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会的奇葩现象:文革式的互怼演变成鸡鸭冷战

特朗普的“最伟大的贡献”,就是把原本隐性的社会分裂搬到台面上,让这种分裂显性化。目前的美国形成两个世界的对立与战争,一场挺川与反川的世纪大战,极化争议演变成言辞暴力,极化舆论由热战演变成冷战。

当下的美国社会因为特朗普而分裂-实话实说,特朗普的“最伟大的贡献”,就是把原本隐性的分裂搬到台面上,让这种分裂显性化,成为公开的秘密。

特朗普就像那个顽皮而率真的孩童,童言无忌,捅破了最后一张纸,刺破了“皇帝的新衣”。

两个世界的对立与战争

365j.me 1 两个世界的对立与战争 美国社会的奇葩现象:文革式的互怼演变成鸡鸭冷战

整个美国恍然:原来,这就是真实的美国,两个世界的美国!

一个白人社会的美国,崇尚白人至上,誓言要重整白人主宰的美国社会。这一理想被特朗普精炼成“让美国再次伟大”,或“美国第一”,在政策上体现在反移民、反全球化上。

这个社会的代表是共和党支持者占优势的红州,也是白人占优势的州,主要分布在美国中南部,多达26个州。

这里的白人,不是农民,就是失落的蓝领工人。

另一个是多元文化的社会,在多元文化框架下成长发展,尊崇多元文化,认为这是美国文明或美式民主的体现,这个社会视“白人至上”为种族主义,视反全球化为孤立主义。

这个社会主要在东西两岸的沿海地区,美国经济发达地区,这里集聚了大量来自各国的移民,是民主党的铁票区,有23个州,华盛顿特区也属于这个世界。

这里的多种族人群,既集聚着美国主流精英,又拥有大批移民过来的高科技族裔,还有庞大的各色人种,其中包括类似中国“农民工”、做着美国苦、脏、累活儿的南美移民。

美国大选这场世纪之争,成为一个导火线,把这两个语言、观念和生活方式不同的隐形世界还原成现实的对立,让两个世界的隐性对立公开化,就像两个原本把矛盾埋藏在心底的邻居,突然矛盾激化,撕破了脸而大打出手,越来越演变成你死我活的战争。

挺川与反川的世纪大战

365j.me 2 挺川与反川的世纪大战 美国社会的奇葩现象:文革式的互怼演变成鸡鸭冷战

零距离观察,美国大选演变至今,表面上是特朗普与拜登之争,实际并非如此。

这是一场挺川与反川大战,主角是特朗普,拜登只是个配角,一个在舞台上跑龙套的。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拜登只是反川阵营的玩偶、傀儡。

在这场争斗中,支持特朗普的都是川粉,恒信、甚至神信特朗普,认为特朗普担任大统领,是神的旨意,堪比耶和华。川粉确信,特朗普能够为他们带来就业,恢复过去“辉煌”的社会地位。

与此鲜明对照的是,投票给拜登的,并非喜欢或支持拜登,而是因为不喜欢特朗普而反对他。其中很少是拜登的粉丝,或追随者。

就中低阶层的各色人种而言,他们属于弱者,看不惯特朗普那种高高在上的白人式的霸凌,而且特朗普动了他们的奶酪,阻止他们的同胞、亲属移民到美国,破灭这梦寐以求的美国梦。

深层次看,投票给拜登的群体怼上川粉,并非都是为民主党的信念摇旗呐喊,而是要维护多元文化的传统,底部民众维护的实际上是少数族裔的生存与发展的权利,精英阶层要的则是各色人种的支持和资本全球化带来的好处。

这是两大阵营之战。

这场世纪之战已经超越了是非对错,双方都不管孰是孰,而是为支持(特朗普)而支持,为反对(特朗普)而反对。

极化争议演变成言辞暴力

365j.me 3 极化争议演变成言辞暴力 美国社会的奇葩现象:文革式的互怼演变成鸡鸭冷战

随着大选结果揭晓,特朗普的支持者与反对者两大阵营对立日益加剧,演变成相互怒怼的骂战,尤其是特朗普支持者言辞之激烈超乎想象。

了解文革的华人应该对那个时期的内斗有深刻的印象,当社会撕裂为两派的争斗,文斗便蔓延至每个角落,单位内同事之间、社区内邻里之间、以至于朋友之间、夫妻之间,争论演变成大打出手,瞬间反目为仇。

现在的美国社会正处于这种文革式的群体互怼的纷争之中,以至于在公共场合,大家都害怕袒露自己真实的观点,但在社交媒体上却上演世纪骂战。

最可怕的是,两大阵营相互给对手贴标签,以摧毁对手人设。

特朗普阵营把拜登刻画成“瞌睡虫”、“老年痴呆”、“贪腐”、“舞弊”、“窃票”、“里通外国”、“通中”,打上这种种烙印,让拜登成为“弱智”和“邪恶”的代名词。

这些都被那些可怜的恒信者接受了,在特朗普支持者那里,拜登人设奔溃。

特朗普的支持者不认可特朗普败选,不接受拜登胜选,他们普遍认为,特朗普的选票被反特朗普阵营“窃取”了,应该夺回来。

拜登阵营则给特朗普贴上“色情”、“偷税”、“种族主义”、“独裁”、“反科学”、“抗疫不力”、“毁灭美国领导力”等等标签,这意味着特朗普不堪担当美国领导人。

更由于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评论,这些烙印深深刻印许多民众脑海里,形成了一种反特朗普共识。

对此,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这是华盛顿精英的“夺权”阴谋。他们甚至把反特朗普的势力看成是“华盛顿沼泽”里面的各种鳄鱼,把反特朗普的精英阶层视为腐败的“深层政府”。

但是,他们忽视了那些反特朗普民众的感受。

现在一登上社交媒体,就可以看到对立双方的争吵和激烈对骂。

特别是,当你进入川粉朋友圈,可以看到激烈的鼓动暴力的语言,从民主党“大选舞弊”、“偷窃选票”到“政变夺权”,发展到凡是不表态支持特朗普的官员、议员都是不忠,凡是说大选没有舞弊的共和党官员、凡是祝贺拜登当选的共和党大佬都是“叛徒”,不支持特朗普团队诉讼请求的法官、大法官都是收受贿赂的腐败分子,似乎“洪洞县内无好人”!

一些更极端者宣称“宪法已经失效”、“民主已死”、要“清除华盛顿沼泽”,甚至说“和平已死”,呼吁特朗普实施“反叛乱法”,进行“军管”、“戒严”,极端主义者更宣扬“唯有一战”,“拿起武器反抗” ……

实际上,美国社会不乏骚乱和暴力冲突事件。直到圣诞节期间,美国南部田纳西州的首府纳什维尔爆发汽车炸弹事件,造成人员受伤,当地部分通讯网络陷入瘫痪,连机场运营也受到影响。

就在爆炸发生前,这辆车内大声播放录音讯息说,一枚炸弹将在15分钟后引爆。警员受到警告后,撤离了附近建筑内的人员,并召唤拆弹小组赶到现场,但拆弹小组赶到之前汽车爆炸。警方初步认定爆炸系有人蓄意策划。

当你零距离去感受,就会感觉到美国社会犹如一座火山,将随时喷发,不可收拾。

极化舆论的热战与冷战

365j.me 4 极化舆论的热战与冷战 美国社会的奇葩现象:文革式的互怼演变成鸡鸭冷战

美国媒体被称之为“第四权力”,是言论自由的维护者,曾经是公正、客观的监督角色,一直以来具有很高的公信力。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特朗普的支持者完全不相信CNN、纽约时报这些主流媒体的说辞,他们相信特朗普贴的标签,认为这些媒体的报道都是“假新闻”。

美国主流媒体普遍不喜、不屑特朗普是公开的。

事情源于2016年大选,为希拉里摇旗呐喊的主流媒体,在特朗普当选后由沮丧转为愤怒,从此对特朗普的报道都是负面的。

特朗普由此与主流媒体怼上了,美国主流媒体也没有料到特朗普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之硬怼,当面斥之为“假新闻”,甚至将记者驱赶出白宫记者会现场,将CNN这样的大媒体告上法庭……

双方的矛盾一点点积累,不断爆发,并在此次大选中被彻底激化了。

主流媒体在大选中选择性报道,只报道对特朗普不利的,或对拜登有利的,不断激怒特朗普及其支持者。

与此相对应,几个保守派媒体如福克斯新闻及挺川华人媒体大纪元、新唐人电视、阿波罗网站等则不问青红皂白,就是反拜登、挺特朗普。它们也是选择性报道,即只报道对特朗普有利或对拜登不利的信息。这些挺川媒体,言辞激烈,甚至言论极端,上面所说那些特朗普支持者的激烈言论都在这里集中发泄,煽动性极强。

两种立场对立的媒体针锋相对,寸步不让,就像两个剑拔弩张的阵营。

最近,成水火之势的两个舆论场开始了冷战,相互封杀对对方阵营有利的信息,即都不报道对对方阵营有利的信息,只报道对己方阵营有利的信息。

这种现象在社交媒体上更加明显,直至发展到推特、脸书几个大的反特朗普的社交媒体不停给特朗普所发信息贴标签,甚至直接取消特朗普支持者账户,删除他们的帖文。

现在反川、挺川媒体都在各说各话,美国民众已经看不到完整的信息,现在双方阵营支持者都只能在盆友圈里相互交流。

这种舆论极化现象发展到特朗普支持者反感、厌恶主流媒体的新闻报道和评论,直接无视,再也不看;

与之相对应,反川民众也反感、厌恶保守派媒体及挺川媒体的东西,也根本不看。

人们从最初的辩论、争吵,发展到跟对方说话都失去了兴趣,已经不愿意接受任何对自己认知相悖的信息。

由此形成鸡跟鸡说话,或鸡听鸡说,鸭跟鸭说话,或鸭听鸭说,这样两个相互怒怼的群体演变成各不相干的冷战局面。

现在的美国舆论场已经没有道理可讲-大家都对讲道理失去兴趣,各方都固执的坚持自己的认知。

5  极化的民情、舆论造出极化民调

365j.me 5 极化的民情、舆论造出极化民调 美国社会的奇葩现象:文革式的互怼演变成鸡鸭冷战

我们看到,不论大选前,还是大选期间,美国主流媒体和主要民调机构组织的民意调查,无一不是对特朗普不利的,无一不是对拜登有利的。

尽管数据上有差异,一百次大选民调的倾向和结果都一样:拜登大幅领先特朗普。

2016年的大选结果颠覆了选前民调,一度打击了主流民调机构的可信度,但现在的大选结果似乎在印证它与这次主流民调相一致。

当然,这也为特朗普本人及其支持者所诟病。他们完全不接受,认为特朗普选举造势人气爆棚,所获选票7400万张、超过历任总统当选者,这样一个支持者众多的候选人竟然落败,一定有问题。

他们看到的另一面是,拜登竞选场景冷清,演说场景冷清…… 这样一个“和者皆寡”的候选人竟然被计算出8000万张选票而胜选了,也一定有问题。

最近,保守媒体和民调机构的民调,产生了与主流媒体和民调机构的民调完全相反的结果,而与特朗普支持者认知完全相合。

12月15日,麦克劳克林(McLaughlin)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出一个让人惊掉下巴的结果:

高达46%的选民认为存在选举和选民欺诈,45%的选民回答说“否”;

对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工作的正面认可率为48%,与福克斯新闻11月24日的全国民调相同;

占52%的美国选民希望特朗普总统继续为改变华盛顿而战。

福克斯新闻和麦克劳克林11月26日公布的民调也显示:

67%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关键州重新计票是公平的;

35%的选民认为存在重大欺诈行为,其中特朗普和共和党的选民对欺诈的担忧程度分别为70%和65%。”

保守媒体和民调机构的民调与大选投票结果矛盾大了:超过8000万选民投了拜登的票,这里的民调却显示多数人不认为这是一次诚实的选举;

另一个矛盾是,主流媒体报道的“大选舞弊”并不存在,司法部、国土安全部、检察官也这样说,但这里却显示多数人认为存在“严重舞弊”。

麦克劳克林称,他们本次的民意测验模型中已经考虑了全美51%的人投拜登,47%投川普这个普选比例。

看起来很公正,谁知道呢?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