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陡变:极右派鼓动特朗普实施“军事戒严” 极端民兵组织誓言抵制拜登政府

被特朗普特赦的弗林、挺川律师林伍德、茶党下属的“我们人民大会”发请愿书,要求特朗普效仿林肯,暂时中止美国宪法,宣布戒严,并命令军队监督2020年总统选举的全国重新投票。而极端民兵组织扬言效法美国开国元勋抵制拜登政府。

1  被特赦的弗林向特朗普请愿“戒严”

1-被特赦的弗林向特朗普请愿戒严

刚刚被特朗普特赦的迈克尔-弗林将军(Michael Flynn)又带头闹事了。昨天,他突然上书特朗普要求“宣布戒严”。

这个弗林还真能闹事。这位曾在“通俄门”调查中作伪证的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11月25日被赦免,11月28日就和退役将军麦金纳尼出现在公开场合,大谈特谈所谓“美军与CIA交火,截获大选真实数据”,在无社会反响后,于11月2日在其推特转发一份请愿书,呼吁特朗普普总统暂时中止美国宪法,宣布戒严,并命令军队监督2020年总统选举的全国重新投票。

弗林将军在推特上意味深长的说,”除了上帝,自由永远不会屈膝”!

挺川律师林伍德也转推此信,呼吁川普应该 “宣布戒严”。周日和周一,这位律师连发4推文,危言耸听的宣称:美国已做好准备反击敌人和叛国者们发动的动乱。

林伍德说: “我选择不使用人为操纵的投票机和虚假邮件投票在另一场欺诈性选举中投票。这个国家的未来将不会由欺诈性选举决定。这与选举无关。这是一场推翻我们政府的’。”

他说,美国人必须面对真相:始利用病毒对我们国家的攻击。然后是在各个城市的无法无天和骚乱。接着计划并进行明显的欺诈性选举。下一步将是增加城市暴力。

林伍德宣称: “川普总统已做好准备。我们也必须如此。”

他们甚至打着避免由中共“夺走美国人的自由”的旗号-挨得上边吗?

就是这位律师11月17日发推说:“昨晚,我对乔治亚州务卿提出紧急禁令动议,要求禁止认证缺席选票,并要求重新手动计票。”他在诉讼中讲到:“我们的总统完全正确。乔治亚州是腐败的污水池”。

林伍德律师还转发了茶党“我们人民大会”的请愿书,他在推特上说:“我们的国家正在走向内战。这场战争是由第三方坏人为了他们的利益而制造的,而不是为了我们人民。

他呼吁特朗普总统:“应该宣布戒严”!

如果按照他们的“请愿”实施戒严,此次美国大选将被终止-这是不是另类军事政变-毕竟现在的选举结果显示拜登当选,已经开启政权交接。

弗林的请愿书的危险性在于这非他个人的单独行动,他背后是极右翼派别的共同行动。其中有两个特别值得注意的政治势力:极右翼茶党、极端民兵组织!

这应了我几天前所说,特朗普可能会采取极端行动,让自己成为“战时总统”,而不用离开白宫。

2  茶党请愿书发出“内战”威胁

2 茶党请愿书发出“内战”威胁

在弗林发请愿书的同时,茶党以广告形式发表请愿书,要求效仿当年林肯实施戒严,宣称:戒严总比内战好!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茶党是2016大选支持特朗普的主要政治势力。当年,特朗普在共和党内并不被看好,党内最早公开发声支持特朗普的人,是共和党内右翼“茶党”领袖、阿拉斯加州前州长佩林。后来“茶党”成为特氏当选总统的重要支持力量,而蓬佩奥正是“茶党”的代表人物之一。

“茶党”与其说是一个政党派别,不如说是一种右翼民粹思潮,曾在经济提振乏力的奥巴马任内达到高峰,后来成为特朗普的主要票仓。以蓬佩奥担任国务卿为节点,美国右翼先锋“茶党”可以说达到历史上政治权力的高峰。在特朗普内阁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官员中,不少有“茶党”背景,其中包括美国副总统彭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以及白宫预算总监米克·马尔瓦尼。

因为茶党的支持,特朗普意外当选第45任美国总统,蓬佩奥当上了国务卿。

现在,茶党又要带头闹事。

总部位于俄亥俄州的茶党下属的“我们人民大会”(WTPC)当天也公布了请愿书,”要求特朗普总统在立法者、法院和国会不遵守宪法的情况下,启用有限的戒严令,让美国军方监督新的自由和公平的联邦选举。

呵呵,果然把矛头对准了整个美国民主制度的根基:立法者、法院和国会。因为,现在特朗普的几乎所有诉讼都被法院驳回,甚至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也不支持这些没有事实根据的诉讼,所以特朗普对上诉至最高法院表示没有信心,而他的支持者众口一词的说这些大法官被收买了。

茶党WTPC主席和波蒂奇郡茶党执行主任汤姆.扎维斯托夫斯基(Tom Zawistowski)在《华盛顿时报》上刊登了一整版广告,发布了这份请愿书。

 汤姆.扎维斯托夫斯基说:”我们想向总统、立法者、法院和国会表达我们的关注,我们人民不会把我们选举代表的专有宪法权利拱手让给法官、律师、法院、州长、国务卿、国会、腐败的选举官员和地方政客、腐败的媒体–或左派的暴力威胁!这是我们的专有宪法权利。选举我们的总统是我们的特有权利,而这一神圣的权利已经被腐败的民主党/社会主义党特工在全国各地进行的大规模、有计划、非法的选举舞弊所侵犯,以窃取我们的选票。我们不会容忍这种情况。”

广告呼吁川普总统像林肯总统一样,行使其非凡权力,宣布有限的戒严令,暂时中止宪法和文官对这些联邦选举的控制,以便让军队实施反映人民真正意愿的全国性重新投票,只选联邦候选人,用纸质选票,不用电脑计票,双方都监督每张选票的手工计票,只有登记的选民,使用照片身份证件证明居住地址,每个选民戴口罩,保持6英尺社交距离的安全投票,就像我们在俄亥俄州做的那样。

请愿书威胁道:没有公平的选举,就会有内战!!!这句话的画外音:特朗普要是认怂,就没有和平了,我们就开战了。

请愿书威胁道:可能需要行使特别权力来捍卫我们的选票,因为戒严总比内战好!

3  茶党要求效仿林肯实施戒严

3 茶党要求效仿林肯实施戒严

茶党请愿书呼吁特朗普效仿林肯当年的做法,不惜中止宪法“人身保护令”的权利。

请愿书说,在内战开始后的几个月里,林肯总统都在设法维护联邦。许多人反对林肯使用总统特别权力,特别是反对他中止了“人身保护令”的权利。

1863年6月12日,林肯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一封信中为自己的极端措施辩护。他援引《宪法》第一条自我辩护:“我们的案件是叛乱……事实上,这是一个明确的、公然的和巨大的叛乱案件;宪法规定‘人身保护令的特权不得中止,但在叛乱或入侵、公共安全可能需要时除外’,是专门适用于本案的规定。”

林肯在为一系列总统特别命令辩护时采取了特殊手段:

——下令关闭数百家反对他的北方报纸,并逮捕其所有者和编辑。

——下令逮捕俄亥俄州国会议员克莱门特•瓦兰迪加姆,罪名是公开反对他。

——美国首席大法官罗杰·塔尼裁定,林肯非法中止人身保护令,违反了美国宪法。林肯听了这番话,签署了逮捕令,逮捕了美国首席大法官。

——下令在马里兰州逮捕数千人,罪名是“涉嫌同情南方”,包括下令逮捕来自马里兰州的国会议员亨利·梅。这些人未经审判就被逮捕并关押在军事监狱,其中一些人被关押了数年。

呼吁效仿林肯的挺川人士宣称,尽管至今仍有人在为这些措施争论,但没有人不同意林肯是职责所在,他使用总统权力是为拯救共和国。纵观历史,即使前总统奥巴马都认为林肯可能是我们最伟大的总统,但在当时他采取这些行动时,很少有人会同意。

他们说,当时和现在一样,需要一位有勇气有决心的总统来维护联邦。当前,美国所面临的国际和国内(极左)威胁,比林肯当年以及整个历史上所面临的威胁还要严重得多,其中包括内战。

他们指责“安提法”和“黑命贵”运动是些受到资金充分资助的、经过武装训练的极左分子,被战略部署在我们的主要城市中,公开地以暴力行动压制他们反美宣传的反对者。

他们指责在民主党控制的城市中,民选官员公开鼓励这种针对平民和企业的有组织的暴力。然后,为了推进他们的事业,这些极左分子正在采取行动“解散警察”,制造混乱,破坏法治,让千千万万的普通美国人,特别是少数族裔无法得到保护。其结果是我们的城市暴力犯罪和死亡人数大量增加,小型企业遭到破坏,这些都是那些左翼政客和团体策划的,其中许多受到国内和国际敌人的资助。我们受到了来自内部的攻击!

他们还指责民主党联邦官员,打算完全废除美国宪法,类似努力已经尝试了100年。他们承诺剥夺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第二修正案等重要的个人权利。通过取消选举团等来破坏各州的权利;让最高法院拥有积极的反宪政法官,让法官制定法律;给予数千万非美国人投票权;向更多的非法移民开放边境,而这必将降低工资。没有人投票支持这些政策,但这些政策被腐败的媒体瞒着,不让大多数美国人知道。我们不仅有像林肯时代一样腐败的媒体,我们在大科技领域还有一种新的、更邪恶的媒体形式:积极审查言论自由,进行左派宣传,蒙蔽我们公民的眼睛,让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真正目标和他们行动的实际后果——这就是美国末日。

4  极端民兵组织扬言效法开国元勋抵制拜登政府

4 极端民兵组织扬言效法开国元勋抵制拜登政府

美国最大右翼民兵组织“誓言守护者”(Oath Keepers)创办人罗兹在拜登宣布胜选、美总务部同意交接政权之后扬言:“无论拜登说什么?无论签署任何法案,我们都认为是不合法的”。罗兹曾是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罗恩·保罗(Ron Paul)的职员,后者曾是多年的总统候选人。

据英国《独立报》11月15日报道,美国最大民兵组织之一拒绝承认拜登当选为新的国家领导人。“誓言守护者”宣称将效法美国开国元勋精神,像反抗英国殖民者一样抵制拜登政府。“誓言守护者”的创始人罗兹表示:“我认为这个国家有一半的人不会承认(拜登)当选是合法的,他们不会承认这次选举结果。这意味着,他们不会承认拜登说话的有效性,不会承认拜登签署法律的合法性。”

骄傲男孩、布加洛男孩等右翼团体也表示不会承认拜登的合法性。

“誓言守护者”是一支拥35000名成员的保守派武装组织,其中包括现役和退役军人、警察和急救人员。”其中10%的成员是现役军人,7成人员有军人、警察背景。他们承诺依据美国宪法第6条规定,履行所有军人和警察的誓言:“捍卫宪法,抵御一切外国和国内的敌人”。

在过去数十年间,由于美国不断左转,美国出现了越来越多以“民兵”自居的右翼组织,其中不少组织成了1990年代初开始在美国发展的“民兵运动”(TheMilitia Movement)的一部分。这些“民兵组织”传统上是反政府的,成员们认为宪法赋予他们合法权利,可视情况采取措施推翻政府。

这些民兵组织接受特朗普的领导风格以及他怼媒体的态度和缺乏真相的指责;与此同时,特朗普普也接纳了这些民兵组织,它们成为众多支持者中的坚定分子,誓言追随特朗普。

舆论认为,这些民兵组织将拜登定义为盗取大选的敌人,这就意味着随时可以“起义”支持特朗普。如果拜登强行夺权上位,就可能诱发民兵组织“起义”。由于民兵组织本身就是很多老兵、警察,美国现役士兵和警察又绝大多数支持川普。这就意味着,无论是现役军队、警察,还是退伍军人、警察,将联合起来推翻拜登。

更有分析指出,考虑到近期特朗普换上忠实于他的国防部长,并组建不受其他部门管辖的特种兵组织,估计特朗普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军队可能采取有利于特朗普的不干预措施,放任民兵组织推翻拜登政府。这样,美国就要“重新建国”了。

5  最后几句话

5 最后几句话

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基于常识去理解,不合常识的东西都要质疑再三,反复审视与核实。

上述请愿书把矛头对准了美国民主制度的根基:立法者、法院和国会;

特朗普的支持者甚至说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被收买,乔治亚州共和党州长、州务卿被收买,并对共和党没有挺特朗普进行指责;

弗林和退役将军麦金纳尼指民主党、华尔街、硅谷、军工、石油、媒体、CIA、FBI联合政变

右翼媒体及自媒体则宣称:左派的民主党和华尔街、硅谷等大富豪组成的邪恶联盟,一直在掏空美国、颠覆美国。说他们组成“深层政府”,是美国最大的邪恶黑暗势力。

这且不是除了特朗普小团队及其支持者外,整个美国都是反特朗普的!特朗普是不是需要反省,为何整个美国都反他?如果整个美国都反对特朗普,怎么能说他们都在卖国,他们在搞政变?

这不合常识,也不合逻辑!似乎说不通!

右翼媒体给民主党贴上“左派”、甚至“社会主义”标签,指责其不断颠覆美国的人口结构、信仰结构、价值观结构,这是在葬送美国文明的未来。因此,特朗普必需真的要“再建美国”,否则美国就会失去未来!

美右翼媒体诠释上述请愿书,说如果从文明发展的角度来看,这次争斗所面临的危机形势比1861年的美国内战更加严峻。因为1861年的美国内战,无论双方最终谁胜利,美国都还会是共和民主的基督文明。但是,这次如果民主党胜利,美国共和民主的基督文明或将逼进死亡的临界点。也就是说,超过这个临界点之后,美国共和民主的基督文明再也无法自救,原来的美国从此死亡。

这些说法太过极端,似乎超出常识范围! 人们理解的美国政党政治是两党政治,而非一党政治,美国大选是在两党候选人中自由选择,难道只能选特朗普?什么时候民主党执

推荐阅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脸书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推特
Share on reddit
Reddit
Share on telegram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Email 邮件
Share on print
PRINT 打印