

邓小平用党政分开取代一元化领导

365j.me 3 邓小平用党政分开取代一元化领导 习近平全面复辟中共“一元化领导” 宽松的政治环境荡然无存

邓小平刚刚被解放出来,总结了文革的经验教训,总结了毛泽东的个人专断教训,果断终止“阶级斗争为纲”,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改革开放,要求发挥各方面的积极性,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和以党代政,提出党政分开。

邓小平多次在讲话中指出党的一元化领导实施过程中的弊端:“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就是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几个书记,特别是集中于第一书记,什么事都要第一书记挂帅、拍板。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

邓小平主导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要求:“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之下,认真解决党政企不分、以党代政、以政代企的现象”。

党的十二大对“党的领导”作出限定:“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

这一时期,在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和继任者赵紫阳的主导下,政治比较开明,言论比较自由,党政界限相对分明。为了实现党政分开和弱化对社会经济生活的管控,为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创造宽松的政治环境,中共各级领导机构撤销了原来管控经济生活的诸多专业委员会和专职书记。

当时甚至在研究撤销管控司法的政法委员会,实现司法独立。

这一时期,“党的一元化领导”、“政治挂帅”等左的提法销声匿迹。

由于出现1986年的学生上街游行,要求民主、自由,邓小平认为这是一股“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开始强调党的领导,强调四项基本原则,逐步收紧政治管控。

胡耀邦也因此下台。

但是,继任总书记赵紫阳和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启立政治开明,主张政治公开化和透明度,言论自由的尺度放得更大。

直至1989年发生“六四”事件,中共恢复全面管控,言论受到限制,但是邓小平仍然反对姓社姓资的争论。

过渡的管控不利于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于是邓小平1992年发表南巡讲话,再次打开沉闷的政治局面,中国开始步入市场经济轨道,尽管冠之以“社会主义”名称。

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的党政分工

365j.me 4 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的党政分工 习近平全面复辟中共“一元化领导” 宽松的政治环境荡然无存

江泽民、胡锦涛担任中共总书记的时期,继承了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政治遗产,算得上比较开明。

这个时期,尽管江泽民也提到过“工农兵学商,党是领导一切的”,但在实务上,还是坚持党政分开,只不过在提法上加了“适当”两个字,变成“党政适当分开”。

这个时期,基本上坚持了行政首长负责制。中共基层组织、学校、社会团体、尤其是企业党组织基本比较虚无,不起什么作用,基层和企业党委书记甚至可以说虚职,没有什么实权。

江泽民时期,提出“国退民进”,国有企业改革步子迈得比较大,国家只保留战略性资源和涉及国计民生产业的国有企业,属于竞争性产业全面放开,促使私人经济、民营经济蓬勃发展。

与此相应,国有企业实行总经理负责制,党组织基本只是起辅助作用;私人企业、民营企业都不设党组织。

胡锦涛时期,基本延续这一体制,但在第二任时有些回朝,地方上开始重建投资性、建设性、甚至房地产行业国有企业,但党委书记仍然不是“一把手”。

但开始收紧教育管控,重提“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

需要指出的是,江泽民、胡锦涛时期,在意识形态上比较宽松,言论比较自由,媒体也能够尺度较大揭露权力机关的违法乱纪问题,朱镕基支持的央视“焦点访谈”、“实话实说”很得人心。

但这一时期,中共在维稳方面管控严厉,花了大量人力财力。

习近平全面复辟党的一元化领导

365j.me 5 习近平全面复辟党的一元化领导 习近平全面复辟中共“一元化领导” 宽松的政治环境荡然无存

到了习近平时代,一切都变了!

习近平抛弃了邓小平对党的领导的限定,抛弃了党政分开,全面复辟“党的一元化领导”,宽松的政治环境荡然无存!

先看看习近平的一些提法(这些提法远超毛泽东):

习近平担任总书记后开始强调“党领导一切工作”。他比喻:这就像“众星捧月”,这个“月”就是中国共产党。在国家治理体系的大棋局中,党中央是坐镇中军帐的“帅”,车马炮各展其长,一盘棋大局分明。各个领域、各个方面都必须自觉坚持党的领导,突出党的核心领导地位,发挥好领导核心作用。

中共十八届七中全会上,习近平指出,必须坚持党领导各项工作的体制机制,确保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确保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

他在中共十九大报告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

习近平再次重申“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明确要求必须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提高党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确保党始终总揽全局、协调各方。

去年7月16日,习近平在第14期《求是》杂志发表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文章,再提: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再提党中央是坐镇中军帐的“帅”。

他说,中国最大的国情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坚持党的领导,首先是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是党的领导的最高原则,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含糊、不能动摇。

加强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这一要求不是空洞的、抽象的,要在各方面各环节落实和体现。

党是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确保党的领导全覆盖。

为了全面落实“党领导一切”,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动作之大甚至超过了毛泽东时代。

——在宣传上,再次出现“党的一元化领导”概念,甚至出现“定于一尊”,舆论一律,不允许对中共中央方针政策提出任何批评”,“妄议中央”成为一大罪状;宣传报道大搞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凡是对习近平不利的一律封杀,“习近平”三字甚至成为网络平台的禁忌,成为言论审查的最关键词。

——在组织上,为了定于一尊,建立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工作汇报制度——这一制度随后自上而下建立;

建立中央书记处向政治局常委-实际上是向习近平个人的工作报告制度。

习近平要求这些权力机构,始终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把党的领导体现到工作各领域各方面各环节。

——军事上,加强中共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牢牢掌握军权。

——以党代政:以中共中央各个领导小组或委员会取代政府职权,习近平亲任这些领导小组组长或委员会主任,将本属于国务院总理职权统统收归己有。(参阅“习近平是怎样把握有实权的总理李克强变成‘虚位’总理的?”)

自上而下,从政府到学校、到企业,全面恢复“党委领导下的……负责制”。

——政权建设上,农村的村(党员之家)、城市社区(原居委会)建立了五脏俱全的基层党组织,城市社区党组织所需经费均由财政负担,宪法规定的“自治组织”再没有“自治”;

国有企业党委书记兼任董事长或法人代表;

私营企业、民营企业要求建立党组织。

——全面加强党对一切事务的领导

公务员人事由中共组织部统一管理,不再保留单设的国家公务员局,由中共组织部对外保留国家公务员局牌子;

国家机构职能编制归口中共组织部统一管理,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设在中共组织部内;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新闻出版管理职责划入中央宣传部,中共宣传部对外加挂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牌子;

电影管理职责划入中共宣传部,中共宣传部对外加挂国家电影局牌子;

    虽然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仍作为国务院组成部门,但归口中共统战部领导;

    国家宗教事务局并入中共统战部,不再保留单设的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共统战部对外保留国家宗教事务局牌子;

侨务办公室并入中共统战部,不再保留单设的政府侨务办公室,中共统战部对外保留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牌子;

    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管理调整为由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管理;

维护海洋权益有关职责交由中共外事工作委员会及其办公室承担,在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内设维护海洋权益工作办公室;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维护社会稳定的有关职责,交由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承担;

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职责,划归中共政法委员会、公安部门(公安也归中共政法委领导);

……………………

凡此等等,不一而足。

由此,中共将中国社会管控得铁桶一般,密不透风,政治空气紧张得令人窒息,舆论环境、经济环境、社会环境全面恶化。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