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对华影响力:拜登任命坎贝尔、罗森伯格两位重要人物直接跟中国打交道

特朗普政府在几乎所有领域与中国进行零和战略竞争的趋势日益恶化,拜登领导的新政府将面临考验:如何重建对华影响力,将美中关系拉回到传统竞争轨道上来,而不至于滑向新冷战?

特朗普政府在几乎所有领域与中国进行零和战略竞争的趋势日益恶化,即使在即将离任前夕,蓬佩奥这类反华狂热分子更疯狂针对中国,并且将台湾视为其应拒绝中国的战略资产。

正如中美问题专家史文(Michael D. Swaine)所指出的,如果这类观点转化成政策,那么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将土崩瓦解,同时,美中关系正常化的原有基础也将不复存在。结果可能是军事冲突。

1月20日,拜登就职,他领导的新政府将面临考验:如何重建对华影响力,将美中关系拉回到传统竞争轨道上来,而不至于滑向新冷战?

(一)拜登外交的头等大事:重建对华影响力

365j.me (一)拜登外交的头等大事:重建对华影响力 重建对华影响力:拜登任命坎贝尔、罗森伯格两位重要人物直接跟中国打交道

拜登挑选的外交政策官员,许多都拥有与中国打交道的广泛经验,他们的对华政策立场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路透社指出,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将是拜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日前,拜登更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中新设两个直接与中国相关的职位:白宫国安会印太政策高级专员、白宫国安会中国事务资深主任,并且确定坎贝尔、罗森伯格分别担任。

这表明拜登政府对亚太、尤其对中国前所未有的重视。

作为奥巴马时代“亚太再平衡”的战略设计师,坎贝尔的新职务引发多方关注。多家西方媒体登文为其背书。曾在布什时期担任亚太事务高级主管的格林(Michael Green)在《外交政策》上说,这是拜登“在亚洲问题上的第一个大胆举动”;《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Josh Rogin)认为坎贝尔上任可以让亚洲盟友放宽心:拜登会严肃应对中国挑战。

2019年,坎贝尔曾与拜登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共同撰文指出, “对华接触的时代,不辞而别地结束了”,“美国的战略要想有效,必须把结盟作为出发点。”

此前,拜登提名华裔戴琪为白宫贸易代表。戴琪也是中国通,奥巴马时期曾任中国贸易执法首席法律顾问,主张强硬对抗中国。她表示,拜登政府的优先事项包括“就中国的贸易行为与中国抗衡”。

相关消息人士称,拜登认识到,除了传统的外交、国防和经济部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需要与中国打交道。而”重建对华影响力”,是拜登即将去做的”头等大事”。因此,一系列与中国及亚洲相关的新职位正体现了中美关系及亚洲战略对于美国下一届政府的重要性。

据了解,拜登政府将台湾事务排除在该职位业管之外,交给东亚曁大洋洲事务资深主任负责,也属历来首次。

根据目前拜登政府公布的讯息,除主管中国事务的罗森柏格外,南亚事务资深主任将由美国外交部前官员古哈(Sumona Guha)出任,曾派驻印度和马来西亚的资深外交官凯根(Edgard Kagan)则将出任东亚暨大洋洲事务资深主任。

(二)白宫国安会印太高级专员坎贝尔

365j.me (二)白宫国安会印太高级专员坎贝尔 重建对华影响力:拜登任命坎贝尔、罗森伯格两位重要人物直接跟中国打交道

柯尔特·坎贝尔日前被拜登任命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高级专员(协调员)。值得注意的是,坎贝尔的这一职位是新设的。

据政权交接网站显示,负责中国事务、南亚事务与东亚暨大洋洲事务的三位资深主任都将由他来领导。

在国安会专门设置印太政策高级是前所未有的,表明印太将成为拜登政府对外战略的重心。

现年63岁的库尔特·坎贝尔,为希拉里系,在奥巴马时期就是负责亚洲事务的最高外交官,任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被认为是“重返亚太”战略的主要设计者。他熟悉亚太事务,熟悉中国,主张巩固与印度等国的联盟,共同打压中国。

特朗普执政时期,坎贝尔从政府卸任,经营着咨询公司“亚洲集团”(Asia Group),并为拜登的民主党竞选活动提供了建议。他还是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联合创始人。

坎贝尔门生众多,即使在特朗普时期也遍布国务院各大部门,其外交理念对美国外交界职业圈层影响较大。

美媒说,坎贝尔将成为拜登政府的“亚洲沙皇”,直接在白宫安全顾问苏利文的领导下工作。

中美可以共存 防止冷战

2016年,坎贝尔出版《重返亚太——美国亚洲理政的未来》一书,概述了他的亚洲策略。书里主张巩固现有联盟,与印度和印尼等国建立更紧密关系,以应对中国崛起。

在近期《外交事务》的一篇文章中,坎贝尔谈起了美国需要“认真重新参与”亚洲事务,通过“特别”联盟和伙伴关系来维持所谓“受中国威胁”现有秩序的必要性。

他对中美关系的走向感到沮丧,也不满意中国国内渲染的美国(以及广义上的西方国家)正以势不可挡的趋势衰退。他和伊莱·拉特纳合著的文章《思虑中国》(发表于《外交事务》杂志2018年3-4月刊)中这样写道:

“美国总是高估自己决定中国发展道路的能力。”他说,美国人常常以为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偏好改变其他国家,然而在事与愿违后又表现得很沮丧。

2019年9月,坎贝尔和苏利文联名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没有灾难的竞争》一文,指出美对华接触政策已经结束,但不应就此切入冷战模式,中美可以共存,不能为了竞争而竞争,要防止两国关系滑入危险的冲突状态。

苏利文、坎贝尔是拜登管团队的两个最为重要的人物,他们的上述观点可以视为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基调。

2020年7月,坎贝尔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中国的外交忍耐结束了?》一文,批评中国放弃了“克制政策”,把中美关系恶化归咎于中国,这一观点代表了民主党相当多专业精英对中国看法的转变。

去年11月拜登胜选后,坎贝尔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将未来的美中关系描述为“稳定的竞争”,需要培育“合作的习惯”。他表示可以建立“双边对话机制”,或许是介于秘密的高层接触渠道与宏大的战略对话机制之间。

外界认为,坎贝尔面临的最大挑战很可能是,要想办法重新调整美中紧张关系,给拜登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推动合作,以及推行所谓“旨在改变中国行为”的政策创造空间。

有关报道称,坎贝尔已经不再支持奥巴马时期推进、特朗普时期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他一方面承认,鉴于国内情绪,美国不太可能在拜登执政初期就重新加入这些多边贸易协定;另一方面又担心,得到中国支持的新亚太贸易协定和中国对TPP的兴趣,敲响了“真正的警钟”。

美中关系要一小步、一小步来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坎贝尔十分不满意蓬佩奥干扰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他在被任命为国安会印太政策高级专员后的第一次公开讲话,就斥卸任的国务卿蓬佩奥密集发布针对中国的政策是“干扰拜登政府”。

他1月14日和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和基辛格一道出席亚洲协会举办的 “美中未来”网络讨论会,也具有象征意义。这两个资深政治家都强调美中之间要建立信任和合作共处。

其中,基辛格是美中关系正常化的奠基人之一,促成签署中美上海联合公报;而舒尔茨则是里根政府的国务卿,曾数次访华, 并促成签署有关台湾军售的《八一七公报》。

坎贝尔在会议上首次谈到美中关系,有几个观点很有趣味:

坎贝尔希望为特朗普的攻击性对华政策按下暂停键,希望彼此冷静下来,进行反思;既然中美都离不开亚太,他在考虑中美怎样在亚太共处;先迈出“一小步”改善关系,他主张中美“保持一种可行关系”。

坎贝尔有几个提法值得注意:

——一个可行且平衡的美中策略;

——给予中国和国际社会合作的选项;

——以一种各方都受益的方式;

——将会继续在亚洲发挥支配性的、强劲的、积极参与的角色;

——美中关系要可预期、稳定和清晰,“不要有惊喜”,“一小步,一小步来”;

坎贝尔说,美国对华政策的真正挑战是“博而不深”(a mile wide and not even an inch deep)

他把未来十年美中的竞争领域,聚焦于科技领域,比如人工智能、5G、机器人、量子计算等领域,美国都需要更加具体细致的规划。

关于美台关系,坎贝尔指出,与台湾进行交往并对他们保持尊重是合理的,但是他们做的方式太政治化,几乎是当作指向拜登政府的武器,这使得跨党派的外交政策执行更加艰难。”

(三)白宫国安会中国事务资深主任罗森伯格

365j.me (三)白宫国安会中国事务资深主任罗森伯格 重建对华影响力:拜登任命坎贝尔、罗森伯格两位重要人物直接跟中国打交道

据路透社1月15日报道,劳拉·罗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将在拜登领导的白宫担任“中国事务资深主任”,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负责中国和亚洲事务。

《世界日报》分析指出, 过去中国事务主管在国安会位阶为“主任”,拜登政府此次将其提升至“资深主任”,除重视之外,也显示未来将更审慎处理对华关系。

美媒认为,罗森博格是“中国通”,对华强硬。她将在国安会印度-太平洋协调人柯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的直接领导下工作。

罗森博格多年从事外交政策制定工作,并具有广泛的政府工作经历。

她是美国国务院和白宫的资深人士,熟悉东北亚与中国事务,曾是奥巴马时期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中国和朝鲜半岛事务负责人,在美国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过一系列职务,包括时任副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幕僚长。她还在希拉里2016年总统竞选团队中担任过外交政策顾问。

2017年,她进入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美国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担任民主保障联盟的负责人至今。

罗森博格被提名第二天发推文说:“这项任务的艰巨性让我感到谦卑,我为能够加入这个了不起的团队再次为美国人民服务感到幸运。”

罗森博格的对华政策立场如何,还不为我们所熟悉。仅从她在新冠病毒爆发以来,对中国在疫情方面的宣传提出了强烈的批评看,她对中国十分不满意。

去年4月,罗森博格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文抨击中国政府对国内不同声音实施新闻审查。她警告北京不要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对这场健康危机进行操弄。

一个月后,她又在《新闻周刊》上发文批评中国通过提供医疗设备援助分化欧洲和离间美欧关系。

《南华早报》引用澳大利亚智库劳伊研究所(the Low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麦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的话说,“劳拉专注于(中国)散布虚假信息活动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就这一点就让我们看到,对华政策将不仅是一种外交政策,而且还涉及保护和支持美国的民主机构等许多问题。”

麦格雷戈说:“这涉及到对网络攻击的积极防御和促使北京在多个领域增加透明度等各种问题,要通过采取强有力的执法行动来支持有关倡议。”

但是,中国方面专家似乎对这位“中国事务资深主任”的任命持乐观态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名美国事务专家提出,罗森伯格在奥巴马时期的经验有望帮助稳定拜登的对华政策。他说:“我相信,拜登凭借他的外交政策经验,仍将为美国对华关系制定主要战略。然后,我们可以期待罗森伯格在拜登的对华政策中实现更多的一致性。”

他说:“(美国)国内事务将是拜登的首要任务,我相信他明白,像特朗普那样推卸疫情责任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