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纷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漏洞 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美式民主一向被认为是西方民主制度的典范,美国也被视为世界民主的灯塔。但是,这次美国大选暴露了美式民主的种种缺陷与宪法的巨大漏洞,以至于竞选双方都在利用这些个缺陷与漏洞,从而导致了美国大选的混乱。

美式民主一向被认为是西方民主制度的典范,美国也被视为世界民主的灯塔。但是,这次美国大选暴露了美式民主的种种缺陷与宪法的巨大漏洞,以至于竞选双方都在利用这些个缺陷与漏洞,从而导致了美国大选的混乱。

这里一一给大家说说:

1 美国大选并特朗普选制

365j.me 1 美国大选并非普选制 美国大选纷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漏洞 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首先,美国大选看起来是全国选民选举总统,但实际上并非普选制,而是各州选民选举本州选举人,这些选举人再去推选总统。

这个制度的设计原本被认为很完美,现在看起来却漏洞百出,成为一切混乱的根源。

选举人制度的设计,说到底是当初为组建联邦政府对各州既得利益集团的妥协。按照美国宪法,美国定义为美利坚合众国,即拥有主权的各州共和国的联盟。各州有独立的立法、行政、司法权。

美国宪法也是各州利益平衡的产物,依据宪法,总统实际上是各州联盟的行政长官,说到底,美国总统是各州利益的总代表,但却不能够代表每个独立的州。因此,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特别规定了选举美国总统州选举人制度,即由选举人选举美国总统:

“每州应依照该州州议会所规定之手续,指定选举人若干名,其人数应与该州在国会之参议员及众议员之总数相等 ; ”各选举人应在其本身所属的州内集会,每人投票选举二人,其中至少应有一人不属本州居民。选举人应开列全体被选人名单,注明每人所得票数 ; 他们还应签名作证明”。

这个选举人制度正是目前美国总统大选发生惊天争议的根源。

2 大选规则都由州各自制定

365j.me 2 大选规则都由州各自制定 美国大选纷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漏洞 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与此相关的一个问题是,因为美利坚合众国的联邦性质,美国没有像其它民主国家那样,设立一个统一的、独立于三权之外的权威性选举委员会,而是通过宪法确立了州在选举总统过程中具有绝对的权力,除了总统资格和选举人制度外,所有规则都由州各自制定。

以“邮寄选票”为例,如果州决定采取“邮寄选票”,它就是合法的。管你谁(包括总统)来质疑,都没有用。你说有“邮寄选票”舞弊现象,你就要举证(铁证)证明,但老实说,即使有舞弊现象,零星证据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找到大规模的实证很难-一些证人证词、录像等一般在没有实证的情况下,很难被法庭采信。这就是为何特朗普团队的诸多诉讼无果的重要原因。

更关键的是,州在选举过程中的权威,来自于美国宪法以州为主权单位设计的整个选举人制度。

州的选举结果由州宣布,由此产生了一个问题,全美选举结果由谁来宣布?宪法及现行法律没有规定。

传统意义上,选举结束后,都是各州宣布本周选举结果,各个竞选阵营或媒体各自进行统计,然后各自宣布统计结果,一方宣布胜选,另一方接受败选。以往大都遵循惯例,在风平浪静的和谐环境下,也都相安无事。其中也出现几次大的纷争,但或通过法律,或通过国会程序,而得到解决。

然而,这次选举却因为政治与社会对立产生的纠纷,暴露了其中一个巨大漏洞。当各州选举结果公布后,特朗普、拜登两个阵营各自宣布自己胜选时,出现了完全相左的情况;当媒体统计各州选举结果,宣布拜登胜选时,特朗普阵营却拒绝接受演,由此变成全美巨大的政治与社会纷争,整个美国被撕裂了。

问题就在于,各州主持本州选举,也只限于公布本州选举结果,联邦却没有一个负责统计、宣布大选结果的权威机构。

按照美宪法规定的选举人制度,就不可能在规定设立一个独立的联邦选举委员会,组织大选。在这里,州是实体的、权威的,联邦什么都不是。

3 各州自行其是规则不一

365j.me 3 各州自行其是规则不一 美国大选纷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漏洞 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美国选举人制度的另一个问题:宪法并没有规定选举人必须按照选民投票的结果推选总统、副总统,而是由各州自行制定规则

美国有48州和华盛顿特区都是依循“赢者通吃”(winner-take-all)规则,这些州的选举人都会将手中的选票,投给在该州选民投票中胜出的候选人——当选的选举人必须宣誓在选举人团投票时把票投给在该州获胜的候选人。

但是,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两个州却是按普选票得票比例分配选举人票。

各州自行其是的选举人投票制度,这就是漏洞,由此可能产生分歧。

也许,在某次大选中,因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的选举人投票与48州相反而改变大选结果。

问题还在于,即使48州规定了“赢者通吃”,但并非法律的硬性规定。在有些州,选举人可能投给他们喜欢的候选人,而不用考虑选民投票的结果。虽然某个选举人投的票与该州选民投票结果相左,该选举人就会被称为“失信选举人”,但却很少有“失信选举人”被处罚的案例。

目前,美国有29个州+哥伦比亚特区有关于处罚失信选举人的法律,却有21个州没有任何处罚失信选举人的法律。有些州虽然不处罚失信选举人,却规定他们投出的“选举人票”无效,如密歇根州。这样的情形在2016年的大选中就曾出现,不过,美国选举史上尚未出现过因“失信选举人”改变大选结果的情况。

4 各州分别由两党控制

365j.me 4 各州分别由两党控制 美国大选纷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漏洞 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因为美国两党政治,州长及国务卿或是共和党人担任,或是民主党人担任,而两党之一都可能控制州议会。

大选中的两党恶斗将会影响选举人团的组合和选举人投票倾向,选举人可能不会按照州选民投票结果去投票,而是按照党派指令去投票

这一漏洞很容易被利用。1960年,尼克松和肯尼迪之间的总统大选,在选举人团开会时,民主党选举人团对肯尼迪投了“有条件的一票”。

因为这一漏洞,在这次选举人投票时,宾夕法尼亚、乔治亚、密西根、威斯康星,亚利桑那、内华达和新墨西哥7个州(其中6个关键摇摆州)的举人团的民主党选举人把官方票投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参议员贺锦丽,而共和党议员却将将本党团的选举人票投给了现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

于是罕见出现两套选举人票,涉及84张选举人票。

于是,媒体和拜登阵营统计并宣布:拜登获得306票,特朗普获得232票。按照拜登团队的统计数据,拜登已经超过270票胜选门槛而赢得总统大选。

特朗普阵营统计并宣布:特朗普拿下232张选举人票,拜登获得222票,其中剔除了84张争议票。如此,双方都没有跨过270张胜选门槛。

客观的说,7各州共和党议员的投票是违宪的。美国宪法规定“参议员、众议员及任何在合众国政府担任有责任及有俸给之职务的人,均不得被指定为选举人”。也许共和党人看到了这一点,就将这一投票定义为“有条件的一票”。

正如宾州共和党人新闻稿所说,共和党选举人 “应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要求”,为特朗普和彭斯“投下了有条件的一票”。其目的,也如特朗普之宾州竞选主席康福特在共和党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采取这种程序性投票是为了维护任何可能保留下来的法律主张。” “这绝不是为了篡夺或争夺宾州选民的意志。”

5 法庭和国会成为大选战场

365j.me 5 法庭和国会成为大选战场 美国大选纷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漏洞 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选举人制度设计上的漏洞,让法庭和国会成为大选的战场。

一般而言,在闹到国会之前,争论双方都会寻求法律诉讼。2020年小布什与戈尔的争议一直闹到联邦最高法院才尘埃落定。

现在特朗普阵营在几个关键州提起了几十桩诉讼案,甚至出现德州将四个州告上最高法院-结果被拒绝受理。虽然目前特朗普的法律诉讼无果,但暴露了美国大选制度本身的问题很大,以至于要闹上法庭

因为制度设计上的问题,争议双方将在联邦立法机构开辟战场-这本身就是问题,说明问题出在立法上。

按照美国宪法及第十二修正案的规定:

(州选举人投票后)他们还应签名作证明,并将封印后的名单送至合众国政府所在地交与参议院议长。参议院议长应在参众两院全体议员之前,拆开所有来件,然后计算票数。得票最多者,如其所得票数超过全体选举人的半数,即当选为总统。

特朗普阵营也将在国会开战。本次大选,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将于2021年1月6日下午1点进行正式计票,确认当选者。按照流程,届时,身为参议院议长的迈克·彭斯将主持本次会议。计票开始后,彭斯将按字母顺序打开各州的选票,并交给4位计票员,其中2位来自众议院,2位来自参议院。

白宫的幕僚长米勒在12月14日各州选举人投票当日对外表示,特朗普总统的盟友正准备向国会递送一份替代的选举人名单,即使关键州的选举人团投票给拜登为获胜者之后,一旦特朗普成功驳回其中一个,替代名单也可以得到国会的承认。

按照流程,在结果公布后,国会议员有一次(也只有一次)机会提出异议,任何反对州认证的选举结果的意见都必须以书面形式提出,并由至少一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院议员签署。

密苏里州共和党众议员布鲁克斯已经宣布,自己打算在会议上提出异议。如果布鲁克斯成功找到一个伙伴,计票工作将会停止,参议院和众议院将分别就有争议的州的投票结果进行辩论。

在此过程中,每位议员只允许发言一次,时间为5分钟,两小时后辩论终止。随后,由每位议员投票决定是否否决该州的选举结果。

6 国会最终决定总统是谁

365j.me 6 国会最终决定总统是谁 美国大选纷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漏洞 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上一程序还不能结束纷争。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战争还将进入第二阶段。

美国宪法规定:

——如同时不止一人得票过半数,但又得同等票数,则众议院应立即投票表决,选举其中一人为总统 ;

选举总统时,如果候选人没有得到选举人团半数以上的选票,则由众议院在获得选举人票最多的3名候选人中选出。

——依此法选举总统时,应以州为单位,每州之代表共有一票 ; 如全国三分之二的州各有一名或多名众议员出席,即构成选举总统的法定人数 ; 当选总统者需获全部州的过半数票。

按照这一规定,国会第二阶段将决定胜负。这也有先例,1824年,约翰·昆西·亚当斯就是在此种情况下,最后由众议院投票选举为总统。

这次大选是否会进入第二阶段?

按照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及参议院几位共和党大佬表态认可拜登胜选来看,可能不会支持特朗普阵营的异议,那么清点选举人投票后就会结束争议,宣布大选结果。

但特朗普阵营炮轰麦康奈尔,表示了“战斗到底”的决心,支持特朗普的议员很有可能提出异议,将争议推向第二阶段,即国会选举总统、副总统阶段。

7 制度漏洞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365j.me 7 制度漏洞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美国大选纷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漏洞 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美国宪法设计上的漏洞极有可能产生总统、副总统怪胎组合。

美国宪法及第十二修正案是这样规定的:

——如果众议院在次年的3月4日前尚未决定总统人选,则由副总统行使总统权力。

这就是说,在1月20日12时过后,至3月4日前,这个时间段,前任总统自动丧失总统职务,副总统行使总统权力即为代总统,而无副总统。

——依此法选举总统时,应以州为单位,每州之代表共有一票;如全国三分之二的州各有一名或多名众议员出席,即构成选举总统的法定人数;

在每次这样的选举中,在总统选出后,其获得选举人所投票数最多者,即为副总统。但如有二人或二人以上得票相等时,则应由参议院投票表决,选举其中一人为副总统。

因为1800年大选中出现杰斐逊和伯尔得票相等的情况,美国修宪,通过美国宪法第十二修正案,规定:

——选举副总统时,如果候选人没有得到选举人团半数以上的选票,则由参议院在获得选举人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中选出。

问题出来了,排除参众两院分别选举总统、副总统,可以演变成不同的组合:

一种是正常组合:总统、副总统均为一党提名的正、副总统候选人;

另一种组合则很有可能出现总统为一党候选人,副总统为另一党候选人,由此产生一个怪胎:两个相互排斥的政党的候选人成为正、副总统。

美国历史上,经常会出现参议院由一党占多数,众议院是另一党占多数的情形。假如民主党是参议院多数党,而共和党掌握了多数州,依照宪法投票,就会出现参议院选举一位民主党候选人担任副总统,而众议院选举共和党候选人担任总统。

也可能出现另一种情形:共和党为参议院多数党,而民主党掌握了多数州,按照上述选举规定,则会出现一个民主党总统,一位共和党副总统。

以本次大选为例,如果特朗普阵营与拜登阵营的纷争闹上国会,又进入第二阶段,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众议院以州为单位、每州一票选举总统,共和党占优势的州为26个,就可能选举特朗普当选总统;

而参议院选举副总统,一人一票,如果这次乔治亚州选举最后两位参议员都是民主党候选人获胜,则两党在参议院平分秋色;但如果共和党内出现几个关键倒戈者,如向拜登表示祝贺的麦康奈尔、图恩等人,或如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议员科林斯常常顾及自己所在缅因州民主党支持者较多的情况而跑票,则很可能投票选举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当选。麦康奈尔有可能成为1800年的汉密尔顿。

因为两院各自封闭选举,选举时不能够互通信息,就不排除这种怪胎组合的出现!因为美国宪法没有规定参众两院只能选举同一党的候选人成为总统或副总统。

这是个政治笑话,也非政治笑话,而是政治现实。

8 修宪产生新的制度漏洞

365j.me 8 修宪产生新的制度漏洞 美国大选纷争暴露出美式民主的漏洞 可能产生总统“怪胎组合”

上面那个缺陷根源于1800年大选出现的另一个奇怪的结果。

1800年大选时,时任副总统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代表民主共和党(Democratic-Republican Party)与时任总统、联邦党(Federalist Party)候选人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竞选总统;与杰斐逊搭档竞选总统宝座的是伯尔(Aaron Burr)。

当时并没有规定投给总统、副总统的票要分开,只是规定最高票获得者为总统、次高票获得者为副总统。为了保证杰斐逊当选总统,民主共和党要求党员选举人将所有的票投给杰斐逊,而少投伯尼一票。但不知何故,此番操作出现了差错,结果杰斐逊与伯尼都得了73票,而亚当斯得了65票。

因此,依照宪法,总统必须由众议院在杰斐逊、伯尼两人中选出一个。

当时的众议院由联邦党人控制,联邦党人对本党在选举中的结果深感失望,不得不在民主共和党人中选择总统,5天内经过35轮投票,杰斐逊和伯尼都没有超过半数票,投票陷入胶着状态。

不少联邦党议员不喜欢杰斐逊,宁愿选择伯尼,但备受尊重的联邦党领袖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很讨厌伯尼,他竭力游说本党议员投杰斐逊的票,表示杰斐逊当选总统对本党来说相对好一些,结果在1801年2月17日的第36轮投票中,杰斐逊以超过半数的多数票当选总统,伯尼当选副总统。

汉密尔顿支持杰斐逊当选总统让伯尔怀恨在心,这也是导致他与时任财长汉密尔顿在1804年7月11日决斗的重要原因之一,决斗结果汉密尔顿身负重伤,回到家中后第二天不治身亡。伯尔以时任副总统身份与前任财政部长决斗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纽约州与新泽西州以谋杀罪起诉伯尔,但最后罪名都不成立。

正是1800年大选暴露出宪法的漏洞,因此大选过后迅速通过了新的宪法修正案,即第十二修正案,规定分别由众议院选举总统、参议院选举副总统。但是,现在看来,第十二修正案也有漏洞,更会产生两党合体的总统、副总统怪胎组合。

如果出现这种怪胎组合,未来的白宫将形成怎样的政治格局?将怎样施政?

推荐阅读
最新评论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