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如影随形:特朗普发起三大战役翻转选情

美国选举人投票,驴象之争下,特朗普与拜登到底谁赢了?原本在没有争议的情况下,经过选举人团进行投票,应该就是本次大选的终局,大选应该“尘埃落定”。问题就在于争议如影随形,始终伴随着大选的节奏。此次选举人投票也出现争议:驴象之争,高下难分。

美国选举人投票,驴象之争下,特朗普与拜登到底谁赢了?

特朗普和拜登两大阵营之争进入大选最后决战阶段,而美国选举人团投票是最后决战的第一大战役。

原本在没有争议的情况下,经过选举人团进行投票,应该就是本次大选的终局,大选应该“尘埃落定”。

问题就在于争议如影随形,始终伴随着大选的节奏。此次选举人投票也出现争议。

第一场战役:特朗普的“决斗选举人票”策略

365j.me 1 第一场战役:特朗普的决斗选举人票策略 争议如影随形:特朗普发起三大战役翻转选情

一般而言,依照惯例,除了缅因和内布拉斯加两个州是按普选票得票比例分配选举人票,48州和华盛顿特区都是依循“赢者通吃”(winner-take-all)规则,这些州的选举人都会将手中的选票,投给在该州选民投票中胜出的候选人——当选的选举人必须宣誓在选举人团投票时把票投给在该州获胜的候选人。因此大选结果通常在各州选举人投票后算出,赢得270张或以上选举人票的总统候选人即获得选举胜利。

但这并非法律的硬性规定。在有些州,选举人可能投给他们喜欢的候选人,而不用考虑选民投票的结果。

选举人投票前夕,《纽约时报》报道,如果选举人按照各自州的认证结果投票,拜登将以306票比232票的官方结果“锁定胜局”,成为第46任美国总统。

这是单方面的乐观看法!

纽约时报没有计算争议选票,没有搞清楚选举人不一定会投给选民投票的胜者,所以先前预计的拜登赢得306张选举人票,因为争议,在最后关头也可能生变。

大选前夕,几个摇摆州的共和党议员就表示要自行任命选举人,把票投给特朗普。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经过周密算计的战法:“决斗选举人票”!

这个策略可以在若干州出现针锋相对的两套选举人投票,从而造成“争议选票”的既成事实,为下一阶段战役布局做铺垫。

所以,昨天的选举人投票出现两个统计数字:

拜登阵营统计结果:拜登获得306票,特朗普获得232票。按照拜登团队的统计数据,拜登已经超过270票胜选门槛而赢得总统大选。

拜登随后发表全国演讲,称这是“人民的意志”取得了胜利。前民主党副总统戈尔则呼吁特朗普支持者接受大选结果,放弃挣扎。

特朗普阵营统计结果:特朗普拿下232张选举人票,拜登获得222票,争议票84张。

针对昨天选举人团投票,特朗普称之为欺诈选举和该国历史上最腐败的一次选举。

美国选举人团有538名选举人,最终赢得超过270票(多数选举人票)的候选人就将成为美国总统。

但按照特朗普团队统计数据,双方均未跨过270张胜选门槛,争议仍然存在。

在双方阵营第一大战役-选举人团投票的决斗中,因特朗普阵营的精密布局,似乎打成平手:驴象之争,高下难分!

问题出在哪里?

问题出在7个州出现两套投票-决斗选举人票!

宾夕法尼亚、乔治亚、密西根、威斯康星,亚利桑那、内华达和新墨西哥7州举人团的民主党选举人把官方票投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参议员贺锦丽;而共和党议员却将将本党团的选举人票投给了现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

这其中宾州选举人票20张,乔治亚州16张,密歇根州16张,威斯康辛州10张,亚利桑那州11张,内华达州6张,新墨西哥州5张,共计84张争议票。拜登的306张(包括夏威夷4张)-84张=222票。

这222张选举人票成为争议票!

这意味着大选并没有“尘埃落定”,选举这一幕尚未结束。

这就是特朗普团队在选举人投票这一关键战役的策略:让争议仍然存在,为下阶段的法律诉讼或者决战国会奠定基础。

但是,特朗普团队此举也存在风险

因为,如果某个选举人投的票与该州选民投票结果相左,该选举人就会被称为“失信选举人”。这样的情形在2016年的大选中就曾出现,不过,美国选举史上尚未出现过因“失信选举人”改变大选结果的情况。

虽然美国有21个州没有任何处罚失信选举人的法律,但是29个州+哥伦比亚特区有关于处罚失信选举人的法律,同时有些州虽然不处罚失信选举人,却规定他们投出的“选举人票”无效,如密歇根州。

严格意义上讲,7州共和党议员的票只属于“替代”票,即“有条件票”。正如宾州共和党人新闻稿所说,共和党选举人 “应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要求”,为特朗普和彭斯“投下了有条件的一票”。

这种情况在美国历史上也曾出现过。1960年,尼克松和肯尼迪之间的总统大选,在选举人团开会时,民主党选举人团对肯尼迪投了“有条件的一票”。

以此为例,特朗普之宾州竞选主席伯尼‧康福特在共和党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采取这种程序性投票是为了维护任何可能保留下来的法律主张。” “这绝不是为了篡夺或争夺宾州选民的意志。”

这是几个意思?

康福特话含有双重意思:

后面一句话,表达了不侵犯“选民的意志”,即共和党选举人票并不会改变选民的投票结果;

但前面一句话则清晰表达了特朗普的策略,即“保留”争议,这才是重点。

这次“决斗选举人票”的出现,意味着上述7州对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认证出现僵局,从而使得特朗普和拜登的选举人票都未跨过270张的过半门槛。这给予特朗普团队更多时间通过法律诉讼途径寻求司法救济;也使得拜登的白宫之路仍然充满变数。

这对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法律诉讼仍具有重大意义。评论人士将上述7州的举动称为“历史性且无人可及”的。

保守派政治活动家和评论员皮尔森在解释共和党议员的这一举动时表示,他们的举动使得川普团队的法律诉讼仍然具有重要意义;如果没有他们的投票,2020美国大选的结果则基本认定。

2  第二场战役:决战最高院和国会

365j.me 2 第二场战役:决战最高院和国会 争议如影随形:特朗普发起三大战役翻转选情

如果种种指控在法庭上解决不了,特朗普团队的策略就是通过选举人团的“决斗选举人票”搅局。

这个策略有双重意义:一是以此为由继续法律大战,即以选举人票争议为由,诉至最高法院裁决。

昨天,白宫的幕僚长米勒告诉福克斯新闻,候补选举人的选票是为了让特朗普的诉讼案件可以在12月14日到1月之间继续留在法庭上。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在法庭上赢得了这些案件,那我们就可以指示认证最终的选举人投票。

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将争议推向国会。因为存在争议,特朗普团队就可以向国会提出异议,将战场移至国会,在国会解决问题。

如果选举人票存在争议,致使特朗普和拜登都未能获得半数以上的选举人票,则由国会众议院选出总统。

这也有先例,1824年,约翰·昆西·亚当斯就是在此种情况下,最后由众议院投票选举为总统。

这是第二场战役:决战最高院和国会,最为关键的是国会之战!

正如米勒所言,国会也有这个机会做正确的事情。”米勒驳斥了“选举人团投票标志着大选进程结束”的说法。他说,特朗普总统的盟友正准备向国会递送一份替代的选举人名单,即使关键州的选举人团投票给拜登为获胜者之后,一旦特朗普成功驳回其中一个,替代名单也可以得到国会的承认。

米勒说:“今天,争议州将进行替代选举人的投票,我们将把这些替代结果送给国会。”他说,“这将确保我们所有的法律补救措施仍然是开放的。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在法庭上赢得了这些案件,我们可以指示对这些替代的选举人票进行认证。”

从流程上看,选举人团投票结束后,各州将选票送到华盛顿,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将于2021年1月6日下午1点进行正式计票,确认当选者。

在清点选举人票的过程中不允许进行辩论。

届时,身为参议院议长的迈克·彭斯将主持本次会议。计票开始后,彭斯将按字母顺序打开各州的选票,并交给4位计票员,其中2位来自众议院,2位来自参议院。

这是大选最后的确认程序,至此,选举结果才算正式“尘埃落定”。

但在结果公布后,国会议员有一次(也只有一次)机会提出异议,任何反对州认证的选举结果的意见都必须以书面形式提出,并由至少一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院议员签署。

川普的盟友、密苏里州共和党众议员布鲁克斯已经宣布,自己打算在会议上提出异议。如果布鲁克斯成功找到一个伙伴,计票工作将会停止,参议院和众议院将分别就有争议的州的投票结果进行辩论。

在此过程中,每位议员只允许发言一次,时间为5分钟,两小时后辩论终止。随后,由每位议员投票决定是否否决该州的选举结果。

如果争议非常大,选举人团的投票将在美国立法机关内进行,最终由众议院选举总统,参议员选举副总统。

也有法律专家认为,鉴于众议院由民主党控制,而共和党在参议院仅占微弱优势,推翻关键州认证的选举结果和选举人投票结果很难,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很低。

自1887年通过《选举计数法》以来,国会只在1969年和2005年提出过两次反对意见,且众议院和参议院都没有通过。

3  第三大战役:使用总统特别权力

365j.me 3 第三大战役:使用总统特别权力 争议如影随形:特朗普发起三大战役翻转选情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olds up a signed executive order to advance construction of the Keystone XL pipeline at the White House in Washington January 24, 2017. REUTERS/Kevin Lamarque TPX IMAGES OF THE DAY

特朗普团队从没有放弃法律战,也一直为此而收集他们所说的“选举舞弊”证据。在各项诉讼无果,最高院也拒绝受理后,特朗普仍然坚持“战斗到底”、“选举这件事并没有完结。”

近来,特朗普的支持者纷纷请愿,要求他效仿林肯,实施戒严,或指定特别检察官独立调查。——近日,司法部长巴尔的辞职,可能为特朗普任命特别检察官对大选进行独立调查扫清了障碍。

实际上,法律战似乎已经退出主战场,成为选举决战的外围战。除了选举人团投票和国会点票确认两大战役之外,特朗普的支持者似乎把另一个战役锁定在总统特别权力上。

近日,有两件事进入舆论视线:

一个是特朗普支持者12月12日举行“百万大游行”,抗议最高院拒绝受理特朗普诉讼案,而特朗普坐直升机视察了游行队伍;

另一个是12日下午,特朗普参加西点军校的海陆军橄榄球大赛,受到狂热般欢迎,人气爆棚,震惊全美。

尤其是特朗普的陪同引人瞩目:一个是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另一位是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而后者备受外界关注,也引起特朗普支持者的兴奋,各种猜测、传言铺天盖地而来。

更令外界惊奇的是,拉特克利夫不仅高调出场,而且高调在推特上发帖说,“正与川普总统一起旅行,去观看今天陆军和海军的比赛,向美国武装部队致敬,这是大学橄榄球最大的竞赛。”

支持特朗普的分析人士认为,拉特克利夫或将是未来几天,担负美国乃至全人类命运的关键人物。

拉特克利夫为何成为“关键人物”?

这与特朗普的一项总统令赋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特别职权相关

问题回溯到两年前,2018年9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了涉及《外国干预美国大选》的总统行政令,英文全文是《Executive Order on Imposing Certain Sanctions in the Event of Foreign Interference in a United States Election》。

这个行政令要求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应在大选结束后的45天内,与任何其它适当的行政部门和机构的负责人协商,以评估任何外国政府,或外国政府代理人,或任何代表外国政府代理人的个人,有关干预美国选举意图或其目的。

根据这个行政命令,最迟在12月18日之前,拉特克利夫须提出《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的评估报告》。

12月13日,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表示,已掌握外国政府干预大选的确凿证据,美国情报总监将在本周五(18日)公布报告。

特朗普支持者认为,这或将成为特朗普总统实施“戒严”、或宣布紧急状态的重要依据。大律师鲍威尔日前建议川普启用2018年行政令;另一名大律师伍德则呼吁特朗普效仿林肯总统,实施戒严令,抓捕叛国者。

弗林说,如果他是情报总监的话,他会建议总统必须启动2018年签署的行政令,并指定一位特别检察官调查此事,因为Dominion投票系统确实存在严重的外国干预问题。

网上查不到这项总统令原文,该令赋予总统何种权力不甚清楚。

但是,特朗普签署此令当天,时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告诉记者,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将负责决定和采取适当的制裁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冻结资产、限制对美国金融机构的准入,以及禁止美国公民投资相关企业。

这里的措施集中在“制裁”上,似乎看不到总统可以实施“戒严”或宣布“紧急状态”的特殊权力。

之所以有将此总统令引申出“戒严”一说,从挺川媒体发表的文章及特朗普支持者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看,他们是把特朗普支持者的请愿诉求、特朗普清洗五角大楼、调动4艘航母部署在美国东南西北四个海军要塞等一些列事件联系起来,作出的一种推测。

且先不谈这个,比较敏感的是,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最近的几个敏感表态:

一个是他不认可有一个“拜登政府”。上一个周日,拉特克利夫在接受福克斯节目“Sunday Morning Futures”主播玛丽亚·巴蒂罗莫的采访时说,特朗普法律团队所提出的大选问题必须在法庭上被审理,美国大选是否将有一个拜登政府仍有待确定。

一个是他质疑邮寄选票。拉特克利夫表示,在这次总统大选前,在选举日之前完成投票的人占几乎73%,其中有相当大部分人是通过邮寄方式进行投票,这也是这次大选结果存在诸多问题的背后原因。

再一个是他隐晦地表示“大选舞弊“。拉特克利夫表示,这个国家有很多人认为选票并未被公正计入,选举过程在州一级和地方一级并未得到公平管理。而他们理应得到一个交代。

第四个是,他公开认为有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早在在大选前的10月21日,拉特克里夫曾在一场临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伊朗和俄罗斯等国都试图利用选民的联络信息,向登记选民投放虚假信息。这两个国家希望借此能造成混乱并且削弱人们对美国民主制度的信心。

12月3日,拉特克里夫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在表示中共对美国构成最大的安全威胁的同时,指出中共对美国的政治干预,是俄罗斯的6倍。

12月6日,拉特克利夫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从情报界的角度和观点看,“我们确实认定了外国致力于干预或影响选举。”他还强调,在正式宣布赢家前,大选舞弊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这是最为紧要的议题,与《外国干预美国大选》总统令赋予他这个情报总监的职权直接相关。

所以,拉特克利夫声言:美国会让任何试图干预美国大选的国家都要“付出代价、承担后果”。

这话不可谓不重!

尽管法律诉讼之路困难重重,但特朗普团队并没有放弃,仍然调查、搜集证据,一方面继续诉讼战,另一方面可能把所有搜集、调查的有关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的证据提供给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以便其提出《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的评估报告》,为白宫实施特殊手段逆转大选提供依据。

12月13日,弗林列举了特朗普获胜的途径,包括鲍威尔律师手中有4个诉讼案在最高法院审理,还有其它案件也在等待最高法院的答复,可能本周就会有结论。另外,特朗普团队已掌握绝对证据证明外国干预了美国大选,相关资料已在网上公布。 弗林由此认为,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